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中国美学(第7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中国美学(第7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中国美学(第7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中国美学(第7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邹华,王旭晓,杜道明等编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5-01

书籍编号:30624362

ISBN:9787520164115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50693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中国美学(第7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编委会


主任 董学文 尤西林


委员 董学文 〔韩〕闵周植 〔日〕青木孝夫


刘成纪 刘清平 陶礼天 王德胜 王锦民


王汶成 徐碧辉 徐良 解志熙 尤西林


主编 邹华


副主编 王旭晓 杜道明


编辑部主任 廖雨声


编辑部副主任 杨宁 杨洋


编辑 吴鹏 王宁宁 王佳莹 张学炳 郑子路


英文编辑 钱子丹 邹珊

主编的话


《中国美学》出版第6辑时,因三年走下来也算告一个段落,我在“主编的话”里对艰苦创业取得的一点成绩表示了欣慰。现在编辑第7辑,应该说一点办刊的困难,以便在下一个阶段继续努力。


这个集刊是在企业家崔强先生的资助下创刊的,此后每一辑的出版,崔强先生都及时将出版资助打入出版社财务账上,从不拖延。从第5辑开始,出版资助标准提高,正好我的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中国古代审美意识生成机制研究”结题,剩余资金用来弥补缺口;从资金额度上看,从本辑开始还可以再办4辑,也就是办到第10辑,到时是否可以争取到其他资金的资助,我不知道,乐观一点想,说不定到那时能够“柳暗花明”。


资金不足固然是办刊的一个困难,更重要的是,由于本集刊在当前的学术评价体系中不属于核心期刊,稿源就成了一个大问题。在办刊过程中,副主编杜道明先生,编委会委员徐良先生、王汶成先生、日本学者青木孝夫,以及编辑部的青年学者为组稿做了很多工作,这个集刊能够坚持到现在,跟同人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由于没有办公场所,没有人员编制,又缺乏资金,甚至连稿费都没有,我自然拿不出资金做更多的事情,没有能力“正规化”,比如,我就没有资金在年底邀请编委会成员开一个总结会或联谊会。就我而言,本集刊成立编委会的初衷,主要是想请诸位朋友为集刊开发和提供稿源,但三年多的办刊经历让我深切感受到,我当初大大低估了非核心期刊组织稿源的困难。客观条件如此,大家都没有更好的办法,我表示理解,也非常感谢。本集刊现在要进入下一个阶段,这里对编委会和编辑部成员做一点调整,就不另行通知了。


本辑新增了“中国古代审美意识生成机制研究”的栏目,发表一篇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的研究成果。在第5、6辑“中国古代审美文化研究”栏目中,集刊分别发表了杜道明先生研究晚唐五代诗歌含蓄蕴藉之美和悲凉哀艳之美的文章,现在本辑在这个栏目又刊发了他研究中国园林艺术的文章,杜道明先生的研究成果让这个栏目增添了光彩。本辑的这个栏目还发表了唐建先生研究汉画的文章,唐建先生在中国花鸟画创作上取得不少成就,他的理论直接源自艺术实践活动,因而具有特殊的学术品位。“中国古代美学思想研究”发表了吴鹏博士研究“二程”美学的文章,他在读博士期间研究宋明美学,对“二程”美学有独到的理解。本辑在“中国现代美学研究”栏目转载了周来祥先生谈“我的大学”的文章,内容生动感人;周先生逝世八年,转载这篇文章也是对其美学研究的一个纪念。本辑保留了特色栏目“中日韩美学交流”和“北京审美文化研究”:前一个栏目发表郑子路博士的四篇译文,三年来,他为这个栏目付出了辛勤的劳作;后一个栏目发表贾奋然教授研究清代北京审美文化的成果,她深入这个研究领域已有多年,对北京审美文化的历史演变有独特的见解。

中国古代审美意识生成机制研究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研究成果(13AZX025)

中国古代审美意识生成机制研究概论


廖雨声[1]


摘要:原始宗教影响着古代审美意识的生成。从原始宗教把握中国古代审美意识的生成,关键在于把握中国古代宗教独特的发展轨迹,以及这个发展轨迹所折射的人性结构状态的变化。殷周时期的至上神代表着理性发展的最高形态,意味着道与德的结合。二者的结合,形成了中国古代人性结构的独特形态,感性与理性在道与德的作用下,形成了特殊的审美关系。同时,由于“逆向聚中”和“原位返回”的作用,先秦时期形成了“四象三圈”的审美机制,并制约着整个中国美学的发展。


关键词:原始宗教 至上神 审美机制


Abstract:Primitive religion impacted the formation of ancient aesthetic consciousness. The key to grasp the formation of ancient Chinese aesthetic consciousness from primitive religion is to grasp the unique development track of ancient Chinese religion and the change of human structure reflected by this development track. The supreme God in Yin and Zhou Dynasty represents the highest form of rational development,which means the combination of Tao and Te. The combination of the two forms constructed a unique form of human nature structure in ancient China. Under the influence of Tao and Te,perception and rationality built a special aesthetic relationship. In the mean time,due to the role of “converse centralization” and “in-situ return”,the pre-Qin period formed an aesthetic mechanism of “four images and three circles”,and restricted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aesthetics as a whole.


