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少儿 > 传统文化 > 容斋随笔(第1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容斋随笔(第1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容斋随笔(第1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容斋随笔(第1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宋涛编

出版社:辽海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9-05-01

书籍编号:30627072

ISBN:978780680607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99915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传统文化

全书内容:

容斋随笔(第1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卷一


欧阳率更帖


【原文】


临川石刻杂法帖一卷,载欧阳率更一帖云:“年二十馀,至鄱阳,地沃土平,饮食丰贱,众士往往凑聚。每日赏华,恣口所须。其二张才华议论,一时俊杰;殷、薛二侯,故不可言;戴君国士出言便是月旦;萧中郎颇纵放诞。亦有雅致;彭君扌离藻,特有自然,至如《阁山神诗》,先辈亦不能加。此数子遂无一在,殊使痛心。”慈盖吾乡故实也。


【译文】


江西临川的石刻比较复杂,其中有一卷法帖,记载了欧阳率更的一份字帖,帖上说:“我二十多岁的时候,到了鄱阳,这里土地肥沃而又平坦,饮食丰富而又便宜,许多读书人时常聚会,每天赏花饮酒,随意吃喝。其中有两位姓张的,议论风生,才华横溢,实在是一代俊杰;姓殷、姓薛的两位士人,自不必说;戴君也是天下奇才,每有评说,一出口但成为大家公认的定论;萧中郎狂放不羁,但也很有儒士的风度;彭先生满腹经纶,文章十分自然,像《阁山神诗》,即使是前辈名人,也超不过他。这几位奇才现在一个在世的也没有了,实在令人痛心。”欧阳率更所谈的这些,都是我的故乡的旧事呀!


罗处士志


【原文】


襄阳有隋《处士罗君墓志》曰:“君讳靖,字礼,襄阳广昌人。高祖长卿,齐饶州刺史。曾祖弘智,梁殿中将军。祖养、父靖,学优不仕,有名当代。”碑字画劲楷,类褚河南。然父子皆名靖,为不可晓。拓拔(1)魏安同父名,屈同之长子亦名屈,祖孙同名,胡人(2)无足言者,但罗君不应尔也。


【译文】


湖北襄樊有隋朝的《处士罗君墓志》,志文说:“罗君名靖,字礼,湖北枣阳人。高祖名叫长卿,曾任南齐江西波阳刺史。曾祖名叫弘智,曾任南朝梁殿中将军。祖父养、父亲靖,学问都很好,但没有做官,在当时皆有相当高的知名度。”书法工整有力,很像褚遂良的字。然而罗氏父子的名字都叫靖,却让人无法理解。拓拔魏安同的父亲名叫屈,安同的长子也叫屈,祖父与孙子同名,在胡人是无所谓的,但罗君却不应该如此。


唐平蛮碑


【原文】


成都有唐《平南蛮碑》。开元十九年,是剑南节度副大使张敬忠所立。那时南蛮大酋长染浪州刺史杨盛颠为边患,明皇(3)遣内常侍高守信为南道招慰处置使以讨之,拔其九城。此事新、旧《唐书》及野史皆不载。肃宗以鱼朝恩为观军容处置使,宪宗用吐突承璀为招讨使,议者讥其以中人主兵柄,不知明皇用守信,盖有以启之也。裴光庭、萧嵩时为相,无足责者。杨氏苗裔,至今犹连“晟”字云。


【译文】


成都有块唐朝的《平南蛮碑》,这是唐玄宗开元十九年(731年)剑南节度副大使张敬忠立的。当时南蛮大酋长染浪州刺史杨盛颠侵扰边境,唐明皇派内常侍高守信任南道招慰处置使领兵前去讨伐,攻下了九座城池。这事《新唐书》、《旧唐书》和其它的野史都没有记载。唐肃宗任用鱼朝恩为观军容处置使,唐宪宗任用吐突承璀为招讨使,评议的人讥刺他们用太监掌握兵权,却不知道唐明皇早就开了先例。因此我认为裴光庭、萧嵩虽然当时是在做宰相,但我看没必要受到责备。请看杨氏的后裔,不是直到现在,名字上还都连着“晟”字吗!


