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问题意识与价值批判:西方马克思主义文论精译(马克思主义研究论库·第二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问题意识与价值批判:西方马克思主义文论精译(马克思主义研究论库·第二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问题意识与价值批判:西方马克思主义文论精译(马克思主义研究论库·第二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问题意识与价值批判:西方马克思主义文论精译(马克思主义研究论库·第二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陈静,余莉等编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02-15

书籍编号:30655583

ISBN:9787300234571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00453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问题意识与价值批判:西方马克思主义文论精译(马克思主义研究论库·第二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版权信息







出版说明


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立党立国的根本指导思想,是我们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强大理论武器,加强和推进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当前,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深入推进,新情况、新问题层出不穷,迫切需要我们紧密结合我国国情和时代特征大力推进理论创新,在实践中检验真理、发展真理,研究新情况,分析新矛盾,解决新问题,用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指导新的实践。时代变迁呼唤理论创新,实践发展推动理论创新。当代中国的学者,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学者,要想适应时代要求乃至引领思想潮流,就必须始终以高度的理论自觉与理论自信,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不断赋予马克思主义新的生机和活力,使马克思主义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创造力、感召力,放射出更加灿烂的真理光芒。


为深入推进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组织策划了“马克思主义研究论库”丛书。作为一个开放性的论库,该套丛书计划在若干年内集中推出一批国内外有影响的马克思主义研究高端学术著作,通过大批马克思主义研究性著作的出版,回应时代变化提出的新挑战,抓住实践发展提出的新课题,推进国内马克思主义研究,促进国内哲学社会科学的繁荣发展。


我们希望“马克思主义研究论库”的出版,能够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为推动国内马克思主义研究和教学作出更大贡献。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前言


西方文论研究始终对现实有着强烈的干预意识,正因为此,它在中国也引起学者们的关注,成为国内外国文学研究的重要领域。随着学科间的藩篱被打破,西方文论研究的视野不再局限于文学理论这个狭隘的范畴,而是以文学理论为依托,关照现实生活的各个方面,透过现实生活的表象,力图追索出其背后的运作机制。进入21世纪之后,西方文论研究者的研究领域更加多元化,更加关注西方主流文化与价值观同非主流人群的矛盾冲突。因此,引进当代西方文论研究的最新成果,不仅能够极大地拓展国内学者的研究视野,同时也能够让国内学者感受到西方同行的学术精神。


王逢振先生是国内著名的文化研究学者,在西方文论的译介与研究方面更是成绩卓著。蒙先生错爱,我们在先生的指导下完成了一些西方文论论文和著作的翻译,并且已经发表和出版。这些翻译工作不仅让我们在学术翻译实践方面有了很大进步,也培养了我们对于西方文论的研究兴趣。同时,西方文论研究者身上的社会责任感和公共意识更是深深地打动了我们。于是,我们冒昧地向先生提出编辑出版西方文论研究最新成果的想法,得到了先生的热情赞赏,于是,在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的大力支持下,在王逢振先生的悉心指导下,我们决定选编这本题为《问题意识与价值批判》的论文集。


本书编者在选择论文时遵循的基本原则是所选论文应能反映西方文论研究的最新动向,能够把握全球化语境下文论研究的新热点。这些论文的作者既有大师巨擘,也有新锐学者,但他们都具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即强烈的问题意识,因此他们能够打通时空的界限,寻绎诸多事项之间的勾连,揭示那些我们习以为常的事物背后深刻的历史和时代线索。


在本书选编的12篇论文中,内容涉及对经典文学和文化研究概念的重新阐发,对西方主流价值观的批判,对非主流文学作品的研究,对理论问题的讨论,以及对影像作品在当今社会生活中的影响及意义的探究。本书所选的论文多数是在马克思主义理论框架中展开的对当今社会问题的研究与批判,因此对于国内读者了解西方马克思主义文论的最新发展也有积极的参考价值。


