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城市精细化治理:中国的理论与实践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城市精细化治理:中国的理论与实践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城市精细化治理:中国的理论与实践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城市精细化治理:中国的理论与实践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薛泽林著

出版社: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5-01

书籍编号:30625147

ISBN:9787552031119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41743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城市精细化治理:中国的理论与实践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自序


“上海这种超大城市,管理应该像绣花一样精细”,这是习近平总书记2017年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海代表团审议时对上海城市治理提出的新要求。两年多来,以上海和北京为代表的超大城市,分别发布了自己的“城市精细化实施意见”,标志着我国城市治理思路的转变。笔者从2014年开始关注社会治理精细化,并在相关期刊发表了多篇社会治理精细化的论文;进入上海社会科学院工作以后,笔者又有幸参与了多项上海市城市管理精细化的课题调研和研究,研究的过程启示笔者从理论和实践层面对城市治理进行新的思考。本书即是上述思考的阶段性总结。


笔者要特意解释一下本书的书名,之所以叫“城市精细化治理”而不叫“城市精细化管理”,这中间既有实践层面的思考,也有学术脉络层面的考虑。从实践层面来讲,当下上海的城市精细化管理主要由城市建设管理部门主导,也即其主要是从硬件设施的标准化管理、智能化管理方面来思考如何将城市管理好,以实现美好生活与美好城市的建设目标。但从更广泛的意义上来讲,由于城市精细化管理硬件设施的使用和管理许多方面都与城市管理者和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在实际执行中,城市精细化管理并非简单地增加设备与修补设备的问题,既需要相关部门的协同参与,更需要社会公众的具体参与,否则硬的设施非但解决不了已有问题,反而可能招致新的问题。如城市精细化管理过程中的加装电梯问题,看似是一个硬件设施的增置问题,但事实上却涉及房屋管理、城市规划、城市财政等多个部门,也牵涉到了社区物业、社区业委会、社区居委会、不同楼层的居民问题,这中间任何一个关系处理不好就有可能导致加装电梯不能成功,或即便加装了也会招致新的矛盾。再如城市电线入地问题,如果市政部门的工程没有及时跟社区沟通,社区无法配合市政部门完成相应的工作,同时如果社区不及时通知居民做好相应的准备,直接开挖的工程定会招致居民的批评和怨言,这中间还不说与供电、水务、国防等部门的沟通问题。因此,在城市精细化管理的实施过程中,更多地表现出了多方参与的协同治理特性,而非一个单纯的管理问题。


从学理层面来讲,当下城市精细化治理的思路实际上是沿着城市治理创新的思路往前推进的。广义的城市治理是指从城市地域概念出发,为了谋求城市经济、社会、生态等方面的可持续发展,对城市的资本、土地、劳动力、技术、信息等生产要素进行整合,以实现城市区域内的协调发展。狭义的城市治理则是指城市区域内的政府组织、市场组织、社会组织和社会个体,以生存和发展为目标,在平等的基础之上按照参与、沟通、协商、合作的治理机制,形成多主体参与的治理网络,共同解决城市的公共问题,增进城市公共利益,促进城市健康可持续发展的过程。从城市治理的概念可以看出,城市治理其实就是对原有城市政府单一主体市政管理的超越,并在此过程中形成的新的治理网络,可以说城市精细化治理是城市精细化管理的更高阶段。但之所以上海和北京相关政府部门发布的文件中都称城市管理精细化或城市精细化管理,笔者的理解是,作为一个政府发布的执行性文件,其运作的基本思路是政府先行一步做工作,各个政府部门要各司其职,有序推进。同时这或许也是一种城市治理理念的变化,即政府的文件更多地专注于自身领域,要求相关部门做好监管和本职工作,而对于市场主体和社会主体,则不做过多干涉或要求。


正是基于以上思考,笔者建议在学术研究上统一用城市精细化治理的概念,而不是跟政府部门的风,用城市精细化管理或城市管理精细化,因为管理的精细化无法体现当下城市治理的复杂性问题,且一味地将学术研究与政府的问价话语体系进行无缝对接也偏离了学术研究应从更加宏观和更加宽广的视角为社会发展提供知识的应有路径。


由于能力有限,本书不免有纰漏与见解不当之处,还请诸位学友和读者提出批评。


薛泽林


于上海社会科学院政治与公共管理研究所


2019年10月20日

Walder A G. Local governments as industrial firms:an organizational analysis of China\'s transitional economy [J].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1995,101(2):263-301.


