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新唯识论》儒佛会通思想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新唯识论》儒佛会通思想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新唯识论》儒佛会通思想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新唯识论》儒佛会通思想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黄敏著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6-01

书籍编号:30626522

ISBN:978750977018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412079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新唯识论》儒佛会通思想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新唯识论》儒佛会通思想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出版说明


后期资助项目是国家社科基金设立的一类重要项目,旨在鼓励广大社科研究者潜心治学,支持基础研究多出优秀成果。它是经过严格评审,从接近完成的科研成果中遴选立项的。为扩大后期资助项目的影响,更好地推动学术发展,促进成果转化,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按照“统一设计、统一标识、统一版式、形成系列”的总体要求,组织出版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成果。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


麻天祥[1]


黄敏博士的学位论文《〈新唯识论〉儒佛会通思想研究》,获湖北省优秀博士论文奖有年,今又得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后期资助,并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付梓,嘱予为之序。


有清之季世,内忧外患,公羊学家乃至乾嘉遗老,公然为佛弟子而兼治佛学,佛法自空门释子涌入居士长者之间,知识界竞相研习佛理而进退佛说。佛法之空无旨趣、众生平等的信念、万法唯心的心性学说,以及普度众生的菩萨行等思想,一变而为直面惨淡人生的强烈社会批判意识、争取民权的平等要求、实现个性解放的精神追求,以及救亡图存的历史使命,奏响佛法与近代社会思潮谐振的愤世嫉俗之慷慨悲歌。所谓新学家者无不祈向佛学,欲冶中西、儒佛、新学旧学为一炉,构成一种“不中不西,即中即西”的新学问。可以说,由超越变参与,由出世而入世的晚清佛学,是中国佛学在近代复兴的特殊形态,是继隋唐之后,佛学中国化的全新阶段。


其中,以认识论、方法论见长之唯识学,钩深致远,因之扶摇而起。中国佛学之复兴,近代社会思潮之应运涵化,亦多有取法并凭借唯识学之兴者。而思想家借佛学营造新说,创立自己的哲学体系,又以章太炎的法相唯识学、熊十力的新唯识论为翘楚。


熊十力,1885年生于湖北黄冈。原名继智、升恒,字子真。幼家贫,未入庠,然好学多思,性情旷达。“年十三岁,登高而伤秋毫,顿悟万有皆幻……久之觉其烦恼,更进求安心立命之道。”[2]青年时代曾投身湖北新军,组织秘密社团,参加革命团体日知会,奔走于反清爱国运动之中。后又追随孙中山先生,积极参加护法运动,然感外事动乱,内生种种疑虑,深以为革政不如革心,遂弃军从文,一心向学。先入金陵刻经处从欧阳渐研习法相唯识,继应蔡元培之邀,赴北京大学执教唯识,遂创建新论,评判佛家空有二宗而折中于易,旁参西方哲学思想,以返本之学贯通实证主体,以创造性思维构建主体、体证本体之儒家心性哲学系统,综摄儒释中西,形成本心本体的“新的唯识论”,可以说是近代中国哲学研究拔萃之作。正因如此,历来关于熊氏及其学说之研究者不乏其人,熊氏思想研究已成20世纪中国哲学研究之显学。


然观今世熊氏思想之研究,虽汗牛充栋,但莫不着眼于现代新儒家代表人物之思想追溯,抑或重在其心性本体,热衷于探讨其思想对现代新儒家体系建构之影响,莫不囿于现代新儒学之研究范围。对其说虽赞誉有加,然何以赞誉者不可谓条贯具足;对其批评者或居士长者,或释迦弟子,因立场不同往往意气有余而偏于我执。其实,熊氏与近代中国儒佛传统思想发展之渊源颇深,其《新唯识论》视野宽宏,为近代中国哲学之名著,学术界应当给予更多的关注。


观历来研究《新唯识论》者不多之原因,不外有二。其一,唯识学本身之艰涩繁难。《新唯识论》处处以唯识家为立言本旨,以评弹唯识学为立论根基,若缺乏对唯识学基本理论之了解,便无法与熊十力之唯识学研究平等对话,对其攻伐唯识学乃至佛家思想全体之种种问难便无从谈起。其二,评价立场及评价方法之不易。《新唯识论》主旨乃在平章华梵,最终归宗于儒家生生之易学传统,必要求后学研究兼涉唯识与儒学,能思及儒家传统现代转型之大势,且对近代中国思想发展中之中西文化之争有全局把握,方能入乎其内,而又不局限于现代新儒学或佛教唯识学任何一边,乃至超乎其上,平情立言,观其汇通,采众家所长,以创造性的思维,还《新唯识论》本来面目。据此而言,对熊氏《新唯识论》展开研究,并能别开生面者,殊为不易。