对经典的再阐释始终是文学研究领域的热点话题。本书所选的第一篇论文便是弗雷德里克·詹姆逊2012年的新作《时间实验:天命与现实主义》。文中,詹姆逊从“文学辩证法”的视角,通过对现实主义小说发展路径的梳理,揭示出现实主义这一经典小说形式在形式与内容方面存在的悖论——从形式而言,现实主义小说旨在表现现实的人的力量,而实际完成的现实主义小说几乎无一例外地以天命或超验为主题。同时对“本体论现实主义”“伟大的现实主义”以及现实主义与现代主义小说的关系等问题进行了颇具现实意义的阐发,对经典研究具有深刻的启示。特里·伊格尔顿和迈克尔·哈特的两篇文章则从文化批判的角度重新阐释了“共产主义”这个经典概念在当今政治文化中的新含义。阿卜杜拉·詹穆罕默德的《重释价值、权力、知识或福柯对马克思的拒绝》分析了福柯的权力理论与马克思的价值理论之间无法斩断的关系,是对马克思主义在当下社会中的命运的一次深刻思考。


随着全球化进程的深入展开,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面临诸多新的问题和挑战。而本书也在众多论文当中选择了比较有代表性的5篇,展现了研究者从不同角度对有关问题的思考。希利斯·米勒的《社区理论:南希和史蒂文斯之间的对立》通过对南希和史蒂文斯两人提出的社区概念的对比分析,指出社区在不同时期对不同人群具有的不同含义。罗斯维莎·斯科奇的文章将女性主义放在马克思主义的框架内进行了重新阐释,提出了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的理论框架,在价值理论的参照下重新界定了性别理论。《再现当代英国的移民劳工:白晓红的<华人低语>和玛琳娜·柳薇卡的<草莓地>》则对全球化经济背景下移民工人,尤其是对非法移民工人的生存处境进行了深刻的解读,让我们看到全球化光鲜的繁荣背后被忽略的血腥。罗伯特·库兹和穆里纳里尼·沙克拉沃迪的文章是对西方主流价值观和文化殖民的深刻反思。


图像在今天发挥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巨大的作用。图像不再仅仅是视觉的娱乐,而是承载了更多的政治内涵。在本书中,我们选编了伊姆里·济曼和玛利亚·怀特曼的、埃杜阿多·卡达瓦的、克里思塔·考夫曼的3篇图像研究论文。文中,这些作者深入细致地为我们剖析了图像中的行为主义艺术意图、图像所体现的时代内涵和在图像中被隐去的暴力。


王逢振先生在本书文章的遴选、译文的审定等环节均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心血,如果本书能够实现我们最初的设想,能够为当前国内的西方文论研究提供一定的借鉴,首先应该感谢的便是先生的辛勤付出。同时我们也要感谢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尤其要感谢其学术出版中心,在商业化盛行的今天,学术出版中心一直坚持出版各种学术著作,没有这些支持,本书不可能出版。最后,我们想说的是,由于编者、译者的学识浅陋,在翻译这些论文时难免有错漏之处,敬请各位读者谅解并批评指正。

陈静 余莉


2015年仲春于兰州

现实主义新解


时间实验:天命与现实主义[*]

弗雷德里克·詹姆逊[**]

1

大团圆的结局并非如你想的那么容易实现,至少在文学中是如此,但不管怎样,它们是一种文学范畴,而非一种存在范畴。让你的主人公悲惨地结束要容易得多,但是,或许在这里,作者一个武断的决定所造成的危险甚至更明显,所以必须通过某个更大的意识形态概念——要么是悲剧美学,要么是关于失败的形而上学理论,因其在自然主义小说中占据主导地位,而且仍然左右着我们关于贫困和欠发达的想象——使结果更加公正合理。


大团圆的结局也不同于“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青年的冒险故事常常以后者结尾。按照诺斯罗普·弗莱(Northrop Frye)关于年轻一代在阴茎上取得了对年老一代的胜利这一说法[3],喜剧是情节类型戏剧中的一个子集,但是,它的具有创新性的对等物已经趋向一个不同的方向——天命喜剧,即我们本文的主题。


《埃修匹加》(Aethiopica)不仅添加了父亲对恋人们归来的接受,而且(具有典范性地)用大量的情节使他们分开,那些情节都只能依靠他们个人瞬间获得的好运才能完成:


“你当作你的女儿的那个孩子,这些年来我托你收养的那个孩子,是安全的,”他郑重地说,“尽管事实上,她就是——而且这一点已经被发现了——那对父母的孩子,你知道他们的身份!”


