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现代女性的精神历程:从冰心到张爱玲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现代女性的精神历程:从冰心到张爱玲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现代女性的精神历程:从冰心到张爱玲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现代女性的精神历程:从冰心到张爱玲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韩立群著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11-01

书籍编号:30666701

ISBN:978730018197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595382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现代女性的精神历程:从冰心到张爱玲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版权信息







引论


女性主义文学不是女权主义者同情和关注妇女命运的文学,也非一般妇女题材的创作。女性主义文学是女性世界主体意识觉醒的产物,即现代女性观及其所规定的女性主体意识在文学中的体现。女性主体意识的觉醒和具有主体意识的女性作家群体的形成,是女性主义文学产生的前提。中国现代女性主义文学是中国现代文学的组成部分,与其总体同时产生,同步发展。它滥觞于近代而形成于“五四”新文化运动,其发展历史可以三个里程碑式作家依次划分为三个时代:冰心时代、丁玲时代和张爱玲时代。这三个时代分别代表着中国现代女性主义文学发展中三个相关联的时代主题:女性主义的理性启蒙、女性主义的艰难实践和女性主义的痛苦反思。


女性主义的思想内涵是女性主体意识,它在实践上一方面表现为对男性法权的叛逆与反抗,一方面则表现为对自立自尊自强的独立人格的自觉追求与自我塑造。近代第一女英雄秋瑾(1875—1907)既是民主革命的先烈,又是中国妇女解放的先驱。她在日本留学时,积极从事妇女解放运动,重组妇女团体“共爱会”,“典质簪珥”创办《中国女报》,宣传妇女人格独立、个性解放、男女平权等观点。从名门闺秀到封建婚姻和男性法权的叛逆者,从毅然出国留学追求自立自尊自强的人格,到献身于伟大民主革命事业,她走的是女性主义从理性启蒙到社会实践的道路。作为一代女性精英,她的英雄主义精神与行为虽属政治范畴,但在其伟大人格里却包含着极其强烈的女性主体意识,她的英雄主义气质便是女性主体意识的人格体现。正是这主体意识,使她成为中国20世纪初妇女解放运动的先行者和一切进步妇女,特别是知识女性追求自由解放的人格榜样和精神力量。


秋瑾是近代杰出的女诗人。她豪情洋溢的诗词以深刻的女性主义内涵,开创了20世纪中国女性主义文学的先河,其中那些蕴涵着深切体验和女性主义启蒙思想的诗文(如诗词《勉女权歌》、《赠女弟子徐小淑和韵》、《赠语溪女士徐寄尘和原韵》、《戏寄尘再叠前韵》、《赠小淑三叠韵》、《柬徐寄尘》和散文《致湖南第一女学堂书》等),对当时和后来都具有强烈的激励作用和深刻的启蒙意义,是20世纪初中国妇女解放的檄文和女性主义宣言。从上述诗文中可以看到,近代女性主义的内涵主要由如下三个方面构成:


其一,男女平权的政治内涵。认为男女平权是天赋人权的理论在民主制度建设进程中的实践,其实质是实行包括妇女在内的公民权利与义务的平等。《勉女权歌》正表述了上述观点:


吾辈爱自由,勉励自由一杯酒。男女平权天赋就,岂甘居牛后?愿奋然自拔,一洗从前耻辱垢。若安作同俦,恢复江山劳素手。旧习最堪羞,女子竟同牛马偶。曙光新放文明候,独立占头筹。……责任上肩头,国民女杰期无负。


其二,自立自尊自强的人格内涵。这种人格在诗歌中表现为诗人顶天立地、气吞山河的英雄主义气概和个性自由、主宰乾坤的主人翁情怀:“漫云女子不英雄,万里乘风独向东。诗思一帆海空阔,梦魂三岛月玲珑。”(《日人石井君索和即用原韵》)“不惜千金买宝刀,貂裘换酒也堪豪。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对酒》)诗人自立自尊自强的人格,在这博大壮美的意境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其三,以教育途径获取经济独立的社会实践内涵。作者认为妇女受压迫的根源是在经济上对男性的依附,要真正取得人格独立和与男子同等的权利,就必须获得经济独立,而其途径则是通过受教育学得赖以生存的学问和技术。这一规律性认识是她人生实践的升华,体现在她的许多诗篇里,而在《致湖南第一女学堂书》和《精卫石》中则有直接表述,说妇女“欲脱男子之范围,非自立不可;欲自立,非求学艺不可”;“女子皆能自己学习学问手艺,有了生业,就可养活自己,不致再受这样的惨苦”。


