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语言文字 > 我们都是追梦人:交汇点公开课讲演录(1)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我们都是追梦人:交汇点公开课讲演录(1)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我们都是追梦人:交汇点公开课讲演录(1)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我们都是追梦人:交汇点公开课讲演录(1)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交汇点公开课讲演录,面向社会的公益智库课堂!李肇星、郑永年等38位海内外大咖名流集思广益话未来!吴晓波、叶檀、毕飞宇、余秋雨等38位大家学者的公开课!

作者:双传学著

出版社:江苏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12-01

书籍编号:30662044

ISBN:9787214232472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414284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语言文字

全书内容:

我们都是追梦人:交汇点公开课讲演录(1)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版权信息


书名:我们都是追梦人:交汇点公开课讲演录①


作者:双传学


出版社:江苏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3-01


ISBN:9787214232472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让睿智之思点亮追梦路


双传学


2018年盛夏,交汇点公开课第一课开讲。“交流思想、汇聚智慧、点亮未来”。我们当时喊出了这样一句响亮的口号,并朝着这个目标逐梦前行。


今天,看到38期公开课的讲演录汇集成册,心中充满收获的喜悦。这本书,既是对我们工作的阶段小结,也是向授课名家们的再次礼赞!


学术大咖云集,巅峰思想荟萃。重读各位名家的文章,我的眼前又浮现出他们授课时的风采,耳际又回响起他们讲过的金句锐语。毫不夸张地说,每一堂交汇点公开课,都是学习的盛典、思想的盛宴。这一点,参加公开课的听众可以证明,这本书同样也可以证明。


我们为什么要开办交汇点公开课?回答这个问题,我不由想起新华日报首任董事长周恩来同志1950年的亲笔题词。他殷切嘱咐新华日报同仁:“在人民胜利后的南京,出版新华日报一周年,今后应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为人民服务,为党和国家的事业鼓与呼,为江苏改革发展助力添彩,这是拥有80余年光荣历史的新华日报不变的初心。开办交汇点公开课,就是我们在新时代守正创新做好服务的一项重要举措。


新华日报诞生于抗日烽火中,其《发刊词》说:“本报愿在争取民族生存独立的伟大战斗中做一个鼓励前进的号角……”2015年,在媒体融合的大潮中,交汇点新闻客户端应运而生。“交汇点”发刊词,对自己的名字作了如此描述:我们叫她这个名字,不仅是因为她的诞生地江苏,处于“一带一路”的交汇点上,更因为我们希望每一个微小或宏大的理想,都能快些到达和现实的交汇点。我们也相信,这一个个交汇点,会在时光的洪流中拔节生长,汇聚成中国梦绚美的拼图。


时代是思想之母。从新华日报到交汇点,从“光与电”到“数与网”。我们深切认识到,无论媒体形态怎么变,服务意识始终不能缺位,新闻和思想始终不会退场。今天,在互联网传播碎片化、感性化、娱乐化的大背景下,有思想的优质内容是稀缺资源。居高声必远。新华日报要提供更优质的服务,自身就要实现从新闻纸向观点纸、思想纸的转变,同时要通过融媒体的传播,把思想含量转化为思想流量,让理论与舆论同频共振、同向发力。


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今天,我们都是奔跑者、追梦人。我们高兴地看到,交汇点公开课,已成为一个碰撞思想、汇聚力量的大平台。在这里,大家共享共赢,追梦圆梦。在这里,不仅有丰富的思想供给,还有创造“更美好生活”的可能。


当然,我们也看到,交汇点公开课还只是蹒跚迈出了第一步。媒体融合发展、转型发展、跨界发展没有休止符。在风雨无阻、砥砺前行的道路上,我们将恪守党报姓党的初心,永葆为民服务的恒心,饱含精益求精的匠心,让党报勇立新时代潮头,释放思想力量、舆论强势、文化价值,为新时代中国特色新闻学提供生动而精彩的实践样本!


