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存在、异在与他者:列维纳斯与法国当代文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存在、异在与他者:列维纳斯与法国当代文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存在、异在与他者:列维纳斯与法国当代文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存在、异在与他者:列维纳斯与法国当代文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王嘉军著

出版社: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11-01

书籍编号:30625159

ISBN:9787552029581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411323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存在、异在与他者:列维纳斯与法国当代文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陆扬:《“法国理论”在中国》,《学术月刊》2012年第2期,第88页。


戴维·洛奇对于理论的定义是:“‘理论’(Theory)(通常将第一个字母T大写,和/或加引号,尽管伊格尔顿不这样做),是一个宽泛的术语,一般用来指在结构主义和后结构主义对人文学科(humanities)(或称‘人文科学’[humanscience],在所有这些的起源地欧洲大陆,学者们更喜欢用这个名称)的影响之下,所产生的学术论述。对其发展起了关键作用的人物,是整整一代才华横溢的法国知识分子,包括罗兰·巴特、雅克·拉康、路易·阿尔都塞、雅克·德里达和米歇尔·福柯,等等,他们深入研究结构主义创始人——如语言学家费迪南德·德·索绪尔和人类学家克劳德·列维-斯特劳斯等人——的方法论,以及更早一些的对以后发展有巨大影响的现代思想家——如马克思和弗洛伊德等人——的著作,他们的研究既有批判性,又有创造性。”(戴维·洛奇:《写作人生》,金晓宇译,河南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126—127页)如果按照这种定义,“理论”其实即“法国理论”,而我们甚至可以将它在英美、德国乃至中国的传播和发展,视为一种“法国理论”的新形态。


Ontology一词在目前国内通行的译法中主要有本体论和存在论两种,两种译法都各有道理。在本书的使用中,考虑到语境的问题,在该词主要指向海德格尔的“存在”之思时将主要使用“存在论”,而在这方面的意涵稍弱,用义也更加趋近于西方哲学传统时,则使用“本体论”。


马里翁:《从他人到个人》,载高宣扬主编:《法兰西思想评论》第3卷,同济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20页。


马里翁:《从他人到个人》,第41页。


克莱因贝格:《存在的一代:海德格尔哲学在法国1927—1961》,陈颖译,新星出版社2010年版。


关于“异在”的定义请参看第一章第二节“列维纳斯的关键概念”。


Emmanuel Lévinas,“La Réalité et Son Ombre”,Les imprévus de l\'histoire,Fata Morgana,1994,p. 110.


该词亦被翻译成“他者性”。


列维纳斯等:《道德的悖论:与埃曼纽尔·莱维纳斯的一次访谈》,孙向晨、沈奇岚译,载孙向晨:《面对他者:莱维纳斯哲学思想研究》,上海三联书店2008年版,第331页。英文出处为Bernasconi and David Wood. ed,The Provocation of Levinas:rethinking the Other,Routledge,1988,p. 170. 笔者暂时未找到该访谈的法语原文,但alterity和difference两个词的法语写法和意义与英文基本是一致的。


朱利安:《间距与之间》,卓立、林志明译,五南图书出版公司2013年版,第33页。


朗西埃:《美学异托邦》,载汪民安、郭晓彦编:《生产(第8辑)》,江苏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203页,第207页。


拉塞尔·雅各比(Russell Jacoby)指出,法国后现代思潮的反视觉冲动也深受以列维纳斯为代表的犹太思想家的影响,后现代思想家们就此对以“光”来定义真理的启蒙理念和当代的图像专制发起了挑战。拉塞尔·雅各比:《不完美的图像:反乌托邦时代的乌托邦思想》,姚建彬等译,新星出版社2007年版,第180页。


总体而言,列维纳斯虽然对20世纪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发展是失望的,但他对马克思主义一直颇为同情和欣赏,早在《实存和实存者》中,他就已经指出:“从经济人出发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之所以具有强大力量,正是由于它严厉杜绝了一切伪善的说教……马克思主义的引人入胜之处不在于它所宣扬的唯物主义,而是它的这些提议和倡导中所保有的本质的真诚。一切唯心主义,由于根系没有深入到意向的简单性和单义性之中,都永远可能被怀疑的阴云所笼罩,而马克思主义将免受怀疑。”列维纳斯:《从存在到存在者》,吴蕙仪译,王恒校,江苏教育出版社2006年版,第44页。同时,他也指出在马克思主义中包含着一种对他人的承认,他的他人哲学在这个层面上,与之很接近,同时,他对马克思主义中的弥赛亚主义也颇感亲切(列维纳斯:《哲学,正义与爱》,邓刚译,载高宣扬主编:《法兰西思想评论》第三卷,同济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294页)。总体而言,列维纳斯更像是将马克思主义归并在犹太思想谱系中进行思考和接受的,这种接受的最佳案例即他对于法兰克福学派犹太思想家恩斯特·布洛赫(Ernst Bloch)的欣赏和借鉴。布洛赫关于未来和希望的学说对于列维纳斯对时间、未来和希望的思考启发颇多。有意思的是,列维纳斯的这些相关思想及其伦理哲学也影响了与马克思主义具有亲缘关系的解放神学(Liberation Theology),列维纳斯生前就注意到了墨西哥著名解放神学家和哲学家恩里克·杜塞尔(Enrique Dussel)对他的引用,并与其有所交往,同时,他也与南美的一些天主教神学家有所交流,并为他们对其思想的认同而感到荣幸(参看列维纳斯:《哲学,正义与爱》,邓刚译,载高宣扬主编:《法兰西思想评论》第三卷,同济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293页。关于列维纳斯与解放神学的关系,可参看Alain Mayama. Emmanuel Levinas\' Conceptual Affinities with Liberation Theology,Peter Lang Publishing,Inc.,2010)。