20世纪末,我负笈自湘入鄂,执教珞珈山下。其时,宗教学系初创,2001年首届招生,黄敏等均在其列,是武汉大学宗教学系第一届宗教学专业本科学生。四年后,她以优异成绩获推免攻读本校哲学硕士研究生,以中国佛学为研究对象。又是三年,成功完成硕士学位论文,并获得硕士学位后,于2007年,继续选择中国佛学为主攻方向,直到博士学位论文脱颖而出,前后十年,终成一剑。


我们宗教学系的学生,大多是从其他学术领域转行而来,如黄敏从本科起就选择本专业,并且始终把本专业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的学生寥若晨星。如此选择,不只是兴趣,也可见其学识与勇气。


自2001年入学以来,她常善学多思,课堂前后每发疑难,可谓人如其名,敏而好学者。子曰:“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不仅要发愤忘食地读书,而且要虚心地向别人求教,也就是说,不仅要勤学,而且要好问,所谓“三人行,必有吾师”者也。学、问即此。此外,人生不如意处十有八九,她在珞珈山求学十年,学习道路上也不总是一帆风顺的,而她总能处之泰然,可以说是不忧。勤学、好问、不忧,显然是她学有收获的基本保障。我瞩目的更在于此。


黄敏选择《新唯识论》作为博士学位论文研究方向,既与她本人长期关注近代中国佛学的发展,特别是醉心于唯识学研究有关,也是在我们的不断交流探讨中逐渐确定的。因关注近代中国佛学思潮,继而关注到学者型的佛学研究之流,自然与我往日所关注者不谋而合。然选题之后如何展开,以何角度切入对《新唯识论》的文本研究,她自己则下了一番苦功。余常告诫她,研究熊十力并非易事,近者有我院郭齐勇老师堪为典范,可向郭老师学习,聆听意见。再者,研究《新唯识论》更不易,其不易之种种如前所述。然而,因她在武汉大学哲学系素来受到良好的中西哲学基础训练,遂能鞭辟入里地对《新唯识论》进行深入分析,并做到把握全局,难能可贵。


简言之,其论文意在揭示《新唯识论》的思想方法及思想主旨在于会通儒佛。以儒佛会通为切入点对《新唯识论》的思想内容及立论框架进行了系统研究,又能以唯识学的视角与熊十力展开对话,将《新唯识论》所涉的儒佛双方问题做精细剖解,以本体论、心性论、方法论和修养论四大部分拆解其理论内容,做到条分缕析,展而不散,说理精到,以小见大,体现出理论分析之深度和立意之新。


再者,该书从宗教对话的角度考察《新唯识论》的文本意义,展现了全新的学术视野。作者不局限于对《新唯识论》这一繁难文本的文字分析,将《新唯识论》放在近代儒佛交涉关系视野下考察,论述了熊十力试图通过儒佛会通以回应西方思想的挑战,最后将这一儒佛会通上升到当代宗教对话的语境下予以反思,以《新唯识论》为宗教对话的范本加以研究,这是此前有关熊十力的研究中所缺乏的。正如她的一位论文校外评阅专家所说:“这是我所见的对熊十力思想最为深入细致的研究……作者如果以后能专门从宗教对话的角度来研究《新唯识论》,再写一部专论,想必也是非常精彩的。”此虽为鼓励后学的溢美之词,然亦足资为证。


复次,该书对《新唯识论》之争所涉儒佛双方内容皆娓娓道来,展现了扎实的学术史积累和敏锐的思想梳理能力。作者兼顾到《新唯识论》之争所涉的儒佛诸家立场不同,分别对《新唯识论》之争引起的内学院欧阳竟无、刘定权、吕澂及武昌佛学院太虚、印顺诸君论战历程做了系统梳理,还论及与熊十力往来通信交互影响的诸人物,如梁漱溟、方东美、谢幼伟等。更可贵的是,作者还在现代新儒学的发展历程中梳理出《新唯识论》对熊门后学唐君毅、牟宗三等人的影响,对诸君思想之来龙去脉进行了比较分析,凸显出《新唯识论》的思想价值及对现代新儒家理论建构的影响,可谓画龙点睛,令人耳目一新。


