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胡适的北大哲学课(3)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胡适的北大哲学课(3)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胡适的北大哲学课(3)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胡适的北大哲学课(3)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胡适著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4-04-01

书籍编号:30666668

ISBN:9787510448416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51111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胡适的北大哲学课(3)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一篇 近世哲学


中国的近世哲学可分两个时期:


一、理学时期——西历1050至1600。


二、反理学时期——1600至今日。


理学是什么?理学挂着儒家的招牌,其实是禅宗、道家、道教、儒教的混合产品。


其中有先天太极等等,是道教的分子;又谈心说性,是佛教留下的问题;也信灾异感应,是汉朝儒教的遗迹。


但其中的主要观念却是古来道家的自然哲学里的天道观念,又叫做“天理”观念,故名为道学,又名为理学。


程颢(大程子,明道先生,死于1085)最初提出“天理”的观念,要人认识那无时不存,无往不在的天理。人生的最高境界只是体认天理,“廓然而大公,物来而顺应”。这是纯粹的道家的自然哲学。


程颐(小程子,伊川先生,死于1107)的天资不如他的哥哥,但比他哥哥切实的多。他似乎受了禅宗注重理解的态度的影响,明白承认知识是行为的向导,“譬如行路,须要光照”。他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方案,规定了近世哲学的两条大路:


涵养须用敬,进学则在致知。


“敬”是中古宗教遗留下来的一点宗教态度。凡静坐,省察,无欲,等等都属于“主敬”的一条路。“致知”是一条新开的路,即是“格物”,即是“穷理”:“即凡天下之物,莫不因其已知之理而益穷之,以求至乎其极。”所以程子教人“今日格一物,明日又格一物;今日穷一理,明日又穷一理”。


后来的理学都跳不出这两条路子。


有些天资高明的人便不喜欢那日积月累的工作,便都走上了那简易直接的捷径,都希望从内心的涵养得到最高的境界。


宋代的陆象山(九渊,死于1192)与明代的王阳明(守仁,生于1472,死于1528)都属于这一派。


有些天资沉着的人便不喜欢那空虚的捷径,便耐心去做那积铢累寸的格物工夫,他们只想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做到那最后的“一旦豁然贯通”的境界。宋代的朱子(朱熹)便是这一派的最伟大的代表。


要明白这两派的争点,可看王阳明格竹子的故事。阳明说:


众人只说格物要依晦翁(朱子),何曾把他的说去用?我着实曾用来。初年与钱友同论做圣贤要格天下之物,因指亭前竹子,令去格看。钱子早夜去穷格竹子的道理,竭其心思,至于三日,便致劳神成疾。


当初说他是精力不足,某因自去穷格,早夜不得其理,到七日亦以劳思致疾。遂相与叹圣贤是做不得的,无他大力量去格物了!


这个故事很可以指出“格物”一派的毛病。格物致知是不错的,但当时的学者没有工具,没有方法,如何能做格物的工夫?痴对着亭前的竹子,能格出竹子之理来吗?


故程朱一派讲格物,实无下手之处;所以他们至多只能研究几本古书的传注,在烂纸堆里钻来钻去,跑不出来。反对他们的人都说他们“支离,破碎”。


但陆王一派也没有方法。陆象山说,心即是理,理不解自明。王阳明教人“致良知”。这都不是方法。所以这一派的人到后来也只是口头说“静”,说“敬”,说“良知”,都是空虚的玄谈。


五百多年(1050~1600)的理学,到后来只落得一边是支离破碎的迂儒,一边是模糊空虚的玄谈。到了十七世纪的初年,理学的流弊更明显了。五百年的谈玄说理,不能挽救政治的腐败,盗贼的横行,外族的侵略。于是有反理学的运动起来。


反理学的运动有两个方面:


一、打倒(破坏)


打倒太极图等等迷信的理学——黄宗炎、毛奇龄等。


打倒谈心说性等等玄谈——费密、颜元等。


打倒一切武断的,不近人情的人生观——颜元、戴震、袁枚等。


二、建设


建设求知识学问的方法——顾炎武、戴震、崔述等。


建设新哲学——颜元、戴震等。


现在我想在这几天内,提出几个人来代表这反理学的时期。顾炎武代表这时代的开山大师。颜元、戴震代表十七八世纪的发展。最后的一位,吴稚晖先生,代表现代中国思想的新发展。

