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卢梭的智慧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卢梭的智慧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卢梭的智慧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卢梭的智慧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刘烨,曾纪军

出版社:中国电影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7-07-01

书籍编号:30624967

ISBN:9787106028015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01261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卢梭的智慧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版权信息


书名  卢梭的智慧


作者  刘烨,曾纪军


出版社  中国电影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07.7


ISBN  978-7-106-02801-5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内容提要


让·雅克·卢梭(1712~1778),法国著名启蒙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文学家,是18世纪法国大革命的思想先驱,启蒙运动最卓越的代表人物之一。


《卢梭的智慧》一书,正是以上卢梭代表作的精选译本,反映了卢梭民主哲学的主要思想和理论。为了便于读者阅读,我们对部分内容做了删节,适当加了小标题,并在每个小标题的正文前对这一标题的内容作了总结性的概括。从《卢梭的智慧》一书中,我们可以感悟卢梭对人生、自然的态度,领略卢梭对社会、财富、科学与艺术的理解,体味卢梭那淳朴、澄明、追求完美的天性……

序言


让·雅克·卢梭(1712~1778),法国著名启蒙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文学家,是18世纪法国大革命的思想先驱,启蒙运动最卓越的代表人物之一。


卢梭认为,一切权利应该属于人民,而政府和官吏是由人民委任的,人民有权委任他们,也有权撤换他们,直至消灭奴役压迫人民的统治者。这就是卢梭的人民主权思想。


从卢梭的主要著作中,我们能够非常清楚地了解卢梭的民主思想。卢梭的主要著作有:


《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


该书是卢梭于1753年冬应法国第戎科学院的“人类不平等的起源是什么?人类不平等是否为自然法所认可?”有奖征文而作,1754年10月完成,1775年4月出版于阿姆斯特丹。


在书中,卢梭假想人类在进入社会状态前曾生活在自然状态中:那时的人类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没有固定的家庭生活,没有住宅,没有财产,人与人的交往最经常的只是两性结合的短暂时期;生产力虽然低下,但由于人们的精神和物质需要都很少,就易于得到满足;人没有互相攻击和掠夺的本性,只有怜悯他人和自我保存的感情;人的各种机能、欲望和情感都处于低级阶段,不存在精神的、政治的不平等。但是,人有独特的异于禽兽的自我完善的能力,共同劳动、家庭的发展促进了人与人的交往,使人的潜在机能被激发起来,导致社会状态的出现。私有制是文明社会的基础,农业和冶金术的发明是导致这一巨大变革的决定性原因。从此,人类产生了许多新的欲望和偏见,道德急剧堕落,富人和穷人的差别出现了,人类陷入可怕的战争状态。于是,富人哄骗穷人订立社会契约,社会和法律就是这样起源的,它们保护富人欺压穷人,这是不平等发展的第一阶段。订立了契约就需要有保障其实施的强力机构,权力的设立是不平等发展的第二阶段,它确立了弱者和强者的区别。暴君政治的出现是不平等发展的第三阶段和顶点,它确立了主人和奴隶的区别。既然暴君依仗暴力蹂躏法律,人民就有权用暴力推翻他。正如卢梭自己说的那样:“这部作品在全欧洲只有很少的读者能读懂,而在能读懂的读者中又没有一个愿意谈论它”。伏尔泰曾嘲讽说,读了此书“使人不禁想用四肢爬行”。


《社会契约论》


该书是卢梭原计划写作的《政治制度论》一书的撮要,1762年 4月出版于阿姆斯特丹。


卢梭认为,人们之间基于自由意志而订立的社会契约是国家的惟一合法基础。契约的目的是达到每个结合者的平等和自由。平等是自由的前提,它的核心是财产私有制基础上的同等权利。自由则是个人自由与社会服从相一致,即每个公民既是主权者的一个成员,又是国家的一个臣民。卢梭把国家设想为一个公共人格,具有自己的生命和意志。国家的意志必须以人民的公共利益为基础,永远着眼于全体共同的目标,才是公正的。卢梭认为,主权具有不可转让、不可分割、不可被代表的性质。主权必须由人民集体直接行使。法律的制定权只属于人民。政府是主权者的执行人,它的权力来自人民的委托,人民通过定期集会,决定是否保留现有的政府形式,以及是否让执行者继续当政。为了防止政府可能篡夺主权,卢梭又提出小国论,以保证人民集会,监督政府。这部著作的激进原则和深刻哲理,对法国大革命、美国独立战争和后来的许多思想家产生了深远影响。