现在查理科勒正从亭子那边跑过来,完全不顾她的性别和年龄所应该有的稳重,像个疯丫头一样冲过来,扑倒在他的脚下。


“爸爸,”她说,“我敬重你就像敬重生我的人一样。我是一个邪恶的人,杀了我的父母;你想怎样惩罚我,就怎样惩罚吧;不要试图为我的罪恶找任何借口,将它们说成是神的旨意,说什么诸神在控制人的生活!”


在几英尺外的地方,波希娜挽着海达斯帕斯的胳膊。“这都是真的,夫君,”她说,“你不应该再怀疑了。现在明白了吧,这个年轻的希腊人真的要成为我们女儿的丈夫了。她刚刚已经向我承认了,尽管这让她很痛苦。”


人们欢呼着,在他们所站的地方高兴地跳起舞来,老的,少的,穷的,富的,在这一片欢腾中没有任何不和谐的声音。[4]


这个故事的现代版本非常聪明地将它的两大轨迹(每个恋人的苦境)进行了整理,标示出一个完整的历史社会中的地理层次和阶级层次。同时,《约婚夫妇》(I promessi sposi)现在——在基督时代结束之时——包括了以天意和救赎为主要内容的自反性问题和哲学问题。在这个前提下,年轻恋人的重逢最终包含了一个临时视角,比年轻人战胜老年人这一视角宽阔得多。[5]


关键是救赎并非一个宗教范畴,而是一个哲学范畴。我们不能将我想要提出的那个传统作为神话戏剧唯一的世俗化。的确,布鲁门伯格(Blumenburg)告诫我们,这个概念是一个谬论,它被设计出来,要么是为了败坏世俗化所谓的宗教前提(例如马克思主义),要么是为了证明宗教在整个现代或现代化的世界里保持着无意识的持久性。[6]在现实中,我们必须考虑到形式,形式是继承而来,在重新运用时被赋予全新的意义和手法,与其被借用来表述的历史源头没有任何关系。因此,复活主题本身——在神话中是所有救赎最荣耀的表现形式——很少从宗教意义上来理解:从普鲁斯特(Proust)(《追忆似水年华》[L\'adoration perpétuelle])对它的比喻性运用到斯坦利·斯宾塞(Stanley Spenser)的绘画(更不用说《冬天的故事》[The Winter\'s Tale])对它的朴实赞美,复活表现了一种在俗世获得救赎的欣悦,物质的或社会的词语无法表达这种欣悦,宗教语言在此提供了表达物质可能性的方式,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


以天命为主题的作品体现的正是这种可能性:如果我说在哲学意义上是这样的,我是想借此说明(与长期存在的神学概念不同)关于这个问题的哲学概念都不可能独立存在,因此,只有通过美学再现才能理解这一现实。但是,我同时也想借“哲学的”一词来说明局部再现——关于个人的故事、经验现实——必定总是以这种形式被一个更加超验的哲学思想所遮蔽,就像我坚持认为,自然主义对厄运和无法避免之堕落的表现是被一系列更加抽象和总体化的阶级意识形态及科学的意识形态所左右(从无序状态到无产阶级的资产阶级恐怖,以及“西方的没落”)。


在科幻小说这个十分不同的语域里阐释这个过程应该非常适宜:的确,在菲利普·K.迪克(Philip K.Dick)最阴森恐怖的小说之一《火星人的时光倒转》(Martian Time-Slip)的核心部分,我们看到了一段最华丽的救赎。