上述三个方面,都体现着女性主体意识和妇女解放的理想与目标,但权利平等和人格自立偏重于观念范畴,是女性主义理性启蒙的内容;而经济独立则更具实践的性质,是女性主义理性启蒙通往社会实践的桥梁。若从社会法权角度看,政治权利(参政权)、人格自由(个性自由)的权利和经济权利(经济占有和支配的权利),恰恰是构成男性法权的三个主要支柱,而经济权则具有根本的意义。上述规律性认识既表现在秋瑾的诗文中,成为女性主义理性启蒙的内涵,又充分而生动地体现在她短暂而光辉的人生道路中,指示着女性主义实践的方向。


秋瑾既是中国20世纪初女性主义的伟大启蒙者和勇敢的实践者,又是女性主义文学的先驱者,她用生命铺下中国妇女解放之路的第一块基石,用热血写下中国女性主义文学的第一页。解读她的创作和人生实践,可以获得如下启示:女性主义的内涵是女性主体意识,它在观念上表现为男女平权、人格自由和经济自立等女性主体观念体系,而在实践上则体现为以教育为途径获得经济自立的妇女解放道路。女性主义启蒙时代的杰出女性和女性作家,都是于新思潮君临之际,在秋瑾的观念和实践影响下成长起来的。



冰心时代是中国现代女性主义文学的启蒙时代,女性主义的理性启蒙是这个时代女性主义文学的主题。在这个主题下所形成的以冰心为代表的女性作家群体及其创作,奠定了这个时代的基础,鲜明地体现着女性主义理性启蒙特色。由冰心、庐隐、冯沅君、苏雪林、凌淑华、白薇、陈衡哲、袁昌英等组成的女性作家队伍,是在女性主义理性启蒙的历史背景下产生的学者型作家群体,其政治倾向虽不尽相同,但都是在中西文化交汇的新文化运动中涌现出来的文化精英,受过系统的现代高等教育,有的还出国留学获硕士或博士学位。她们不仅具有现代人生观、价值观和新性道德观,而且具有现代女性主体意识和不同程度的反抗男性法权及其婚姻制度的叛逆精神,是继秋瑾之后出现的又一批现代女性主义的启蒙者。她们的实践领域虽与秋瑾有所不同(秋瑾主要是政治领域,而她们则是文学领域),而以教育为其途径获得经济自立、人格自由和权利平等的成长道路则与秋瑾一脉相承。在学校开放女禁的时代,她们大都是最先感受新思潮的名门闺秀,由于较早从女性主义的理性启蒙中获得自立自强的主体意识和自我发展的要求与动力,又有受教育所必需的家庭经济支柱,所以就成为男性中心社会中首先冲破男性法权,获得受教育权利的女性。现代教育潮流把她们冲出囹圄似的闺门,使之走上成才之路,又将她们送出国门,使之成为一代文化精英。


陈衡哲和袁昌英是这个群体中第一批留学生:陈于1914年至1920年留学美国,先后就读于瓦沙女子学院(Vassa College)和芝加哥大学,获硕士学位后回国任大学教授;袁于1916年至1921年留学英国,在爱丁堡大学获硕士学位,又于1926年赴巴黎大学继续深造,回国后任大学教授。冰心、苏雪林、白薇是第二批留学生:冰心于1923年至1926年留学美国,在威尔斯利学院(Vellesley College)获硕士学位;苏于1921年至1925年留学法国深造;白在1925年前曾就读于日本东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第三批留学的是冯沅君、凌淑华:冯于1922年至1925年在北京大学国学研究所攻读硕士学位,毕业工作七年后(1932年)又去巴黎大学文学院攻读博士学位(1935年获文学博士学位);凌成名于20年代,出国留学时间是1947年。庐隐、石评梅等不曾出国留学,但都毕业于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


