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狄更斯城市小说的现代性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狄更斯城市小说的现代性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狄更斯城市小说的现代性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狄更斯城市小说的现代性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蔡熙著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7-01

书籍编号:30666727

ISBN:9787300284163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71865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狄更斯城市小说的现代性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版权信息












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

出版说明


后期资助项目是国家社科基金设立的一类重要项目,旨在鼓励广大社科研究者潜心治学,支持基础研究多出优秀成果。它是经过严格评审,从接近完成的科研成果中遴选立项的。为扩大后期资助项目的影响,更好地推动学术发展,促进成果转化,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按照“统一设计、统一标识、统一版式、形成系列”的总体要求,组织出版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成果。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

绪论 伦敦都市的现代性


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1812—1870)是19世纪最伟大的城市作家之一,他9岁来到伦敦,在伦敦的大街小巷闲逛成为他体验都市生活、洞察人性的独特方式。12岁时,他的父亲被关进债务人监狱,不久狄更斯被送到亨格福特码头的黑鞋油作坊当童工,21岁爱情受挫,这两起事件构成了他一生不断奋进的强大动力。狄更斯在伦敦生活了40年,他与身处的时代融为一体,用自己的名字为伦敦命名,最终成了维多利亚时代的符号与缩影。传记作家彼得·阿克罗伊德认为,“狄更斯是那个时代最突出的代表。他比已经作古的英国政治家、曾经两度出任首相的帕默斯顿更突出,比站在时代风口浪尖上的英国政治家、曾经四度出任首相的格莱斯顿更突出,甚至比英国女王更突出。因为狄更斯不仅见证了、体验了这个时代的巨变,而且在其小说中宣告了一个时代巨变的到来。他发挥自己的天赋将自己的人生变成了那个时代的标志”[1]


狄更斯以伦敦为背景的大部分小说表现了19世纪伦敦都市的现代性。从城市维度可以发现狄更斯的小说反映了丰富多彩的城市生活,浓缩了鲜活的城市经验,渗透着对城市问题的深切忧郁,揭示了现代都市生活短暂易逝、孤独冷漠、异化等根本特征,由此可以深刻地揭示狄更斯的小说所包孕的现代主义因子。



注释:


[1]彼得·阿克罗伊德.狄更斯传.包雨苗,译.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4.

一、现代性界定


到底什么是现代性?由于现代性本身的魅力,研究者众多,对其语义的阐释繁复缤纷,定义林林总总。因此对现代性的言说不仅复杂,而且相当多的界定甚至是矛盾的。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为大家公认的定义。詹姆逊反对给现代性定义,他指出:“现代性不是一个概念,不是哲学或任何别的概念,它不过是各种各样的叙事类型。现代性,只能意味着现代性的多种情景。”[1]


马泰·卡林内斯库认为,“现代性是一个时间/历史概念,我们用它来指在独一无二的历史现时性中对于现时的理解”[2]。根据姚斯的考证,“现代”(modernus)一词在公元5世纪晚期就已经出现,其意义在于将刚刚确立地位的基督教的社会同异教的罗马社会区别开来。在此意义上,“现代”一词“体现着一种时间意识,每一时代都与古典时期相连,以将自己理解为新旧交替的成果”[3]。在欧洲,使用该词的目的是为了表现一种新的时间意识,即同过去拉开距离而面向未来,它意味着时间的断裂。17世纪在法国发生的那场著名的古今之争,表明艺术和审美经验奠定了现代性观念的基础。因此,现代世界与古代世界之间的对立,在于现代世界是彻底面向未来的。


17世纪“现代性”一词开始在英语中流行,18世纪末霍勒斯·沃波尔首次在美学语境中使用。在法国,“现代性”一词在19世纪前期才开始使用。《法兰西学院词典》虽然收录了“现代化”“现代主义”,但并未收录“现代性”一词。《大罗贝尔词典》(1985年版)用夏多布里昂《墓中回忆录》中的一段话来表述“现代性”的意义。在暴风雨天气里的浪漫山景中,夏多布里昂对比了一座乏味海关建筑的“粗俗与现代性”和一座哥特式大门所隐含的壮与美。


