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宗教 > 汉传佛教基本信仰与常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汉传佛教基本信仰与常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汉传佛教基本信仰与常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汉传佛教基本信仰与常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林语涵著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2-05-01

书籍编号:30627362

ISBN:9787561361405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74972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宗教

全书内容:

汉传佛教基本信仰与常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一章 汉传佛教


一、传入中国


佛教的发源地在古印度,创始人是迦毗罗卫国君主的儿子乔达摩·悉达多,即释迦牟尼。


佛教传入中国内地,是佛教史上的重大事件。汉传佛教就是佛教东传到汉地后被译成汉语,以汉语文献进行交流和传播的佛法。当然,佛教传入中国并生根发展,有一个不断渐进的过程。


(一)发源


佛教发源于距今约二千五百多年前的古印度。佛教的创始人是今尼泊尔境内的北天竺迦毗罗卫国净饭王的长子叫乔达摩·悉达多,意为“一切义成就者”。其父为净饭王,母为摩耶夫人。因乔达摩·悉达多是释迦族人,所以后来他的弟子又尊称他为释迦牟尼。


释迦牟尼佛这个名号,是从印度梵语中音译过来的。“释迦”是仁慈的意思,“牟尼”是寂默的意思,寂默也就是清净的意思,“佛”是觉悟的意思。


释迦牟尼佛是北印度人,就是现在的尼泊尔。据经典记载,释迦牟尼佛圆寂时,世寿80岁。


佛教是在古印度奴隶制度时期,社会极为动荡的历史条件下产生的。当时的印度社会生产力已发展到普遍使用铁器的时代,农业生产的水平有了提高,手工业和商业也随之发达起来,一批城镇小邦兴起(迦毗罗卫国就是当时的一个小邦),经常互相侵并,发生冲突。在政治上,雅利安人自中亚细亚进入印度河流域,征服了土著民族后,创立了野蛮的种姓制度。


这种不平等的种姓制度,不仅被制定在法律中,还神圣不可动摇地规定在当时占统治地位的婆罗门教义中。当时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集中反映在种姓制度问题上,形成了尖锐复杂的斗争,导致社会动荡,生产力下降,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得不到温饱和安定。痛苦、失意、无望、颓废是当时的社会情绪。


这种社会情绪也使作为一个小邦王子的悉达多受到感染,他思想日益苦闷,产生了消极厌世的念头,不愿继承王位,便外出寻道,闭居山林静坐。


经过几年的冥思苦想,一天他坐在一棵毕钵罗树下终于悟出了解脱苦难之道,便宣布自己成了佛。毕钵罗树后被称为菩提树。“菩提”就是觉悟的意思。


后来悉达多便到天竺,即现在的印度中部各地进行传教活动,组成僧侣集团,逐渐形成了佛教。到他圆寂的时候,佛教在社会上已经有了一定的影响。


(二)传入


佛教大约是在西汉末年,东汉初年时,由印度从西域传入我国的。


公元前139年至公元前126年,张骞出使西域期间,曾在大夏见到贩运去的蜀布、邛竹杖,说明当时中印之间已有民间往来,可能佛教也随之传入汉地。


在汉武帝时,已开辟了海上航道与印度东海岸的一些国家和地区建立了联系。汉哀帝元寿元年,中亚大月氏国国王的使者伊存,到了当时汉代的首都长安。伊存口授《浮屠经》给一位名叫景卢的博士弟子。这是我国史书上关于佛教传入我国的最早记录。


东汉明帝于永平八年,佛教开始在贵族阶层得到传播。当时出现了我国历史上第一个信奉佛教的皇家贵族刘英。这说明,佛教已在我国的少数人中间传播。


相传在汉永平十年,汉明帝夜梦金人飞空而至,于是在次日大集群臣,以占卜预测此梦的吉凶祸福。


知识渊博的大臣傅毅回答说:“臣闻西域有神,其名曰佛,陛下所梦到的大概就是佛吧。”皇帝以为他说得很对,因此就派遣蔡愔及秦景等人,前往天竺寻访佛法。


蔡愔一行在天竺国遇见了在当地传教的天竺高僧迦摄摩腾和竺法兰。于是,蔡愔请求两位高僧跟他们一起返回汉地。


迦摄摩腾誓志弘通佛法,因此不惧劳苦,冒涉流沙,来到了汉朝都城洛阳。汉明帝隆重迎接了迦摄摩腾,并大加赞赏与奖励,还命人在城西门外建立精舍,让高僧居住,这是汉地有沙门的开始。


