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休谟的智慧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休谟的智慧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休谟的智慧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休谟的智慧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刘烨,曾纪军

出版社:中国电影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7-07-01

书籍编号:30624997

ISBN:978710602800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21671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休谟的智慧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版权信息


书名  休谟的智慧


作者  刘烨,曾纪军


出版社  中国电影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07.7


ISBN  978-7-106-02800-8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内容提要


大卫·休谟(1711~1776),英国哲学家、历史学家、经济学家,在哲学上的作用和地位与康德相当。休谟全面、丰富并且深刻的哲学与人性是密不可分的,这也正是他在哲学领域上取得伟大成就的主要原因。


正因为此,本书特从人性角度出发,对休谟在人性、政治、经济、怀疑、宗教等方面的理解和观点作了相关的介绍,并力求在有限内容篇幅内,尽量囊括休谟哲学思想的全部精要,以利于读者高效地领略这位哲学大师的深邃的智慧。

前言


大卫·休谟(1711~1776),英国哲学家、历史学家、经济学家,在哲学上的作用和地位与康德相当。


休谟开创了近代欧洲哲学史上第一个不可知论的哲学体系。其怀疑论为19世纪英国非宗教的哲学思想提供了理论基础,其不可知论观点为实证主义者、马赫主义者和新实证主义者所继承,对现代西方资产阶级哲学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休谟一生的著作并不是很多,但问世之作都是深刻而意义非凡的。这主要包括《人性论》、《政论文集》、《人类知性研究》、《道德原则研究》、《宗教的自然史》、《自然宗教对话录》、《自凯撒入侵至1688年革命的英国史》等。


休谟生活在英国资产阶级“光荣革命”结束到产业革命开始的社会变革的时代。这时,资产阶级的进步性和保守性交织在一起。作为这个阶级思想的代表人物的休谟,贯彻经验论观点,提出了以动摇于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之间的怀疑论为特色的哲学体系。


自培根以来,哲学家和自然科学家已经运用实验和观察的方法建立起自然哲学的体系,但在精深哲学方面,仍然没有建立起一个新的体系。直到休谟应用实验推理的方法,直接剖析人性本身,一个崭新的精神哲学体系才得以形成。


休谟的精神哲学体系,大致包括早已为人们熟知的社会伦理、政治学说、认识论学说以及宗教哲学学说等几个部分。此外,他在经济方面的见解也不同凡响。


休谟是18世纪货币数量论的代表,是反对重商主义的。他的关于国际贸易的学说对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有很大的影响。他的社会历史观点以人性论为基础,把对财富、享乐和权力的追求看作是人的本性,认为无论何时何地,人性是一致的和不变的。这种观点的历史作用就在于发现有关人性的普遍原理,提供经验教训。


总之,休谟全面、丰富并且深刻的哲学与人性是密不可分的,这也正是他在哲学领域上取得伟大成就的主要原因。


正因为此,本书特从人性角度出发,对休谟在人性、政治、经济、怀疑、宗教等方面的理解和观点作了相关的介绍,并力求在有限内容篇幅内,尽量囊括休谟哲学思想的全部精要,以利于读者高效地领略这位哲学大师的深邃的智慧。

休谟生平


大卫·休谟(DavidHume),原名大卫·休姆1711年5月7日出生于苏格兰爱丁堡。父亲是在宁威尔区担任律师的约瑟夫·休姆,属于休姆伯爵家族的一支,并继承了祖上的产业。母亲是法尔科内夫人,法律学院院长大卫·法尔柯纳爵士之女,其兄世袭了霍克顿的勋爵爵位。


休谟是这对家世良好的夫妇的第二个儿子,之后他们还生育了一个女儿。休谟的父亲约瑟夫·休姆才华横溢,不幸的是他在休谟幼年时便英年早逝,留下妻子只身照顾他们的三个子女。


虽然家境并不富裕,但在具有非凡美德的法尔科内夫人的悉心抚养下,童年的休谟还是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他酷爱文学的兴趣便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养成的,这个兴趣后来甚至成为主宰他一生的激情,成为他快乐的主要源泉。