Key words:primitive religion supremacy aesthetic mechanism


本书尝试解决的,是从原始文化中探寻中国美学发生的内在动因,以及在内在动因的支配下是否存在某种潜在的稳定的审美生成模式,即所谓中国古代审美意识的生成机制。中国古代审美意识生成机制的揭示,对于理解中国人所独有的生存方式和中国古代美学不同于西方的独有特性,揭示中国古代艺术的发展规律,以及中国美学的学科建设,都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意义。


在人类早期,各民族有着相同或相似的起点。列维·布留尔早就明确提出,“文献和事实材料搜集得愈多,这些事实的某种相同性就愈加触目。随着研究家们在地球上最遥远的地方,有时是在完全相反的角落发现了,或者更正确地说研究了越来越多的不发达民族,也就在其中的若干民族之间发现了一些惊人的相似点,有时竟至在极小的细微末节上达到了完全相同的地步:在不同的民族中间发现了同一些制度、同一些巫术或宗教的仪式、同一些有关出生和死亡的信仰和风俗、同一些神话等等”[2]。当然,他更关注的是原始人的思维。在研究了大量材料的基础上,布留尔指出,原始思维是以受互渗律支配的集体表象为基础的神秘的、原逻辑的思维,在这一点上,人类是共通的。格罗塞则关注原始艺术的共同性:“那些狩猎部落的艺术作品都显出极度的一致性;不论在人体装饰上、在用具装潢上、在造型艺术上、在操练上、在诗歌上,甚至在音乐里,我们都在各个民族间一再遇到跟其他一切民族相同的特性。这种宽泛的一致性直接证明了种族的特性在艺术的发展中没有断然的意义。”[3]原始艺术从人体装饰、诗歌、音乐等各个方面来看,都是一致的。原始宗教的同一性同样得到了宗教学家与人类学家的确证。他们认为,虽然在具体的崇拜对象上会因为地域环境的不一而表现出差异,但在原始宗教的种类上,是大致相同的。从原始思维、原始艺术、原始宗教等各个方面的原始文化来看,人类早期都是相通的。


那么,问题就出现了:为什么各民族在起源上一致,最终却走向了各自的道路?在先秦时期,中国思想出现了诸子百家,这已经是成熟的理论形态。几乎在同时,古希腊出现的是以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为代表的西方思想,以色列与印度出现的思想表现出更浓厚的宗教色彩,前者的创造者是犹太教的先知,而后者则是释迦牟尼,这也是雅斯贝尔斯所谓的轴心时代理论。有关中国文化发生的问题已经得到研究者们的关注。学者们逐渐意识到,作为成熟理论形态的先秦诸子思想,并不只是诸子天才创造性的产物,亦是诸子之前整个文化发展的产物。因此,从发生学的角度对中国哲学、文化进行溯源,探寻先秦诸子思想的发生,成为学术研究的一个重要问题。这方面的研究已经取得了不少的成果,如吾淳的《中国哲学的起源》(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中国哲学起源的知识线索》(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就。前者试图从知识、宗教和语言的角度厘清诸子之前的观念、概念、思想的产生、发展与成型。后者则是对前一本书的深化,着重以知识的视角探寻自远古以来的自然观念及哲学的发展与成型。这两本书视野开阔,材料翔实。刘刚的《“道”观念的发生——基于宗教、知识的视角》(光明日报出版社,2009)明显受到吾淳《中国哲学的起源》的影响与启发,只就“道”观念的发生进行研究,切入点则是宗教与知识。刘绪义的《天人视界——先秦诸子发生学研究》(人民出版社,2009)考察了先秦诸子中的天与人、性与命、情与理、道与德等概念的产生。从现有的研究来看,研究者主要就先秦诸子思想中的一些核心观念,从宗教信仰、认识论等角度,从诸子之前的三代乃至原始文化中寻求其内在的根源。


本书关注的焦点不是宏观的中国文化或中国哲学,而是中国美学。经过原始文化之后的先秦诸子时期,美学表现出了独特的品格。以儒、道为核心的美学思想在特有的社会政治环境中对后世的美学与艺术产生了根本性的影响,加上后来佛教等思想的传入,形成了气、味、韵、境等一系列极富中国色彩的美学范畴。同样是经历了原始文化的理性化,古希腊则走向了对美的本体论思考,理性、模仿、再现、悲剧、崇高等成为西方美学的主要范畴。同样是悲剧与崇高,希伯来民族所体现出的内涵则更加复杂。而《奥义书》《摩诃婆罗多》《罗摩衍那》等呈现出的印度审美形态又与中国和古希腊截然不同。古埃及人在建筑中体现的永恒,对建筑物巨大的追求也是其他民族所无法想象的。


