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老夫子品评管子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老夫子品评管子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老夫子品评管子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老夫子品评管子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老夫子著

出版社:中国电影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7-05-01

书籍编号:30624958

ISBN:978710602767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87821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老夫子品评管子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内容提要


管子(约前725年~前645),即管仲,名夷吾,春秋时期齐国大政治家。除其他史书外,现今所存《管子》为后人托名所做。


《管子》一书中,举凡经济、政治、文化、教育、军事、外交和个人修养、人际关系等各领域的智谋韬略,应有尽有,被众多学者们视为“百家争鸣的高潮”时期的代表作。


《老夫子品评管子》一书,撷取《管子》原著中的理论精华,从现代生活的角度诠释了管子的智慧。书中论题鲜明,结构严谨,行文流畅,说理透彻。全书的每一篇文章,除有理论阐释外,还选编了古今中外的经典故事进行解说,并附有“老夫子点评”加以画龙点睛,同时辅以精美插图,图文并茂,令人赏心悦目。

序言


管子(约前725年-前645年),即管仲,名夷吾,字敬仲,春秋时期齐国颖上(今安徽省颖上县)人,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思想家和经济学家。


管子在齐执政40年,辅佐齐桓公励志改革、富国强兵,其九会诸候、一匡天下的丰功伟业和民为邦本、礼法并用、通商惠贾、开放务实的深邃思想,赢得了世人的讴歌和后人的礼赞。


管子的一生,不仅建立了彪炳史册的功勋,还给后世留下了一部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巨著——《管子》。


《管子》共86篇,其中10篇亡佚,实存76篇,兼有战国、秦、汉的文字,集有一批“管子学派”的思想和理论,后人认为它绝非一人一时所作。


《管子》内容博大精深,主要以法家和道家思想为主,兼有儒家、兵家、纵横家、农家、阴阳家的思想,内容涉及天文、地理、经济、政治、文化、教育、军事、外交和个人修养、人际关系等众多领域,被学者视为“百家争鸣的高潮”时期的代表作,曾经达到“家有之”的程度。《管子》一书虽非管子所作,但书中记录的都是管子的治国思想,对后世影响深远。


管子是一位思想家,他主张法治,指出全国上下都要守法,赏罚功过都要以法办事;认为国家治理得好与坏,根本在于能否以法治国。


管子非常重视发展经济,他认为“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也就是国家的安定与不安定,人民的守法与不守法,与经济发展关系十分密切。


管子十分重视人才的任用,他主张“任其所长,不任其所短”,“苟大意得,不以小缺为伤”,“毋代马走,使尽其力;毋代鸟飞,使弊其羽翼”。认为君主不能事必躬亲,要懂得发挥人才的聪明才智,并根据其品德才能、功绩贡献来任官授爵。


管子的思想中还有许多可贵的地方,如他主张尊重民意,他说“顺民心为本”,“政之兴,在顺民心;政之所废,在逆民心”;他重视为人处世的方法,他说“宁过于君子,而毋失于小人”,“信也者,民信之”,“吝于财者失所亲”,“怠倦者不及,无广者疑神”。


管子的思想对后世影响很大。当然,管子是春秋时代的历史人物,所以他也有历史局限。如为齐桓公创立霸业而加重人民的负担、在改革中主要代表统治阶级利益等。虽然如此,管子仍不失为一位智者,对历史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老夫子品评管子》一书,撷取《管子》原著中的理论精华,从现代生活的角度诠释了管子的智慧。书中论题鲜明,结构严谨,行文流畅,说理透彻。全书的每一篇文章,除有理论阐释外,还选编了古今中外的经典故事进行解说,并附有“老夫子点评”加以画龙点睛,同时辅以精美插图,图文并茂,令人赏心悦目,使读者在轻松阅读的同时,可以快速领略《管子》的精髓。


刘烨


2007年春于北京读书堂

管子生平


中国古代第一相


大约在公元前725年,管子生于齐国颖上县。少年时,管子丧父,与母亲相依为命。由于家中贫穷,管子不得不过早地挑起了家庭重担。为维持生计,管子与好友鲍叔牙一起经商谋生,后弃商从政。


