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宗教 > 藏传佛教基本信仰与常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藏传佛教基本信仰与常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藏传佛教基本信仰与常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藏传佛教基本信仰与常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林语涵著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2-05-01

书籍编号:30627364

ISBN:9787561361405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81740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宗教

全书内容:

藏传佛教基本信仰与常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一章 藏传佛教


一、传入西藏


藏传佛教又称藏语系佛教或喇嘛教,是传入西藏的佛教分支,与汉传佛教、南传佛教并称为佛教三大体系。


我国藏语系佛教开始于7世纪中叶。当时的吐蕃赞普松赞干布,在他的妻子唐朝文成公主和尼泊尔赤尊公主的共同影响下,皈依了佛教。


松赞干布派遣大臣端美三菩提等16人到印度学习梵文和佛经,回来后开始翻译了一些佛经。至8世纪中叶,赤松德赞迎请印度僧人莲花生入藏,佛教于是得到了弘传。


(一)时代背景


佛教在没有传入西藏之前,西藏民众信奉着本土苯教,又名苯波教。


苯教是一种原始宗教信仰,崇拜日月星辰、山川草木、牛羊禽兽等一切自然物,相信万物有灵。主要宗教活动有祭祀、诅誓和占卜等,通常用于祈福禳灾、预算休咎、驱鬼降神。上层苯教教徒通过祭祀等活动,可协助西藏赞普统领部族成员并制约世俗政权。


佛教最早传入西藏是在5世纪左右的拉脱聂赞时期。据传,当时有两名印度僧侣携带密教的经典、法器和真言等进入西藏,但并未引起赞普的注意,也没有产生任何影响。


7世纪中叶,吐蕃第三十二代赞普松赞干布以拉萨为中心,统一了西藏诸部,创立了文字,建立起日渐强大的吐蕃王朝。这时,苯教已开始无法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这就为佛教传入西藏准备了客观条件。


(二)初步流传


在松赞干布时期,佛教从印度和唐朝传入西藏。当时,尼泊尔赤尊公主和唐宗室之女文成公主先后嫁与松赞干布。赤尊公主携来不动佛像、弥勒菩萨像、度母像等;文成公主携来释迦佛像,还带来了佛经、法器等。


松赞干布是藏族历史上的英雄,崛起于藏河,即今雅鲁藏布江中游的雅隆河谷地区。他成为吐蕃的赞普,即君长后,于640年,遣大相禄东赞至长安,献金5000两,珍玩数百,向唐朝请婚。唐太宗许嫁宗女文成公主。


松赞干布在拉萨建立四喜幻显殿,即大昭寺的前身,以及逻娑幻显殿,即小昭寺的前身。松赞干布还使尼泊尔塑像匠人,按照自己的身量,塑一尊观音像,供在大招寺北厢殿中。


由于王室信奉佛教,从而使佛教的偶像崇拜和神权观念在西藏得以初步的流传。在这一段时期,西藏开始有佛教,建筑寺庙,创造文字,翻译经典,同时也制定了法律,教育民众,使藏民族逐渐强盛文明起来。


(三)促进传播


佛教传入西藏后,曾遭到旧贵族和苯教祭师的强烈抵制,多次受到沉重的打击。但是,佛教最终还是战胜了苯教。佛教在与苯教长期斗争的过程中,吸收、融合了苯教的一些教义、神祇和宗教仪式。


佛教寺庙开始在吐蕃兴建,当时在吐蕃建立了12座佛寺,吐蕃中部建的四座寺被称为四如寺。四如寺之外又建立的四座寺,叫四厌胜寺。四大厌胜寺外面还有四座寺,叫再厌胜寺。但是,这12座寺都是小寺,又没有僧人,每座寺里只供有一尊佛像。


此时,佛经翻译业已开始,逐渐形成一定规模。松赞干布主持翻译了大量佛经,并制定了相关的法律,命令人们要信仰佛教。从此,佛教在吐蕃传播开来。


松赞干布之后的两代吐蕃赞普,即芒松芒赞、都松芒布结,因忙于内部平乱和对外扩张,无暇顾及佛教,所以这一时期佛教几乎没有发展。在后来吐蕃王室的一些倡佛盟诰中,都称佛法的建立和发展是在赤德祖赞执政之后的事。


赤德祖赞于704年至755年在位。他即赞普位后,再次与唐室联姻,迎娶金城公主。金城公主入藏后,积极赞助王室提倡佛教,其时一度有建寺、迎僧、译经等兴佛活动。佛教和先进的盛唐文化一起,再度输入西藏。


