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新闻传播 > 新闻文论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新闻文论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新闻文论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新闻文论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刘家伟著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8-01

书籍编号:30670673

ISBN:9787520169523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02064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新闻传播

全书内容:

新闻文论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刘家伟


男,1965年6月生人,博士研究生学历,高级编辑,现任工人日报社总编辑。曾多次获中国新闻奖、中国新闻名专栏奖,先后入选“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和“全国新闻出版行业领军人才”。

花开一路(自序)


曾经有人问我:你热爱新闻事业吗?当然还有更客气的,例如:看得出来,您一定非常热爱这项工作,对吧?


必须承认,我自己从来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不想是因为我始终不认为这是一个真问题。就好比做人,既然生而为人,就应该说人话、做人事,为人父母就应该有为人父母的样子,为人子女也应该尽为人子女的本分,如此而已。这时候,要是有人问你热爱做人吗,岂不搞笑?


我认同干一行爱一行,既然干了,就要努力,就要往好了干。而这一过程中自己是否快乐或者有过快乐,我倒认为是一个严肃而真实的问题。


回首过往,我以为自己有过两段快乐的时光。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每每想起那些日子,心底都会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类似内心柔弱的地方被击中的感觉,又仿佛是一切都回不去了的叹息。其中之一即与自己的职业生涯有关。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一种叫时评的文体蓬勃发展至今。20年前,我有幸创办并主持了报社新闻评论版。回想那五年的时光,画面似乎总是定格于午后的阳光灿烂与办公室的激情澎湃。每天从邮箱浏览二三百篇的来稿,那种阅读的快乐,不仅因为新奇有见识的观点与思想,还因为时评作者们的引经据典,每每使自己仿佛置身于与大师们的面对面交流。得益于这样一个平台,那时年轻的我们可以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而很高的网络转载率又让我们有了某种真真切切的成就感。所以,这本小册子选取了20篇那一时期发表的评论作品,也是为了纪念职业生涯中的这样一段日子,纪念曾经“激情燃烧的岁月”。


《工人日报》的新闻评论版有一个栏目叫《我在我思》,我很喜欢。“我思故我在”世人皆知,但因为很高深不敢轻易往上凑,用今天的话说多少还有点刷存在感的意思,我反倒认为“我在我思”更平和、更实在,更适合我等——我在,就首先有个在的状态;我在了,我还思,这就显得不是没脑子,显得有态度,还要求上进。从这个意义上说,本书收录的17篇有关的新闻论文,也是我自己职业生涯的“我在我思”。即便从个体的视角,也依然折射了新世纪以来传媒格局、媒体业态发生的深刻变化,凸现了互联网传播时代主流媒体对于内容的定义与把握、内容的生产与分发等核心问题的关注。


我以为,新闻事业是一项需要激情的事业,新闻工作是需要素养、知识和能力支撑的一份工作。在干了二三十年之后,我还意识到,这是一个需要不停奔跑、不能停歇的职业。在路上,是我们永远的状态——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


身处一个飞速发展的时代,今天的媒体格局、舆论生态、受众对象、传播技术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新技术催生的变革一次次碾压无数人的想象。转型时期、深融年代,在这个行当里,以往的一些观念、模式,曾经的经验、荣誉,某些时候甚至可能成为前行的障碍和负担。与此同时,后浪呼啸而来,惊涛拍岸,裹挟之下,前浪除了奔涌别无选择。


所以,只能往前走。好在泰戈尔说了:只管走过去,不必逗留着去采了花朵来保存,因为,一路上,花朵会继续开放的。


是啊,往前走就是。往前走,就会欣赏到花开一路——就我个人而言,无论之于新闻工作,还是职业生涯,这是一种态度,亦是一种心境。


刘家伟


2020年6月于北京

第一部分


建立起对理性的“强烈信赖”