从政后,管子与鲍叔牙分别辅助齐国公子纠和公子小白。后因齐襄公昏暴,齐国发生内乱。为避乱,管子随公子纠去了鲁国,鲍叔牙随公子小白去了莒国。


公元前686年,齐国动乱,公孙无知杀死了齐襄王,自立为君。一年后,公孙无知又被杀,齐国一时无君。逃亡在外的公子纠和公子小白得知后,都想尽快赶回齐国夺取君位。


为使公子纠顺利当上国君,管子带兵在途中伏击公子小白,并亲自射中小白。小白中箭倒地。其实,箭矢只射中了小白衣服上的铜扣。管子以为小白已死,遂放慢了回国的速度。而小白则乘机抢先赶回齐国,登上君位。公子小白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齐桓公。


齐桓公即位后,设法杀死了公子纠,并欲杀死射他一箭的管子。鲍叔牙极力劝阻,指出管子乃天下奇才,要桓公为齐国强盛着想,忘掉旧怨,重用管仲。齐桓公接受了建议,接管仲回国,不久即拜他为相,主持政事。


管子执政后,着手整顿内政。他先划定了齐国的地方行政区域,将国都地区划分为15个士乡和6个工商乡。士乡的百姓以当兵为业,每5家为1轨,设轨长;每10轨为1里,设里有司;每4里为1连,设连长;每10连为1乡,设乡良人;每5乡为1帅,


设元帅。平时务农,战时即组成军队,每家出1人,1轨出5人组成1伍,1里50人,1连200人,1乡2000人,1帅1万人,组成1军。如此寓兵于农,约征得兵力3万人,战车千辆。每年春季和秋季各训练1次,这使齐国军队的战斗力大大增强。工商乡的百姓从事手工业生产和经商。他又将国都以外的地区划分为5属,每属10县,每县3乡,每乡10卒,每卒10邑,每邑30家,各设官员管理,使全国组织成军政合一的整体。


管子又实施经济改革,制订了“相地而衰征”的政策,即根据土地的优劣征收赋税,使赋税趋于合理,从而提高了百姓的生产积极性。他又注重发展农业生产和贸易,根据年成的好坏来收存和散发粮食、物产,还由政府来控制山海之利,铸造货币,从而使齐国的经济繁荣起来。


管子在选才用人上也作了改革。他大胆打破了世卿世禄的旧框框,设立了新的用人制度,提出了以道德品质、才能学识和功劳为依据来任用官员的思想,从而提高了国家机构的行政效率。


管子推行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使齐国迅速振兴,日益强盛起来。


接着,管子又向齐桓公提出了实现在中原称霸的谋略,即“尊王攘夷”。所谓“尊王”,就是拥护周王室。所谓“攘夷”,是指当时我国北方的狄人和戎人借中原各国争战之机内侵,对各国造成严重威胁,领头伐夷就能得到各国的拥戴。管子的这一举措,获得了各诸侯国的赞同,使齐桓公取得了政治上的号召力。


公元前652年,周惠王去世。齐桓公会同各诸侯国拥立太子郑为天子,这就是周襄王。周襄王即位后,派人送祭肉给齐桓公以示嘉奖。齐桓公召集各诸侯国会盟,举行受赐典礼,并依据管子的建议,订立了盟约。至此,齐桓公在管子的辅佐下,先后主持了三次武装会盟、六次和平会盟,还辅助王室一次,史称“九会诸侯,一匡天下”,成为公认的霸主。管子因功勋卓著,被齐桓公尊为仲父。


公元前645年,管子病逝。


管子一生在齐执政40年,使齐国一跃而为强国,称霸于天下,其历史功绩和治国思想为后世广为传诵,史学界称之为“中国古代第一相”。

一  不以自己的好恶识人


管子曰:“小白之为人,无小智,惕而有大虑。”(语出《管子·大匡》)小白的为人,没有小聪明,性急但有远虑。


识人,不能凭自己的好恶妄下结论。应以事实为根据,综合衡量一个人的高下长短。如此,才能充分认识一个人。


无小智,惕而有大虑。


——《管子·大匡》


管子曰:“小白之为人,无小智,惕而有大虑。”


——语出《管子·大匡》


不以自己的好恶识人  不以自己的好恶识人  不以自己的好恶识人


管子善于识人,这一点不仅体现在他向齐桓公举荐人才上,而且从他对齐桓公的评价上也可以看出来。


据《管子·大匡》记载:


齐僖公生有公子诸儿、纠与小白。齐僖公委派鲍叔辅佐小白,鲍叔不愿意,称病不出。


管仲和召忽去看望鲍叔,说:“为什么不出来做事呢?”