张静.基层政权——乡村制度诸问题[M].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00:157.


郁建兴,高翔.地方发展型政府的行为逻辑及制度基础[J].中国社会科学,2012,5:95—112.


李侃如.治理中国:从革命到改革[M].胡国成,赵梅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98.


Pierre F. Landry. Decentralized Authoritarianism in China:the communist party\'s control of local elites in post-Mao era [M]. New York: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8:26.


杨雪冬.压力型体制:一个概念的简明史[J].社会科学,2012,11(4):12.


张璋.复合官僚制:中国政府治理的微观基础[J].公共管理与政策评论,2015,4(4):6—14.


杨雪冬.过去10年的中国地方政府改革——基于中国地方政府创新奖的评价[J].公共管理学报,2011,08(1):81—93.


刘培伟.基于中央选择性控制的试验——中国改革“实践”机制的一种新解释[J].开放时代,2010,4(1):211—241.


Yang Dali. Economic transformation and its political discontents in China:authoritarianism, unequal growth, and the dilemmas of political development [J]. Annu. Rev. Polit. Sci., 2006(9):143-164.


周黎安.中国地方官员的晋升锦标赛模式研究[J].经济研究,2007(7):36—50.


Oi Jean. Fiscal reform and the economic foundations of local state corporatism in China [J]. World politics, 1992,45(1):99-126;江小涓.中国推行产业政策中的公共选择问题[J].经济研究,1993(6):3—18;李军杰,钟君.中国地方政府经济行为分析——基于公共选择视角[J].中国工业经济,2004(4):27—34.


周飞舟.大兴土木:土地财政与地方政府行为[J].经济社会体制比较,2010(3):77—89;曹正汉,史晋川.中国地方政府应对市场化改革的策略:抓住经济发展的主动权——理论假说与案例研究[J].社会学研究,2009(4):1—27.


杨善华,苏红.从“代理型政权经营者”到“谋利型政权经营者”——向市场经济转型背景下的乡镇政权[J].社会学研究,2002(1):17—24.


吴少微,魏姝.官员晋升激励与政策执行绩效的实证研究[J].江苏行政学院学报,2018(4):103—112.


Zhang X, Ding X. Public Focusing Events as Catalysts:An Empirical Study of “Pressure-Induced Legislations” in China [J].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 2017,26(107):664-678.


张欢,王新松.中国特大安全事故政治问责:影响因素及其意义[J].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2):170—184;孟天广,赵娟.网络驱动的回应性政府:网络问政的制度扩散及运行模式[J].上海行政学院学报,2018(3):37—45.


Chen X. The rising cost of stability [J]. Journal of Democracy, 2013,24(1):57-64;孙荣,薛泽林.冲突与达鹄:公众参与视野下的长三角公共冲突事件分析——基于2010—2012年的案例[J].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18(3):61—67.


吴建南,马亮,杨宇谦.中国地方政府创新的动因、特征与绩效——基于“中国地方政府创新奖”的多案例文本分析[J].管理世界,2007(8):43-51;Shin K. Mission-Driven Agency and Local Policy Innovation:Empirical Analysis from Baoding, China [J]. Journal of Chinese Political Science, 2017,22(4):549-580;Teets J C. The politics of innovation in China:Local officials as policy entrepreneurs [J]. Issues and Studies, 2015,51(2):79-90;Xufeng Z, Youlang Z. Local Government Entrepreneurship, Official Turnover, and the Diffusion of Organizational Innovation:The Rise of a New Administrative Licensing System in China [J]. Journal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 Research and Theory, 2016,26(3):535.