——新闻评论批判性辨析


近年来,国内报纸的新闻评论渐成繁荣局面,究其原因,至少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一种健康的舆论生态在逐渐形成,越来越大的社会宽容度、宽松度,为新闻评论的繁荣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二是近年来媒体竞争的现实需求,大大拓展了新闻评论的发展空间。不少报纸纷纷设立新闻评论版,强化新闻评论,乃是基于这样一种认识——信息时代人们需要新闻,但更需要对新闻的解读;信息时代的媒体竞争,在很大程度上不仅是新闻题材的竞争,更是在对新闻事件、新闻题材总体把握之上的新闻解读之争。三是一大批“理性、建设性”的新闻评论,从各自的视角对新近发生的一些重大的、全局性的、前沿性的新闻事件发表意见,从而追求新闻价值的最大化,为读者提供了多角度、多层面的观照及参考——这在很大程度上带动和影响了新闻评论的进一步发展。


除此之外,或许还有一个重要因素不可忽视,即新闻评论的应运而生部分地契合了现代人对价值理想的思考与追求。因为,不管人们内心是否真正意识到,批判性都是新闻评论的重要价值之一,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正是因为这一内在的价值,新闻评论存在的意义已为越来越多的人所认同。正是基于上述诸多的背景,对新闻评论批判性的探讨、辨析,便自然而然地成为一种客观要求。


一 我们理解的批判,首先应当体现一种责任、一种关怀、一种良知


新闻有其自身的规定性和规律。我们知道,新闻不仅是对社会存在的反映,而且是在一定理论和价值观指导下,经过对客观事物的选择、提炼、加工,对社会生活的比较系统、定型、自觉的反映。因而从更大范围来讲,正如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发展可以视为一个宏大的批判过程一样,新闻的发展也可以视为一个批判过程。


所谓批判,其实就是站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对历史或现实进行甄别和审视,对人或事进行分析和解剖,以期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其最终目的是更好地发展,其着眼点是广阔的未来。批判的充分必要条件,是思想、人格和精神的独立,因此批判所引申出来的丰富内涵和积极意义,便远远地大于批判本身。


同理,我们今天所追求的新闻评论,其批判性当更多地体现这一特质。面对纷繁复杂的新闻现象、新闻事件,是简单否定,还是有鉴别有取舍、有理性有思考,这不仅涉及思想方法问题,也涉及主动性和意识性问题。


我们注意到,在近年来见诸媒体的不少新闻评论中,尤其是在大量最终未能见报的来稿中,这样一种倾向是存在的——不管是什么样的政策,只要一出台,“我”就开始“质疑”;不管是什么样的举措,只要一有动作,“我”就得挑毛病;不管是什么语境下的一句话,只要说了,“我”就可以无限放大甚至“上纲上线”;不管是谁做错了点什么,那么对不起,谁让你是大学生?谁让你是富人?谁让你是明星?谁让你是官员?“我”就得拿你的身份说事……


那么,“质疑”不对吗?不可以挑毛病吗?或者干脆说,不能批评啦?不能批判啦?绝对不是。问题在于: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质疑”?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批评?一句话,我们不能为批判而批判。


举例而言,不久前公安部曾公开提出“命案必破”的奋斗目标,一时间引发评论如潮。现在回过头来看,就颇能说明一些问题。其中,当然是大量“质疑”的声音,什么作秀啦、花架子啦,等等,很是热闹。更有甚者,认为搞“命案必破”,就必然会使其他一些犯罪案件无人管,就必然会导致刑讯逼供、冤假错案。


如果我们稍具一点理性,或许就可以这样来看待问题:既然生命权是公民最宝贵的权利,那么,“命案必破”不比“命案不破”要好吗?为什么要这么简单地去否定它呢?


