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共产主义运动在中东(1917~1924)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共产主义运动在中东(1917~1924)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共产主义运动在中东(1917~1924)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共产主义运动在中东(1917~1924)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王泽壮著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7-01

书籍编号:30670714

ISBN:9787520167017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18338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共产主义运动在中东(1917~1924)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共产主义运动在中东(1917~1924)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导言


随着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挫折。“国际共运史”“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等学科也随之受到了严重影响。


学术价值之根基在于求真,在于揭示事物真相,在于展现事物的全貌,而不为主流、世俗潮流所影响和支配,人文社会科学尤其如此。这是学术情怀,更是学术责任。基于对学术的敏感,笔者在研究伊朗知识分子的过程中接触到一些伊朗早期民族主义者在十月革命前后十分活跃的材料。这些材料引起了笔者的注意。随着资料收集越来越多,笔者逐渐意识到这是一个重要的学术课题。随着研究的深入,中东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图景逐渐在笔者的脑海中清晰起来,这就是:十月革命不仅对中国产生了巨大影响,而且对伊朗、土耳其、阿富汗、巴勒斯坦、叙利亚、黎巴嫩、埃及乃至遥远的南非等诸多国家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十月革命爆发后,苏俄(联)政府出于世界革命的整体构想以及保卫新生政权的现实需要,通过共产国际的组织力量,积极、有效地推动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东的传播、各类共产主义组织的加强和各国反帝反殖民主义运动的兴起。在中东,十月革命及其激进的社会改造手段,得到了包括知识分子在内的社会各界的普遍同情、理解和认同。十月革命后,中东地区相继出现了共产主义性质的政党组织和宣传刊物,提出了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理论和主张。


尽管这些政党组织与苏俄(联)、共产国际的关系十分复杂,具体主张也千差万别,其自身从组织上、思想上也经历了各自复杂的演变过程(甚至某些国家的共产党从组织上早在20世纪上半叶便已销声匿迹),但十月革命对中东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的影响深远。可以说,十月革命是20世纪中东共产主义运动的真正起点,两者之间属于源与流的关系。


本书研究的时间范围大体上是从1917年十月革命的爆发到1924年,研究内容主要涉及中东主要国家和地区(土耳其、伊朗、埃及,以及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的叙利亚、黎巴嫩、巴勒斯坦、伊拉克等地)早期共产主义者在十月革命的影响下,特别是在苏俄(联)、共产国际的帮助和支持下出现的共产主义思潮、组织和运动。笔者以时间为序,以国别和地区为基本研究单位,系统地梳理了十月革命的影响、苏俄(联)和共产国际与中东共产主义运动之间的关系,并初步探索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东地区传播早期就已出现的思想分殊。


