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教育 > 难忘的育才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难忘的育才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难忘的育才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难忘的育才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居诸不息,峥嵘八秩。2019年是伟大的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创办育才学校(现重庆市育才中学、上海市行知中学)八十周年

作者:张和松,孙朝云

出版社:重庆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12-01

书籍编号:30669455

ISBN:9787568918381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66117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教育

全书内容:

难忘的育才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编委会


主 任 张和松


副主任 郭华 孙朝云


委 员 魏蓉 蔡春洪 江明华 党忠良 邓玉洪 严峻 唐玉梅 代建佗 贺薛毅


主 编 张和松 孙朝云


副主编 郭华 代建佗


编 者 孙朝云 代建佗 罗春秀 陈树华 薛莲 刘俊兵 秦淑娟 李欢 张静 黄钶甲

前言


居诸不息,峥嵘八秩。2019年是伟大的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创办育才学校(现重庆市育才中学、上海市行知中学)八十周年。八十载春秋风雨兼程,八十年耕耘硕果累累。根植于育才深厚的教育沃土,学校秉持陶行知先生“生活教育”思想和“爱满天下”的情怀,培养了一大批胸怀使命、勇于创造的“陶子”,留下了诸多感佩至深、扣人心弦的教育故事。为迎接育才学校八十周年校庆,重温光辉历程,总结育才办学经验,重庆市育才中学特此编辑《难忘的育才》一书,为在教改进程中的育才人筑起属于自己的精神丰碑,亦为世人研究陶行知教育思想和办学实践留下可供借鉴的宝贵资料和历史经验。


风雨砥砺,岁月如歌。《难忘的育才》一书选取《重庆陶研文史》(由重庆市陶研会文史委员会、重庆市育才中学主办)第1期(2000年11月)至第72期(2018年4月)中故事性与叙事性较强的回忆性文章,并根据内容进行归类后分别选编在“行知陶校长”“育才旗帜”“不忘恩师”“在专业组学习的岁月”和“我的育才情”五部分中。本书以故事的形式展现育才八十载的历史风貌与求真创造精神,抚今追昔,鉴往知来。令人遗憾的是,一是因选篇内容所限,诸多优秀篇目未能一一收入;二是因时间仓促,选入的篇目中如有疏误之处,敬请原作者和广大读者批评指正。


韶光飞逝,弦歌日新。八十周年,是重庆市育才中学奋斗新征程的一个新起点,更是汇集育才人、才、智和凝聚社会各界力量绘就发展新蓝图的历史机遇。八十年的育才故事说不尽育才人的求真精神,道不完育才人的创造足迹,全体育才人将继续以陶行知老校长的办学初心和教育思想为指引,“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奋力谱写育才发展新篇章!


《难忘的育才》不是育才故事的完结,而是育才新故事的起笔!


编者
2019年5月

行知陶校长


陶行知谈“学陶”


吕长春


抗日战争胜利了,1945年10月国共和谈达成初步协议,《双十协定》签了字,迫使国民党立即释放被长期囚禁的叶挺将军和廖承志同志等抗日有功人员,他们就要出狱并“回家”。周恩来同志商讨请陶行知的学生们来办事处载歌载舞,热热闹闹地欢迎亲人“回家”。办事处的同志、新华日报社的同志和育才学校的师生们热情高涨地准备欢迎亲人。


亲人回来的这一天,我步入会场时,看见先到的许多育才师生都围坐在周恩来同志身边,聆听他回答师生们提出的有关重庆谈判的一些问题。停止内战,建立一个和平、民主、团结、富强的新中国是每一个善良的中国人所渴望的。《双十协定》签字后,一个联合政府有可能建立。当时周恩来同志鼓励我们说:“育才的同学们,你们真幸福!在陶校长的领导下,又有那么多的好老师培养,你们更该奋发学习。我们年轻时比不上你们……”周恩来同志的话还未讲完,就被育才操震球老师的提问打断了:“周副主席,请你谈谈新中国的教育应该怎样办?”周恩来同志十分果断并且欣喜地说:“办教育还要问我吗?去问你们的陶校长吧!”周恩来同志提高了嗓门讲:“将来联合政府成立时,请你们的陶校长担任教育部长,你们赞成吗?”在座的所有同志都一边鼓掌一边说:“好,好,好!赞成,赞成!”欢迎会还未开始就形成了一个题外的高潮。


“仿我者死,创我者生”