事实上,不少评论正是在这一层面来看待这一问题,认为这一目标的提出,表明公安机关实现了执法观念的转变,日益彰显尊重并保障公民生命权利的价值理念。更有评论指出:“‘命案必破’体现了一种高度的责任感,体现了对人民群众的情感回归,是对‘以人为本’、‘群众利益无小事’的具体落实,是‘立警为公、执法为民’理念的生动诠释。”


不仅如此,还有不少评论在肯定这一做法的同时,对防止其可能导致的一些问题,例如刑讯逼供、冤假错案等,发表了许多独到而可行的建议——我们知道,批判就是发现、分析时代发展中的问题,建构就是探索解决问题的根据、条件以及事物发展的方向——这种强调批判与建构相统一的认识与实践,具体到这一事件,对于有关方面实现奋斗目标,并在这一过程中切实防止某些问题的出现,继而完善制度、增强可操作性,无疑更为有益。因而,它是“理性的、建设性”的。


简单否定是容易的,但它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对现实存在事物不断追问的“问题意识”是可贵的,但还应该不断探讨解决问题的条件。毕竟,离开了批判,建构就失去了目的性意义;而离开了建构,批判就成了无声的呐喊。


归根到底,对某些不合理的社会现实“从不失语”,本身就是一种责任。只有首先具备了这种责任感,才能使得批判精神和反思精神充满了人文关怀,才能更充分地体现我们所说的社会良知。


二 我们所看重的批判精神,乃是以理性为最高原则的


不能为批判而批判,这句话还有一层更重要的含义,即批判的具体内容固然值得关注,但是,更值得关注、更有价值的,是在这一过程中所体现的精神——批判精神。就哲学批判精神而言,无论是对现实存在事物不断追问的“问题意识”,还是其批判的彻底性,其积极意义已远远地超出了批判本身。我们知道,批判精神一经提出,乃是以理性作为一切认识、一切活动以及一切道德的最高准则。


科学在本质上是批判性的。科学拒绝任何组织特别是非科学权威对真理的压制。因而,科学家对理性的信赖特别强烈,也必须特别强烈。或许,这已经给了我们足够的启示:我们在从事新闻评论的写作实践中,同样应当建立起对理性的“强烈信赖”。


马加爵当然必须接受审判——包括法律的和道德的,因为他杀人了。但是,不能因为他是大学生,整个大学生群体就必然地要遭到非议、责难甚至是道德审判。毕竟,“马加爵事件”仍然是一起个案,他杀人与其大学生身份并无必然联系,他是大学生,他也可以是别的什么人,在这里,“大学生”三个字并无特定的象征意义。因而我们说,由“马加爵事件”立马发起对大学生群体的“质疑”,这是缺乏现实依据的,所以是有失理性的。因为缺少了理性,所以就缺失了起码的公正;因为缺少了公正,所以就可能对无辜的人构成某种伤害——应该强调的是,保护更多的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这本身就是媒体的道义所在、责任所在。


即便如“关怀”,同样应该多一点理性。爬吊塔以死相逼索要工钱的民工是值得同情的,因为他们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但是,我们的着眼点应当放在,谴责导致这种不公正的形形色色的社会力量,以期引起社会方方面面的重视,探讨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条件。那种对爬吊塔民工无原则、无条件、不加限制的同情,则可能走向良好愿望的反面:不仅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反而可能从客观上起到纵容和鼓励的作用,从而导致更多类似的恶性事件;不仅无益于净化市场环境,反而可能构成对法治价值的破坏。


一个富人被杀,立即就联想到“仇富”;一个穷人遭遇了某种屈辱,立即就要“捍卫”贫困者的尊严……这种“钻牛角尖”式的议论,之所以时常见诸一些新闻评论之中,固然与认识水平有关,更与理性缺失有关。


三 我们所说的批判,不仅需要勇气,同时还需要能力


批判需要勇气,这是很容易为人们所理解的。如果一个社会成了型,抑或一个团体、一种环境已相对固定,那么,它们就会毫不犹豫地把批判者视为“异端”,这就是批判之旅往往很难的原因所在。值得欣慰的是,如同一个精神健康的人闻过则喜一样,一个健康的社会也会包容和原谅对它的批判。


