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第1卷):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概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第1卷):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概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第1卷):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概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第1卷):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概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顾海良,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编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4-01

书籍编号:30666720

ISBN:9787300280790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859042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第1卷):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概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版权信息







出版说明


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立党立国的根本指导思想,是我们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强大理论武器,加强和推进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当前,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深入推进,新情况、新问题层出不穷,迫切需要我们紧密结合我国国情和时代特征大力推进理论创新,在实践中检验真理、发展真理,研究新情况,分析新矛盾,解决新问题,用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指导新的实践。时代变迁呼唤理论创新,实践发展推动理论创新。当代中国的学者,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学者,要想适应时代要求乃至引领思想潮流,就必须始终以高度的理论自觉与理论自信,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不断赋予马克思主义新的生机和活力,使马克思主义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创造力、感召力,放射出更加灿烂的真理光芒。


为深入推进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组织策划了“马克思主义研究论库”丛书。作为一个开放性的论库,该套丛书计划在若干年内集中推出一批国内外有影响的马克思主义研究高端学术著作,通过大批马克思主义研究性著作的出版,回应时代变化提出的新挑战,抓住实践发展提出的新课题,推进国内马克思主义研究,促进国内哲学社会科学的繁荣发展。


我们希望“马克思主义研究论库”的出版,能够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为推动国内马克思主义研究和教学做出更大贡献。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前言


《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分作九卷,第一卷《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概论》分作九章。作为“九卷本”的“序卷”,这一卷主要阐明以下五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第一章至第四章,马克思、恩格斯创立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主要过程和基本思想概述。“一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就是马克思、恩格斯以及他们的后继者们不断根据时代、实践、认识发展而发展的历史,是不断吸收人类历史上一切优秀思想文化成果丰富自己的历史。因此,马克思主义能够永葆其美妙之青春,不断探索时代发展提出的新课题、回应人类社会面临的新挑战。”[1]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是19世纪40—90年代马克思主义创立和发展历史的赓续,对马克思、恩格斯创立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回顾,无疑是探索和研究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的前提和基础。


二是第五章,恩格斯晚年对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的开创性研究。1883年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不仅成为马克思思想最有影响的阐释者,也成为马克思主义最重要的发展者和创新者。恩格斯晚年对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做出的开创性研究,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史最主要的方面之一。恩格斯晚年做出的这一开创性研究,大体可以概括为三个方面:通过“重读”马克思,奠定了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研究的学理基础,确定了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的基本思想资源;通过对马克思思想过程和革命实践的研究,包括马克思的生平和事业,以及与马克思思想发展有关的组织机构、理论活动等的研究,深入探索了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的内在逻辑;通过对各种反对和曲解马克思思想的观点和理论的批判,厘清了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研究的理论旨向和学术规范,阐明了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的思想实质和时代意蕴。这些都成为我们探索和研究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进而成为整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学科研究的学术依循和思想指导。


恩格斯晚年对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的开创性研究,还突出地体现在对所谓“转形”问题的始创性探索中。“转形”问题(the transformation problem)是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持久论争的问题,构成20世纪马克思主义专题史研究的重要内容。恩格斯在编辑《资本论》第三卷期间,以“转形”问题为对象展开的思想史研究,开创了马克思主义专题史研究的先河。


三是第六章和第七章,20世纪马克思主义历史过程及主题概述。对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的学科研究,要全面理解马克思主义的时代特征、历史发展和理论体系的基本内涵。第六章结合20世纪世界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的实际,特别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发展的实际,对马克思主义历史发展的本质特征及当代趋势做出概要论述。列宁曾经指出,“在分析任何一个社会问题时,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绝对要求,就是要把问题提到一定的历史范围之内”[2]。这一章在20世纪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范围”内,从马克思主义历史逻辑、实践逻辑和理论逻辑及其有机结合上,做出九个方面的说明。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最显著的特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化中国”和“中国化”相结合的过程。这两个方面,前者主要是理论运用于实践的过程,后者是实践上升到理论的过程;前者主要是理论指导和运用的过程,后者主要是理论概括和升华的过程。“化中国”与“中国化”两者相辅相成,相互结合,螺旋式上升,构成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过程,构成20世纪马克思主义历史发展的实践特色、理论特色和时代特色。


第七章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根本原则和过程特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境界,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马克思主义理论特征的升华问题做了阐释。对于马克思主义理论特征,从科学性和革命性的概括到科学性、人民性、实践性和开放性的概括,再到科学性和真理性、人民性和实践性、开放性和时代性的概括,是对马克思主义历史发展和理论体系认识的升华,是对20世纪马克思主义历史视界和思想精粹的凝练,也是对21世纪马克思主义思想智慧和理论魅力的彰显。


