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中华文化海外传播研究(2019年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中华文化海外传播研究(2019年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中华文化海外传播研究(2019年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中华文化海外传播研究(2019年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唐润华,张恒军,刘宏等编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5-01

书籍编号:30626536

ISBN:978752016632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20407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中华文化海外传播研究(2019年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中华文化海外传播研究(2019年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集刊名:中华文化海外传播研究


主办单位:大连外国语大学中华文化海外传播研究中心


主编:刘宏 张恒军 唐润华


副主编:芦思宏


编辑委员会(按姓氏音序排列):


白乐桑(法国巴黎东方语言文化学院教授)


程龙(加拿大哥伦比亚学院亚洲研究系教授)


曹顺庆(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


郭尔(Gor.Sargsyan)(亚美尼亚埃里温布留索夫国立语言和社会科学大学孔子学院院长)


葛兆光(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教授)


姜飞(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荆学民(中国传媒大学政治传播研究所教授)


刘宏(大连外国语大学校长、教授)


陆俭明(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雷蔚真(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


李喜根(香港城市大学媒体与传播系教授)


林香伶(台湾东海大学中文系教授)


苏炜(美国耶鲁大学东亚语言文学系教授)


唐润华(大连外国语大学中华文化海外传播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吴飞(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教授)


王宁(清华大学外文系教授)


于运全(当代中国与世界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


张恒军(大连外国语大学中华文化海外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张昆(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教授)


编辑部成员(按姓氏音序排列):


蔡馥谣 陈迪强 李琬玲 刘明阳


潘婧妍 宋歌 孙冬惠 章彦


集刊序列号:PIJ-2018-254


中国集刊网:www.jikan.com.cn


集刊投约稿平台:www.iedol.cn

名家视域


如何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提升中国话语国际影响力


中国人民大学 林坚[1]


摘要:讲好中国故事,要准确阐述中国故事的内涵和表现形式,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要努力提高国际传播能力和传播效力,精心构建对外话语体系,发挥好新兴媒体作用,增强对外话语的创造力、感召力、公信力,让世界各国听得清楚、明白,提升我国文化软实力的国际水平,并发挥越来越大的影响力。本文提出几个建议:第一,加强组织领导,形成国家战略;第二,整合学术团体,组建全国哲学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第三,开展话语研究,建设讲故事队伍;第四,推动内外结合,改进国际传播体系;第五,研究与教学并重,创办中华文化大学;第六,发挥智库作用,塑造国家形象。


关键词:中国故事 中国声音 影响力 文化软实力


导言


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讲好中国故事,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2]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时强调: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要努力提高国际话语权。


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提升中国话语国际影响力的前提是设计好中国方案,做好中国事情,走好中国道路,总结好中国经验。


要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精心构建对外话语体系,发挥好新兴媒体作用,增强对外话语的创造力、感召力、公信力,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阐释好中国特色。对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和光荣历史,要加大正面宣传力度,通过学校教育、理论研究、历史研究、影视作品、文学作品等多种方式,加强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引导我国人民树立和坚持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增强中国人的骨气和底气。


中国有数千年文明史,有曲折、悠远的历史故事,也有丰富、精彩的现实故事,要加强对中华文化的阐释和宣传。作为世界大国的中国,需要在世界话语体系中发出自己的声音。要建构既有中国特色,又具有国际视野的文化话语体系,突出思想内涵,彰显价值理念,进一步增强我们在世界文化发展中的话语权,着力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增强对外话语的创造力、感召力、公信力。要让中国话语在国际上声音洪亮,让世界各国听得清楚、明白,并发挥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如何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提升中国话语国际影响力,可以分解为以下几个问题。第一,中国故事的主要内容是什么?怎样讲好这个故事?第二,如何向世界传播好中国声音?让世界听得懂、听得清楚和听得进去?第三,如何提升中国话语的国际影响力,让其影响世界?或者简单地归结为:讲什么?如何讲?如何评价其效果和影响?为此,需要精心选择中国故事的内容,通过有效的传播渠道和手段,达到增强中国话语国际影响力的效果。


讲好中国故事,涉及的问题有:谁讲故事?讲什么故事?以什么方式讲?讲给谁听?希望达到什么效果?


传播好中国声音,涉及传播主体、传播内容、传播渠道、受传者、传播效果等。


提升中国话语国际影响力,则要分析:中国话语是什么?中国话语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如何?如何提升影响力?如何检测、衡量影响力得到提升?