本书分为七章。第一章主要梳理和论述了近代以来西方对中东地区的全面渗透,以及中东社会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出现的几种主要社会思潮,重点论述了中东国家民族工业的萌芽和早期产业工人阶级的形成。第二章则介绍和论述了十月革命的爆发对中东国家的影响,重点介绍了十月革命爆发时侨居俄国的中东穆斯林知识分子,以及伊朗和土耳其两国穆斯林知识分子对十月革命的态度及其思考。作为十月革命的亲历者、参与者,同时也是俄式革命运动在中东传播的中介者,他们对中东早期共产主义运动的兴起起到关键作用,所以本章重点论述了他们与十月革命和苏俄政权的关系,同时也介绍了中东普通民众和媒体对十月革命和苏俄政权的态度。第三章集中分析了包括印度、伊朗革命者在内的东方革命者对列宁和共产国际的“殖民地半殖民地革命”和“东方革命战略”最终形成所做出的理论贡献,特别是以印度革命者罗易、伊朗革命者苏丹扎德赫和海德尔汗为重点,较为深入地介绍和分析他们的革命主张和思考。共产国际二大的召开标志着列宁和苏俄政府“殖民地半殖民革命”理论的最终成熟,而巴库大会的召开则标志着“殖民地半殖民革命”理论在东方国家的全面实施。从第四章开始,本书将视野集中在奥斯曼帝国的本土部分即后来凯末尔革命的地域范围:安纳托利亚地区,被西方人称为“黎凡特”的叙利亚和黎巴嫩地区,伊朗和埃及的共产主义运动。这一章主要介绍安纳托利亚地区共产主义运动情况,涉及内容有十月革命对土耳其媒体和普通大众的影响、苏布希领导的土耳其共产党的成立过程以及土耳其共产党与凯末尔政权和苏俄政权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尤其梳理了土耳其共产党主要领导人在两个政权之间的悲惨结局。第五章专门讨论了20世纪初中东地区共产主义运动最活跃的国家的情况。笔者首先介绍伊朗共产主义运动兴起的背景、伊朗共产党的成立及其两位主要领导人的理论分歧,然后详细论述了共产国际和库切可汗领导的“森林人游击队”之间的关系,最后全景式呈现盛极一时的“波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简称吉兰苏维埃共和国)从建立到失败的全部过程。第六章主要介绍了被西方人称为“黎凡特”的巴勒斯坦、叙利亚和黎巴嫩地区工人政治组织如何在十月革命的影响下和在苏俄(联)、共产国际的直接推动下逐渐发展成为共产主义政党的过程及其重要活动。第七章则将视角从中东的腹地转向中东边缘地带国家埃及。埃及是中东地区与西方接触最频繁的国家,也是阿拉伯世界近代以来受西方影响最深的国家。从埃及共产主义运动早期背景来看,早期的民族主义运动、欧洲早期各种社会主义思潮在埃及的传播和发展都为十月革命在埃及引起反响和共产主义思想的传播奠定了一定的基础。接着本章以一节篇幅展现了埃及共产党脱胎于早期埃及社会党的演变过程、活动及其影响。最后介绍了埃及共产党领导的埃及工人阶级对埃及民族主义运动(华夫脱运动)做出的贡献。本书结语部分对十月革命以来中东的共产主义运动的历程进行了回顾和总结,尤其对中东共产主义运动从高涨、挫折退潮到失败的各种不利因素进行了概括性的分析和论述,包括阶级基础的薄弱、理论与现实的错位、外来思想与本土价值的矛盾、国际形势变化等外部因素的制约。


总之,本书通过系统梳理和论述中东共产主义运动兴起的背景、主要活动、影响以及苏俄(联)政权和共产国际与中东共产主义运动之间的复杂关系,一方面厘清了中东共产主义运动本身的基本史实;另一方面也深刻地认识到20世纪中东共产主义运动的兴衰与苏俄(联)政权的外交政策、国家利益和世界革命理想之间的密切关联。笔者以为,本书拓宽了中国中东学界的学术视野,深化和细化了对中东地区复杂的政治社会发展史的认识,同时也有助于深入理解十月革命的世界意义,有助于拓宽国际共运史的研究领域。

第一章 社会经济转型时期的中东社会思潮


第一节 西方殖民渗透与中东社会经济变迁


从15世纪末期开始,欧洲的新航路开辟、地理大发现、商业活动和殖民扩张对全世界的经济政治产生极大的冲击。中东地理上邻近欧洲,在18世纪末期之前,欧洲人在中东的活动主要是商业和海上活动。伴随着工业革命的推进,西欧和北美地区逐步进入了工业化时期,蒸汽机的出世塑造了一个新的工业社会的轮廓。可以说,只是到这个时代,“生活于工业革命与工业化的火热进程中的社会思想家,才开始意识到人类历史正在经历一场伟大的社会变革。”[1]新兴工业主义带来机械化、都市化、物质追求、环境污染、社会矛盾、生活方式与人际关系的剧变。尽管以追求物质财富、征服自然为主要内容的欧美工业化运动曾激起了欧美社会内部的激进理论家们的激烈谴责,但持乐观态度的思想家们仍然发现:“人类社会进化的结局是走向经济的强度分殊化、权力的理性化、政治民主的制度化、社会的世俗化,而西方世界正是这一进化过程的最高阶段。”[2]工业世界的扩张是快速的、强劲的,西欧的经济发展是引人注目的,客观上把西欧与中东的发展差距快速拉大,让欧洲的经济领跑世界,把包括中东在内的亚非拉地区远远甩在身后。


