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法律 > 公私法交融视域下的违法建筑问题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公私法交融视域下的违法建筑问题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公私法交融视域下的违法建筑问题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公私法交融视域下的违法建筑问题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王洪平著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6-01

书籍编号:30666731

ISBN:978730028172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455389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法律

全书内容:

公私法交融视域下的违法建筑问题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版权信息







法律科学文库编委会


总主编


副总主编


赵秉志(常务) 王利明 史际春 刘志


编委(以姓氏笔画为序)


王利明 史际春 吕世伦 刘志 刘文华


刘春田 江伟 许崇德 孙国华 杨大文


杨春洗 何家弘 陈光中 陈松涛 郑成思


赵中孚 赵秉志 高铭暄 程荣斌 曾宪义

总序


曾宪义


“健全的法律制度是现代社会文明的基石”,这一论断不仅已为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所证明,而且也越来越成为人们的共识。在人类历史上,建立一套完善的法律体制,依靠法治而促进社会发展、推动文明进步的例证,可以说俯拾即是。而翻开古今中外东西各民族的历史,完全摒弃法律制度而能够保持国家昌隆、社会繁荣进步的例子,却是绝难寻觅。盖因在摆脱了原始和蒙昧以后,人类社会开始以一种“重力加速度”飞速发展,人的心智日渐开放,人们的利益和追求也日益多元化。面对日益纷纭复杂的社会,“秩序”的建立和维持就成为一种必然的结果。而在建立和维持一定秩序的各种可选择方案(暴力的、伦理的、宗教的和制度的)中,制定一套法律制度,并以国家的名义予以实施、推行,无疑是一种最为简洁明快,也是最为有效的方式。随着历史的演进、社会的发展和文明的进步,作为人类重要精神成果的法律制度,也在不断嬗变演进,不断提升自身的境界,逐渐成为维持一定社会秩序、支撑社会架构的重要支柱。17世纪以后,数次发生的工业革命和技术革命,特别是20世纪中叶发生的电子信息革命,给人类社会带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仅直接改变了信息交换的规模和速度,而且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使人类生活进入了更为复杂和多元的全新境界。在这种背景下,宗教、道德等维系社会人心的传统方式,在新的形势面前越来越显得力不从心。而理想和实际的选择,似乎是透过建立一套理性和完善的法律体制,给多元化社会中的人们提供一套合理而可行的共同的行为规则,在保障社会共同利益的前提下,给社会成员提供一定的发挥个性的自由空间。这样,既能维持社会整体的大原则、维持社会秩序的基本和谐和稳定,又能在此基础上充分保障个人的自由和个性,发挥每一个社会成员的创造力,促进社会文明的进步。唯有如此,方能达到稳定与发展、整体与个人、精神文明与物质进步皆能并行不悖的目的。正因为如此,近代以来的数百年间,在东西方各主要国家里,伴随着社会变革的大潮,法律改革的运动也一直呈方兴未艾之势。


中国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的国度。在数千年传承不辍的中国传统文化中,尚法、重法的精神也一直占有重要的位置。但由于古代社会法律文化的精神旨趣与现代社会有很大的不同,内容博大、义理精微的中国传统法律体系无法与近现代社会观念相融,故而在19世纪中叶,随着西方列强对中国的侵略,绵延了数千年的中国古代法律制度最终解体,中国的法制也由此开始了极其艰难的近现代化的过程。如果以20世纪初叶清代的变法修律为起点的话,中国近代以来的法制变革活动已经进行了近一个世纪。在这将近百年的时间里,中国社会一直充斥着各种矛盾和斗争,道路选择、主义争执、民族救亡以及路线斗争等等,使整个中国一直处于一种骚动和不安之中。从某种意义上说,社会变革在理论上会给法制的变革提供一定的机遇,但长期的社会骚动和过于频繁的政治剧变,在客观上确实曾给法制变革工作带来过很大的影响。所以,尽管曾经有过许多的机遇,无数的仁人志士也为此付出了无穷的心力,中国近百年的法制重建的历程仍是步履维艰。直至20世纪70年代末期,“文化大革命”的宣告结束,中国人开始用理性的目光重新审视自身和周围的世界,用更加冷静和理智的头脑去思考和选择自己的发展道路,中国由此进入了具有非凡历史意义的改革开放时期。这种由经济改革带动的全方位民族复兴运动,也给蹉跎了近一个世纪的中国法制变革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无限的发展空间。


应该说,自1978年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的20年,是中国历史上社会变化最大、也最为深刻的20年。在过去20年中,中国人民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摆脱了“左”的思想的束缚,在政治、经济、文化各个领域进行全方位的改革,并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使中国成为世界上最有希望、最为生机勃勃的地区。中国新时期的民主法制建设,也在这一时期内取得了令人惊喜的成就。在改革开放的初期,长期以来给法制建设带来巨大危害的法律虚无主义即得到根除,“加强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成为一个时期内国家政治生活的重要内容。经过近二十年的努力,到90年代中期,中国法制建设的总体面貌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从立法上看,我们的立法意识、立法技术、立法水平和立法的规模都有了大幅度的提高。从司法上看,一套以保障公民基本权利、实现司法公正为中心的现代司法诉讼体制已经初步建立,并在不断完善之中。更为可喜的是,经过近二十年的潜移默化,中国民众的法律意识、法制观念已有了普遍的增强,党的十五大确定的“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治国方略,已经成为全民的普遍共识和共同要求。这种观念的转变,为中国当前法制建设进一步完善和依法治国目标的实现提供了最为有力的思想保证。