半择迦


【原文】


《大般若经》云:梵言“扇搋(4)半择迦”,唐言黄门,其类有五:一曰半择迦,扌忽名也,有男根用而不生子;二曰伊利沙半择迦,此云妒,谓他行欲即发,不见即无,亦具男根而不生子;三曰扇搋半择迦,谓本是男根不满,亦不能生子;四曰博义半择迦,谓半月能男,半月不能男;五曰留拿半择迦,此云割,谓被割刑者。此五种黄门,名为人中恶趣受身外。


【译文】


《大般若经》说:梵语“扇搋半择迦”,唐人说是黄门,分类的话大致上有五种:第一种名叫半择迦,这是扌忽名,指有男性生殖器,能性交而不能生孩子;第二种名叫伊利沙半择迦,这意思叫做妒,是说性交时即将射精,但又没有出现,这也是有男性生殖器,但不能生孩子;第三种名叫扇搋半择迦,指本来男性生殖器发育就很不成熟,也不能生孩子;第四种名叫博义半择迦,指半月能性交,半月不能性交;第五种名叫留拿半择迦,即所谓的“阉割”,指受了“腐刑”或“宫刑”(割去生殖器)的人。此五种黄门,即为人类中的恶境应在了自己的身上。


六十四种恶口


【原文】


《大集经》载六十四种恶口之业,曰:粗语,软语,非时语,妄语,漏语,大语,高语,轻语,破语,不了语,散语,低语,仰语,错语,恶语,畏语,吃语,诤语,谄语,诳语,恼语,怯语,邪语,罪语,哑语,入语,烧语,地语,狱语,虚语,慢语,不爱语,说罪咎语,失语,别离语,利害语,两舌语,无义语,无护语,喜语,狂语,杀语,害语,系语,闲语,缚语,打语,歌语,非法语,自赞叹语,说他过语,说三宝语。


【译文】


《大集经》记载了六十四种低劣或不妥当的说法即:粗语,软语过时语,妄语,漏语,大语,高语,轻语,破语,不了语,散语,低语,仰语,错语,恶语,畏语,吃语,诤语,谄语,诳语,恼语,怯语,邪语,罪语,哑语,入语,烧语,地语,狱语,虚语,慢语,不爱语,说罪咎语,失语,别离语,利害语,两舌语,无义语,无护语,喜语,狂语,杀语,害语,系语,闲语,缚语,打语,歌语,非法语,自赞叹语,说他过语,说三宝语。


郭璞葬地


【原文】


《世说》:“郭景纯过江,居于暨阳。墓去水不盈百步,时人以为近水,景纯曰:‘将当为陆。’今沙涨,去墓数十里皆为桑田。”此说盖以郭为先知也。世传《锦囊葬经》为郭所著,行山卜宅兆者印为元龟(5)。然郭能知水之为陆,独不能卜吉以免其非命乎?厕上衔刀之见浅矣。


【译文】


《世说新语》记载:“郭景纯南渡后,住在暨阳(今江苏江阴东),他亲自所选的墓地距江边不满一百步,当时有很多人都认为离江水太近。郭景纯说:‘不久就会变成陆地的。’现在泥沙上涨了,离墓地几十里的地方都成了良田。”这种说法,是把郭璞视为未卜先知的圣人。现今流传的《锦囊葬经》就是郭璞所著,看坟地选宅基的人,把它这本书当作元龟来看待。然而郭璞能预测到江水会变成陆地,就不能占卜一个好卦避开杀身之祸吗?我看这是蹲在厕所里说有人可以含刀杀人一样,这种见识未免太浅薄了。


黄鲁直诗


【原文】


徐陵《鸳鸯赋》云:“山鸡映水那相得,孤鸾照镜不成双。天下真成长会合,无胜比翼两鸳鸯。”黄鲁直《题画睡鸭》曰“山鸡照影空自爱,孤鸾舞镜不作双。天下真成长会合,两凫相倚睡秋江。”全用徐语点化之,末句尤精工。又有《黔南十绝》,尽取白乐天语,其七篇全用之,其三篇颇有改易处。乐天《寄行简》诗,凡八韵,后四韵云:“相去六千里,地绝天邈然。十书九不达,何以开忧颜?渴人多梦饮,饥人多梦餐。春来梦何处?合眼到东川”鲁直翦为两首,其一云:“相望六千里,天地隔江山。十书九不到,何用一开颜?”其二云:“病人多梦医,囚人多梦赦。如何春来梦,合眼在乡社!”乐天《岁晚》诗七韵,首句云:“霜降水返壑,风落木归山。冉冉岁将晏,物皆复本源。”鲁直改后两句七字,作“冉冉岁华晚,昆虫皆闭关。”


【译文】


徐陵《鸳鸯赋》说:“山鸡映水那相得,孤鸾照镜不成双。天下真成长会合,无胜比翼两鸳鸯。”黄庭坚《题画睡鸭》也说:“山鸡照影空自爱,孤鸾舞镜不作双。天下真成长会合,两凫相倚睡秋江。”全用徐陵的词句加以点化,最后一句尤其精妙工整。又有《黔南十绝》,都是用白居易的词句,其中有七篇几乎完全一样,其余三篇稍有改动。白居易《寄行简》诗共八韵,后四韵说:“相去六千里,地绝天邈然。十书九不达,何以开忧颜!渴人多梦饮,饥人多梦餐。春来梦何处?合眼到东川。”黄庭坚把它裁成两首,其一说:“相望六千里,天地隔江山。十书九不到,何用一开颜?”其二说:“病人多梦医,囚人多梦赦。如何春来梦,合眼在乡社!”白居易《岁晚》诗共七韵,开头几句说:“霜降水返壑,风落木归山。冉冉岁将晏,物皆复本源。”黄庭坚仅仅改了后两句的七个字,写成“冉冉岁华晚,昆虫皆闭关。”