总体而言,18世纪到19世纪上半叶,西欧对中东的殖民活动主要不是通过军事占领和直接建立殖民地的方式进行,而是从商业利益出发,以商业机构兼顾殖民管理的双重职能形式出现的,而且主要限于商业领域的活动。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英国驻伊斯坦布尔大使馆直至19世纪初期都是由“东地中海公司”(Levant Company,亦译“黎凡特公司”)来维持和支付薪水的,“东地中海公司”是一家得到特许的公司,是英国人在东地中海地区贸易的主要机构。[3]大多数学者认为,经红海的香料贸易锐减是由于葡萄牙人先前环行非洲航线的开通,伯纳德·路易斯认为,主要原因是荷兰和英国在亚洲巩固了势力,使中东地区受到西欧人两面的夹击。随着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完成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的继起,争夺国外原材料和市场的斗争成为欧洲国家之间竞争的主要内容之一,其结果是邻近欧洲的中东逐渐成为欧洲殖民势力渗透的场所,其中尤以英俄两国对中东的争夺最为激烈。1853~1856年的克里米亚战争可以视为欧洲争夺方式变化的转折点,此前主要以商业渗透为主,此后是商业渗透与军事占领同时进行。英国人为了维护传统殖民地印度的利益以及占领中东新市场,努力插手干预中东心脏地带,对俄国人在中东地区的势力处处警惕、设防和遏制。[4]换言之,从19世纪中叶之后,不论是资本主义发展迅速的西欧国家,还是资本主义发展迟缓但对外扩张有力的沙皇俄国,都对中东展开了积极的扩张渗透。


从整个中东地区内部来说,在西方向中东的单向商业渗透、政治交往、文化输出的影响下,中东内部逐渐呈现出一些新的变化,社会结构、经济关系、政治制度、教育体制、思想观点乃至个人的行为模式都在欧洲文化的影响下呈现出缓慢的变化。


英法对埃及的渗透


学界普遍认为,欧洲对中东的殖民渗透是从1798年拿破仑远征埃及开始的。埃及趁俄土战争之际,宣布脱离奥斯曼帝国的统治,随后英国同埃及相继签署通商条约和通商航运协定,英商获得在埃及的优惠待遇和特权。英国在埃及攫取商业利益的行为令英国的主要竞争者法国颇为不满,遏制英国成为拿破仑帝国最重要的对外政策目标之一。具体而言,拿破仑远征埃及的缘由有以下几点:第一,打击宿敌英国,以利于商业和殖民竞争;第二,进军印度,借此掠夺财富,打击英国;第三,割断埃及与英国的紧密联系,以此加强法国在地中海的贸易势力。可见,1798年拿破仑远征埃及是英法之间长期矛盾的发展,以及英国组织第一次反法联盟又积极策划第二次反法联盟重点打击法国的结果,也是双方争夺印度,取得地中海贸易优势,保护法国商业利益驱使的结果。


法军远征埃及的根本目的是永久占据埃及、扎根埃及,把埃及变成法国的殖民地,这就决定了这次远征的侵略、掠夺和奴役的性质。1798年7月24日,法军夺取开罗。法军在开罗的日子并不好过,马穆鲁克军队、散布全国的游击队伍使法国陷入窘境。英国也不愿意看到法国独占埃及,1798年8月1日,英国海军在尼罗河入地中海海角即阿布基尔海湾切断埃及法军同国内的联系。同年9月,奥斯曼帝国苏丹谢里姆三世向法国宣战。1801年6月,面对英军、奥斯曼帝国军队、埃及人民的游击队,法军战败投降,1801年10月,法军退出埃及。拿破仑入侵埃及给埃及民众带来深重灾难的同时,客观上也给埃及带来了法国的启蒙思想和生活方式,促使埃及法律、教育和赋税制度发生变化。埃及社会在奥斯曼帝国封闭环境中被法国人第一次以军事征服的方式打破。英法独占埃及的图谋失败后,双方并未彻底放弃控制埃及的努力,而是以攫取商业利益为中心进行了长达几十年的“和平争夺”。