众所周知,法律的进步和法制的完善,一方面取决于社会的客观条件和客观需要,另一方面则取决于法学研究和法学教育的发展状况。法律是一门专业性、技术性很强,同时也极具复杂性的社会科学。法律整体水平的提升,有赖于法学研究水平的提高,有赖于一批法律专家,包括法学家、法律工作者的不断努力。而国家法制总体水平的提升,也有赖于法学教育和法学人才培养的规模和质量。总而言之,社会发展的客观需要、法学研究、法学教育等几个环节是相互关联、相互促进和相互影响的。在改革开放的20年中,随着国家和社会的进步,中国的法学研究和法学教育也有了巨大的发展。经过20年的努力,中国法学界基本上清除了“左”的思想的影响,迅速完成了法学学科的总体布局和各分支学科的学科基本建设,并适应国家建设和社会发展的需要,针对法制建设的具体问题进行深入的学术研究,为国家的立法和司法工作提供了许多理论支持和制度上的建议。同时,新时期的法学教育工作也成就斐然。通过不断深入的法学教育体制改革,当前我国法学人才培养的规模和质量都有了快速的提升。一大批用新思想、新体制培养出来的新型法学人才已经成为中国法制建设的中坚,这也为中国法制建设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充足和雄厚的人才准备。从某种意义上说,在过去20年中,法学界的努力,对于中国新时期法制建设的进步,贡献甚巨。其中,法学研究工作在全民法律观念的转变、立法水平和立法效率的提升、司法制度的进一步完善等方面所发挥的积极作用,也是非常明显的。


法律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的上层建筑,以法律制度为研究对象的法学也就成为一个实践性和针对性极强的学科。社会的发展变化,势必要对法律提出新的要求,同时也将这种新的要求反映到法学研究中来。就中国而言,经过近二十年的奋斗,改革开放的第一阶段目标已顺利实现。但随着改革的逐步深入,国家和社会的一些深层次的问题也开始显现出来,如全民道德价值的更新和重建,市场经济秩序的真正建立,国有企业制度的改革,政治体制的完善等等。同以往改革中所遇到的问题相比,这些问题往往更为复杂,牵涉面更广,解决问题的难度也更大。而且,除了观念的更新和政策的确定外,这些复杂问题的解决,最终都归结到法律制度上来。因此,一些有识之士提出,当前中国面临的难题或是急务在于两个方面:其一,凝聚民族精神,建立符合新时代要求的民族道德价值,以为全社会提供一个基本价值标准和生活方向;其二,设计出一套符合中国国情和现代社会精神的“良法美制”,以为全社会提供一系列全面、具体、明确而且合理的行为规则,将各种社会行为纳入一个有序而且高效率的轨道。实际上,如果考虑到特殊的历史文化和现实情况,我们会认识到,在当前的中国,制度的建立,亦即一套“良法美制”的建立,更应该是当务之急。建立一套完善、合理的法律体制,当然是一项极为庞大的社会工程。而其中的基础性工作,即理论的论证、框架的设计和实施中的纠偏等,都有赖于法学研究的进一步深入。这就对我国法学研究、法学教育机构和广大法律理论工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建立于1950年,是新中国诞生以后创办的第一所正规高等法学教育机构。在其成立的近半个世纪的岁月里,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以其雄厚的学术力量、严谨求实的学风、高水平的教学质量以及极为丰硕的学术研究成果,在全国法学研究和法学教育领域中处于领先行列,并已跻身于世界著名法学院之林。长期以来,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法学家们一直以国家法学的昌隆为己任,在自己的研究领域中辛勤耕耘,撰写出版了大量的法学论著,为各个时期的法学研究和法制建设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鉴于当前我国法学研究所面临的新的形势,为适应国家和社会发展对法学工作提出的新要求,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和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经过研究协商,决定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这套“法律科学文库”,陆续出版一大批能全面反映和代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乃至全国法学领域高品位、高水平的学术著作。此套“法律科学文库”是一个开放型的、长期的学术出版计划,以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一批声望卓著的资深教授和著名中青年法学家为主体,并聘请其他法学研究、教学机构的著名法学家参加,组成一个严格的评审机构,每年挑选若干部具有国内高水平和有较高出版价值的法学专著,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精心组织出版,以达到集中地出版法学精品著作、产生规模效益和名著效果的目的。