鲍叔说:“先人讲过:知子莫若父,知臣莫若君。现在国君知道我不行,才让我辅佐小白,我是不愿意的。”


召忽说:“你若是坚决不干,就不要出来,我暂且向君王保证说你要死了,他就一定会把你免掉的。”


鲍叔说:“你能这样做,哪还有不免我的道理呢?”


管仲说:“不行。主持国家大事的人,不应该推辞工作,不应该贪图安闲。将来继承君位的,还不知道是谁。你还是出来做事吧。”


召忽说:“我看小白一定当不上继承君位的人。”


管仲说:“不对,全国人都厌恶公子纠的母亲,以至厌恶公子纠本人,而同情小白没有母亲。诸儿虽然居长,但品质卑劣,前途如何还说不定。看来统治齐国的,除了纠和小白两公子,将无人承担。小白的为人,没有小聪明,性急但有远虑,不是我管夷吾,无人理解小白。不幸上天降祸加灾于齐国,纠虽得立为君,也将一事无成,不是你鲍叔来安定国家,还有谁呢?”


召忽说:“百年以后,国君去世,如有违犯君命废弃我之所立,夺去纠的君位,就是得了天下,我也不愿意活着;何况,参与了我们齐国的政务,接受君令而不改,奉我所立而不使废除,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管仲说:“我作为人君的臣子,是受君命奉国家以主持宗庙的,岂能为纠个人而牺牲?我要为之牺牲的是:国家破、宗庙灭、祭祀绝,只有这样,我才去死。不是这三件事,我就要活下来。我活对齐国有利,我死对齐国不利。”


鲍叔说:“那么我应该怎么办?”


管仲说:“你去接受命令就是了。”


鲍叔许诺,便出来接受任命,辅佐小白。


由此可见,管仲在小白还未就位之前就看出他将来未必没有成就。这一点上,管仲要比鲍叔、召忽更有远见。


到了小白继位成了齐桓公,经鲍叔筹划管仲安全由鲁国返回齐国。之前,齐国施伯对小白也有一番评价:“臣闻齐君惕而亟骄,虽得贤,庸必能用之乎?”施伯看不起齐桓公,认为齐桓公性急而极为骄傲,虽得贤才,也不一定懂得使用。正因为施伯的这番言论,鲁国国君才放心地让管仲返回了齐国,从而成就了齐桓公的春秋霸业。


比较施伯与管仲识人。施伯识人流于表面,只知齐桓公“惕而亟骄”,而不知齐桓公“有大虑”。而管仲识人则更全面,他曾说:“吾君惕,其智多诲,姑少胥其自及也。”在管仲看来,齐桓公性急,非屡经挫折不能觉悟,但终有悔悟的一天。事实也证明,管仲对齐桓公的评价是正确的。


“管仲识人”提醒我们,识人不能只流于表面,不能只凭自己的好恶妄下结论。从个人的主观偏见出发来识人,就难以全面地认识一个人。


这一点对于领导者尤为重要。在识别人才时,若以个人好恶作为选人的标准,合乎自己心意者就是人才,不合乎者就是庸才。那么,就容易出现溜须拍马者围在领导者左右,专拣领导喜欢的事情和话语来迎合领导的趣味和喜好的情形。久而久之,领导者就会凭自己的意志来识别人才,对有好感的人委以重任;而对与自己保持距离、印象不深的人,即使有真才实学,恐怕也不会委以重任。这样,必将造成不良的后果。所以,选贤用能,必须把个人的感情置之度外,抛开自己的好恶,以整体利益为重,以事实为根据,以实践为标准加以检验,如此才能选到真正的人才。


吃古通今


唐高宗时,大臣卢承庆负责对官员进行政绩考核。


被考核的人中有一名粮草督运官,一次在运粮途中突遇暴风,粮食几乎全被吹走了。卢承庆便给这个运粮官以“监运损粮考中下”的鉴定。


谁知这位运粮官神态自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脚步轻盈地出了官府。卢承庆见此便认为这位运粮官有雅量,马上将他召回,随后将评语改为“非力所能及考中中”。