韩博天.红天鹅:中国非常规决策过程[M].石磊译,香港: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18:13.


马亮.官员晋升激励与政府绩效目标设置——中国省级面板数据的实证研究[J].公共管理学报,2013(2):28—40.


王建丰,郭佳良.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与地方官员经济激励[J].中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18(4):8—13.


习近平主持集体学习,要求加强顶层设计推进改革[N].人民日报,2013-1-2.


郁建兴,黄飚.当代中国地方政府创新的新进展——兼论纵向政府间关系的重构[J].政治学研究,2017(5):90—129;杨雪冬.地方政府为什么创新动力不足[J].决策,2015(11):12.


张汉.“地方发展型政府”抑或“地方企业家型政府”〖JP+1〗?——对中国地方政企关系与地方政府行为模式的研究述评[J].公共行政评论,2014,7(3):157—175;陶鹏.迟滞、分化及泛化:避责政治与风险规制体制形塑[J].云南社会科学,2016(6):94—99;倪星,王锐.从邀功到避责:基层政府官员行为变化研究[J].政治学研究,2017(2):44—53.


Mao\'s invisible hand:the political foundations of adaptive governance in China [M]. Cambridge, MA:Harvard University Asia Center, 2011;陈雪莲,杨雪冬.地方政府创新的驱动模式——地方政府干部视角的考察[J].公共管理学报,2009,6(3):1—11.


龚洋浩,唐轶康,马志强.别做“只微笑不办事”的木偶[N].中国纪检监察报,2017-5-17.


付超.官员“懒政”新表现及对策思考[J].延边党校学报,2016(6):48—51.


李克强说,要清醒看到我国发展面临的问题和挑战[EB/OL].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9-03/05/c_1124193791.htm, 2019-04-19.


《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2015年修正案规定:中国地方政府的纵向结构为省(直辖市、自治区)、县(自治县、不设区的市)、乡(民族乡-镇)。从政府组成部门来看,县级政府明确具备与中央政府相对应的各个委办局,而乡级政府则由县级政府派驻的“七站八所”(并非概数,总数量在20个左右)组成,学界有观点认为基层政府实际指县乡两级政府,且在实际运作中,中国的纵向政府层级包含了“中央、省、地级市、县、乡”五个层级,因此,本章将介于中央政府和基层政府(县乡级政府)中间的层级视为“中层”。在直辖市中,政府的组成形式为“中央政府、市政府、区政府”(截至2017年6月30日,上海共有105个街道107个镇2个乡),为了便于分析,本章将区政府和镇(乡)政府都视为基层,而中层特指直辖市的市政府。


李强.2018年1月2日调研虹桥商务区时的讲话[EB/OL]. http://www.yidianzixun.com/article/0I7fun87,2019-04-20.


周雪光.权威体制与有效治理:当代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J].开放时代,2011(10):67—85.


资料来源:闵行区大调研虹桥团.虹桥团大调研制度清单[R].2018.


Tsai W H, Chung Y L. A Model of Adaptive Mobilization:Implications of the CCP\'s Diaoyan Politics [J]. Modern China, 2017,43(4):397-424.


用“大调研”激活“大开放”“大创新”[N].新华每日电讯,2018-2-2.


把解决问题贯穿大调研全过程[N].解放日报,2018-1-16.


上海大调研一整年,66万个问题的解决还不是最大成果?[EB/OL].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835477,2019-04-20.


“新闻联播”眼中的上海大调研[EB/OL]. https://mp.weixin.qq.com/s/SJQlqJHAfPDmKRQafQox9g, 2019-04-20.


上海:开展大调研工作让群众有获得感[EB/OL]. http://www.sh.xinhuanet.com/2017-12/10/c_136814450.htm, 2019-04-20.


2013年6月和2018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两次强调党员干部要坚定理想信念、责任意识、忧患意识并敢于担当,2018年5月,中共中央办公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