1805年,穆罕默德·阿里在埃及政治舞台上脱颖而出,成为埃及的实际统治者。之后他发动一系列西化改革,引进西方先进的思想和技术,培养新型知识分子,奠定了埃及工业化的基础。法国利用穆罕默德·阿里在埃及励兵图强、进行改革的机会,以“援助”为名,大肆扩充法国在埃及的势力,把埃及作为它在中东对抗英国的地盘。英国则从维护它的中东利益出发,力图维持中东的现状,唆使奥斯曼帝国以“宗主国”的名义限制、打击埃及的发展。在法国的支持下,穆罕默德·阿里改革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埃及的国力增强,尤其是军事力量大为增强。埃及不仅在第一次土埃战争(1831~1833年)中打败奥斯曼帝国,而且拒绝接受1838年的《英土商业条约》(简称《英土商约》),这颇为英国所不容。


英国利用土埃间的尖锐矛盾,挑起第二次土埃战争(1839~1841年),并在土军一败涂地、行将瓦解的关键时刻,联合俄、奥、普等国出面干涉,致使埃及战败。埃及被迫接受列强强加的1840年条约,其中规定埃及必须接受1838年的《英土商约》。这使埃及独立发展的计划遭受沉重打击,也使法国在埃及扩张势力的计划严重受挫。两次土埃战争损伤了埃及的元气,加速了外国资本对埃及的奴役。英法等外国资本操纵埃及的进出口贸易,掌握了埃及的交通运输事业,并在埃及兴办工厂,开办银行。此后,英国在埃及的势力大增。到1849年,英国已提供埃及进口货的41%,购买埃及出口货的49%。[5]


穆罕默德·阿里逝世以后,英法资本主义势力进一步侵入埃及。19世纪五六十年代,英法在资本输出方面展开了激烈竞争,其主要内容就是所谓“铁路和运河之争”。1851年,英国从亲英的阿巴斯帕夏(1849年阿里去世后继任总督)手里获得修建开罗至亚历山大铁路的特权,从而控制了埃及的铁路电信事业。1854年,法国则从亲法的赛义德帕夏(1854年阿巴斯遇刺身亡后继位)手里获得开凿苏伊士运河的特权。英国从维护其海上霸权地位和在东方利益出发,从一开始就竭力反对并阻挠运河的开凿,但运河还是在1869年凿成通航。运河的通航给法国带来巨大利益,这使英国十分眼红,英国便处心积虑地要把运河公司控制在自己手中。1875年,埃及将苏伊士运河股票按原价1/4的价格售给英国,英国夺得了苏伊士运河公司的控制权。[6]此外,在开办工厂和承包各种工程方面,英法也展开了激烈的竞争。这一类工程原先多由法国承包,1860年以后,英国逐渐挤进了埃及建筑承包业行列。


英法资本主义势力的侵入和掠夺,加剧了埃及的半殖民地化,使埃及的国势不断衰落下去,最终在1876年宣布财政破产。这对蓄意使埃及殖民地化的英法来说,无疑是实现其图谋的好机会。英法两国明争暗斗,各有所图。英国自恃力强,要撇开法国独自控制埃及,法国自知无力独吞埃及,竭力要与英国平分秋色。争斗的结果是英法对埃及实行“双重监督”(1876年10月)和共同控制埃及政府,埃及人称此为“欧洲内阁”。埃及完全失去了独立性,实际上沦为英法殖民地。


俄英等国对伊朗的经济渗透和争夺


恺加王朝初期,西方列强加紧在伊朗的争夺。1801年俄国兼并格鲁吉亚,1804年又出兵占领冈札(Ganjan)汗国,从而引起第一次沙俄与伊朗的战争。第一次俄伊战争从1804年开始,断断续续持续到1812年10月,俄军大败伊军,历时九年之久,这是一个强国对弱国的侵略战争。虽然伊朗人民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抵抗,但由于伊朗社会经济制度的落后,尤其是伊朗各地封建主组成的帝国军队的腐败和组织不良,伊朗最终战败。在第一次俄伊战争中,伊朗曾幻想依靠英法的帮助抗击俄国,但实践证明,英法是靠不住的。伊朗先是同法国结成同盟,但法伊同盟并不长久。1807年7月法俄议和后,法国便停止了对伊朗的援助。英国利用这一机会,乘机拉拢伊朗,提议援助伊朗抗击俄国,但英国对伊朗的援助也是出于自身利益的需要。伊朗起初虽然得到法国的帮助,后来又得到英国的帮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