禹治水


【原文】


《禹贡》叙治水,以冀、衮、青、徐、扬、荆、豫、梁、雍为次。考地理言之,豫居九州中,与衮、徐接境,何为自徐之扬,顾以豫为后乎?益禹顺五行而治之耳。冀为帝都,既在所先,而地居北方,实于五行为水,水生木,木东方也,故次之以衮、青、徐;木生火,火南方也,故次之以扬、荆;火生土,土中央也,故次之以豫;土生金,金西方也,故终于梁、雍。所谓彝伦攸叙者此也。与鲧之汨陈五行,相去远矣。此说予得之魏几道。


【译文】


《禹贡》记叙大禹治水,先后次序为:冀州、衮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豫州、梁州、雍州。按地理来说,豫州在九州中央,和衮州、徐州接界,为什么徐州之后便是扬州,反而把豫州排在后边呢?这大概是大禹按五行方位治水的。冀州是帝都,应该在先,而且地理位置又在北方,按五行来看北方属水,水生木,木为东方,所以冀州后面是衮州、青州、徐州;木生火,火为南方,所以依次是扬州、荆州;火生土,土为中央,所以再次是豫州;土生金,金为西方,所以最后是梁州、雍州。这就是《尚书·洪范》所说的常理都有了序列。这和鲧治水不讲五行,相距太远了。这种说法,我是从魏几道那里听到的。


敕勒歌


【原文】


鲁直《题阳关图》诗云:“想得阳关更西路,北风低草见牛羊。”又集中有《书韦深道诸帖》云;“斛律明月,胡儿也,不以文章显。老胡以重兵困敕勒川,召明月作歌以排闷。仓卒之间,语奇壮如此,盖率意道事实耳。”予按《古乐府》有《敕勒歌》,以为齐高欢攻周玉壁而败,恚愤疾发,使斛律金唱《敕勒》,欢自和之。其歌本鲜卑语,词日:“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罩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鲁直所题,及诗中所用,盖此也。但误以斛律金为明月。明月名光,金之子也。欢败于玉壁,亦非困于敕勒川。


【译文】


黄庭坚《题阳关图》诗说:“想得阳关更西路,北风低草见牛羊。”他的文集中又有《书韦深道诸帖》说:“斛律明月,本是胡人,文章并不出名。老胡高欢因重兵被困于敕勒川,便召斛律明月作歌解闷。在仓促之间完成作品,而歌词竟是如此雄壮有力,气势磅礴,这大概是因为作者毫不掩饰地抒发感情、描绘当时真实情景的缘故吧!”我查考《古乐府》中有《敕勒歌》,实际上是北齐高欢攻打北周的玉壁(6)时惨遭失败,由于悲愤过度而生了病,于是让斛律金唱《敕勒歌》,高欢亲自和乐。歌词本是鲜卑语,内容是:“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罩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黄庭坚所题的《阳关图》和诗中所引用的,想必就来源于此。但是他却把斛律金误以为斛律明月。斛律明月名叫光,是斛律金的儿子。至于高欢被打败的地方是在玉壁,也不是被困在敕勒川。


浅妄书


【原文】


俗间所传浅妄之书,如所谓《云仙散录》、《老杜事实》、《开元天宝遗事》之属,皆绝可笑。然士大夫或信之,至以《老杜事实》为东坡所作者。今蜀本刻杜集,遂以入注。孔传《续六帖》,采摭唐事殊有工,而悉载《云仙录》中事,自秽其书。《开元遗事》托云王仁裕所著,仁裕五代时人,虽文章乏气骨,恐不至此。姑析其数端以为笑。其一云:“姚元崇开元初作翰林学士,有步辇之召。”按,元崇自武后时已为宰相,及开元初三入辅矣。其二云:“郭元振少时美风姿,宰相张嘉贞欲纳为婿,遂牵红丝线,得第三女,果随夫贵达。”按,元振为睿宗宰相,明皇初年即贬死,后十年,嘉贞方作相。其三云:“杨国忠盛时,朝之文武,争附之以求富贵,惟张九龄未尝及门。”按,九龄去相位十年,国忠方得官耳。其四云:“张九龄览苏廷页文卷,谓为文阵之雄师。”按,廷页为相时,九龄元未达也。此皆显显可言者,固鄙浅不足攻,然颇能疑误后生也。惟张彖指杨国忠为冰山事,《资治通鉴》亦取之,不知别有何据?近岁,兴化军学刊《遗事》,南剑州学刊《散录》,皆可毁。