但是,信奉苯教的贵族权臣以当时吐蕃发生瘟疫为借口,煽动人们的反佛情绪,发起驱僧运动。佛教的发展再度受到挫折,但赤德祖赞仍坚持扶植佛教的态度。


赤松德赞于755年至797年在位。赤松德赞即位时才13岁,并没有掌握行政实权,而辅佐他的大臣们大权在握。掌握实权的大臣,大肆破坏松赞干布以来在西藏建立的各种各样的佛教堂宇,驱逐从印度、唐朝、尼泊尔等地入藏的僧人,对佛教进行了种种压制。


赤松德赞成年后,采取了尊重佛教的立场。他先是设计铲除反佛势力,把连年的瘟疫和灾病全部归罪于权臣仲巴结和达扎陆贡的灭佛所致,坑埋了仲巴结,流放了达扎陆贡。然后,赤松德赞下令一切臣民信奉佛教,恢复寺庙活动。


同时,赤松德赞又派人前往尼泊尔,迎请寂护和莲花生两位佛教大师。


寂护是印度大乘佛教中观派的代表人物,他的宗教理论具有很强的哲学思辨性,这对于寺院佛学尚未起步的吐蕃来说,显然难于接受,也无法应付苯教的挑战。于是寂护被迫返回尼泊尔。


据说寂护临别时,曾建议赤松德赞迎请“密咒大师莲花生,前来调伏魔障,显扬佛教”。意思是说,只有依靠密教,才能击败苯教。


莲花生是印度密教大师,他以密法与苯教巫师进行斗争,每战胜一苯教巫师,即宣布苯教某神祇已被降伏,并封其为佛教的护法神。他又吸取苯教的巫术、祭祀等基本仪式,以苯教的形式宣传佛教的内容。


莲花生的活动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许多印度的密咒大师接踵而来。


与此同时,由“开元三大士”所创立的密宗,在唐王朝两京和西域地区正盛行,这对吐蕃佛教的成长,产生了重要影响。


779年,赤松德赞在西藏建成第一座正规佛教寺院桑耶寺。该寺仿照印度飞行寺的形式,糅合藏、汉两民族和印度的建筑风格兴造,所以又称“三样寺”。全寺设有译经、密宗、戒律、禅定、声明和财务等部,兼具印度和汉地的佛教内容,确立了显教和密教同修的方式,拥有独立的寺院经济。


桑耶寺建成后,赤松德赞派人到印度,请来12位僧人为7位贵族青年剃度。这7人出家是藏族佛教史上极为重要的一件大事,是藏人出家之始,他们在藏文史籍中被称为“七觉士”。


至此,佛教在西藏已成为主流宗教,由莲花生所传入的密法开始得到传播。


禳灾 指行使法术解除面临的灾难。道教将禳解灾害作为法术内容,后发展成门类繁多的体系,一切天灾人祸等均在禳解范围之内。


赤德祖赞 唐代吐蕃赞普,赤都松之子,又名梅奥宗,与唐朝联姻,娶唐中宗养女金城公主为妻。


密宗 又称为真言宗、金刚顶宗、毗卢遮那宗、秘密乘、金刚乘。此宗以密法奥秘,不经灌顶,不经传授不得任意传习及显示别人,因此称为密宗。


二、发展状况


佛教在西藏的传播道路是漫长而曲折的,甚至佛教在西藏的传播一度停滞。佛教在西藏的传播过程中,不断有印度和克什米尔地区的佛教高僧前往青藏高原传法,在吸收融汇了西藏固有的原始宗教后,逐渐形成了属于大乘佛教的藏语系佛教,即藏传佛教。


(一)赞普推动发展


在桑耶寺建成后,为了保证佛教的推广,赤松德赞采取传统的盟誓形式,在该寺两次与盟誓的人,包括王子、贵族、大臣等进行盟誓。他们歃血宣誓:


长信三宝,奉行佛言,像祖先赞普那样供佛,取得善知识的确实支持。如不遵守誓言,将堕入地狱;如遵守盟誓,即可成无上正觉。


这就是著名的“桑耶大誓”。


在赤松德赞后,牟尼赞普和赤松德赞两代继续弘传佛教。牟尼赞普继续执行自赤松德赞开始的用吐蕃王室收入供奉僧众的措施,以保证佛教的经济来源,这对西藏佛教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赤松德赞因受佛教势力支持而成为赞普,所以他同样积极扶植佛教。


在赤松德赞时期,佛教被引进王室,上层僧侣具有参与政治、管理教育的特权,普通僧侣也获得特殊的优礼和尊崇,佛经翻译顺利开展,使“三藏经典得以大备”。


到了赤祖德赞时,王室兴佛达到高潮。赤祖德赞组织译师重新以梵文校正所译的佛典,大量翻译未译的经典,统一体例,统一译语,使译文能清楚准确地表达原本含义,从而推动了整个藏文的改革。这在历史上被称为“藏文规范化运动”。