在我国佛教史上,多以汉明帝永平十年作为佛教传入之年。传播的地区以长安、洛阳为中心,波及彭城,也就是现在的徐州等地。


当时有人认为佛教是一种神仙方术,故桓帝将黄帝、老子和佛陀同祀,把沙门视同方士。


从汉代以来,虽然佛法已经流行,但道风未纯,比丘出家只以剪落须发作区别。到魏嘉平二年,天竺沙门昙柯迦罗来到洛阳,建立羯磨法,创行受戒,中土才有正式的沙门。而登坛受戒的朱士行为最早的人,因此把他作为中土沙门之始。


迦摄摩腾和竺法兰的到来,掀开了我国佛教传播新的一页。


净饭王 是古印度迦毗罗卫国的国王,亦即佛陀的父亲。净饭王姓乔达摩,名字叫首图驮那,意思是纯净的稻米,所以称为净饭王,属于释迦族。


摩耶夫人 佛陀释迦牟尼的生母。摩耶为天臂城释迦族善觉长者的女儿。嫁给净饭王成为王后。生下佛陀释迦牟尼七日后,摩耶便往生而去。


张骞 汉族,字子文,汉中郡城固人。汉代卓越的探险家、旅行家与外交家,开拓汉朝通往西域的南北道路。


伊存 为大月氏使者,西汉哀帝元寿元年,博士弟子景卢受其口授《浮屠经》,佛教开始传入中国,史称这一佛教初传历史标志为“伊存授经”。


汉明帝 刘庄,字子丽,庙号显宗,东汉第二位皇帝。汉光武帝刘秀第四子,母为阴丽华。明帝之世,吏治清明,境内安定。


傅毅 字武仲,东汉扶风茂陵人,生于东汉光武帝建武二十三年。东汉辞赋家。他的著作有诗、赋、诔、颂、祝文、七激、连珠等28篇。


沙门 又作娑门、桑门,起源于列国时代,意为勤息、息心、净志。沙门中最有影响的派别是佛教、生活派、顺世派、不可知论派等。


羯磨 意为业或办事。指佛教中按照戒律的规定,处理僧团和个人事物的各种活动。


二、传承先行者


众所周知,佛教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佛教自汉代传入我国后,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与我国社会的发展变化相适应,不断吸收我国本土文化以丰富自己,形成并积累了可以为构建和谐社会服务的丰富资源。


佛教传入我国的过程是在两种努力下完成的。一种是由东向西继续取经;一种是由西向东不断送经。在这个过程中,佛教传承的先行者推动了两大文明之间的深度交流,他们为佛教在我国的传播和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一)迦摄摩腾翻译经卷


摄摩腾全名迦摄摩腾,迦摄即迦叶,意译饮光,摩腾意译大象,天竺人,擅长礼仪,解大小乘经典,常以游化为己任。


有一次,迦摄摩腾前往天竺一附庸小国讲《金光明经》时,正值外国军队侵犯国境。迦摄摩腾说道:“据经上讲,能说此经法,为地神所护,使所居安乐。今将爆发战争,这不是以经法使人民获益的好机会吗?”迦摄摩腾因此发誓,牺牲自己的利益,亲身前往边境劝和,结果使两个国家避免了战争,他自己也因此声名鹊起。


迦摄摩腾来到汉朝后,一心想弘扬佛法,但是,大法初传华夏,没有很多人皈依佛教。由于找不到具有接受能力的人,向他们弘扬佛法,迦摄摩腾只好将对佛法的高深见解藏于胸中。没过多少年,迦摄摩腾就圆寂于洛阳。


有历史资料记载,迦摄摩腾翻译了《四十二章经》一卷,最初存放于迦摄摩腾的住处,即兰台石室第十四间中,也就是今日洛阳城西雍门外的白马寺。白马寺是中国建佛寺的开端。


(二)竺法兰弘扬佛法


竺法兰,是东汉时中天竺的高僧,能诵佛经数万章,被当时天竺学者奉为大宗师,是汉地外来沙门竺姓第一人。


汉明帝永平十年,竺法兰欲同蔡愔、迦摄摩腾等一同赴汉地长安,但因门人弟子苦留,所以稍晚才至洛阳。不久,竺法兰就熟练地学会了汉语,并着手翻译蔡愔等取回的梵经。


竺法兰所译佛典,计有《十地断法》《佛本生》《法海藏》《佛本行》《四十二章经》五部。后来,都城洛阳有贼寇作乱,竺法兰所译的五部佛经,有四部失掉了大半,没有传到江南。只有《四十二章经》现今仍存在,总共有两千多字。汉地保存下来的佛教经典,只有这一部算是最早的。


蔡愔在西域还得到了一幅释迦牟尼的站像。这是优田王檀香木像师的第四件名作。蔡愔带回洛阳后,明帝亲眼过目全像,十分高兴,就命画匠临摹下来,放置在清凉台里边和显节陵上。那幅从西域带回的旧像,现已经不存在了。