那么,为什么同样是经历了原始文化向文明的发展,各个主要民族所体现出来的审美理想与艺术形态会如此不同呢?有的学者说:“随着历史的发展,每一民族因自己所生活的地理空间和文化社会生活空间的制约,所选择的不同的生产生活方式、社会政体结构而生发出自己民族某些特殊的艺术形态和审美理想,从而,逐渐地同其他民族分道扬镳,走上了独立的发展道路。”[4]从生产生活方式、社会政体结构的角度去思考这种不同固然没有什么问题,但这些影响似乎更加外在,忽略了人性的内在结构、人的情感结构等因素,同时也忽略了原始文化的持续性问题,也就是原始文化本身对后面的影响。


在早期的中国美学史写作中,学者通常把中国美学史的开端放在老子身上。即使有的人关注到了早期人类的审美意识,如青铜器、岩画等,也是将原始审美意识与诸子美学思想分开的,没有关注到它们之间的联系性。事实上,就美学史而言,仍是将老子看作起点。在美学研究中,将中国美学的起点定位为诸子的观点也越来越遭到研究者们的怀疑。“我们不禁要问,先秦百家为何只是设计了这样的草案,而不去设计别样的草案,为何只是提出了这样的理想,而不提出别样的理想?难道就是因为他们有幸出生在那个时期,加之他们天生的圣明,于是就成为中国文化的源头和起点?”[5]先秦诸子所呈现出的美学形态难道只是诸子的天才创造?这样的追问必然将思考的起点不断地往前推移,中国古代美学的发生更为古老。当然,在原始社会中,在夏商周时期,理论形态的美学思想不可能存在,但其中却酝酿着中国美学的各种内在因素,直接制约着中国美学的发展方向。要理解中国美学的独特性,必须追根溯源,深入挖掘中国古代审美意识的内在生成,探索其生成机制。


研究中国古代美学的发生,就当前来看,主要存在两种路径。一种是从审美文化的角度,它着重从实物,包括原始的器物如青铜、岩画、甲骨等,阐释其早期审美的表现。这种思路的特点是“实”,它把确切的历史遗留物作为依据。但是,这种思路的也存在缺点,即它比较关注“美”本身,认为早期中国的审美意识就体现为人们对于“美”的认识,甚至从现代形式美学的角度去加以分析。把美等同于审美,这本身存在重大的疑问。更何况在原始社会,人们美的意识并没有自觉,形式美学的适用性非常值得怀疑;而且这种路径更多的是描绘审美意识的外在表现,而其产生的内在依据仍然是个问题。另一种是从原始宗教、原始神话、巫术、图腾等角度探寻古代审美观念产生的内在逻辑。这种思路不是把美学史看作“美”的历史,而是更多地参考实物中所表达的文化观念,同时还广泛使用各种宗教、神话、传说,关键是把握审美所赖以形成的人性及情感结构基础。李泽厚、王振复是这种研究路径的代表。王振复认为,中国审美的起源可以从原始宗教入手,而原始宗教的各种形态中,“中国原始文化的主导形态,也是以渗融着原始神话、原始图腾为重要因素的原始巫术文化为代表的”[6]。原初的审美意识是在以原始巫术为主导文化形态的原始文化中孕育的,由“巫”向“史”的发展决定了中国美学的文化品格与基本思路。同样是原始宗教,我们更关注的是原始宗教对感性—理性人性结构的反映,从而探寻原始祖先崇拜和自然崇拜如何一步步发展并最终影响中国古代审美意识的生成。


在原始文化中,宗教是所有文化的母体。“在漫长的历史中,宗教一直高踞于社会上层建筑的顶端,支配着广大人类的精神世界。正像宗教的神被视为君临世界的主宰一样,它也被视为人类社会各种文化形式的神圣之源。”[7]原始宗教显然是进入古代审美意识生成研究的重要途径。我们的思路也将是通过原始宗教的研究,探析中国古代审美意识的生成。在原始宗教层面,世界上各个民族曾经经历过一个共同的阶段。自然崇拜、祖先崇拜、图腾崇拜等形式在各个民族中都存在。那么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在经历了最为原始的共同的宗教崇拜之后,中国的原始宗教走上了不一样的道路,从而在深层次上影响了中国美学的发展趋势。首先需要明确的是,我们这里所说的原始宗教,包括我们一般认为的上古以来的宗教。商周时期,原始宗教向人为宗教过渡,但仍然是我们考察的重点。同时,我们所说的原始宗教还包括广义的图腾、巫术。事实上,它们在早期是不可分离的。原始神话是原始宗教的观念形态,因而它也是我们研究的一个重要方面。因此,我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