“法律科学文库”的编辑出版,是一件长期的工作。我们设想,借出版“文库”这一机会,集中推出一批高质量、高水准的法学名著,以期为国家的法制建设、社会发展和法学研究工作提供直接的理论支持和帮助。同时,我们也希望通过这种形式,给有志于法学研究的专家学者特别是中青年学者提供一个发表优秀作品的园地,从而培养出中国新时期一流的法学家。我们期望并相信,通过各方面的共同努力,力争经过若干年,“法律科学文库”能不间断地推出一流法学著作,成为中国法学研究领域中的权威性论坛和法学著作精品库。


1999年9月

绪论 基于规划管制的建筑秩序形成


法律是一种强制性秩序规则,违法建筑就是一种打破了法律所拟建构之建筑秩序的建筑形态。秩序,指人或事物所处的位置,含有整齐守规则之意。[1]只有在必要的规范强制下,才会形成某种可欲的秩序形态;失范只会带来失序,因而建筑秩序的形成是某种必要的规范强制的结果。此种规范强制,即主要体现为建筑的规划管制。


一、随意“结庐而居”的自然理性


“方以类聚,物以群分”。人,不论是生物意义上的自然存在(具客体性的“人”),还是主体意义上的社会存在,“群”都是其存在的必要形态。在精神病学上,虽有所谓离群索居的“人群恐惧症”者,但其怪异行为也只是一种非正常的病态,以其尚不足以证成人可以完全“不合群”而孤立存在。正如有西方人类学家在研究家庭史时指出的:“我们首先作为原则,提出群居生活这一事实本身。……对我们的近亲、极好的群居动物其它灵长类的观察,也使人无法见到别的可能性。……在大自然中,在身材高大的群居哺乳类之中,只有食草类能够一群一群地大量生存。”[2]的确,人类进化发展的源流在社会人类学上应当追溯至“家庭”这一最基本的生存单元。家庭是基本的生育繁衍单元,也是基本的生产生活单元。而家庭的组成,最关键的基本要素是要“有男有女”[3]。诚如《周易·序卦传》所载:“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义有所错。”由这段话不难看出,在我国远古先人的认知中,只有“有男女”才会“有夫妇”,有了夫妇自然就有了家庭,这进而产生了由“小家”到“大家”(家天下)的礼义秩序。这意味着,我国的先民们对人类以“夫妇”“家庭”的群体性形态存在事实早已形成了成熟的观念。就此点而言,东方文化的人类起源观比西方文化中的人类起源观来得更为先进。根据《圣经·旧约·创世纪》的记载,上帝在天地万物都造齐了之后,开始考虑创造人类。“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在亚当造成之后,神就把他安置在伊甸园里,使他修理看护伊甸园。而在此之后,神才又进一步考虑到:“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于是,就有了上帝抽取亚当的一根肋骨造成夏娃的故事。从此,亚当夏娃作为西方文化中的人类始祖,开始了人类的生息繁衍。在这个故事里,上帝先创造的是一个“孤男”,其存在形态是一个人的“独居”;在此意义上,在只有“亚当”一个人的时空里,还不能说上帝已经创造了“人类”。人类的真正产生,始于“夏娃”的诞生,因为有了夏娃之后这个世界上才有了男女,人类的繁育才能真正开始。所以说,从东西方文化比较来看,在东方文化中,在有了天地万物之后,天地就同时化育出了男与女,男女是同时产生的,这就意味着“人之初”即是一种以男女结合为基本单元的群的存在。而在西方文化中,上帝在造齐了天地万物之后,其设想的人的世界首先是“亚当”这一个人(一个男人)的世界,这是一个个体的世界而非群体的世界,这也是一个不能实现人的再生产的死寂的世界;而只有在上帝认识到亚当一个人的“独居”世界是“不好”的世界时,其才改变了自己的初始设计,再次创造了夏娃,自此“人”才真正开始了以“类”的形式的群体性存在。当然,如果把圣经故事中夏娃的诞生看作人类产生之始的话,那么东西方文化在“有男有女”才有人类这一点上,是没有本质区别的。这也就意味着,东西方的远古文化都深刻洞见了人类群体性存在的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


在厘清了人类以家庭为基本生存单元的群体属性之后,接下来应探究的是家庭的空间载体——居住形式。“上古之世,人民少而禽兽众,人民不胜禽兽虫蛇。有圣人作,构木为巢以避群害,而民悦之,使王天下,号曰有巢氏。”(《韩非子·五蠹》)韩非所描绘的这个人类时代,大致对应着人类深居丛林的采集狩猎时代。既然是“构木为巢”,那么巢居位置的选择就带有很大的随意性了,哪棵树适于构巢就选择哪棵,不会有太多的讲究,也不会费太多的思量,只是“择木而栖”罢了。至游牧时代,人类的居住方式就是“逐水草而居”了,不间断地迁徙是生存的常态,可以说是“居无定所”。既然居无定所,就意味着人们不需要固定不动的房屋,只要有随时可以移动搬迁的“帐房”“蓬房”就够了。所以说,于此时期,尚不可能产生现代意义上的“房屋为不动产”的观念。这同样也意味着,某一营地中的诸多帐房在组合布局上会具有较大的随意性,只是“择良地而居”罢了。在人类进入农业时代之后,随着生产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