赤祖德赞率先为崇佛作出榜样,每当举行斋会时,他以头巾敷地,令僧侣坐踏,以示对佛教的虔敬。赤祖德赞广建佛寺,规定七户平民供养一名僧侣,并供给寺院以土地、牲畜、奴户,作为固定寺产。


赤祖德赞把王室的军政外交大权交给僧侣,规定行政制度以佛教经论为准,严厉镇压一切反佛情绪和行为。


(二)朗达玛灭佛


赤祖德赞的崇佛活动,再度引发反佛势力的强烈不满,同时也激起了平民们的愤慨。


838年,反佛的贵族发动政变,缢杀赤祖德赞,拥立朗达玛为赞普。朗达玛是赤松德赞的第四个儿子。


除了赤祖德赞以“七户养僧”的新制使僧人数量增多外,民间苦于重税而影响生计,怨恨不平而对佛法极为反感,也是朗达玛能够登上赞普宝座的原因之一。另外,赤祖德赞所倡导的佛法是印度晚期的佛学,即大乘之精粹,这绝非一般民众所能接受,而且在翻译经典之际,禁止密乘典籍的翻译,也与西藏的苯教信仰格格不入。


种种原因,促成了朗达玛的灭佛运动。朗达玛灭佛比西藏佛教史上的任何禁佛运动都广泛得多,对佛教的打击报复也更为严重。包括封闭寺院、涂抹寺内壁画、焚毁经典、迫害僧侣等。


朗达玛是针对佛教的佛、法、僧三宝来摧毁佛教的,时间虽然不很长,但是对佛教的打击十分沉重,以致西藏佛教史把朗达玛时代以后的近百年间,称为“灭法时期”。朗达玛的灭佛,标志着西藏佛教前期弘传的结束。至10世纪后半期,佛教才在西藏开始复兴,是后期弘传的开端。


(三)后期弘传


朗达玛的灭佛行为,引起了众多僧人的强烈不满。842年,在今西藏洛扎县一带,有一个名叫四吉多吉的僧人,将朗达玛暗杀致死。


朗达玛死后,佛教并未得到复兴,反因赞普被喇嘛刺杀,其亲信更迁怒于佛教僧人和信徒,佛教僧徒或遭捕杀或自逃之,西藏境内僧人无一幸存。佛教文化被灭除殆尽,一般文化亦同遭厄运。


朗达玛死后,由于他的两个儿子,即大王妃抱养的永丹和小王妃生的欧松之间的争立,大臣们分成两派,从此吐蕃王室分成两支,累年相争,战乱不已。


吐蕃在各地的将领也拥兵称雄,彼此争战,过去一些归属吐蕃的部落也相继脱离吐蕃的管辖。紧接着,一场奴隶平民大起义爆发,吐蕃王朝在这样的局势下,随着佛教的衰落而崩溃了。


据藏文史料记载,当朗达玛灭佛之时,有三名佛教僧侣经阿里等地逃至多康地区,即今青海西宁一带,继续传授佛教,其门徒中最著名的是喇钦·贡巴饶赛。


970年左右,西藏山南地区新兴封建主、桑耶寺寺主意希坚赞,选派以鲁梅·楚臣喜饶为首的十人,前往多康求学佛教,师事喇钦·贡巴饶赛。五年后,这些人陆续学成,回到西藏。


他们返藏后,大量建寺、度僧、传戒。至10世纪末,西藏的佛教很快恢复和发展起来,其规模甚至超过了弘传前期。这一过程,史称“下路弘传”。


与此同时,逃亡阿里地区的另一支王室后裔、封建主意希沃也热衷于提倡佛教。他派仁钦桑波等21名青年,到印度、迦湿弥罗等地学习佛法,又邀请阿底峡等印度高僧来到阿里。


仁钦桑波与印度僧侣一起,翻译显教经典17部、论典33部,又译介密教怛特罗,即经咒108部。自此,西藏佛教开始把密宗提到佛家理论的高度。


弘传后期的密宗比较兴盛,与仁钦桑波大量译介密宗经典有重要联系。至11世纪时,阿里地区的佛教已具有相当规模。这一过程,史称“上路弘传”。


阿底峡是萨护罗国国王次子,萨护罗国就在今孟加拉国达卡地区。阿底峡对“五明”学有很深造诣,曾任那烂陀寺、超岩寺等18座寺庙的住持。


1042年,阿底峡受邀经尼泊尔抵达阿里。阿底峡在阿里除了讲经说法、传授密法灌顶外,主要致力于调整西藏佛教的显密修习次第和显密两教关系。他的《菩提道灯论》就是针对当时西藏显密佛法修习混乱的现状而著的,对西藏佛教的发展影响深远。