1800年左右,一批年轻作家将古典与浪漫对立起来,认为理想化的中世纪才是规范意义上的过去。这种浪漫意识,透露出对重新开始的强调。所谓“重新开始”,即是把超越一切当作起点。阿多诺将现代派的起点设定在1850年左右。虽然在历史上有各种不同意义上的“现代”,但现在所说的“现代”,在断裂的意义上针对的只是中世纪。在与中世纪的对照中,现代性才开始萌芽。


人们一般将文艺复兴看作现代性的发端,16—18世纪看作现代性的序幕(第一阶段)。法国革命和英国工业革命之后的19世纪则是现代性的成熟时期,这一时期,马克思恩格斯发表了《共产党宣言》,恩格斯记录了英国工人阶级的生活状况,波德莱尔书写了巴黎的现代生活,狄更斯描绘了伦敦的现代生活。


现代性可以从两个层面来考察:一是启蒙现代性或曰哲学现代性,一是审美现代性。


就哲学现代性而言,康德认为现代性如同一面镜子,其特征隐藏在镜子的背后。黑格尔则进一步揭示了这一特征,他是第一个“用思想来把握”那个时代的哲学家,并用理性批判的形式来把握现代性。马克思认为,现代性是一种历史现象,他对商品生产的社会学分析,不仅试图理解资本主义的“新奇”之处,而且认识到它的历史过渡性。


这里重点探讨的是审美现代性。


哲学现代性体现了理性的逻各斯力量,审美现代性主要发生在现代艺术领域,它是对哲学现代性的反思。审美现代性的观点是在波德莱尔的艺术理论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众所周知,波德莱尔的艺术理论受到爱伦·坡的影响,而爱伦·坡的作品深受狄更斯的城市小说的影响。


那么,什么是审美现代性?毋庸置疑,波德莱尔是这一概念的创始人。他在《现代生活的画家》中对画家G先生推崇备至。一般的画家总是将目光聚焦于过去,而G先生感兴趣的只是现代生活。他以满腔热情来探寻社会的激情,从白天到夜晚,四处闲逛,永不懈怠,全神贯注地观察、寻找,他“将在任何地方闪动着光亮、回响着诗意、震颤着音乐的地方滞留到最后”[4]。他在瞬息万变的生活场景中体验到生活的快乐。他在街道上、在都市的人群中寻找艺术的现代性。“现代性就是过渡,短暂,偶然,就是艺术的一半,另一半是永恒和不变。”[5]


显然,波德莱尔是从现代生活的角度来定义现代性的,他所强调的现代性,其要旨在于发现现代生活中蕴含的美。这种美,既可能蕴含在永恒性中,也可能蕴含在短暂性中。因此,他认为美有两种成分:“一是永恒的、不变的、难以确定的;一是相对的、暂时的。它是时代、风尚、道德、情欲,或是其中一种,或者兼而有之。”[6]


我国学者汪民安认为,波德莱尔的现代性有着多方面的意义:“它既指现代生活的短暂性和偶然性,也指艺术和美所体现出来的短暂性和偶然性……现代人、现代艺术(审美)、现代生活是波德莱尔现代性的另一个三位一体。”[7]


波德莱尔强调的现代性特征是过渡的、短暂易逝的、偶然的,其突破性在于他将现代生活与现代艺术这样相距较远的概念联系起来。这种现代性实际上是现代生活的独特性,即现代生活的短暂性、瞬间性和过渡性,因为在这种短暂性、瞬间性和过渡性之中充斥着艺术的美。波德莱尔的这一观点为齐美尔、克拉考尔和本雅明所接受。