从研究结论看,作者常常在行文中流露出自己的学术创见。如对《新唯识论》成因的逻辑分析,对熊十力所受欧阳竟无影响的分析,对唐、牟二人所受熊十力影响的理论观察,对儒佛会通所涉宗教对话问题的深入反思等,无不展现出其敏捷的思维和良好的中西宗教哲学研究功底。


此外,黄敏博士素喜文学创作,历来注重文字训练,故其文章语言流畅,文字简洁隽秀,可谓文义俱美,其论文可读性强,令人毫无陈旧乏味之感,这一点在答辩时已成诸位老师共识。该论文完成之后,以全优成绩得到校内外同行专家的认可,不过她并未停留在博士期间的研究,而是对论文进行了大刀阔斧的修改及理论上的不断提升。论文再次呈现在我面前时,可谓既熟悉又陌生。如其提出“中国式唯心论”一语解释熊氏思想,此为她后来苦思所得,惜书中尚未深入展开。


吾感其求学钻研之精诚,书中虽仍有一些可待商榷之处,然其孜孜不倦、踏实认真之态度,亦足慰辛劳。


吾乐见其成,特为之序。


2018年10月1日



[1] 麻天祥,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2] 萧萐父主编《熊十力全集》第一卷,湖北教育出版社2001年第一版,第5页。

引言


近代佛学的发展无疑是既曲折又富有重要思想意义的。从它的发展历程看,它与内忧外患下的近代中国一样,注定是在曲折中蜕变求生。在救亡图存的历史环境下,“中国向何处去”[1]的时代问题回荡在思想界的各个领域。如何抵御新兴的西方文明,如何学习西方又不失掉中国文化自身,无疑又促使近代佛学努力寻找在传统与反传统中得以生存的内缘。这种矛盾,在批判传统与维系传统中的思想斗争与矛盾,在近代佛学之父杨文会那里也有所反映。一方面,他契入佛理之应机在《大乘起信论》,欧阳竟无说他“学贤首遵《起信论》”[2],在杨文会那里,学佛入门首先要读《大乘起信论》,如来藏缘起不可废,这是其维系传统的一面。另一方面,他又积极除旧布新,建立祇洹精舍,广泛从日本引入失传的古德典籍,如《成唯识论述记》《因明大疏》等,对唯识学也比较重视,其门下研究唯识者先后有章太炎、孙少侯、梅光羲、李证刚、欧阳竟无等。后由欧阳竟无继杨文会之慧命,创立支那内学院倡导弘扬唯识学,并走出与其师不同的道路。而欧阳竟无则重点阐发唯识大义,偏弹如来藏缘起思想。其门下吕澂、王恩洋等人继之以如来藏学为非佛说,力证《大乘起信论》为伪,开始了一场倡导唯识学复兴的佛教运动。因此,传统的维系与反传统一开始便在近代佛学复兴运动中成为一股相互制衡的力量,唯识学的兴起一开始便与如来藏学所受到的批判联系在一起,两者密不可分。主张向西方学习的人把唯识学作为新兴科学般看待,为其科学性张目,而唯识学的兴起又隐含着教派下的义理纷争,则必然有评弹中国化的如来藏学之声。


可以说,近代唯识学的兴起是在批判真如缘起论思想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以内学院诸君对如来藏宗派的批评为甚。至于为什么要在批判主流传统的情况下来发展己学,唐大圆分析说:“盖唯识自唐以后,日渐衰微,几成绝学者,实因贤首判教为小始终顿圆之五,仅列为大乘始教。世既苦其名相之难,况又教义之不高,则胡为掷有用之精力于无用之地,故缁素皆弃而不顾,典籍因之散失,斯学不绝如缕。欧阳居士为欲重申斯宗,则唯有破斥贤首根本所依之大乘起信论。如树木既抉其根,而枝叶自萎矣。”[3]在他看来,欧阳竟无及其门下对推崇《大乘起信论》的如来藏宗派的批判就是复兴唯识学的需要,要彻底从义理上提高唯识学的地位,而有此一番门户之争、义理之辨。