关于竺法兰,还有一个故事。相传西汉武帝时,在长安开掘昆明池,挖到湖底纯是黑灰。人们见了很是惊异,就有人去问东方朔这是怎么回事。东方朔说:“我不确知这是什么东西,可以问问西域人。”


后来,竺法兰来到洛阳,众人回忆起这件事,便问竺法兰。竺法兰说:“世界终结完了,遭劫之火在地洞中燃烧,昆明池底的黑灰就是啊!”到此时,西汉东方朔的话算是有了验证,相信竺法兰说法的人因此很多。


竺法兰最后在洛阳去世,享年60岁。


迦摄摩腾和竺法兰到中国弘扬佛法,不仅对中国佛众具有启蒙的意义,而且对中国民众的影响也是深远的。


(三)朱士行到印度取经


朱士行是曹魏时代颍川人,他是第一个到印度取经的中国僧人。


240年至253年,昙柯迦罗传来《僧祗戒心》,并创行羯磨受戒。朱士行依法成为比丘,和在他以前仅以离俗为僧的人有区别。因此,后人将朱士行当作汉土真正沙门的第一人。


朱士行出家后,专心精研经典。当时最流行的译本是《道行般若》,他在洛阳便常常讲此经。但《道行般若》的传译者理解不透,删略颇多,脉络模糊,时有谬误。他慨叹大乘佛教里这样的要点竟译得不彻底,就发誓寻找原本,来弥补这一缺憾。


260年,朱士行从长安西行出关,渡过沙漠,辗转到了大乘经典集中地的于阗。在那里,朱士行果然得到了《放光般若》的梵本凡90章,60余万字。


朱士行因受到当地学徒的种种阻挠,未能将经本很快的送出。直至282年,才由他的弟子弗如檀(意译法饶)送回洛阳。此后,又经过了十年,在陈留界内仓垣水南寺,《放光般若》由无叉罗译出。而朱士行本人则终生留在西域,80岁病故。


从汉僧西行求法的历史上看,朱士行可说是第一人。那时去西域的道路十分难走,又没有人引导,朱士行只凭一片真诚,竟达到了目的,其为法的热忱,可以和后来的法显、玄奘媲美。他求得的经典虽只限于《放光般若》一种,译文也不完全,但对当时的传法影响却很大。


(四)鸠摩罗什翻译佛经


由西向东送经弘法的西域僧人也很多,最著名的有鸠摩罗什、佛图澄等。


当时从西域到长安的路上,很多割据政权的统治者都以抢得一位重要的佛教学者为荣,为此不惜发动战争。如前秦统治者苻坚,为了抢夺佛学大师道安,于379年攻打襄阳,达到了目的。


道安当时年事已高,到了长安后,他便组织翻译佛经。他告诉苻坚,真正应该请到长安来的,是鸠摩罗什。


鸠摩罗什当时只有40岁。苻坚见道安这位已经70岁的黑脸佛学大师,如此恭敬地推荐一个比自己小30岁的学者,心想一定错不了,于是就派一个叫吕光的人,率领重兵长途跋涉去攻打龟兹。吕光的部队于383年出发,第二年攻克龟兹,抢得了鸠摩罗什。


正当吕光准备将鸠摩罗什带回长安,向苻坚复命,半途停息于凉州姑臧,即今甘肃武威时,他忽然得知苻坚已经死亡,政局发生了变化。


于是,吕光便留在了武威。他拥兵自重,给自己封了很多名号,如凉州牧、酒泉公、三河王、大凉天王等。尽管吕光本人并不怎么信佛,但他知道抢来的鸠摩罗什是个大人物,不肯放手。鸠摩罗什也就在武威居留了整整16年。


在这段漫长的时间里,鸠摩罗什熟练掌握了汉文,这为他后来的翻译生涯做好了准备。一些青年学者从关中赶来,向他学习佛法。后来成了著名佛学大师的僧肇,就是其中之一。


苻坚死后,入住长安的新帝也信奉佛教,于是派人到来请鸠摩罗什,吕光不肯放行。后来,又有一位新帝继位,再派人来请,又遭到拒绝。于是新帝出兵讨伐,直至抢得鸠摩罗什。


就这样,鸠摩罗什在战争的烽火挟持中,于5世纪初年到了长安,开始了辉煌的佛经翻译历程。


(五)法显到印度取经


在鸠摩罗什抵达长安的两年前,另一位汉族僧人从长安出发了。他就是到印度取经的法显。


法显出行时已是65岁高龄。他自己记述说,一路上,茫茫沙漠“上无飞鸟,下无走兽”“望人骨以标行路”。


67岁那年的冬天,法显翻越了帕米尔高原,当时叫葱岭,是昆仑山、喜马拉雅山、天山等几个山脉交集而成的一个天险隘口。自古以来,就是极其强壮的年轻人,也难以在夏天翻越,然而却让一位白发的学者在冰天雪地的严冬战胜了。