齐美尔、克拉考尔和本雅明这三位现代性理论家都关注人们感受和体验资本主义剧变所产生的社会和历史存在方式,三者的共同之处表现在:第一,强调现代生活的过渡性、短暂易逝性、偶然性,强调时间、空间和因果性等不连续的体验。这种体验包括人们与都市的社会和物质环境之间的关系,也包括人们与过去之间的关系。第二,三者对文学和艺术运动的现代性有着浓厚的兴趣,认为现代性的体验以不同的形式表现在文学和艺术运动中。齐美尔经常描写那个时代的新艺术运动,有着印象主义的影子。克拉考尔的小说《金斯特》本身就是一部重要的现代性作品,他还是魏玛时期杰出的电影评论家之一。本雅明的文学评论,对波德莱尔、普鲁斯特的翻译,对卡夫卡、列斯科夫、马尔罗的评论,以及对布莱希特和超现实主义的接受等无一不是立足于现代性。第三,三者对现代生活体验的探索不是总体性的社会分析,也不是结构性或制度性的分析,而是以社会现实的表面碎片为出发点的分析。


审美现代性的研究绕不开本雅明,他是一位明确地追寻现代性理论的学者。本雅明的《单行道》(1926)被阿多诺称为“本雅明勾画现代性史前史脉络的第一部著作”,被布洛赫看作“讽喻哲学”“思想超现实主义形式的典型”。本雅明的现代性理论以19世纪的巴黎拱廊街为落脚点,这些拱廊街被人们视作通向表达资本主义梦幻世界的入口。在他的“拱廊街计划”中,虽然主要是以波德莱尔的作品分析19世纪城市的现代性,但他多次引述了狄更斯的作品。本雅明接受了波德莱尔将现代性看作是“过渡的、短暂易逝的、偶然的”观念,将波德莱尔作品中的新角色如闲逛者、小流氓、纨绔子弟、拾垃圾者、密谋者、女同性恋者和赌徒等视作城市中的现代性主体。本雅明以辩证意象来建构他的现代性理论,将碎片当作19世纪首都巴黎的起始点,整个“拱廊街计划”完全是碎片的集合,一部复杂的蒙太奇。


现代性与意识形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伊曼纽尔·沃勒斯坦认为,“现代性是特定社会现实和特定世界观的结合,它取代了另一种特定社会现实和特定世界观的结合”[8]。意识形态是处理现代性问题的政治纲领,意识形态本身并非世界观,而是对现代性这种新型世界观来临的一种反应。



注释:


[1]弗雷德里克·詹姆逊.现代性、后现代性和全球化.王丽亚,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74.


[2]马泰·卡林内斯库.现代性、现代主义、现代化//汪民安,陈永国,张云鹏.现代性基本读本.开封:河南大学出版社,2005:250.


[3]哈贝马斯.现代性:未完成的工程//汪民安,陈永国,张云鹏.现代性基本读本.开封:河南大学出版社,2005:108.


[4]波德莱尔.波德莱尔美学论文选.郭宏安,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7:483.


[5]波德莱尔.波德莱尔美学论文选.郭宏安,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7:440.


[6]波德莱尔.波德莱尔美学论文选.郭宏安,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7:431.


[7]汪民安,陈永国,张云鹏.现代性基本读本.开封:河南大学出版社,2005:前言2.


[8]伊曼纽尔·沃勒斯坦.三种还是一种意识形态:关于现代性的虚假争论//汪民安,陈永国,张云鹏.现代性基本读本.开封:河南大学出版社,2005:239.

二、现代性的特质


现代性的特质是多种多样、变化频仍,这可以从四个方面分别论述。


(一)现代经验的不连续性、瞬间性


波德莱尔在《现代生活的画家》中指出:“G先生到处寻找现时生活的短暂的、瞬间的美,寻找读者允许我们称之为现代性的特点。”[1]在此波德莱尔将画家看作已经消逝的瞬间以及所包含的永恒迹象的画家。之后的理论家齐美尔、本雅明、大卫·哈维等都将瞬间性作为现代都市生活的根本特点。


齐美尔在现代大都市与传统小城镇的对比中,发现了大都市精神生活中两个至关重要的因素。他认为,在理性与货币的作用下,大都市的人具有了独特的心理状态、交往模式和时空观念。“都市性格的心理基础包含在强烈刺激的紧张之中,这种紧张产生于内部和外部刺激快速而持续的变化。人是一种能够有所辨别的生物。瞬间印象和持续印象之间的差异性会刺激他的心理。永久的印象,彼此间只有细微差异的印象,来自于规则与习惯并显现有规则的与习惯性的对照的印象——所有这些与快速转换的影像、瞬间一瞥的中断或突如其来的意外感相比,可以说较难使人意识到。这些都是大都市所创造的心理状态。”[2]