(作者系新华日报社社长、总编辑、党委书记,新华报业传媒集团董事长)

1 从百年沧桑到大国崛起


金一南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原战略研究所所长


我们都是追梦人:交汇点公开课讲演录(1)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今天这个题目很大。百年沧桑,从“东亚病夫”到民族复兴,这是一个贯穿百年的大命题。


今天的中国跟过去完全不一样。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说,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意味着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我觉得我们在座的这一代两代三代人,都是见证者,从毛泽东时代的站起来,到小平同志的富起来,到今天的强起来。


当然对今天的中国发展,很多人持有疑问,包括刚刚发生的中美贸易摩擦,都在问中国人能不能扛得住。其实这个问题不新鲜,早有人提问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真是一条康庄大道吗?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他汉语非常好,在北京大学获得国际关系学硕士学位,据说是西方研究中国的学者中第一个获得中国硕士学位的人。2015年他发表了一篇文章The Coming Chinese Crack-up(《正在到来的中国崩溃》),他认为我们不行了,他说中国退出历史舞台的速度将超过许多人的想象。主要理由是,大批经济精英移民海外、腐败、经济体制改革举步维艰。我当时看到这篇文章就觉得,沈大伟很聪明一个人啊,怎么脑袋进水了?我们像他想象的这样吗?他这篇文章3月6号发表的,3月16号正好有一个会,我们在北京与基辛格有个会面,一位国际战略学会的专家问基辛格,怎么美国现在又开始炒中国崩溃论了?基辛格不知道这个情况,非常吃惊,他说没有,哪有这个事情?我们就讲了3月6日《华尔街日报》沈大伟的文章。基辛格听了一愣,他没有看过,但很快回答我们一句话让我们的疑问迎刃而解了,他说,沈大伟想当副国务卿。当时美国大选已经开始了,希拉里、特朗普两候选人都不太明朗,大家都认为希拉里要当选,沈大伟想在希拉里政府里当副国务卿。基辛格说,沈当不成副国务卿,他自己不知道,但我知道,所以你们不要过多担心,今年底以前他态度会转过来的。我们后来6月份访美,7月3号离开美国,7月1号,《华尔街日报》登了沈大伟另一篇长文《如何与一个崛起的中国打交道》,态度改过来了。文章7月1号发表,起码6月中旬就写好了,也就是6月初,沈大伟就知道副国务卿当不成了,只有再干老本行,继续从事学术研究了。美国有旋转门之说,学者通过旋转门迅速成为政府官员,基辛格当年就是这样,从大学教授一旋转成为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沈大伟也想旋转一把。你看,沈大伟、基辛格,其实都一样,都是吃中国饭的,今天在美国中国饭很好吃,不管说中国崛起,或者说中国崩溃,都是很好的饭碗,研究中国在美国非常热。基辛格90多岁的人了,每年往来中国最少三四次,一下飞机上午会谈,下午会谈,晚上宴请,几乎没有闲暇。跟我们会谈,谈着谈着脑袋一低就睡着了。这么一个老人这么折腾他,他是非常累的。但是基辛格的助手跟我们讲,你们继续讲,他睡着也听得见,你们要提尖锐的问题,提尖锐的问题他受刺激,就精神,眼睛发光他就不睡觉。后来中方说提尖锐问题,谁提尖锐问题啊?哎,金教授,你提,你提个尖锐问题。我第一次与基辛格会谈,冷不防让我提个尖锐问题,我说什么尖锐问题?我突然间灵机一动,我就问,基辛格先生,你1972年陪同尼克松总统访问中国,你们的车队有多少辆车?基辛格一听这个问题,眼睛亮了:多少辆?30辆?40辆?我说不对,107辆。他马上眼睛更大了:你怎么知道107辆?我说1972年,我没记错,2月6号你访问北京,我当时是北京一个街道小厂的学徒工,正在上班的路上,在西单路口被封住了,美国总统车队通过,全城戒严,我们被封在路口外面。我说我坐在公共汽车上,我站在公共汽车第一排,发动机盖子后面,当尼克松的车队通过的时候,全车人在一起数,1、2、3、4、5……最后107,给我很深的印象。基辛格一听大吃一惊,他说有那么多车吗?一下子精神来了,因为那是他当年很辉煌的时刻。我说基辛格先生,我在工厂年年被评为优秀徒工,因为什么?我家离工厂最远,我上班从未迟到,就那天迟到了,在西单路口卡了40分钟,疏散20几分钟,将近1个小时,上班晚了,我第一次迟到。全场哄堂大笑。茶歇后下一轮会谈开始,基辛格站起来,转身对我先鞠了一躬,说现在为43年前那次耽误你上班,我在这里向你道歉。全场再次哄堂大笑,紧接着热烈鼓起掌来。我猝不及防,不知道如何回应他,一急之下我想起基辛格他自己讲的一句话:真不敢想象中国和美国终于有一天能一起讨论整个世界未来的和平与进步了。我说基辛格先生,借用你讲的话,真不敢想象,43年前被尼克松车队堵在西单路口一个学徒工,今天能够和基辛格坐在一起会谈,并接受你的正式道歉。