第二篇 理学时期


第一章 周敦颐


周敦颐(1017~1073),宗茂叔,道州营道人。曾做南安军司理参军,知郴州桂阳县,改知南昌县;后判合州,迁国子博士,通判虔州。熙宁初,转虞部郎中,广东转运判官,提点本路刑狱。以后,乞知南康军,因家庐山莲花峰下,名之濂溪。他官南安时,二程之父珦摄守事,因与为友,使二子受学焉。他的著作有《通书》四十章,《太极图说》一篇。张伯行辑有《周濂溪集》。(《正谊堂》本)


黄庭坚作《濂溪词》,序曰:


舂陵周茂叔人品甚高,胸中洒落,如光风霁月。好读书,雅意林壑。……短于取名而惠于求志,薄于徼福而厚于得民,菲于奉身而燕茕嫠,陋于希世而尚友千古。


一、变化与自然


无极而太极。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两仪立焉。


二、诚


诚字从《中庸》出来,但周氏用此字颇含深义,似有“实际”“实在”之义。


诚者,圣人之本。大哉乾元,万物资始,诚之源也。乾道变化,各正性命,诚斯立焉。纯粹至善者也。(《通书》一)


这明是说一个绝对的,纯粹至善的“本体”,即所谓“实在”。又说:


诚则无事矣。……诚无为。……寂然不动者,诚也。


这虽夹有人生观的意义,但仍含有本体论的意义居多。


三、主静


他的宇宙观虽承认变化与演化,但他以无极为起点,以寂然不动的诚为本体,以诚为无事无为,故他的人生观自然偏于主静。


二气交感,化生万物。……惟人也得其秀而最灵。形既生矣,神发知矣,五性感动而善恶分,万事出矣。圣人定之以中正仁义而主静,(无欲故静。)立人极焉。


以主静为“立人极”,而静又同于无欲,故他又说:


圣可学乎?曰,可。曰,有要乎?曰,有。请问焉。曰,一为要。一者,无欲也。


四、思


《通书》九云:“思者,圣功之本而吉凶之几也。”但他很不彻底:“无思,本也。思通,用也。”

第二章 邵雍


邵雍(1011~1077),字尧夫,范阳人,幼时徙共城,晚徙河南。李之才(挺之)摄共城令,授以先天象数之学。(程颢作《墓志》说:“先生得之于李挺之,挺之得之于穆伯长。推其源流,远有端绪。”)


他初做学问很刻苦,后来游历四方,“走吴,适楚,寓齐鲁,客梁晋。久之而归。”程颢说:


先生少时自雄其材,慷慨有大志。既学,力慕高远,谓先王之事为必可致。及其学益老,德益邵,玩心高明,观于天地之运化,阴阳之消长,以达乎万物之变,然后颓然其顺,浩然其归。


一个“自雄其才,慷慨有大志”的人,到了后来,竟成了一个纯粹的道士,“颓然其顺,浩然其归”!


富弼、司马光、吕公著退居洛阳时,为邵雍买园宅。他病畏寒暑,常以春秋时行游。每乘小车出,一人挽之,任意所适。士大夫识其车音,争相迎候。故他的诗云:


春暖未苦热,秋凉未甚寒。


小车随意出,所到即成欢。(《小车吟》)


又云:


每度过东街,东街怨暮来。


只知闲说话,那觉太开怀。


我有千般乐,人无一点猜。


半醺欢喜酒,未晚未成回。(《每度过东街》)


程颢说他


在洛几三十年;……讲学于家,未尝强以语人,而就问者日众。……先生德气粹然,望之可知其贤。然不事表暴,不设防畛;正而不谅,通而不汙,清明坦夷,洞澈中外。


这里写邵雍真是一个理想的道士。程颢弟兄虽和他极要好,但都不满意于他的象数之学。程颢作邵雍的墓志,有一大段说:


昔七十子学于仲尼,其传可见者惟曾子所以告子思,而子思所以授孟子者耳。其余门人各以其材之所宜者为学;虽同尊圣人,所因而入者门户则众矣。况后此千余岁,师道不立,学者莫知其从来。


独先生之学为有传也。先生得之于李挺之,挺之得之于穆伯长。推其源流,远有端绪。今穆李之言及其行事概可见矣。而先生 一不杂,汪洋浩大,乃其所自得者众矣。然而名其学者,岂所谓门户之众,各有所因而入者欤?