12岁时,休谟早于正常入学年龄2年,提前前往爱丁堡大学就读。因为好学、冷静、勤奋的天性,他在家人的建议下选择了法律专业,但很快他发现自己真正喜爱的是哲学。所以,他并没有刻苦钻研当时著名的法学家富特和维纽斯的著作,而是如饥似渴地阅读着西塞罗和维吉尔的作品。


18岁时,休谟在哲学方面的研读成果促使他彻底面对这个“全新的思考领域”,并使他下定决心“抛弃其他所有快乐和事业,完全奉献在这个领域上。”但倾心哲学研究是需要足够的物质保障的,而由于长子继承家产的风俗,休谟所得到的微薄的家产能维持生计的时间极为有限。


在这种情况下,1734年,休谟只身前往异乡经商,但他很快便发现自己并不适合。就是这年,他将名字从休姆改为休谟,因为英国人很难以苏格兰的方言正确念出休姆这个名字。


经商失败数月后,休谟便去了法国。为了潜心研究学问,他只得在乡下隐居,并制定了一生的计划。他严格执行着自己的计划,并过着一种非常简朴的生活,以弥补财产的不足。


最终,通过在法国三年的隐居生活,休谟完成了《人性论》的写作。1737年,他去了伦敦。1738年,《人性论》正式发表。虽然该书在现代备受瞩目,但在当时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用休谟自己的话说,“媒体对这本书的反应是一片死寂,甚至没有激起任何狂热者的抱怨。”


虽然《人性论》在当时极不成功,但该书的写作过程是异常艰辛的,几乎使得年轻的休谟达到精神错乱的地步。为了回复正常的思考能力,休谟决定暂时返回平凡生活。在《人性论》发表后,他很快便去看望母亲和哥哥。


所幸,《人性论》的沉寂并没有打倒休谟,他在乡下很快便恢复过来,并继续自己的研究。1742年,由于感觉《人性论》的失败是由于写法的缘故,休谟在爱丁堡重写了《人性论》的前半部分,即《人类知性研究》。


1744年,休谟在出版《道德和政治论文集》一书后,申请担任爱丁堡大学的“伦理学和精神哲学系的教授,但被大学拒绝。


1745年,休谟应邀担任安南戴尔侯爵的家庭教师,前后有一年左右的时间,休谟的职务和薄产也因此而有了显著的改善。1746年,休谟又应邀成为圣·克莱尔将军的远征军秘书,次年,他又做了这位改任英军驻维也纳和都灵宫廷使节的秘书。在休谟的一生中,这两年是他惟一中断研究的两年。他愉快地度过了这两年,并且获得了足以自立的钱财。


休谟在都灵期间,其《人类知性研究》在家乡爱丁堡出版。与《人性论》的“一片死寂”相比,该书获得了一定的反响。


从意大利回到英国后,休谟发现米德尔顿的《自由探询》一书备受关注,而自己再版的《道德与政治散文集》却像以前一样仍没有受到多大欢迎,这使他感到十分羞辱。然而,这些挫折都没有对他的研究和创作造成任何影响。


1749年,休谟再次回到乡下,在哥哥家中住了两年,此时,他的母亲已经过世。在这两年期间,休谟完成了《政论文集》和《道德原则研究》(即《人性论》重写的另一部分)两书的写作。与此同时,休谟的第一本著作《人性论》逐渐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甚至需要再版才能满足逐步增加的销量需求。


1751年,休谟从乡下回到城中居住。1752年,他在爱丁堡出版了《政论文集》。该书初版即获成功,在国内外大受欢迎。同年,《道德原则研究》也一并出版。此书虽然最被休谟看好,但问世之后却无人问津。


1752年,休谟被聘为苏格兰律师公会图书馆管理员。虽然这份工作收入微薄,但却使他有了博览群书的机会。于是,他制定了《英国史》的写作计划。


休谟认为,贯穿1700年的《英国史》取材广泛,内容丰富,适合各种人群,应该会获得成功,但事实完全相反。该书第一卷即遭到了包括英国人、苏格兰人和爱尔兰人,辉格党人和托利党人,以及—些教士和非国会派新教徒等在内的几乎所有人的一致谴责和非难。而且,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在这些人的暴怒之后,这本书甚至被完全遗忘了。