这背后是什么?基辛格跟我鞠躬道歉,背后是一个强大的崛起的中国。我设想,如果是个衰败的中国呢?如果是一个沈大伟描述的衰败的、没落的、即将崩溃的中国呢?基辛格还一趟一趟往中国飞,一次一次跟你会谈?还跟你鞠躬道歉?想都不要想。我当时非常感慨,我觉得这是个人命运与国家命运的问题。我们非常有幸,我们个人的成长与国家成长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如果没有中国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今天就是一个街道小厂的退休多年的老职工而已。中国的变化,我们个人的变化,个人的命运,中国的命运,完全叠加在一起,所以有这样一句话,一滴水只有融入大海才能不干枯,我们今天就融入了中国这个浩浩荡荡发展的大海。


2000年我去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这是中国军官第一次进入皇家军事科学院,以前从来没请过我们。学习期间,按照英方要求,所有军官都要讲你所在国家的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宪法、国防等,还要讲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个社会制度,为什么是这个意识形态。我们班30名军官,来自26个国家和地区,社会主义制度的只有我们一个。抽签,抽到第一名,爱沙尼亚军官;第二名,中国军官,全场哄堂大笑。为什么呢?爱沙尼亚非常小,波罗的海的弹丸之地;中国非常大,960万平方公里。爱沙尼亚刚刚从苏联的社会主义体制下挣脱出来,中国人还在搞社会主义。反差巨大。我当时在那儿生气,我说我也不是搞政治学的,我也不是搞思想理论的,我是研究国家安全战略的,你让我搞这个,很难。我正在考虑怎么对付他们,同班同学、捷克军官罗德威尔,原来社会主义的,他深知我的难处,上来悄悄地跟我说,他们就想听听你们为什么搞社会主义,相信马克思主义。他说你别跟他们讲这个,你讲这个就上他们当了,你讲讲你们中国的历史文化,你们历史文化那么悠久,反正每人20分钟,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一听罗德威尔讲得有道理,就准备按照他的方案把这事情给混过去。后来我坐在那儿越想越不对劲,全班30名军官,社会主义只有我们一个,按照中国的话,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你早晚都得讲。后来我就想起了自己在日记本上写的一句话,叫作难事必有所得,就是要干困难的事,干自己没干过的,那是挑战。你做轻车熟路的,闭着眼睛都能做的,那是重复,一遍遍重复不会提高。就是要迎接挑战,哪怕你失败了,也是提高。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我从来没讲过,我就不信我讲不了,于是下决心讲。当时星期三下午抽签,星期五上午讲,只隔了个星期四,英方课程安排得非常紧,根本没时间准备。周三晚上就睡了三个小时,周四晚上就睡了两个小时,其他时间都在图书馆准备,我在图书馆看见那爱沙尼亚军官也在吭哧吭哧准备。代表国家发言,谁都不敢掉以轻心,而且按照英方的要求,发言必须带PPT,必须有图片,把你观点打出来,让大家看见。