四是第八章,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过程和阶段研究述评。20世纪是马克思主义经历的第一个完整的世纪,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研究集中于这一世纪马克思主义的历史演进、思想过程、理论发展及其社会影响等问题的研究。国内外学者在从不同视角理解和把握20世纪人类思想历史演进的主要趋势和基本取向中,对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做出了不同的研究。这些研究成果,对我们思考和探索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的基本问题,特别是涉及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的“过程”和“分期”问题都有启发,尽管其中的有些观点我们并不赞成,但仍不失为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研究的宝贵学术资源。


五是第九章,《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九卷本的结构与分卷内容概述。在之前对20世纪马克思主义历史发展概述和对国内外学者在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的过程、分期和阶段等问题研究评述的基础上,这一章着重对《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九卷本的结构与分卷内容做出概述,特别是对第二卷至第九卷整体结构和分卷主题做出阐释。



注释:


[1]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十九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9:425.


[2]列宁.列宁专题文集:论马克思主义.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302.

第一章 人类思想史上的伟大革命


马克思、恩格斯是在对资本主义时代重大课题的回答中,创立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实现了人类思想史上的伟大革命。马克思主义是时代发展的产物,“马克思学说中的主要的一点,就是阐明了无产阶级作为社会主义社会创造者的世界历史作用”[1]


19世纪中后期是马克思主义形成和发展的时期,20世纪马克思主义又历经百年沧桑。20世纪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历史接续证明:“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科学如何进步,马克思主义依然显示出科学思想的伟力,依然占据着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2]



注释:


[1]列宁.列宁专题文集:论马克思主义.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61.


[2]习近平.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329.

一、马克思、恩格斯思想转变的历程


马克思、恩格斯不是天生的马克思主义者,他们成为马克思主义的创立者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也是他们家庭影响和接受社会教育的结果,是他们个人勇于社会实践和勤于理论探索的结果。青年时期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思想,经历过一个哲学世界观上从唯心主义到唯物主义、政治上从革命民主主义到共产主义的深刻转变的过程。


1.19世纪30—40年代资本主义时代的变化


马克思主义产生于资本主义发展的时代。14世纪和15世纪,地中海沿岸的一些城市如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已经开始出现资本主义的萌芽。16世纪,西欧一些国家已经具备资本主义发展的基本条件。16世纪60—70年代,荷兰发生了最早的资产阶级革命。直到1688年英国资产阶级和新贵族发动光荣革命,欧洲的一个大国才第一次推翻封建制度,初步建立起资本主义制度。18世纪中叶,英国资产阶级完全摆脱了封建生产关系的羁绊,借助于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巨大势能,开始发掘蕴藏在自然、科学、工业、农业中的巨大生产力,以其“非常革命的作用”[1],迅速地建立起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相适应的社会生产力系统。18世纪后半期到19世纪中叶,法国、美国和德国等欧美国家也先后经历了各种形式的资产阶级革命;这些国家在资产阶级革命胜利之后,相继进入工业革命过程。


这场工业革命的特征在于以机器大工业为主体的工厂制度取代以手工技术为基础的工场手工业的革命。19世纪30—40年代,最先完成产业革命的英国,率先成为机器大工业占优势的先进工业国。在英国,1770—1840年,英国工人的平均劳动生产率提高了大约20倍。马克思、恩格斯在回顾这一时期英国产业革命的历史成就时曾经指出:“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自然力的征服,机器的采用,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轮船的行驶,铁路的通行,电报的使用,整个整个大陆的开垦,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术从地下呼唤出来的大量人口——过去哪一个世纪料想到在社会劳动里蕴藏有这样的生产力呢?”[2]马克思、恩格斯高度评价产业革命创造的社会生产力和生产技术的巨大进步的历史意义。


然而,产业革命在使社会生产力,特别是生产技术得到迅猛发展的同时,也使社会生产方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产业革命加剧了资本主义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一方面,机器大工业的发展,使生产社会化程度越来越高;另一方面,以社会化形式使用和占用的生产资料,却越来越集中在少数大资本家手中。在生产的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这一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作用下,1825年行将完成工业革命的英国,爆发了世界上第一次以生产的相对过剩为特征的经济危机。“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资产阶级的所有制关系,这个曾经仿佛用法术创造了如此庞大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现在像一个魔法师一样不能再支配自己用法术呼唤出来的魔鬼了。”[3]在这之后的一个世纪,这种经济危机大约每隔10年周期性地爆发一次。尽管当时资本主义还处在上升时期,但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却已经开始从社会生产力发展的推动力量转为社会生产力发展的桎梏。