与此同时,批判还需要相应的能力,这一点也必须得到同等的强调。就新闻评论而言,既然它是对新近发生的一些重大的、全局性的、前沿性的新闻事件发表意见,那么,首先就要求从事这一实践的人,对新闻现象、新闻事件有一个整体的把握。为什么选择这一事件、这个视角?为什么谈这个问题、是否具有普遍意义?其本质是什么、对立面是什么?其内在的逻辑关系是什么?应当说,对类似这些问题的回答,实际上已成为一个基本的前提。


其次,站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审视或解读某一新闻事件,或者对某一社会现象作出深刻而全面的批判,其另一个前提则是:要有广博而深刻的知识。然而我们面临的尴尬是,即便知识渊博如专家学者,他们也很可能在极窄的领域内知识很多,在广泛的范围内知识相对很少。除了自己的专业,在其他领域他们或许与普通人并无二致。目前之所以出现类似新闻评论“扎堆”、观点雷同以及“水分”大等现象,说到底,与从业者的知识储备不足密切相关。一些文章通篇都对,但缺乏针对性,放在这里也行,放在那里也可以;一些评论架子拉得很大,但见解不免流于浅薄;更有甚者,某些议论或隔靴搔痒,或充满偏见,或贻笑大方……知识的欠缺直接损害了批判能力;有心无力,势必无法面对更多、更复杂的社会问题。


有必要单独加以强调的是,我们今天所讨论的批判,其实是一个中性词。批判就是剖析,就是鉴别,就是取舍。既然是分析、反思、追问,无疑具有否定的含义,然而在对现存合理性追问的同时,又必须进一步探讨其被超越的根据和条件——因而有人说:“批判也是建设。”基于此,作为新闻评论的“批判”,同样存在一个“度”的问题,这是新闻舆论自身的特点和优势所决定的。把握好“度”,简单地讲,就是要防止只讲一个方面而忽视另一个方面,防止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防止简单化、绝对化和片面化,使得这种剖析、鉴别、取舍符合客观实际,符合辩证法。或许,这也可以视为我们所讨论的能力的一个重要方面。


(原载于《新闻战线》2005年第5期,本文曾获第十六届中国新闻奖新闻论文三等奖)

新闻评论是关于新闻的“消息”


——兼谈新闻评论的新闻性


一般来说,强调报纸新闻评论的新闻性并不可能招致异议。因为众所周知的是,新闻是报纸生存的根本——新闻评论作为报纸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新闻属性是与生俱来的。即便从概念出发,我们知道,新闻评论是现代新闻传媒手段普遍应用的、面向广大受众的一种新闻体裁,新闻性是其基本特性之一。


那么,问题的提出是否多余?实践过程中的某些倾向、某些表现使我们感觉并非如此。这些倾向大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其一,在已经见诸媒体的新闻评论当中,有相当一些议论与新闻事实本身有某种游离甚至偏移。换句话说,有许多讨论并非建立在新闻的基础上,所谓的新闻,仅仅被当成阐述某些观点、某些学理的简单由头。其二,一些所谓的新闻评论,存在太多对常识的炒作。因为停留在简单的、基本的层面,大而无当、大同小异等问题便难以避免。其三,我们注意到,关于新闻评论的时效,一直以来是一个批评的焦点问题。有人将某些评论的失真、粗鄙、简陋归咎于过分追求新闻时效性,认为正是因为强调了时效,而使得一些评论文章失去了原本应该具有的文本价值。其四,不能不承认的是,迄今为止,那些好看的并产生广泛影响的新闻评论,有相当一部分并非出自“新闻人”之手,而是出自各个方面的专家学者之手。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本该具备更多新闻敏感的新闻人未能很好地做到这一点?在一些人呼吁新闻评论专家化的同时,其新闻性如何得到更多的强调?


类似的情况还有一些,尤其在操作过程中,那种有意无意削减和弱化新闻性的倾向是存在的。有鉴于此,对于这一问题的深入讨论实属必要。


一 新闻评论的最大特点仍然是新闻性


我们可以从两方面来看待这一问题:从大的方面讲,新闻评论是刊登在新闻纸上的,这就决定了任何时候我们都需要把新闻性放在第一位。新闻在哪里,新闻是什么,新闻版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