冰心时代女性主义文学的时代主题——女性主义理性启蒙——是由“五四”新文化启蒙运动的历史使命所决定的。在“人的解放”成为一切精神界之战士自觉的历史使命的同时,妇女的解放和女性主义的理性启蒙,便因为思想界和代表先进文化的作家所倍加关注,成为整个文化思想启蒙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女性主义文学的时代主题。这个主题的理性启蒙特征是通过如下具有鲜明时代色彩的观念、题材和文体表现的:


其一,女性主义观念。男女平权、人格自由、经济自立等女性主体观念,都被赋予了新的时代内涵并体现在作品中。这所谓新的时代内涵主要是指三种观念的注入:


首先,在男女平权的政治内涵中注入了平民主义观念,把妇女解放的目标提升到对平民社会中被压迫妇女的启蒙和解放。这种平民主义的权利平等观,在文学作品里体现为对平民女性命运的关注与同情,而在倡导妇女运动的文字中则有直接表述。如1919年由天津女界爱国同志会和天津学生联合会合并组成的觉悟社,对妇女运动目标的如下阐述就最具代表性:


近年来世界各国的妇女运动颇形发展。一年来的中国,也有女子参政协进会及女权运动同盟会的组织。但我们所说的妇女运动,颇不愿同他们的相同。盖现在一般妇女所倡者为“男女平权”,女子也要求在宪法上及职业上得同等的地位,且要求有受教育的同等机会;我们认为伊们这种目标,在现在社会中,仅能为少数小姐、太太谋作官的机会罢了,其结果只能在议会中添几个女子的议席,无产阶级的女子与完全处在家庭奴婢地位的女子仍不能得丝毫权利。故我们所希望的妇女运动,在求能解放一般在家庭作奴婢的女子,并促醒无产阶级女子的觉悟,起来加入全民众的革命运动与阶级战争。


(《我们的五一节》,刊于1923年《新民意报》副刊《觉邮》第3、4期)


其次,在自立自尊自强的人格内涵中注入了斗争和群体观念。这一新观念在文学中的表现是把“大我”形象和叛逆性格塑造成作家对女性人格美的追求,而在妇女运动实践中则表现为倡导反抗家庭和婚姻制度的叛逆精神与互爱互助精神。女子工读互助团(成立于1919年)和觉悟社都是以解放和救助被迫害平民女性为己任的社团,在其宣言、章程和宣传文章中都极力鼓吹斗争精神和群体观念,如在为觉悟社女社员衫弃的死(被封建家庭和包办婚姻迫害而死)而发表的《宣言》中说:


现在中国的社会改造事业,正在开始预备时期。旧家庭中奋斗的妇女,多希望社会的援助。我们从此大胆的宣言:我们有起来负这种援助的责任!……婚姻为现今许多男女青年所切盼求得圆满解决的问题。因他们大半处在顽固家长压迫之下,缺乏奋斗的机会,以致终屈服于父母代办,往往发生极恶劣的结果者比比皆是。我们今特郑重宣言:我们很愿就我们的能力所及,给他们以相当援助。……亲爱的活泼的女青年啊!你们不要怕得罪了你们的父母,也不要怕得罪了你们的翁姑,更不要怕得罪了你们的丈夫及其他亲属!你们如觉到环境不适于生存,就应该勇敢些与彼分离。社会上有许多表同情于你们的人们,预备给你们一些援助。快来同他们携手啊!


(《新民意报》副刊《觉邮》第1期,1923年4月6日)


再次,在社会实践内涵中注入了社会改造观念,认为以教育为途径获得经济自立的知识女性必须肩负起改造社会的义务和使命:或做职业妇女直接从事社会改造事业,或为现代家庭建设者,通过家庭建设与改造间接改革社会。这一观念的理论基础是革命的妇女解放观,即认为体现和维护男性法权的社会制度,是女性丧失平等权利的根本原因,妇女解放的根本意义是社会的解放。这是当时妇女运动倡导者所普遍持有的理念,常常被表述在他们的宣言中,如广东女子工读互助团在其《简章》中就提出,妇女解放要以社会改造的实践目标达到社会解放的最终目标,他们“对社会一般人的宣言”是:“女子解放,就是男子解放,同时也是社会解放”(刊于1920年《解放画报》第2期“新闻”)。社会改造观念是这个时代女性作家的普遍观念,在创作中体现为女性主人公献身于社会改造或家庭建设的主体意识。