当我听见周恩来同志说出要“请陶校长担任联合政府的教育部长”后,激动的心情好几天平静不下来,这也使我更加崇敬我们的陶校长。


三天后,我走到陶校长面前去请教,并表示要毫不走样地“学陶”,我的态度诚恳严肃,平日的调皮样子一点也没有了。陶校长哈哈大笑了几声,和蔼地对我说:“吕长春你错了!你准备依样画葫芦地学我吗?不行,不行!我的一首题为《拉车的教员》的诗,你看过没有?”陶校长见我反应迟钝,马上背诵起来:


分明是教员,爱做拉车夫。


拉来一车洋八股,谁愿受骗谁呜呼。


接着又说:“我的教育思想和实践就是生活教育,我反对束缚人们手脑和行动自由的传统教育。我所倡导施行近二十年的生活教育主张是生活的、行动的、大众的、前进的、世界的、历史的。当前我们生活教育者最主要的任务就是配合形势,促进反内战,要和平,要民主,要统一,为建立一个富强的新中国而奋斗不息。形势不断地变,你怎能一字一句照样地学我呢?更何况我是陶行知,你是吕长春,你我的年龄、经历、人际关系都不同,生活在变化,历史在发展,你怎能一字一句地模仿我呢?此路不通,要另寻生路,那就是——仿我者死,创我者生!懂吗?你愿意学习生活教育,我不反对,我欢迎,更主要的是结合形势的发展向生活学,向大众学。生活教育的生命力特别强,它今天不是完成的东西,明天也不是完成的东西,它会永远随着历史和生活的发展而发展,欢迎你也来研究生活教育。至于你提出的关于出任联合政府教育部长之事,我不想多谈了。”


我要争做“破坏之神”


这是我第一次直接单独受教于陶校长,懂得了“仿我者死,创我者生”的道理,领悟到要创造性地“学陶”,同时也感受到陶校长伟大的师德。谈话后我又悟到陶校长在学校多次提到的“神”,他说:“西方文化提出要创造之神、保存之神永驻心中。在中国,在育才,我提出‘育才人’的脑子里还应有位‘破坏之神’常驻。前二神是指努力汲取历史中优秀的文化传统,结合实际创新。但是传统观念、传统文化、传统教育等一切传统的东西,若不加以选择性地破坏,是不可能有所创造的,不分精华地保存是守的表现。所以我要号召在育才同学的脑子里增加一位‘破坏之神’。”原来我们脑子里“破坏”是个贬义记号,而经陶校长这样辩证地解释,才领悟到不冲破旧秩序、旧观念就不可能创新。我豁然开朗了。


四十七年过去了,今天联系当前的实际再次回忆起陶校长的教导,我明白了:“学陶”不能模仿,要创造性地学;社会主义新时期需要“破坏之神”,这个“破坏”的含义就是今天的改革,要革旧创新;“学陶”没有过时,生活教育理论没有全部完成的日期,要随着历史和生活前进的步伐不断“学陶”。


(转载自《行知行》1993年第8期,题目有删改)

回忆陶行知在北碚二三事


吴树琴


1938年秋天,陶行知从国外回到香港,意欲回国办三件事:一、创办香港中华职业补习学校,教育侨胞子弟抗日救国;二、创办难童学校,收留在战火中的难童,即后来在四川重庆北碚草街子凤凰山所办的育才学校;三、创办晓庄学院,培养高级人才,因未获批准,后改办成因陋就简的晓庄药物研究所,该所聘我为研究员。


1939年,我们到了北碚,得到了北碚区区长卢子英的热情照顾,他招待我们住在北碚公园清凉亭。记得那时,协助育才学校招收难童的李信慧女士和我住在那里。清凉亭位于火焰山顶上,风景秀丽,空气新鲜,环境幽静,面临嘉陵江。我们住了月余,日本敌机经常来轰炸,我们就迁居于北碚檀香山桥的一个经过修理的碉堡内。此处离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较近,陶先生、陶宏、王醉霞和我都住在那里。


晓庄药物研究所限于经费,陶先生得到中国科学所领导的同意,与晓庄药物研究所合作研究中国中药。当我去上班的时候,发现该所没有女卫生设备,足见当时妇女参加工作真是凤毛麟角,为了工作只有自己解决。


陶先生为此还写了一首打油诗,题目为“某女士就职”:


大姐今上任,气色不大同。


有点难为情,带来一马桶。


为了消除当地老百姓的疟疾,我们研究所在陶先生的教育、指导、协助下,因陋就简,就地取材,研制了“治疟丸”。经过一阶段试验,证明药效良好,药到病除,深受老百姓欢迎。


陶先生毕生从事教育事业,他主张教学做合一,提倡即知即传的“小先生制”,北碚的“小先生”运动蓬勃开展。当时“小先生”已发展到一千多人,参加学习的已有三千多人。陶先生到了北碚,在卢子英区长的陪同下,参观了“小先生”学习所,北碚全区五百多名公教人员举行大会欢迎他。他高兴地发表讲话:“我到了这里听见了《锄头歌》的歌声,使我回忆起南京晓庄学校,我参观了一千多‘小先生’的情况后,似乎又回到了上海大场山海工学团……”北碚“小先生”工作开展得如此热烈,他给予了很多鼓励,提出了很多希望。


1939年,我国处在抗日战争中,为了彻底取得抗日战争胜利,陶先生与卢子英商讨关于补充兵源的问题,并协助发动志愿兵抗日运动。志愿兵,出于自愿,抗日坚决,才能打胜仗。为了开展志愿兵运动,他特请来了东北抗日游击队队长赵侗的母亲洪文国老太太到北碚做动员报告。赵老太三代打游击,坚持了七年多的抗日斗争,她热心关怀战友,被称为“游击队之母”。


陶先生歌颂赵老太太献诗一首。诗云:


东洋出妖怪,中国出老太,


老太找妖怪,妖怪都吓坏。


老太有名言,圣人不能外,


别死在床上,战死才痛快。


为此,又在北碚请来了六十岁以上的老太太五百多人,开了一个欢迎赵老太的大会。大家听了赵老太现身说法的报告,深受感动,当时就有人登台表态,愿意将儿子送到前线去抗日。陶先生最后鼓励大家说:“你们来时是张老太太、季老太太,现在都变成了赵老太太了……”不久就掀起了轰轰烈烈志愿从军的热潮。当地母送子、妻送夫、兄弟争相从军的动人事迹不断涌现,不到半个月,报名参军的人数已达四百多人。


5月初,北碚二十多个机关团体联合公宴慰劳志愿兵及其家属。宴会上为他们披红戴花,献旗摄影。陶先生借此机会又发起为志愿兵捐献运动,他带头捐献,并以“敬告后方同胞”题诗一首。诗云:


志愿战士可钦佩,打得东洋如潮退。


一家大小谁照顾?他们受罪即我罪。


有力已经出了力,有钱出钱才无愧。


若想不做亡国奴,快快多出保险费。


之后,就发展为捐献“志愿月”运动。它不仅利于征集志愿兵运动的深入开展,而且从根本上解决了志愿兵家属生活费补贴的事宜。像北碚用这样的办法来补充兵源,不拉一兵一卒,这在国民党统治区是非常少见的。


后来,陶先生又将北碚志愿兵运动的情况写成八篇资料交给当时国共合作的政治部副部长周恩来同志,以供各地宣传。


1982年8月30日


(选自《吴树琴与陶行知》)

怀念陶老夫子和吴树琴先生


苏永静 赵义熙


别开生面的婚礼


记得那是1939年12月31日,音乐组老师贺绿汀先生把我们召集起来,亲自教我们唱《结婚歌》,说这是准备参加一个结婚典礼时要唱的,我们大家都很高兴,觉得很有趣。歌词是陶老夫子写的,作曲是赵元任先生。歌词的内容是:


男先生、女先生,


结了婚,打日本。


怎么打日本?


团结去斗争!


月亮圆,蜜样甜,


手拉手,脸亲脸,


一双新夫妇,双双走向前,


要劳苦的蜜甜,要离散的团圆。


要反帝、反封建,革命恋爱打一片,


革命恋爱打一片……


我们一边唱,一边心里也在猜想,到底是哪两位先生要举行结婚典礼呢?


歌曲很好听,很快我们就学会了,然后就排着队整齐地来到了礼堂。会场上气氛十分热烈,当主席帅昌书先生宣布:“请新郎新娘上台!”真是出乎大家的意料,原来新郎是我们的陶校长!他红光满面,笑容可掬地与年轻美貌的新娘吴树琴先生手拉手走到台上,会场的气氛达到了高潮,同学们又是欢呼又是鼓掌,鼓声和歌声响成一片。在贺绿汀亲自指挥下,我们格外起劲地唱起了《结婚歌》,歌曲唱完后,有人大声喊:“欢迎新郎介绍恋爱经过!”