《英国史》在一年中只售出了45本,这种失败是不言而喻的。这次,休谟的确开始灰心丧气了。若不是当时爆发了英法战争,他很可能就此放弃研究和写作,到乡下隐居。但由于特殊的环境,休谟还是鼓起勇气继续这本鸿篇巨著的写作。


此间,休谟还在伦敦出版了《宗教的自然史》一书,以及一些小型作品。


1756年,《英国史》的第二卷开始出版。相比于第一卷,此卷为许多人所接受,销量也有了显著的增加。


1759年,休谟发表了《都铎王朝史》。此书也招致了很多反对的声音,但休谟并不理会这些,他继续潜心于《英国史》的写作。1761年,休谟完成并出版了《英国史》。此时,该书正逐渐被人们认可,销量也有所回升。


通过多年的著书写作,休谟在经济上完全自立了,甚至可以说是富有了。此时,年届五旬的休谟回到了故乡苏格兰,打算在这里平静的度过余生。


1763年,赫特福德伯爵再三邀请休谟陪同自己出使巴黎,休谟只得应邀前往。不久,休谟便被任命为使馆秘书。1765年,赫特福德伯爵被任命为爱尔兰总督,离开了巴黎。休谟担任了临时代办,直到年末里奇蒙公爵到来。


1766年初,休谟从巴黎回到了爱丁堡,打算继续过着自己的隐居生活,但又一次事与愿违。1767年,康威先生邀请休谟担任副国务大臣。因为康威先生的人品以及自己与赫特福德伯爵的友谊,休谟只得再次应邀。


1769年,休谟回到爱丁堡时已经颇为富有了。虽然上了年纪,但身体也还健康。


1775年春,休谟患了肠胃病,由于最初没有留意,这种病很快成为不治之症。1776年8月,休谟因胃癌在爱丁堡逝世。

第一辑 自爱与仁爱并存


关于人性本质的理论,通常是指撇开人的社会性和阶级性去解释人的共同本质的观点或学说。在我国古代哲学中,即有性善论、性恶论等学说。在欧洲,文艺复兴后的资产阶级提出了以提倡个人解放为主要内容的人性论,但这种理论并没有按照人的历史发展来解释人性,而只是谈及所谓人类共有的人性。之后的休谟认为,在人性中,自爱和仁爱同时并存,他试图剖析人性中的理智和情感,建立一个新的科学体系。


论骄傲与谦卑


心灵的每一种有价值的性质,如机智、学识、勇敢、正义、正直等等,都是骄傲的原因。而与此相反的性质,则是谦卑的原因。这种情感的产生并不局限于心灵方面,身体方面的因素也可以对此产生影响。


骄傲与谦卑是单纯而一致的印象,所以不管我们用多少言语也无法对它们作出准确的定义。我们能最大可能地做到的是,将与这两种情感密切相关的各种条件一一列举出来,并加以描述。不过,骄傲和谦卑这两个词语是通用的,而且两者所表现的印象也极为常见,所以,对于它们,每个人都能有一个正确的认识,不会犯任何错误。


众所周知,骄傲和谦卑在词义上是正好相反的,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的说明对象,这个对象就是自我,亦或我们记忆和意识到的一串相关观念和印象。


当我们受这些情感的影响而激动紧张时,我们的观点总是固定在自我。我们的自我观念时而显得优越,时而又表现得不怎么优越。随之,我们又会因骄傲而欣喜异常,或者因谦卑而郁郁寡欢。


我们的心灵不管接受外界什么对象,总是要着眼于我们自身。否则,这些对象便不可能激发起这些情感,让他们得到释放或者压抑。所以,当自我被忽略时,骄傲或谦卑便也无从谈起了。


虽然我们所谓自我的那一系列接续着的知觉,永远都是这两种情感的对象,但是自我并不能成为这些情感的原因,或仅凭自身就能够激发起这些情感。因为这些情感在正好相反的同时,也有着同一个对象。


因此,假设它们的对象亦是它们的原因,那么,一旦这个对象产生了一种任何程度的情感,就会不可避免地激发起相同程度的另一种情感来。这种对立和反对必然会互相消灭。一个人不可能同时做到骄傲和谦卑,当他具有发生这类情感的各种理由时,这些情感也只是交替发生的,或是在相遇时,占有优势的一方尽其全力去消除另一方,结果是,优势方剩下的部分继续保持对心灵的影响。