其二,创作题材。这个时期女性主义文学理性启蒙的时代主题,是以与妇女解放密不可分的典型性社会问题为题材表现的。这些题材主要包括“家庭问题”、“婚姻问题”、“妇女地位问题”和“女子教育问题”。这既是女性主义文学的前沿性题材,也是因体现新旧文明冲突而为整个新文学界所共同关注的最具现实性和启蒙意义的题材。如胡适在《建设的文学革命论》中,就把“推广材料的领域”作为深化小说思想内涵的重要措施,并要求作家收集具有普遍性而又反映生活本质的材料构成小说题材,而这类题材在当时就是体现和反映“新旧文明相接触”时所发生的“家庭惨变”、“婚姻痛苦”、“女子之位置”、“教育之不适宜”等社会问题。从女性主义立场和角度来看,上述社会问题所反映的实质性内容,是觉醒了的女性主体意识与男性社会法权的尖锐而深刻的矛盾,而揭示这一矛盾则恰恰是女性主义理性启蒙的逻辑起点。女性主义文学的启蒙意义便是对上述矛盾现象作出女性主义的阐释,从而激发女性主体意识。


其三,文体创新。理性启蒙的要求在女性主义文学文体上的体现,便是如下文体的产生和被普遍运用:一是便于揭示男性社会法权的社会问题小说和问题戏剧;二是便于阐释女性主义哲学理念的哲理诗和哲理散文。其中具有创新意义和运用最广的是问题小说、哲理诗和哲理散文,而冰心的问题小说、哲理诗和哲理散文,因尝试最早而又最为成功故被称为“冰心体”,冰心也便以此获得女性主义文学文体家的称誉。


女性主义理性启蒙时代是指以“五四”新文化运动为标志的20世纪20年代至30年代初的十余年间。上述女性作家的代表性作品都创作于这个时期,并且都以鲜明个性表现着同一的女性主义理性启蒙的时代主题,其中在女性文学史上具有奠基意义的创作是:(1)以女性主义为主题的社会问题小说和爱情小说。代表性作品如下:冰心的短篇小说集《超人》、《去国》、《往事》、《姑姑》、《冬儿姑娘》;庐隐的短篇小说集《海滨故人》、《曼丽》、《海灵潮汐》和长篇小说《象牙戒指》;冯沅君的《卷施》、《春痕》、《劫灰》;陈衡哲的《小雨点》;凌淑华的《酒后》等。(2)阐释女性主义的哲理诗、哲理散文和杂文。冰心的《繁星》、《春水》和《寄小读者》堪称此类文体中的杰作;此外还有庐隐的杂文,如《“女子成美会”希望于妇女》、《中国的妇女运动问题》、《今后妇女的出路》、《恋爱不是游戏》、《花瓶时代》、《男人和女人》等。(3)表现女性主体意识的社会问题剧和爱情剧。袁昌英的戏剧集《孔雀东南飞及其他独幕剧》、白薇的《打出幽灵塔》(三幕话剧)和庐隐的《牺牲》(四幕剧)、《冲突》(三幕剧)可为代表。


就作家而论,冰心是这个时代的杰出代表者。这是因为她的创作不仅在艺术上最具独创性和时代特色,而且具有深邃的思想哲学内涵。她是第一个把女性主义启蒙思想提到哲学高度的中国女性作家,她的作品不再仅仅是对男性法权在政治和道德层面上的批判,而是致力于女性主体意识及其理想人格的表现和对以母性主义女性观为其内涵的现代女性主义的哲学阐释,在她的作品中女性主义的哲学理想与诗的审美理想达到了完美统一。因此,她既代表这个时代女性主义文学的艺术顶峰,又以崭新的现代女性观及其女性主义哲学理想,代表着这个时代妇女运动的方向。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我们称这一时代为“冰心时代”。但就作品主题而论,冰心所表现的只是女性主义的一个方面——母性主义,而作为另一方面的性爱主义,则表现在庐隐的创作中。因此,庐隐便作为冰心时代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