阿底峡的弟子很多,其中最著名的是仲敦巴。仲敦巴说,形成噶当派,所以布顿在《佛教史大宝藏论》中说:“特别是他将甘丹派法规传授给仲敦巴,西藏佛教由此大弘传了起来。”


赞普 吐蕃王号,在政治制度上,松赞干布仿唐朝的官制,赞普是最高统治者,赞普之下设大相、副相各一人,总管全国政事。


迦湿弥罗 又称作羯湿弭罗国、个失蜜国等。位于西北印度犍陀罗地方的东北、喜马拉雅山山麓的古国,为现在的喀什米尔地区,隋唐时代称为迦毕试。


三、主要派别


藏传佛教在弘传后期,从11世纪开始陆续出现许多教派,并形成了各种支派。至15世纪初,格鲁派的形成,藏传佛教的派别分支才最终定型。藏传佛教主要有前期四大派,即宁玛派、噶当派、萨迦派、噶举派,以及后期的格鲁派。


藏传佛教的派别差异,是因不同师承、不同修持教授、所据不同经典和对经典的不同理解等佛教内部因素,以及不同地域、不同施主等教外因素而形成的,这是藏传佛教的一大特点。


(一)宁玛派


宁玛派是藏传佛教最古老的一个派别,在各派中历史最久,形成于公元11世纪。宁玛,藏语意为古或旧。所谓古,是说它的教理是从8世纪时传下来的,历史悠久;所谓旧,是说它的一些教义教规是以古时候吐蕃的旧密咒为主。


宁玛派与西藏本土所固有的宗教,即苯教有着密切的关系。8世纪至9世纪,佛教中的密宗从印度传入西藏,并保持父子相传的形式。而苯教在西藏民间的影响很大,恰好密宗的神秘性与它非常相似,结果两者逐渐结合起来。


宁玛派极重密宗且弘扬旧密咒。早期宁玛派的特点是采取密秘单传,信徒分散,没有寺院及僧团,其教徒可从事生产,可娶妻生子。由于该派僧人穿红色僧衣,俗称“红教”。


宁玛派的教法传承,是与前弘时期的法统一脉相承的。在禁佛时期,采取的是极为隐蔽的方式进行传授。吐蕃王朝崩溃后,很长时间无寺庙、无僧团,只有一批在家俗人咒师维护法统。有的则采取在家庭中父子相传的方式进行传法,法脉因而不断。


10世纪至11世纪时期,即后弘初期,就有人或自费或被派到印度、尼婆罗等地去学习经教。有些是把印度、尼婆罗的高僧迎请入藏传法,新翻译了大量密乘典籍。由于师承不同,所传教法不同,遂产生了派别,总称为新译密咒派或新派。如噶当、萨迦、噶举等派均属于这些派别。


宁玛派也出现在这一时期,开创人是素尔波且·释迦琼乃。当时,除素氏外,尚有若氏家传系统以及后来隆钦宁提的传承系统等。由于这些传承系统都是弘扬前弘时期的经典法要,遂逐渐形成为一个独立的宗派。历史学家便称他们这派为前译密咒派,简称“旧派”。


宁玛派僧徒可以分两大类:第一类称阿巴,专靠念经念咒在社会上活动,不注重学习佛经,也无佛教理论;第二类有经典,也有师徒或父子间传授。


事实上,宁玛派由于三素尔的出现,才有寺院的建立,以及一定规模的活动,形成了有系统的教派。


“三素尔”指素尔家族的祖孙三代,即素尔波且·释迦琼乃、素尔穷·喜饶札巴、濯浦巴·释迦僧格,他们是西藏佛教宁玛派的重要代表人物。素尔波且从小亲近当时的许多密宗大师,广泛学习宁玛派教法,逐步学到了各种流行于当时的密法。比如,素尔波且从娘·耶协琼乃大师前完整地学到了《幻变经》密法,托噶·南喀拉大师又给他传授了《集经》密法。可见,素尔波且基本上继承了前弘期传承下来的远传经典派的全部教法。


后来,素尔波且还特意向大译师卓弥·释迦耶希敬献一百两黄金,获得道果法的圆满传授。通过广泛求教学习和自身的刻苦钻研,素尔波且很快成长为当时的一名精通宁玛派教法,并具有渊博宗教知识的著名大师。特别是他创建邬巴隆寺,为宁玛派开辟了一个统一的宗教活动中心。从此,素尔波且就在该寺开展一系列促进宁玛派教法仪轨得以进一步完善或发展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宗教活动,使宁玛派结束以往的的分散格局或无组织状态,开始走向拥有完整教法仪轨和寺院组织的正规宗派行列。


素尔波且去世之后,素尔穷·喜饶札巴成为唯一的继承人。他在管理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