《爱弥儿》


该书是第一本小说体教育名著。写于1757年,1762年第一次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出版,轰动了整个法国和西欧一些资产阶级国家,影响巨大。


在此书中,卢梭通过对他所假设的教育对象爱弥儿的教育,来反对封建教育制度,阐述他的资产阶级教育思想。卢梭的教育思想是从他的自然人性观出发的。他认为,人生来是自由、平等的;在自然状态下,人人都享受着这一天赋的权利,只是在人类进入文明状态之后,才出现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特权和奴役现象,从而使人失掉了自己的本性。为了改变这种不合理状况,他主张对儿童进行适应自然发展过程的“自然教育”,以培养资产阶级理性王国的“新人”。卢梭的所谓“自然教育”,就是要服从自然的永恒法则,听任人的身心的自由发展,其手段就是生活和实践,主张采用实物教学和直观教学的方法,让孩子从生活和实践的切身体验中,通过感官的感受去获得他所需要的知识。与自然教育密切相联的,卢梭还主张对儿童进行劳动教育和自由、平等、博爱的教育,使之学会谋生的手段,及早地养成支配自己的自由和体力的能力,保持自然的习惯。


《忏悔录》


该书是一部影响巨大的作品,写于1765~1767年,是卢梭被当局和教会通缉、逮捕,被当作疯子、“野蛮人”而受到紧追不舍的迫害,贫困潦倒,在颠沛流离的流亡生活中断断续续完成的。写作的动机是还自己一个清白,是一部在四面受敌的情况下为自己的存在辩护的自传,整部书充满震撼人心的悲愤的力量,让人血脉喷张,过目难忘。


《卢梭的民主哲学》一书,正是以上卢梭代表作的精选译本,反映了卢梭民主哲学的主要思想和理论。为了便于读者阅读,我们对部分内容做了删节,适当加了小标题,并在每个小标题的正文前对这一标题的内容作了总结性的概括。从《卢梭的民主哲学》一书中,我们可以感悟卢梭对人生、自然的态度,领略卢梭对社会、财富、科学与艺术的理解,体味卢梭那淳朴、澄明、追求完美的天性……

卢梭的一生


1712年6月28日,卢梭生于日内瓦。他的父亲是钟表匠,母亲在他出生10天后去世。卢梭自幼由姑母苏珊•卢梭抚养。


1722年,卢梭的父亲离开日内瓦,正式定居尼翁。卢梭和表兄寄养在离日内瓦不远的傅塞城朗贝西埃牧师家。


1724年,卢梭回日内瓦住在舅舅家,跟随一名文书当学徒。卢梭的父亲在1726年再婚,第三年卢梭去了昂西,由一名神父介绍他去见德•华伦夫人。夫人派他去都灵新教士教育院,在那里卢梭宣誓放弃新教信仰。他在都灵时曾在德•韦塞利夫人家当了三个月仆人,后来又侍候德•古封伯爵。