【译文】


民间所流传的一些浅陋虚妄的手抄本,比所谓的《云仙散录》、《老杜事实》、《开元天宝遗事》之类,都绝对可笑。然而有的读书人却信以为真,甚至认为《老杜事实》是苏东坡所作。现在蜀地木刻本印行的杜甫集,竟把它引入注释里。孔传《续六帖》,采集唐朝史实很有力度,可惜他全部采用了《云仙散录》里所记的事,这样就等于是自己辱没了自己的书。《开元天宝遗事》假托王仁裕所著,王仁裕是五代时人,文章虽然缺乏骨气,但是恐怕也不至于写这等庸俗之文。这里姑且摘出几件事聊作笑谈。其一是:“姚崇在开元初年作翰林学士,玄宗亲自坐着轿子召他。”据考,姚崇在武则天时期就当了宰相,到开元初年,已经三次为相了。其二是:“郭元振年轻时容貌俊美,宰相张嘉贞想招他为婿,于是用牵红丝线的办法选拔,结果牵得了第三个女儿,后来这个女儿果然因丈夫而显贵。”据考郭元振是唐睿宗时期的宰相,唐明皇初年就遭贬而死亡,又过了十年,张嘉贞才作了宰相。其三是:“杨国忠大权在握之时,朝廷的文武官员,争行恐后地依附他以求取富贵,只有张九龄不曾登门。”据考,张九龄被免去宰相十年,杨国忠方才获得官职。其四是:“张九龄看到苏廷页的文章,称赞是文章阵营中的雄师。”据考苏廷页当宰相时,张九龄还没有显达呢!这些都是最显而易见的,本来就鄙陋得不值得批驳,但是却很能够迷惑、贻误年轻人哪!只是张彖说杨国忠制造冰山这件事,《资治通鉴》也记载了,不知还有别的什么根据?近几年兴化军学宫刻印的《开元天宝遗事》,南剑州学宫刻印的《云仙散录》,都应当毁掉。


五臣注文选


【原文】


东坡诋《五臣注文选》,以为荒陋。予观选中谢玄晖和王融诗云:“阽危赖宗衮,微管寄明牧。”正谓谢安、谢玄。安石于玄晖为远祖,以其为相,胡曰宗衮。而李周翰注云:“宗衮谓王导,导与融同宗,言晋国临危,赖王导而破苻坚。牧谓谢玄,亦同破坚者。”夫以宗衮为王导固可笑,然犹以和王融之故,微为有说,至以导为与谢玄同破苻坚,乃是全不知有史策,而狂妄注书,所谓小儿强解事也。惟李善注得之。


【译文】


苏东坡指斥《五臣注文选》,认为它荒谬浅陋。我看到《文选》中谢玄晖和王融的诗说:“阽危赖宗衮,微管寄明牧。”指的正是谢安和谢玄。谢安是谢月兆的远房祖先,又是宰相,所以称他为宗族的衮冕。但李周翰注释说:“宗衮是指王导,王导与王融同族,这里是说,晋国面临亡国的危机时,倚仗王导打败了苻》坚,才转危为安。明牧是指谢玄,与王导共同打败苻坚。”说宗衰是王导当然可笑,但因为与王融唱和的缘故,还稍有可说,至于说王导和谢玄共同打败苻坚,这就完全不了解历史,可他还狂妄地注书,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无知儿童不懂装懂、勉强解事罢了。我看只有李善的注释是正确的。


地 险


【原文】


古今言地险者,以谓函秦宅关、河之胜,齐负海、岱、赵、魏据大河,晋表里河山,蜀有剑门、瞿唐之阻,楚国方城以为城、汉水以为池,吴长江万里,兼五湖之固,皆足以立国。唯宋、卫之郊,四通五达,无一险可恃。然东汉之末,袁绍跨有青、冀、幽、并四州,韩遂、马腾辈分据关中,刘璋擅蜀,刘表居荆州,吕布盗徐,袁术包南阳、寿春,孙策取江东,天下形胜尽矣。曹操晚得衮州,倔强其间,终之夷群雄,覆汉祚。议者尚以为操挟天子以自重,故能成功。而唐僖、昭之时,方镇擅地,王氏有赵百年,罗洪信在魏,刘仁恭在燕,李克用在河东,王重荣在蒲,朱宣、朱瑾在衮、郓,时浦在徐,王敬武在淄、青,杨行密在淮南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