产业革命也引起了社会关系,特别是阶级关系的新变化。工业革命在创造出一个工业资本家阶级的同时,也创造出一个在人数上远远超过前者的产业工人阶级。“随着工业革命逐步波及各个工业部门,这个阶级在人数上不断增加;随着人数的增加,它的力量也增强了。”[4]即使在当时还相对后进的德国,1800年到1848年间,产业工人的人数也增加了7倍,“这是一个延长工作日时间和雇用女工、童工的时代”。在工人人数急剧增加的时候,工人的工资却在不断下降,“如果以1800年做基数定为100的话,到1830年降为86;1848年降至74。其中在1847年的危机中,降到最低数57。而且,典型调查表说明,大多数产业工人的生活都是难以糊口的”[5]。产业革命在不断地刺激资本财富的积累、强化资本的力量的同时,也在不断地扩大工人贫困的积累、聚合工人阶级的反抗力量。产业革命把无产阶级作为一种独立的政治力量推上了历史舞台。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矛盾不可避免地上升为社会的主要矛盾。19世纪30—40年代欧洲爆发了一系列有组织的工人运动,有的工人运动还发展成为政治罢工和武装起义。其中最有影响的有1831年和1834年法国里昂丝织工人反对资本主义压迫的两次武装起义、1836年至1848年英国工人的宪章运动等。特别是1844年6月德国西里西亚纺织工人起义,“在开始时就具有了法国和英国的工人起义在结束时才具有的东西,那就是对无产阶级本质的意识”[6]。西欧资本主义国家工人运动接续爆发,揭开了无产阶级领导的社会革命的序幕。


2.资本主义时代课题回答的理论困境


19世纪上半叶,资本主义时代的这一急剧变化,提出了那一时代发展的一系列深层次的理论和实践问题,其中最根本的问题,一是资本主义时代这一扑朔迷离的变化背后潜藏的最根本的力量是什么?推而广之,人类历史发展的动力究竟是什么?二是陷入经济、政治、社会发展困境的资本主义究竟向何处去?当时欧洲社会的一些最杰出的思想家和理论家,并没有回避时代发展提出的重大课题。但是,无论是这些最杰出的思想家和理论家本人,还是他们的最忠实的后继者,都没有能够对这一时代课题做出成功的回答。


当时,德国最负盛名的哲学家乔·威·费·黑格尔,在他那宏大而深邃的哲学体系中,第一次试图把整个自然界、历史和精神的世界,描述为一个处在不断地运动、变化和辩证发展中的整体过程,并企图揭示这一整体过程的内在联系。但是,黑格尔的辩证法是建立在客观唯心主义基础之上的,辩证发展的源泉被归结为“绝对精神”;他的辩证法是不彻底的,他在肯定世间万事万物都在发展变化的同时,却断言他的哲学体系是“绝对精神”的最后体现,竭力从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上维护被他称作“绝对精神”体现的普鲁士封建君主制和等级制。历史和时代发展的辩证法,被他的唯心主义历史观彻底扼杀。


当欧洲思想界囿于黑格尔哲学体系而止步不前时,德国另一位哲学家路·费尔巴哈独树一帜,批判了黑格尔的哲学体系,打碎了黑格尔哲学中“绝对精神”的基础,提出了世界是物质的、自然界是不依赖人的意志而独立存在的唯物主义的基本命题。但是,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是“半截的”,在对历史和时代发展问题的探索中又退缩到唯心主义立场上。他认定,世界历史的发展是由远离物质经济基础的宗教和抽象的人与人之间的“爱”所推动的。费尔巴哈在历史观上留有的不可抹去的唯心主义印记表明,在关于社会历史和时代发展的重大课题上,资产阶级哲学大师们已不可能再有什么建树。


19世纪初,英国的大卫·李嘉图对经历了一个半世纪发展的资产阶级古典经济学做了最后的阐述。李嘉图的全部理论和政策主张都是以反对和消除一切阻碍资本利润提高和生产力发展的因素为宗旨的。他高度评价工业资本家对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巨大的推进作用,强调劳动是创造价值的唯一的源泉;认为利润、地租等“收入”都是工人创造的劳动产品的转化形式;证明资本主义社会三大阶级(资本家阶级、土地所有者阶级、工人阶级)之间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