本报告分为四个部分:(一)讲好中国故事,展示中国形象;(二)加强国际传播,传播好中国声音;(三)提高文化软实力,提升中国话语国际影响力;(四)对策建议。


一 讲好中国故事,展示中国形象


(一)讲好、讲清楚中国故事


中国有数千年文明史,有曲折、悠远的历史故事,也有丰富、精彩的现实故事。


讲好中国故事,必须是真实的故事,而不是虚构编造、任意拔高的故事;要全面、系统、完整地讲,而不能片面、支离破碎地讲;要讲正面、积极的故事,也不能回避负面、消极的故事;要正视存在的问题,努力改进并彻底解决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讲清楚每个国家和民族的历史传统、文化积淀,基本国情不同,其发展道路必然有着自己的特色;讲清楚中华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讲清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突出优势,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讲清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于中华文化沃土、反映中国人民意愿、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有着深厚历史渊源和广泛现实基础。”[3]这蕴含着丰富的历史、文化、现实、理论内容。


要完整、准确地理解其中的含义。第一,中国处于世界民族之林,与其他国家和民族相联系,具有深厚的文化积淀、独特的国情,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发展道路。第二,中华文化体现了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和相互延续的生活方式,是世界上唯一保持完整而没有断裂的文化,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就是因为从中得到了丰厚滋养。第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包含了中国各民族文化的精华,是中华民族的突出优势,是民族“精气神”的体现,代表了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在国际上具有竞争力。第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于中华文化沃土、符合中华民族的理想信念,反映中国人民意愿、切合广大人民群众心理需求,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和广泛的现实基础,因而有着强劲的生命力,形成了中国道路、中国经验、中国方案,对世界文明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习近平指出:“中华民族有着深厚文化传统,形成了富有特色的思想体系,体现了中国人几千年来积累的知识智慧和理性思辨。这是我国的独特优势。中华文明延续着我们国家和民族的精神血脉,既需要薪火相传、代代守护,也需要与时俱进、推陈出新。要加强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挖掘和阐发,使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把跨越时空、超越国界、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要推动中华文明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激活其生命力,让中华文明同各国人民创造的多彩文明一道,为人类提供正确精神指引。”[4]


讲好中国故事,要坚守中华文化立场、传承中华文化基因、展现中华审美风范,从中华民族的辉煌历史和国家发展的伟大成就中汲取精神力量,增强文化自信,增强讲好中国故事的底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源自中华民族五千多年文明历史所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熔铸于党领导人民在革命、建设、改革中创造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植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


要在以下几个方面下功夫。第一,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第二,讲好社会发展道路的继承性,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文化和现实基础。第三,构建中国理论的学术概念和逻辑体系。第四,总结中国道路的优势和经验。


组织新闻发言人、国际新闻评论员、专家学者、文化交流使者、出境公民等多方力量,建设共同讲好中国故事的宏大队伍。


要加强统筹协调,整合各类资源,使内外传播宣传一体发展,奏响交响乐、唱响大合唱,把中国故事讲得越来越精彩,让中国声音越来越洪亮。


(二)系统总结中国经验、中国道路


中国和平崛起对世界格局演进带来了深刻影响,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能够从容地规避一些传统强国之路的局限性,是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新探索,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和重大的世界意义。


“中国经验”是中国在改革开放过程中逐渐发展起来的应对全球化挑战的发展战略和治理模式。其特点包括:在处理稳定、改革和发展三者的关系方面,中国找到了平衡点;在坚持稳定的前提下,大力推动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求真务实,集中精力满足人民最迫切的需求,努力消除贫困;不断地试验、总结和汲取自己及别人的经验教训,同时进行大胆而谨慎的制度创新;推行系统的、全面的、渐进的改革,确立了正确的优先顺序等。


需要把“中国经验”作为解决现代性问题的一种有效方法和合理立场推广到全世界。“中国经验”既包括“世界问题的中国经验”,也包括“中国问题的世界经验”。“中国经验”不是故步自封的“地方性知识”,应该具有世界性或普适性意义。


1944年,毛泽东同志就说过:“我们的态度是批判地接受我们自己的历史遗产和外国的思想。我们既反对盲目接受任何思想也反对盲目抵制任何思想。我们中国人必须用我们自己的头脑进行思考,并决定什么东西能在我们自己的土壤里生长起来。”[5]只有以我国实际为研究起点,提出具有主体性、原创性的理论观点,构建具有自身特质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我国哲学社会科学才能形成自己的特色和优势。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走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发展道路。中国的发展道路和发展经验,理应在学术上得到总结和确认,在话语上得到反映。但是,当前我们还未建立起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称的话语体系。从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现状看,很多方面还在学习和引进西方话语,对中国现实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实践进行系统总结的理论成果还有待丰富。一些学者缺乏建构中国话语体系的意识,许多中国做得好、做得对的事还存在有理说不出,或者说了传不开的问题。