虽然齐美尔与波德莱尔一样也将瞬间性作为现代都市生活的根本特点(分别是碎片化、感官刺激、物质性、瞬间即逝性),但他们之间也有不同之处:波德莱尔希望在现代生活中发现艺术之美,齐美尔则希望在现代生活中发现都市人的个性的生长和消失,即普通的都市人为了应对现代生活的瞬间性而创造了冷漠、世故和算计。在现代的货币经济中,都市人按照严格的货币换算方式而行动。以前人与人之间个性化的富有特色的交往方式,现在荡然无存。


马歇尔·伯曼把人类共享的经验称为现代性,“有一种至关重要的体验方式——对时间与空间、自我与他人、生活的各种可能和风险的体验——这是今天全世界男男女女所共有的。我把这种体验的实质内容称为‘现代性’”[3]。这一定义抓住了人类生存的三个基本向度:时间、空间和存在。显而易见的是,关于时间与空间、自我与他人、生活的各种可能的经验是转瞬即逝的。


路易·沃斯将现代都市—工业社会同传统的乡村民俗社会做了对比。他认为,都市主义是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由于都市人的来源广泛,背景复杂,流动频繁,这样,民俗社会的血缘纽带、邻里关系和世袭生活等传统情感已不复存在。都市人之间的交往日益密切,但这种交往只是表面化的,非个性化的,“都市社会关系的特征是肤浅、淡薄和短暂”[4]


(二)世界的碎片化


如果说现代生活给人的感觉是过渡的、短暂易逝的、偶然的,那么其后果便是,事物的昙花一现难以保持历史连续性的感受,其历史意义必须从巨大的破坏性力量中去发现,这样现代性本身就具有一种内在断裂和分裂的过程,世界失去了总体性,成了一个碎片化的原子世界。对碎片意义的强调使得本雅明拒绝了卢卡奇有关“总体性”的原则,而以碎片作为始点来研究现代性。克拉考尔指出:“本雅明自己把他的著作称作单子论,它与在普遍观念中寻求维护世界的哲学系统相对立,与抽象的一般化相对立。”[5]


现代生活被瞬间性所主宰,分裂成偶然的碎片,构成一个色彩斑斓的印象之流。“从一个地区到另一个地区,呈现在我们面前的都市恰似一幅浮华世态的镶嵌画。”[6]


(三)新奇


新奇是现代性的重要特质之一。现代之所以是现代的,是因为它与过去截然不同。现代性的发生是现代同过去的断裂,这种断裂有制度的断裂、观念的断裂、生活的断裂、技术的断裂、文化的断裂等。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这种断裂可以理解为现代都市生活同传统乡村民俗生活的断裂。从生活品质的角度来看,这种断裂可以理解为现代生活的碎片化与前现代生活的总体化的断裂。正是现代生活碎片化的断裂特征使得它跟传统的整体性的有机生活发生了断裂。


断裂处必有创新。尼采在对现代性的激进批判中,将现代性视为颓废,现代性最终成为“永远同一的永恒轮回”,人性永恒不变的实质在狄俄尼索斯的神话形象中得到了恰当的表达:这是一种“破坏性的创造”,也是“创造性的破坏”。“创造性的破坏”对于理解现代性十分重要。因为不破坏过去的东西,就不可能创造一个新的世界。现代性概念中“新奇”的过渡性与时间意识的变化联系在一起,这既是对线性进步观的挑战,也是对艺术创新的倡导。


波德莱尔在《现代生活的画家》中赋予现代性概念现代意义,其重点放在“新奇”(nouveauté)上,甚至将现代性等同于“新奇事物”。本雅明的现代性理论强调经验的不连续性,他将“现代性”界定为“由来已久的存在背景中的新奇”[7]。在《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抒情诗人》中,本雅明指出:“新奇是独立于商品使用价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