跟很多副文学(paraliterature)(现代侦探小说与某个城市之间的关系已是众所周知)相似,科幻小说常常是一种关于场所和地理环境的文学,尽管是想象中的环境:迪克的火星是他典型的苦难荒漠的一个样本,在那里,20世纪50年代守旧的美国的那些最阴郁的特征得到了持久的再现,而且通过一个毫无生气的生态背景,通过重用低效益的组织机构,这些特征被永久性地保存下来。澳大利亚的文化怀旧使这个没有任何前途的殖民地随风飘去,它还有一些幸存的原住民(在此被称作布雷克人),并且幻想灭绝塔斯马尼亚人。迪克让大量的情节交替出现(他的大师手法令人想起狄更斯或阿特曼[Altman]),主要包括政治腐败和功能失调的家庭、精神疾病和职场上的失败,这些情节离开噩梦和幻想便无法完成,在此都体现在曼弗雷德这个患了自闭症的孩子身上。这个孩子说的话可以用“gubble”这个词来表达,它表达了曼弗雷德透过事物的表面所看到的“皮下的头盖骨”,一堆堆的装置和垃圾构成了外部世界及其人口更深层的现实。这是被拉康在他的“物”(das Ding)这个概念中理论化了的模糊感觉,是妖魔般捉摸不定和难以表达的他者,它在我们每个人心中的“外部世界”里等待时机。[7]


但事实上,曼弗雷德的情形是一种时间旅行:这个精神已经瘫痪的孩子,其真实生活“在现实中”是他若干年后将要变成那个年老体衰、需要接受治疗的老人,他身陷那个“黑色铁狱”的早期模型当中(“帝国从未终结”),它成为迪克晚年生活和作品中挥之不去的魔影。[8]但是,仍然可能在此获得一个救赎,因为布雷克人(对原初宇宙的模仿)在时间上与曼弗雷德是并行的,他们逃脱了必然灭绝的天命,通过将年老的曼弗雷德从他最终的禁锢中救出,带他进入永恒的梦境时间(Dre-amtime),他们可以拯救另外一个孤儿:


她和杰克从那个孩子身边挤过去,进入房中。西尔维娅还未搞清楚她看到的情境,但杰克似乎明白了;他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再往前走。


起居室里全是布雷克人。在他们中间,她看到一个半活的人,他是一个老人,胸部以上是活的;他待的地方有一堆乱七八糟的泵、管子和刻度盘,机器咔哒咔哒不停地响着,一直没有停。它维持了老人的生命,她突然间明白了这一点:他缺失的部分被机器取代了。噢,上帝,她心里叫了一声。他或它是怎么回事,坐在那里,萎缩的脸上挂着笑容?这时,它向他们说话了。


“杰克·伯伦,”它喘了口气,而且它的声音是从一个机械传声筒里发出来的,是从那个机器里发出的,不是从他的嘴里,“我在这里向我的母亲告别。”它顿了一下,她听到机器加速了,似乎在使劲儿。“现在,我可以谢谢你了。”老人说。


杰克站在它旁边,握着它的手说:“谢我什么?我没有为你做过任何事。”


“不,我认为你做过。”坐在那里的物体朝布雷克人点点头,他们将它和它的机器推得离杰克更近一些,并且将它竖起来,这样,它便与杰克面对面了。“我认为……”它重新陷入沉默,然后接着又说,这次声音更大了一些,“你曾试着与我交流,是很多年以前了,我对此很感激。”[9]


你无疑可以从这段话中读出晚年迪克的宗教神秘主义,不过,生产方式(现代的和古代的)的主题也提醒我们反过来感受,个体生产方式背后有一种社会和历史的救赎在发挥作用。

2

事实上,这是令我们的哲学框架更加复杂的另外一条轴线,它不是从成功到失败,然后折回来,而是从个体到集体。


康德的经验/超验这个“双体”,事实上,还有天意的连续体本身,是围绕着个人主体诸范畴组织起来的。在我看来,除非我们重新将其与另外的神学母题联系在一起,这个神学母题以历史而非个体性作为其问题和悖论的场,除非如此,它是难以想象的(这并不意味着那些能想到的就可以得到满意的结论)。


不是天意和机缘巧合,而是宿命概念能够解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