另外,唯识学在近代的兴起也是得益于其精密细微的庞大分析系统。这种理论特点尤为人们所注意,认为此能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这种需要则是科学发展的需要,即把唯识学看作一门科学的学问。这就利于回应西方,以唯识学为应对西方文化冲击的“传统”武器。为此不惜对唯识学做一番现代化的诠释,期望能借唯识学的理性思辨来对治西学,以东方文化来回应西方挑战,唐大圆在《十五年来中国佛法流行之变相》中说:“佛教中之有学,且足以纠今世科学之误,匡西洋哲学之谬而特出者,则莫如唯识之当机。”[4]这反映了当时人们纷纷研习唯识的原因。连教界泰斗太虚大师也说,现在是弘扬新的唯识论的时候。这新的唯识论,一方面为新近思想学术所需求故,在唯科学至上,哲学节节败退毫无地位的氛围下,“夫在思想学术之趋势上,既欲求一如何能善用科学,而不为科学迷误之真自由法;继之又有非将一切根本问题,得一究竟解决不可之倾向,展转逼近到真的唯识论边”[5],此使人有“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故唯识学这一科学中的哲学则为时代所急需。


此外,在实证主义唯物主义的风潮影响下,太虚还认为,唯识学既非西洋的二元割据的唯心论,又非古代以来的有神论玄想,所以,唯识学“不但与唯物科学关通綦切,正可因唯物科学大发达之时,阐明唯识宗学!抑亟须阐明唯识宗学以救唯物科学之穷耳”[6]。而就佛教自身来说,在批判传统、重估一切价值的风气下,晚清以来的台、贤、禅诸宗已成强弩之末,且如来藏学重视心性传统,早被视为玄虚之学,自然也不可能受到追捧实证科学的近代人士欢迎。所以,唯识学才得以在近代反传统的浪潮下夹缝生存。


法舫在《中国佛教的现状》中称,唯识学乃适应时代思潮而兴起,这可以说是时人的共鸣。大悟在《十五年来中国佛教之动向》中总结道:“今人研学多重唯识,复有一种意义,即法相唯识学,为佛教中最适于现代思想之佛学,有科学的方法,有哲学的理论,人生宇宙之说明,社会自然之探讨,皆可取决于法相唯识学也。”[7]可见唯识学自身的理论分析精密性、逻辑条理性,自然使它成为时人用来对治西学的重要工具,甚至被视为经验科学、观察学、心理学。不论是以己意进退佛说的学者还是佛教内部人士,人们都纷纷从回应西学,顺应时代思潮的角度对唯识义理做这样那样的运用或诠释,唯识学由此成为社会大众用来应对新思潮,诠释新思潮的武器。如有章太炎以《齐物论》释唯识,太虚佛化科学,诠释《新物理学与唯识学》《唯物科学与唯识论》,又如缪凤林《唯识今释》以唯识解西方哲学,再到熊十力从哲学立场诠释唯识,建立《新唯识论》。其实,太虚大师已提出新的唯识论的口号,强调唯识学应应时应机。而熊十力要建立的新唯识理论,则更多地从解决唯识学的理论问题出发,以唯识学反思儒家传统思想,在这一点上,《新唯识论》的出发点倒显得更传统,更具理论色彩。这与借唯识学而顾左右言他的做法不同,而是真正关注到唯识学的义理内部问题,并将目光转向儒佛之间的义理不同,由此引发近代唯识学与如来藏学的一波又一波争论,无疑对近代佛学的理论发展是具有重要影响的。


从近代佛学的发展看,《新唯识论》是佛教哲学化的产物,又是近代唯识学与如来藏学之争的理论产物。熊十力既是早期现代新儒家的代表人物,也受到唯识学复兴之风的影响,研读佛典,钻研佛学。他自欧阳竟无门下出,其所造《新唯识论》是在批判玄奘系唯识学理论的基础上建构其儒佛会通理论。这既反映了内学院唯识学思想对他的影响,也反映出他借批判唯识学,乃至佛教空、有两宗不足来阐发其会通主旨的目的。《新唯识论》就是对近代佛学发展的唯识学与如来藏系的思想交锋的总结与调和。这说明现代新儒家学者也卷入近代佛学争论中,并扮演了重要角色。这是由熊十力与近代唯识学的渊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