但现在的情况是,没有一种情感占有优势,因为假如仅仅是自我观点就能激发起这些情感来,那么,这个观点既然对两者全是漠然的,势必就会出现用同一比例产生两种情感的情况。这即是说,最后不可能产生任何一种情感。如果一面激发起某种情感,另一面又激发起与其势均力敌的对立情感来,那就会取消前面所做的工作,最后让心灵完全归于平静和安然。


所以,我们一定要区分这些情感的原因和对象,区分激发起情感的那个观念与那个情感一经刺激起便被我们观察时所参照的那个观念。


骄傲和谦卑一旦被激发出来,我们的注意力便会立即转向自我,并将自我看成它们最终的对象。但要产生它们,还需要一种东西,即两种感情之一所特有,而又不在同一程度内产生两者的一种东西。出现在心灵上的第一个观念,便是一个原因的观念。此种观念一旦激发起与之相关的情感来,便会将我们的观念转向另一个观念,即自我观念。


所以,这里就有一种情感处于两个观念之间,其中一个是产生情感的,另一个是被情感产生的。由此可知,第一个观念表象着情感的原因,第二个观念则表象着情感的对象。


对此,可以先从骄傲与谦卑的原因说起。我们可以说,它们最显著而鲜明的特征就是,这两种情感可以引发那些主体极大的多样性。


心灵的每一种有价值的性质,如机智、学识、勇敢、正义、正直等等,都是骄傲的原因。而与此相反的性质,则是谦卑的原因。这种情感的产生并不局限于心灵方面,身体方面的因素也可以对此产生影响。如一个人肯定会因其容貌、体格、舞技、骑术、剑术、以及其他任何体力劳动和技艺方面的优秀灵巧而感到骄傲。


当然也远远不止这些。将这些情感看得更广泛深远时,其甚至包括了所有与我们有丝毫联系或关系的任何对象。我们的祖国、家庭、子女、亲友、财物、住宅、花园、家畜、衣服等等,其中任何一种都能够使我们为之骄傲或谦卑。


因为考虑到这些原因,所以对这种情感的原因进行新的区分看起来就是十分必要的,即区分那种发生作用的性质和那种性质所寓存的主体。


比如,一个人因拥有漂亮的房子,或自己设计和建造了漂亮的房子,感到得意。此时,情感的对象就是他自己,其原因则是漂亮的房子。而这个原因又可再分为两部分,即作用在情感上的那个性质,与那个性质所寓存的那个主体。性质就是房子的美观漂亮,主体则是其拥有或设计建造的房屋。这两部分都是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如果美不存在于与我们有关系的某种事物上,仅仅就其美而言,是难以使我们产生骄傲或虚荣的情感的。而如果没有美,仅仅凭借密不可分的关系,同样难以使我们产生这种情感。


既然这两种事物极容易分开,而两者又必须结合在一起才能产生这种情感,那么,我们就应该将这两者看作那个原因的组成部分,并且在心中确立区分两者的精神观念。


论恶与德


痛苦和快乐作为恶与德的原始原因,必然也导致它们成为其所有结果的原因。因此,也可以说是骄傲和谦卑的原因。这两者都属于那种不同的却又不可避免的伴随物。


这些年来,公众一直对一种争论保持着好奇心,即:道德的区分是建立在自然的、原始的准则上呢?还是发生于利害关系和教育呢?


即使假定道德没有自然的基础,我们也必须承认,恶与德,不管是因为自私自利或是因为教育的成见,总是令我们产生一种真实存在的痛楚和欢愉。


显而易见,支持这个假设的人是十分肯定、支持这种观点的。用他们的话说,每一种对我们有利的或有害的倾向,如情感、习惯或性格的倾向,都会相应地使我们感到快乐或不快,赞扬或贬斥便由此而产生。


因为他人的慷慨,我们往往容易有所得,而如果别人贪婪,我们则会有永远失去的危险;勇敢能保卫我们,怯懦却常常让我们受到攻击;正义是维系社会的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