在本书的阐述中,除特别提及和分类的地方,“艺术”这一概念都涵括“文学”。关于对艺术和文学之间关系的概念史梳理,可参看彭锋:《论文学作为艺术的几种方式》,载《文艺理论研究》2013年第3期。


比如通过德里达,我们进一步深化了列维纳斯和布朗肖的比较。在《暴力与形而上学》一文中,德里达不仅比较了列维纳斯与布朗肖的思想,还拓展了布朗肖的立场而对列维纳斯提出了批评。又比如,在批评法国战后哲学的“伦理转向”和犹太神学转向时,朗西埃将利奥塔和德里达都同时视为了其代表。因此,该章分析他对德里达的“到来中的民主”的批评,是上一章对“异在”与“他者”之政治张力研究的延续和拓展。


尽管列维纳斯对于胡塞尔和海德格尔的现象学多有批判,并且因其将神学元素引入现象学而被多米尼克·杨尼考(Dominique Janicaud)等法国哲学家认为背离了现象学,但他直到其晚年都自认是一名现象学家。Emmanuel Levinas and Richard Kearney,“Dialoque with Emmanuel Levinas”,in R. A. Cohen,ed.,Face to Face with Levinas,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1986,p. 14.


福柯曾说“我的全部哲学的发展是由我对海德格尔的著作的阅读决定的”,他虽然后来又称尼采比海德格尔更重要,而他本人是一个尼采主义者,但他对于尼采的理解又与海德格尔对于尼采的解读密不可分。参见加里·古廷:《20世纪法国哲学》,辛岩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317页。


这是列维纳斯晚期的重要概念,亦有学者翻译成“临近”“切近”等,“邻近”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因为“邻”可以代表邻人和他人。笔者在这里采用“亲近”这一翻译是为了更贴近地表述列维纳斯所说的那种“越靠近,距离越远”的意涵,及其某种动态的过程,但“亲近”不能作“亲密”解,列维纳斯哲学中自我和他者的关系并不“亲密”,甚至隔着无限的距离。


列维纳斯在其后期提出了另一个概念“disintéressement”(disinterestedness)来阐释其伦理学,这一概念在传统美学中主要指称的是“无利害”,似乎也有一层中性的意思。但是此中性与il y a所代表的中性已经有很大不同,这一“dis-inter-estedness”的中性并不代表il y a中的中性对于价值的悬置,也不代表漠然(indifference),它所要表达的是一种对于存在和本质的超越。“interest”按照列维纳斯的构词法分析,代表的正是inter-est(介于本质),而“dis-inter-estedness”所表达的正是对于这种介于本质的解除。在列维纳斯的论域中,这种对于本质的兴趣所暗含的是一种总体化的倾向,而总体化又是一种同一或主体对于他者的占有模式。因此,“dis-inter-estedness”在这里恰恰不是“中性”的,因为它代表了朝向他者和他人的伦理诉求。


罗兰·巴特文本中使用的“写作”(écriture,writing)一词,其实就是我们在翻译德里达等人的著作时常用的“书写”一词,这一词语同时也频繁出现在布朗肖、福柯和南希等人的著作中。虽然在使用上略有差异,但这一概念在这些法国哲学家的使用中所包含的一种越界和解构的含义基本上是相通的。一方面,“书写”可以涵括对所有“书”的书写,“书写”抹消了学科的界限;另一方面,“书写”又具有一种生成或变化等的动态含义,从而对抗了哲学的同一化逻辑或结构主义的功能化布置。毫不夸张地说,“书写”可能是当代法国文论最为重要的范畴之一,这大概也是《批评关键词:文学与文化理论》(于连·沃尔夫莱著,陈永国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将其作为最后一个关键概念的原因,关于这一概念的梳理,也请参看该书的相关内容。当然,我们在本书中也会频繁涉及对这一概念的界定和描述,不过由于翻译和语境的原因,我们同时保留了“写作”和“书写”这两个译名,这虽然会对理解造成一定障碍,不过却也符合这一词本身的多义性和歧义性。


见本书第六章中的介绍。


德里达:《暴力与形而上学》,《书写与差异》,张宁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1年版,第263页。