可是,这位运粮官仍然不喜不愧,也不感恩致谢。原来这位运粮官早先是在粮库混事儿的,对政绩毫不在意,做事本来就松懈涣散,恰好粮草督办缺一名主管,暂时将他做了替补。没想到卢承庆本人恰是感情用事之人,办事、为官没有原则,二人可谓“志趣、性格相投”。


于是,卢承庆大笔一挥,又将评语改为“宠辱不惊考上”。卢承庆凭自己的观感和情绪,便将一名官员的鉴定评语从六等升为一等,实可谓随心所欲。


老夫子点评:


像卢承庆这种根据个人爱憎好恶、感情用事的做法,根本不可能反映下属的真实政绩,也失去了公正衡量下属的客观标准,势必产生“爱而不知其恶,憎而遂忘其善”的弊端。聪明的领导者是不会这样做的。


链接共享


施伯进对鲁君曰:“管仲有慧,其事不济,今在鲁,君其致鲁之政焉。若受之,则齐可弱也;若不受,则杀之。杀之,以悦于齐也,与同怒,尚贤于已。”君曰:“诺。”鲁未及致政,而齐之使至,曰:“夷吾与召忽也,寡人之贼也,今在鲁,寡人愿生得之。若不得也,是君与寡人贼比也。”鲁君问施伯,施伯曰:“君与之。臣闻齐君惕而亟骄,虽得贤,庸必能用之乎?及齐君之能用之也,管子之事济也。夫管仲天下之大圣也,今彼反齐、天下皆乡之,岂独鲁乎!今若杀之,此鲍叔之友也,鲍叔因此以作难,君必不能待也,不如与之。”鲁君乃遂束缚管仲与召忽。


——《管子·大匡》


施伯去对鲁君说:“管仲是有智谋的,只是事业未成,现在鲁国,您应把鲁国大政委托给他。他若接受,就可以削弱齐国;若不接受,就杀掉他。杀他来向齐国示好,表示与齐同怒,比不杀更友好。”鲁君说:“好。”鲁国还没有来得及任用管仲从政,齐桓公的使臣就到了,说:“管仲和召忽,是我的叛贼,现在鲁国,我想要活着得到他们。如得不到,那就是鲁君您和我的叛贼站在一起了。”鲁君问施伯,施伯说:“您可以交还给他。我听说齐君性急而极为骄傲,虽得贤才,就一定能使用么?如果齐君真的使用了,管子的事业就成了。管仲是天下的圣人,现在回齐国执政,天下都将归顺他,岂独鲁国!现在若杀了他,他可是鲍叔的好友,鲍叔借此与鲁国作对,您一定受不了,还不如交还给齐国。”于是鲁君便把管仲、召忽捆起来准备送回齐国。


管子、召忽与鲍叔牙


管子、召忽、鲍叔牙是好友。齐国动乱时,管子、召忽随公子纠去了鲁国,鲍叔牙随公子小白去了莒国。动乱平息后,公子小白做了国君(即齐桓公),公子纠被杀,管子愿意辅佐齐桓公,而召忽却自杀身亡。

二  凡事应当机立断


管子曰:“时至则为,过则去。”(语出《管子·国难》)时机到了就要有所作为,否则时机一过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在机会到来的时候,要及时把握,不然机会一旦失去,再想寻找机会就不太可能了。其实,很多事情在最后成与不成,关键就在于是否更好地把握住了时机。


时至则为,过则去。


——《管子·国难》


管子曰:“人君惟优与不敏为不可,优则亡众,不敏不及事。”


——语出《管子·小匡》


凡事应当机立断  凡事应当机立断  凡事应当机立断  凡事应当机立断


管子曰:“时至则为,过则去。”


时机到了就要有所作为,否则时机一过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管子主张,凡事应该当机立断。否则,机会就会一去不返。


那么,为什么大多数人都不能做到当机立断呢?


管子认为,人之所以不能当机立断是因为优柔寡断的缘故。


据《管子·小匡》记载:


管仲拜相三日后,齐桓公找他谈话:


齐桓公说:“我有三大恶行,还能把国家治理好么?”


管仲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您有什么恶行。”


齐桓公说:“我不幸嗜好狩猎,不分白天黑夜地驰骋山林,打不到猎物绝不回朝,诸侯国的使者来了带不回讯息,百官奏事无人批复。”


管仲说:“这虽然不是件好事,但还不是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