这明是说,邵雍之学远过于穆李,然而还自命为穆李之学。此一大段中程颢明明表示不满意于穆李,而对于邵雍之自名“其学”,也表示惋惜之意。此文向来人多不深究,今试引二程的话来作证:


明道云,尧夫欲传数学于某兄弟。某兄弟那得工夫?要学须是二十年工夫。尧夫初学于李挺之,师礼甚严。虽在野店,饭必襕,坐必拜。欲学尧夫,亦必如此。


伊川的话更明显:


晁以道闻先生之数于伊川,答云,某与尧夫同里巷居三十余年,世间事无所不问,惟未尝一字及数。


总之,邵雍一生得力于道家的自然主义,而又传得当日道士的先天象数之学。


当日的洛阳学派之中,司马光于这两方面都玩过;程氏弟兄却只赏识他的自然主义,而不受他的象数之学。象数的方面,到南渡后朱震、朱熹表章出来,方才重新兴起,成为宋学的一部分。


他临死时,程颐问,“从此永诀,更有见告否?”先生举两手示之。程颐曰:“何谓也?”曰:“面前路径须令宽。路窄则自无着身处,况能使人行耶?”这也是道家的精神。


他的书有:《皇极经世》六十二卷,《伊川击壤集》二十卷。(《四部丛刊》本)


邵雍中年时还有许多野心,故他的诗有:


霜天皎月虽千里,不抵伤时一寸心。


男子雄图存用舍,不开眉笑待何时。


事观今古兴亡后,道在君臣进退间。


若蕴奇才必奇用,不然须负一生闲。


他有《题四皓庙》四首,其一二云:


强秦失御血横流,天下求君君不有。


正是英雄角逐时,未知鹿入何人手。


灞上真人既已翔,四人相顾都无语。


徐云天命自有归,不若追踪巢与许。


这竟是说,皇帝做不成,只好做隐士了。


他的自然主义以“变化”为中心,程颢所谓“观于天地之运化,阴阳之消长,以达乎万物之变”。他的诗常提到这个观念。


为今日之山,是昔日之原。为今日之原,是昔日之川。山川尚如此,人事宜信然。幸免红尘中,随风浪着鞭。(《川上怀旧》三,三六)


邵雍的哲学


一、变化的观念


为今日之山,是昔日之原,为今日之原,是昔日之川。山川尚如此,人事宜信然。……(《川上怀旧》)


天道有消长,地道有险夷,人道有兴废,物道有盛衰。……奈何人当之,许多喜与悲?(《四道》)


天意无佗只自然,自然之外更无天。(《天意》)


天,生于动者也。地,生于静者也。一动一静交而天地之道尽之矣。……(《观物内》)


二、观物的观念


邵雍的哲学最奇特的一点是他的“观物”论。观物是人类的特别功能,人所以异于他物在此。他说:


人之所以灵于万物者,谓其目能收万物之色,耳能收万物之声,鼻能收万物之气,口能收万物之味。


在这里,人与物还不能有大区别,故说:“人亦物也,圣亦人也。”然而


人也者,物之至者也。圣也者,人之至者也。


人之至者,谓其能以一心观万心,一身观万身,一世观万世者焉;其能以心代天意,口代天言,手代天工,身代天事者焉;其能以上识天时,下尽地理,中尽物情,通照人事者焉;其能以弥纶天地,出入造化,进退古今,表里人物者焉。


但人的功能之中,“观物”为最特异。(上引四排句,除第二排外,皆观物的作用也。)怎么叫做“观物”呢?


夫所以谓之观物者,非以目观之也,非观之以目而观之以心也,非观之以心而观之以理也。圣人之所以能一万物之情者,谓其能反观也。


所以谓之反观者,不以我观物也。不以我观物者,以物观物之谓也。既能以物观物,又安有我于其间哉。


理是什么呢?


理者,物之理也。


天使我有是,之谓命。命之在我之谓性。性之在物,之谓理。


以理观物只是以物观物。这是绝对的客观。


以物观物,性也。以我观物,情也。性公而明,情偏而暗。


不我物则能物物。


在我则情,情则蔽,蔽则昏矣。因物则性,性则神,神则明矣。


物理之学或有所不通,不可以强通。强通则有我。有我则失理而入于术矣。


以上所说,颇有很重要的价值。千余年来的物理的知识的发达都在道家的手里。他们采药炼丹,推星筭历,居处生活又和天然界最接近,故道家颇给中国加添了不少的物理的知识。


邵雍的思想颇可算是一种自然主义的哲学,叫人用物理去寻求物理,不要夹杂主观的我见。有不可通的,也不要强通。这都是很重要的主张。


但邵雍的哲学有两个大缺点:(1)是不能自守他“强通则有我,有我则失理而入于术”的训戒;(2)是太偏重观物的“观”字,养成一种“旁观者”的人生观。


一、邵雍作《皇极经世》,想要用“数”来解释宇宙和历史。本来数学是物理学的母亲,这条路是不错的。但邵雍的数学并不高明,只会得一点象数之学,又不肯守“不可强通”的训戒,只图整齐的好看,不顾强通的可笑。他自己也说:


天下之数出于理,违乎理则入于术。世人以数而入术,故失于理也。


他的数学正犯“以数而人术”之病。当时人所记他的数学的神话,姑且不论。即如他的数学系统:


太阳 日 暑 目 皇  元 129600


太阴 月 寒 耳 帝  会 10800


少阳 星 昼 鼻 王  运 360


少阴 辰 夜 口 霸  世 30


少刚 石 雷 气 易  岁


少柔 土 露 味 书  目


太刚 火 风 色 诗  日


太柔 水 雨 声 春秋 时


单就这个基本系统,已矛盾百出,很可笑了。我们没有工夫去驳他的大系统,对于此事有兴趣的可看《宋元学案》九至十,黄宗羲《易学象数论》卷五。我们单引《观物外篇》的一小段:


天有四时,地有四方,人有四支。是以指节可以观天,掌文可以察地。天地之理具于指掌矣。可不贵之哉?


这是什么论理?怪不得康节先生是算命摆摊的护法神了!


二、邵雍的观物,太重“观”字,把人看作世界上的一种旁观者,世界是个戏台,人只是一个看戏的。


这种态度,在他的诗里说的最明白。《击壤集》里题作“观物吟”的诗共有几十首,都是这种态度。我且抄一首:


居暗观明,居静观动,居简观繁,居轻观重。


所居者寡,所观者众。匪居匪观,众寡何用。


他有《偶得吟》云:


人间事有难区处,人间事有难安堵。


有一丈夫不知名,静中只见闲挥尘。


他的全部诗集只是这个“静中只见闲挥尘”的态度。他真能自己寻快乐:


吾常好乐乐,所乐无害义。乐天四时好,乐地百物备;


乐人有美行,乐己能乐事。此数乐之外,更乐微微醉。


这真是所谓盲目的乐观主义了。他自言


生身有五乐:①生中国,②为男子,③为士人,④见太平,⑤闻道义。


居洛有五喜:①多善人,②多好事,③多美物,④多佳景,⑤多大体。


所以他歌唱道:


欢喜又欢喜。喜欢更喜欢。吉士为我友,好景为我观,


美酒为我饮,美食为我餐,此身生、长、老,尽在太平间。


这种盲目的乐观,含有命定主义:


立身须有真男子,临事无为浅丈夫。


料得人生皆素定,定多计较岂何如?


含有无为主义:


风林无静柯,风池无静波。


林池既不静,禽鱼当如何?


“治不变俗,教不易民”,


甘龙之说,或亦可循。


“常人习俗,学者溺闻”,


商鞅之说,异乎所云。


他对于新法的不满意,于此可见。新法是实行干涉的主义,洛阳派的哲人是要自由的,要放任的。他有诗说:


自从新法行,尝苦樽无酒。每有宾朋至,昼日闲相守。


必欲丐于人,交亲自无有。必欲典衣买,焉能得长久?


这虽是“怨而不怒”的讽刺诗,但很可以看出新法所以失败一个大原因了:那就是中国的士大夫阶级不愿受干涉的政治。


邵雍的思想,梁任公先生一流人大概要说他是“受用”的哲学,我们却只能称他为废物的哲学。他有《自述》诗道:


春暖秋凉人半醉,安车尘尾闲从事。


虽无大德及生灵,且与太平装景致。


一个“慷慨有大志”的人,下场只落得“且与太平装景致”!可怜!

第二章 程颢


程颢(1032~1085),有他的兄弟做的《行状》(《二程文集》十一),说他的事迹最详。中有云:


先生资禀既异,而充养有道;纯粹如精金,温润如良玉,宽而有制,和而不流。……


论他为学云:


先生为学,自十五六时,闻汝南、周茂叔论道,遂厌科举之业,慨然有求道之志,未知其要,泛滥于诸家,出入于老、释者,几十年,返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