1729年,卢梭回到昂西住在德•华伦夫人家,然后在拉萨尔派神学院过了数月,成了大教堂唱诗班见习生。其间又去弗里堡、洛桑,在纳沙特尔教音乐课。


1736年,卢梭和德•华伦夫人首次住进秀美园。


1737年,根据日内瓦法律,卢梭成年,去日内瓦接受母亲的遗产。他动辄得病,对健康日益不安。


1738年,卢梭回秀美园遭到德•华伦夫人的冷遇,他一人发奋自学。


1742年,卢梭到了巴黎;卢梭经人推荐向法兰西科学院宣读他的《音乐新符号建议书》,为此获得一份证书。


1743年,卢梭当德•蒙泰古伯爵的秘书,伯爵到威尼斯当大使,他随同前往,不到一年即与德•蒙泰古闹翻。回到巴黎,在一家公寓居住时,遇到洗衣妇泰蕾兹•勃•瓦瑟。


1745年3月,卢梭与泰蕾兹同居。他完成歌剧《风流诗神》。结识了狄德罗和孔蒂亚克。他还把伏尔泰和拉莫合作的《拉米尔的节日》编为歌剧。


1746年,卢梭做了杜平夫人的秘书。在杜平的乡间住宅中,卢梭写了一出诗剧:《西尔维的幽径》。他的第一个孩子出生,被他送入孤儿院。


1747年,卢梭的父亲故世。他又写出喜剧《冒失的订约》。


1749年,应达朗贝尔之约,撰写《百科全书》中的音乐条目。他计划参加第戎学院组织的论文竞赛。


1750年,第戎学院向卢梭《论科学与艺术的昌明会敦化抑或败坏凤俗》一文授奖。


1752年10月,卢梭的喜歌剧《乡村先知》在枫丹白露宫法国国王路易十五驾前演出,获极大成功。国王要召见他,他却没有前往。


1754年,卢梭由泰蕾兹陪同前往日内瓦,重新皈依加尔文教派,恢复日内瓦公民身份。同年10月,卢梭完成《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的撰写。


1756年,卢梭和泰蕾兹住进德比内夫人家的隐庐,开始写《新爱洛依丝》。


1757年,卢梭与狄德罗争吵,后又和解。又与德比内夫人不和,12月迁出隐庐。卢梭感到幻想失落的悲哀。爱情和友谊都把他抛弃了。他开始怀疑存在一个巨大的阴谋:所有的老朋友串通一气要坑害他。他精神颓废,放弃许多写作计划。但是又幻想得到权贵的保护,接受德•卢森堡元帅的好意,住进蒙莫朗西的蒙路易花园。


1761年,卢梭的《朱丽》(或名《新爱洛依丝》)在巴黎出版,获巨大成功。


1762年,卢梭发表《致德•马勒泽尔布先生的信》(2月)、《社会契约论》(4月)、《爱弥儿》(5月)。不久,《爱弥儿》一书被警察没收,在巴黎(索尔邦)大学受到批评,遭国会查禁。卢梭风闻当局下令逮捕他,立刻逃往瑞士,到达伊弗东,匿身在沃德山村。这时日内瓦也查封《爱弥儿》和《社会契约论》,并也下令逮捕卢梭。卢梭只得再次逃亡,躲在属普鲁土的纳沙特尔公国内的莫蒂埃。


1764年,卢梭写《山中书简》。12月日内瓦出版匿名小册子《公民的感情》,影射卢梭遗弃自己的五个孩子,把他们送进孤儿院,促使卢梭决定写《忏悔录》。


1765年,卢梭被逐出莫蒂埃,去比安湖中的圣彼得岛,隐居两月后逃至斯特拉斯堡,又去巴黎,后接受英国哲学家休漠邀请前往英国。没过几个月卢梭与休漠发生争吵,写小册子相互指责,伦敦与巴黎的舆论界对这场争吵非常关注。


1767年,英国国王乔治三世同意给卢梭每年一百英镑年金。卢梭离开英国伍顿,自后行踪不定。


1768年,卢梭带了图书和在岛上采集的植物标本前往里昂,到格勒诺布尔,经过尚贝里,在布古万住下,8月与泰蕾兹正式完婚。


1770年,卢梭去里昂参加伏尔泰塑像揭幕典礼。回巴黎住下,这时《忏悔录》手稿开始在密友中间传阅。


1774年,卢梭跟德国音乐家格鲁克来往,为《乡村先知》重谱乐曲。


1776年,《对话录:让·雅克评论卢梭》完稿,又写《孤独散步者的遐想》第一卷。他身体衰老,生活困难,泰蕾兹也生病多时。


1778年7月2日,卢梭病逝,葬于杨树岛。


1794年,法国大革命五年后,卢梭遗骸迁葬于巴黎先贤祠。

上篇  论民主


卢梭作为资产阶级启蒙运动的代表和平民阶层的代言人,其从根本上否定当时贵族统治阶级的“文明”,他认为自然是美好的,出于自然的人是生来自由平等的,因此,应该以自然的美好来代替“文明”的罪恶。卢梭倡导平等,宣扬天赋人权,其民主思想在当时以及后世都产生了巨大影响。


第一章  社会形态


起初,人类在原始社会,生活在自然状态之中,毫无疑问,他们是独立的、自由的。但由于生存的需要,他们不得不结合起来,拥有足够赖以生存的力量。由此,他们从自然状态进入了社会状态。在社会状态中,人类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在他们的行为中,本能被正义取代,他们的行为被赋予了前所未有的道德性,而与此同时,人类也失去了……