比法显晚二百多年到达这一带的另一位佛教大师是唐代的玄奘。玄奘那时还年轻,大约30岁。他说,在艰苦卓绝的路途上,只要一想到年迈的法显前辈,就什么也不怕了。


法显、玄奘、鸠摩罗什等伟大的行者,他们以生命和执着的精神,为中华大地引进了一种珍贵的精神文化。


皈依 皈依为皈投或依靠之意,即希望投靠三宝的力量而得到保护与解脱。三宝指佛、法、僧,佛为觉悟者,法为教义,僧为延续佛的慧命者。


白马寺 位于河南洛阳老城以东12公里处,创建于东汉永平十一年,是佛教传入中国后兴建的第一座寺院,有中国佛教的“祖庭”和“释源”之称。


僧肇 东晋僧人。俗姓张。京兆人。原崇信老庄,读《维摩经》,欣赏不已,遂出家从鸠摩罗什门下。著有《肇论》等。


三、历代传承


随着佛教在我国的传播,历代兴建佛寺,佛经翻译也大量进行,从而有力地推动了佛教在我国的传播。


佛教在我国传承不断,历朝历代不但高僧倍出,更重要的是常常国家出钱,兴建大批寺院等,鼓励中兴的事迹不可胜数。


(一)三国时期着重译经


从汉代之后,天竺、安息、康居的沙门,如昙柯迦罗、昙谛、康僧铠等,先后来到魏都洛阳,从事译经。


此外,支谦、康僧会等,前往吴都建业,即今江苏南京弘法。支谦还为康僧会建立了寺塔。


支谦是三国时佛经翻译家,又名支越,字恭明,生卒年不详。他本是月氏人,其祖父法度于汉灵帝时,率国人数百移居中国,支谦也随之而来。后支谦受业于支谶门人支亮,深通梵典,有“天下博知,不出三支”之称。


东汉末年,支谦迁居吴地。因聪明超众,时人称为“智囊”。吴主孙权拜其为博士,辅导太子孙亮。


从223年至253年的30年间,支谦译出佛经《大明度无极经》《大阿弥陀经》等88部、118卷。创作了《赞菩萨连句梵呗》三契,其翻译以大乘“般若性空”为重点,为安世高、支谶以后的译经大师。支谦虽不是僧人,但对佛教的贡献却十分巨大。


昙柯迦罗、昙谛精于律学,译出摩诃僧祗部的戒本《僧祗戒心》一卷。主张僧众应遵佛制,禀受归戒,为汉地佛教有戒律、受戒之始。


昙谛在白马寺译出《昙无德羯磨》一卷。此外,康僧铠译出了《郁伽长者所问经》和《无量寿经》等四部。


吴国的译经始于武昌,盛于建业。当时译经是大、小乘并举。小乘经典强调禅法,注重守神养心,也就是守意,大乘偏重般若。


这个阶段的译经工作和对教义的宣传、研究,为魏晋南北朝时期佛教的发展,打下了初步的思想基础。此外,这个时期的寺塔建筑、佛像雕塑也各具规模,但今存极少。


(二)南北朝时期的发展


南朝宋、齐、梁、陈各代帝王,大都崇信佛教。梁武帝萧衍笃信佛教,自称“三宝奴”,四次舍身入寺,皆由国家出钱赎回。他建立了大批寺院,亲自讲经说法,举行盛大斋会。


梁朝有寺两千八百多座,僧尼八万余人。在建康,就有大寺七百余所,僧尼和信众常有万人。


北朝虽然在北魏太武帝和北周武帝时发生过禁佛事件,但总的说来,历代帝王都扶植佛教。北魏文成帝在大同开凿了云冈石窟;孝文帝迁都洛阳后,为纪念母后,开始营造龙门石窟。


北魏末,流通佛经共计415部,1919卷,有寺院约3万余座,僧尼约200余万人。


北齐僧官管辖下的僧尼有四百余万人,寺庙四万余座。在南北朝时,有大批的外国僧人到中国弘法,其中著名的有求那跋摩、求那跋陀罗、真谛、菩提流支、勒那摩提等。


中国也有一批信徒去印度游学,如著名的法显、智猛、宋云、惠生等曾去北印度巡礼,携回大批的佛经归国。


(三)隋唐时期佛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