一种话语体系必然包含一定的观念、反映一定的价值,并拥有特定的判断标准。如果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只是对西方话语的重复使用和重新排列,那么非但不能产生自己的研究成果,甚至会引发对中国道路的怀疑,这是十分危险的。因此,建构中国话语体系,是坚持中国道路和巩固改革开放成果的必要保障。中国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是一个人口大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经济成就,使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然而,如果没有自己的话语体系和话语权,就不可能成为举世公认的强国。对中国而言,拥有自己的话语体系也是在国际治理中发挥更大作用的前提。因此,建构中国话语体系已成为一项非常迫切的任务。


近年来,“本土化”“中国化”等词语成为哲学社会科学界的热词,这反映了学者们话语意识的觉醒。但是,在如何实现本土化的措施上,还需要积极探索。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一些研究者往往用西方的思想和理论来应对中国的实际问题,希望从中找到现成的答案。然而,对中国这样一个国情复杂的发展中大国来说,许多问题是在现代化过程中产生的自身问题,很难通过学习西方经验来解决。在中国社会转型过程中,中国自身的历史文化等因素是西方国家所没有的,是中国社会自身传承下来的。而中国发展所面临的情况和问题,也与西方国家现代化进程中的情况不一样,很多问题是西方国家现代化进程中没有遇到过的。此外,中国开启工业化、现代化进程,在时间节点、国际关系、国内环境等方面已经完全不同于西方国家,中国所要解决的问题与西方国家现代化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已经有了实质性的区别。所以,中国无法从西方思想理论中找到现成的解决方案,而必须做出自己的探索。


今天,人类社会面临着新的技术革命和社会变革。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的改革发展承担着双重任务:一方面,要让中国实现工业化、现代化;另一方面,要有效应对经济全球化、后工业化的压力。因此,中国经验既有从传统向现代转型的内涵,又有应对经济全球化、后工业化压力的内涵。这样说来,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本土化的正确道路,就是基于中国现实需要去解决中国问题,进行中国话语建构。进一步说,就是以中国话语形式表达中国在改革开放中所取得的经济社会发展经验。


对全球而言,中国在改革开放过程中所进行的探索是积极的、所形成的经验是有价值的。总结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所走过的道路以及取得的经验,建构中国话语体系,不仅对中国改革发展、提升国际地位具有重要意义,而且对处在相似发展阶段的其他国家也具有借鉴意义,能够为探索人类发展方向和路径做出积极贡献。[6]


中国和平崛起对世界格局演进带来深刻影响,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可以规避一些传统强国之路的局限,是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新探索,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和世界意义。中华民族创造了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中华民族也一定能够创造出中华文化新的辉煌。独特的文化传统、历史命运和基本国情,注定了中国必然要走适合自己特点的发展道路。


习近平指出,“对世界形势发展变化,对世界上出现的新事物新情况,对各国出现的新思想新观点新知识,我们要加强宣传报道,以利于积极借鉴人类文明创造的有益成果”[7]


当代中国国家治理的基本路径,大致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政治治理、经济治理、文化治理。


政治治理的核心理论和基本路线是“以阶级斗争为纲”,这是中国共产党为夺取政权而制定的纲领。新中国成立后,如何建设新中国、怎样建设新中国,以及建设一个什么样的新中国,都要把政治放在第一位。


经济治理的核心理论和基本路线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1978年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做出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重大战略决策,开启了当代中国发展的新时期,进行改革开放,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中心工作是经济治理。


文化治理的核心理论和基本路线是“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中共十四大提出“文化是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第一次把文化纳入综合国力的范畴。中共十六大提出“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积极发展文化事业与文化产业”,从提升国家战略能力的高度明确了文化建设的重要战略地位。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解决中国的问题,以及提出解决人类问题的中国方案,要坚持中国人的世界观、方法论。如果不加分析地把国外学术思想和学术方法奉为圭臬,一切以此为准绳,那就没有独创性可言了。要推出具有独创性的研究成果,就要从我国实际出发,坚持实践的观点、历史的观点、辩证的观点、发展的观点,在实践中认识真理、检验真理、发展真理。


推进国家治理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