论古老的社会


卢梭认为,家庭是所有社会中最古老的自然社会。而家庭又是政治社会的原始模式。在这一模式中,父亲的形象代表首领,孩子的形象则代表人民,人人生来就是平等和自由的。但事实如何呢?在政治社会中,统治的乐趣取代了统治者对人民所缺乏的那种爱……


毫无疑问,家庭是所有社会中最古老的自然社会。


在家庭中,孩子只有在需要父亲来保护自己的阶段,才是与父亲密不可分的。当这种保护的需要停止之后,孩子对父亲自然的依附也就消失了。


这个时候,父亲不必再照看孩子,孩子也不必再服从父亲,父亲和孩子都进入了独立的状态。


即使他们仍然结合在一起,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已不是自然的结合,而是自愿的结合,而家庭本身只是靠协议来维系。


之所以如此,完全是由于人的本性的作用。


简单而言,人的第一要义在于保全自己。无论是谁,首先关心的是自己,当一个人到了懂事的年纪,当他能自己判断什么样的方法适合保护自己的时候,他就成为了自己的主人。


所以说,家庭是政治社会的原始模式。


在这一模式中,父亲的形象代表首领,孩子的形象则代表人民,人人生来就是平等和自由的,人们只有在为自己的利益考虑时,才会转让他们的自由。


以上是家庭和社会最明显的共同点,而家庭和社会最主要的区别则在于:在家庭中,父亲对于孩子的爱,是通过父亲对孩子的呵护来体现的;但在国家中,统治的乐趣取代了统治者对人民所缺乏的这种父爱。


格劳休斯否认,一切人类政权都是为了人民的利益而建立的,他以奴隶制为例。想来,格劳休斯的言论,对那些暴君更为有利。


如果按照格劳休斯所言,那么,到底人类是属于一百多个人的,还是这一百多个人是属于人类的,就非常值得怀疑了。


在格劳休斯所写的书中,他似乎更倾向于“人类是属于一百多个人”的观点。如此,人类好比被分为若干群的牛羊,每一群牛羊都有自己的首领,而首领之所以看护他们,是为了吃掉他们。


非常明显,牧人的素质要高于其羊群,首领作为人类的牧人在素质上也要高于他们的人民。据费隆所述,卡里古拉皇帝就是这样认为的,他从这一类比中得出结论:国王是神;或者说,人民是牲畜。


由此可见,卡里古拉的推理与格劳休斯的推理不谋而合。


其实,早在古希腊时期,亚里士多德就说过,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一些人生来就是统治者,而其他人生来就是被统治者。


亚里士多德的话很有道理,但他却把结果当成了原因。


事实上,所有生来为奴的人,是为了做奴隶而生的。他们在枷锁面前失去了一切,甚至失去了挣脱枷锁的愿望。他们甚至已经麻木地喜欢上了这种被奴役的状态。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之前就有这种违背了自然的情况。


毫无疑问,实力造就了最早的奴隶,奴隶的懦弱使他们永远沦为奴隶。


论最强者的权利


卢梭对“最强者的权利”作了简要的分析,旨在说明:强力并不构成权利,而人们只是对合法的权力才有服从的义务。


毫无疑问,即使是最强者,也绝不会强大到永远做主人,除非他们能够将他们的强力转化为权利,将服从转化为义务。


所谓“最强者的权利”,表面上看来,好象是一种讥讽,但事实上,这已经成为了一种原则。


但是,直到今天还没有人为我们解释一下“最强者的权利”这一名词。


在我看来,强力是一种物理力量,而强力的作用不可能产生什么道德。向强力屈服,不是一种意志的行为,而是一种必要的行为,它最多只是一种比较明智的行为而已。


那么,从什么意义上来说,它才能是一种义务呢?


现在,我们姑且假设有这种所谓的“权利“,但在我看来,其结果不过是产生一种无法自圆其说的谎言而已。


因为,只要是强力形成了这种权利,其结果就会随原因而改变。


也就是说,凡是凌驾于前一种强力之上的强力,也就接替了它的权利。


事实上,只要能不服从而不被惩罚,那么,人们就会合法地不再服从。而且,既然最强者总是有理的,所以问题就只在于怎样做才能使自己成为最强者。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