星期五上午,他上去第一个讲,图文并茂,PPT比我好多了,又是录像又是图片。他讲什么呢?讲1989年8月,波罗的海三国,190万人手拉手,组成数百公里长的人链,要求民族独立,被称为波罗的海之路。他用的是BBC录像,录像从空中拍摄的,190多万人,从白发苍苍的老者,到步履蹒跚的孩子,男人、老人、妇女、孩子,手拉着手,这个人链穿过河流、穿过桥梁、跨过田野、跨过城镇,极其壮观。戈尔巴乔夫当年看到这个镜头深受震撼。戈尔巴乔夫最后讲一句话,既然他们如此强烈地要求民族独立,那就让他们独立吧,我们留在苏联内部的人把苏联搞好,他们将来会重新要求加入的。戈尔巴乔夫太天真了,苏联的解体从爱沙尼亚独立开始,然后紧接着,拉脱维亚、立陶宛,波罗的海三国独立,紧接着苏联崩溃。我说爱沙尼亚就跟墙上的第一块瓷砖一样,它首先掉下来了,其他的瓷砖跟着噼里啪啦剥落,苏联解体。爱沙尼亚军官在台上讲的时候,台下鼓掌的、跺脚的,互动非常热闹。


他讲完我上来。我站起来那一瞬间,课堂转入死一般的沉寂,一点声音都没有。我顺着走廊往台上走,就觉得走在一个空无一人的房间,一点声音都没有,鸦雀无声。我站在台上往下一看,他们比我还紧张呢,我知道他们心里怎么想的:你看看人家,刚刚讲完如何从社会主义体制下挣脱出来,中国人要上去讲他们的社会主义了。我的PPT只有这两幅画。第一幅是1900年的中国,我说给大家看看100年前的中国,“东亚病夫”,跌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任人欺凌,任人宰割,大量不平等条约。而现在,英国国防部邀请我们在这儿学习。为什么邀请我们?因为我们是一个崛起的中国。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我们最后被迫签订《辛丑条约》,与13个帝国主义国家签约,庚子赔款4亿5千万两白银,我说今天在座的很多军官,你们的国家都参与了当年对中国的瓜分。第二幅画,2000年,100年后的中国,是一个站起来的、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中国,她的工业、农业、国防、科技、教育、医疗,多项指标名列世界前茅。我说这两幅画,横跨100年,就是一句话,马克思主义改变了中国。我们中国人为什么相信马克思主义?我们从来不是为了马克思主义而马克思主义的,我们是为了寻找一条救国救民的道路。马克思主义是我们认识、分析中国问题的方法,我们用这个主义找到了一条民族独立、国家解放的道路,然后在这个过程中,产生第二句话——中国也改变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结合,我们找到一条中国革命的正确道路;邓小平理论——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建设发展实际结合,我们找到了一条改革开放的正确道路。我说百年中国的命运就这两句话,横贯一百年:Marxism changed China,and China changed Marxism。


我讲这些的时候,从头到尾台下鸦雀无声,但是我讲完了,突然之间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他们热烈地给我鼓起掌来,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军官,全部鼓起掌来。上来第一个向我表示祝贺的,是一位菲律宾陆军上校,他特别激动,说:金,我们出去一定要合个影。印度的一位海军上校看见了,说:金,我今天晚上一定要到你的屋子去。中国和印度,我们去年差点打起仗来,一说边境领土纠纷大家很动感情,但是那天晚上那位海军上校到我的宿舍来了,坐了很长时间,跟我讲,我们印度民族跟你们中华民族命运是一样的,你们做得比我们做得好。他跟我约定说,金,明天我们一定照相,穿着军装照相。


我们班泰勒教授,大班主任,英国著名的防务问题专家,刚刚到学校报到,他就和我发生冲突,为什么?香港回归问题。泰勒看见我第一句话,你们不守国际信用。泰勒说,1842年中英《南京条约》,你们白纸黑字签字的,香港永久割让;1860年,中英《北京条约》,白纸黑字,你们签字的,九龙永久割让。1997应该归还的是1898年签的《北京新界租约》,新界租期99年,不包括港九。我当时跟泰勒讲,我说泰勒先生,新中国成立那一天,我们已经宣布了,不承认一切不平等条约。大清王朝签的,新中国概不承认,所以一并归还。那天我演讲完,其他军官都走了,泰勒上来跟我讲了一句话,你今天讲出了你们的合理性,你们中国人这么做有你们中国人自己的道理。我觉得对一个完全不懂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英国教授来说,这句话算对我的最高评价了。还有一个给我印象最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