陶老夫子和蔼可亲地给我们讲话了,在讲话中还念了他作的诗:


前世有缘,无法奈何!


我也爱她,她也爱我。


教学相长,如切如磋。


好来好往,朝朝暮暮。


万里长征,好事多磨。


苦中有甜,彼唱此和。


国难当头,理宜节约。


替代钻戒,丹心一颗。


不要媒公,不要媒婆。


两相情愿,终身合作。


主不请客,客不恭贺。


敬告亲友,大家呵呵!


陶老夫子说,他结婚不请客,把请客的钱拿来支援抗日战争的事业和捐给育才学校,也不要亲友们送礼。如果有人非送不可,又不好推却的,他就转送给育才学校作为办学的经费。


接着陶老夫子又念了一首他在结婚证书上的题诗:


天也欢喜,地也欢喜,人也欢喜。


欢喜我遇到了你,你也遇到了我。


当时是你心里有了一个我,


我心里有了一个你,


从今后是朝朝暮暮在一起。


地久天长,心心比翼,相敬相爱相扶持。


偶然发脾气,也要规劝勉励。


在工作中学习,在业务上努力,


追求真理,抗战到底。


为着大我忘却小己,直等到最后胜利。


再生一两个小孩,一半儿像我,一半儿像你。


结婚典礼很别致很成功,伙食团还为我们加了一个十分可口的菜——黄豆烧肉。这一天我们过得很快活,也很受教育,这也是我们一生中参加的最有意义、最难忘的一个结婚礼。


婚后,吴树琴先生对陶老夫子无微不至的关怀,使他的生活教育思想理论能在育才学校很好地贯彻执行。事实上,陶老夫子办育才前后就有心绞痛和高血压(如1939年6月17日第一次心绞痛发作,1940年3月16日的血压就很高,高压竟达210,低压156)。吴树琴先生当时在北碚新亚制药厂工作,用她的工资给陶老夫子治病买药物等,给陶老夫子很仔细周到的护理和照顾,所以说陶老夫子在教育事业上的成就、育才和社大的创办以及在民主革命运动中的贡献,也都有吴树琴先生的功劳。如果为此要给陶老夫子发个“奖章”的话,那其中有“陶老夫子的一半,也有吴树琴先生的一半”。


事无巨细的关怀


“你们是育才的四大金刚!”


我们学校的医务室原来有桑文澜大夫和林护士,后来因为工作的关系都先后离开了。现在医务室里就只有我们四位同学:文学组的高云、苏永静和自然组的叶宏才、赵义熙四个“小护士”。


有一天陶校长把我们喊到他住的逸少斋茅草房里开会。我们高高兴兴地来到陶校长身边,刚刚坐定,陶老夫子就很风趣地说:“你们四位是我们育才两百多名师生员工的四大金刚,大家的健康就只有靠你们来维护了!”一听这话,我们觉得很惊奇,怎么我们四个人竟成了“四大金刚”了!不由得让人想起了古圣寺第一重殿和二重殿之间两边的厢房中四个巨人般活灵活现的金刚,天天都威严地用眼睛盯着我们。陶老夫子接着和颜悦色地说:“现在我们的学校很贫,请一个医生,要花两三千块钱,我们请不起,怎么办呢?为了保证‘健康第一’,大家都来做建立科学的健康保全的健将,你们四个小护士的责任就至关重要,我们决心以推进卫生教育的效力来代替医生。卫生教育就是要教人预防疾病,如果这个工作做得好,至少可以减少百分之九十的疾病,剩下只有百分之十了,你们的任务也就轻得多了!”说到这里,陶老夫子停了一下,接着事无巨细地给我们讲如果有发高烧的病人吃了退烧药后,体温仍降不下来,千万不可耽搁,赶快送北碚的江苏医学院;体温计的消毒一定要认真,用过一次的酒精棉花球,不能再用,否则会造成交叉感染。我们把这些话都牢牢记在心里,深深感到陶老夫子工作那么忙,可是对同学们的健康关心得这么周到细致,交代得这样清清楚楚。吴树琴先生也经常到医务室来教我们如何做好消毒工作,如何配制各种药水和药膏,如何为有外伤的病人清洗创口,如何包装内服的药物等。我们一丝不苟地按照他们的指示做,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当年的重庆古圣寺一带是疟疾的流行区。治疟疾的特效药是奎宁,价格很贵。由于进口的来路被日本鬼子封锁,人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