马里翁是法兰西学院院士,索邦大学哲学系教授,同时也是芝加哥大学的兼职教授,被普遍认为是分别继承了列维纳斯和保罗·利科在这两个学校的衣钵。列维纳斯生前对于马里翁也不乏溢美之词,他很欣赏马里翁所提出的“超出存在”之外的上帝这一观念;(参看列维纳斯的访谈“哲学、正义与爱”,载高宣扬主编《法兰西思想评论》第3卷,同济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293页)同时,据马里翁的自述,当他略显唐突的提出列维纳斯在未来可能会将“爱”的位置置于伦理学之上时,列维纳斯对此表示了充分的认同(参见《法兰西思想评论》第3卷,第40页)。


对于这一禁令与西方艺术理论关系的梳理,请参看拙文:《偶像禁令与艺术合法性:一个问题史》,《求是学刊》2014年第6期。在其中,笔者认为,发端于犹太教的偶像禁令与柏拉图对于形象的贬低一起,构成了西学源流中关于艺术合法性的两大命题。并针对康德、利奥塔、列维纳斯、马里翁、霍克海姆和阿多诺、W.J.T.米歇尔、拉塞尔·雅各比的相关理论,从各个角度对其与艺术合法性的关系,进行较为全面的梳理。文章同时也通过该禁令,重新审视了文字(文学)与图像(绘画)、听觉与视觉之争。


绪论


第一节
选题目的


众所周知,法国是西方当代文艺理论研究重镇。法国人以其细密的理性思维和细腻的艺术感觉,既接续了欧陆哲学的思辨传统,同时又吸收了现代主义文学和艺术的革新成果,创造出一种亦思亦诗的独特文论形式。其形式之多样和内容之丰富,实难以某种流派或概念进行概括,在各种文论之间也是差异丛生,争讼纷纭,有的甚至是针锋相对,水火不容。然而,在诸差异之间,无论是在写作风格还是思考主题上,又都有着一种交叉和潜在的共通性,使其区别于英美当代的分析哲学(当然,这主要体现在哲学界,在英美,尤其是美国的文学研究界,法国理论的影响依旧很大),以及德国战后偏于哲学史研究的学院化风气。这种差异性和共通性,正可以用法国当代思想家巴塔耶(Georges Bataille)、布朗肖(Maurice Blanchot)和让-吕克·南希(Jean-Luc Nancy)等人所致力于阐述的“非共同的共同”来概括,本书中的“法国当代文论”所指涉的就是这一共同体。具体而言,“学术界所说的‘法国理论’,主要是指从20世纪60年代结构主义开始的告别传统文学理论、走向先锋批评的一段特定经历,大体以2004年德里达(Jacques Derrida)去世和2007年波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去世为这个特定历史时期结束的标志”。存在、异在与他者:列维纳斯与法国当代文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2007年之后,虽然法国理论大家大多已然仙逝,但其影响并未消逝,且还有新的理论明星不断浮现,因此法国理论至今仍在发展。由于大多数法国理论家都身兼哲学家和文学研究者,甚至文学创作者等数重身份,而且这些哲学家也往往提倡一种跨学科的写作和实践方式,因此,“理论”这一含义较为模糊的概念用来描述他们的思想实践和成果是较为妥帖的,反过来说,也正是这些当代法国思想家的思想探索重新界定了“理论”一词,存在、异在与他者:列维纳斯与法国当代文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赋予了其新颖和难以定性的内涵。不过,由于本书所探讨的内容主要偏于这些哲学家有关文学和艺术的思想,因此,特意使用了“法国文论”这一概念来对其进行限定。


本书旨在探讨法国著名哲学家列维纳斯(Emmanuel Levinas)与法国当代文论的关系,实际上,也就是探讨其与一些当代法国文论的代表性人物如德里达、福柯(Michel Foucault)、布朗肖等人的思想关联,探究其共通与差异之处。希望以这种比较研究的方式,更加深入到当代法国文论的内部。因为这种比较能够充分地展现哲学家们的交集和争议,从而将一些当代法国文论的核心议题多维度、多声部地充分呈现出来,并激活其问题性,而不惟是照本宣科地复述。当然,既然本书以列维纳斯为中心,笔者也希望通过这种复调的方式,来更全面和深入地把握他的思想。


本书选择以列维纳斯为中心来研究法国当代文论,有其历史和学理依据。首先,当代法国文论的兴起是以法国哲学界对于现象学的吸收和发展为重要开端的,所谓对法国哲学产生了最为重大影响的3H哲学大师(即黑格尔、胡塞尔和海德格尔),其中有两位就是现象学流派的标志性人物,黑格尔在法国的影响则是通过科耶夫(Alexandre Kojeve)对其《精神现象学》(该书也被视为现象学广义上的一个发源)的阐释而传播开来的。作为胡塞尔(E. Edmund Husserl)和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的学生,列维纳斯正是最早将现象学引进到法国的思想家之一,萨特(Jean-Paul Sartre)、梅洛-庞蒂(Maurice Merleau-Ponty)、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r)等人都是通过他介绍以及翻译的胡塞尔文本而接触现象学的,他同时也是海德格尔思想在法国最早的传播者之一。与此同时,列维纳斯又是最早,也是最激进的一批试图超越胡塞尔和海德格尔的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