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哈萨克人生礼仪习俗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哈萨克人生礼仪习俗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哈萨克人生礼仪习俗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哈萨克人生礼仪习俗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黄中祥著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8-01

书籍编号:30670720

ISBN:9787520163897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30314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哈萨克人生礼仪习俗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哈萨克人生礼仪习俗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一章 导论


Tuwğanda düniye esigin ašadï öleng,[1]


出生时诗歌替你打开世界的大门,


Ölengmen jer qoynïna kirer deneng.


你的躯体又随着诗歌被埋进坟茔。


Düniyede bar qïzïğïng ölengmenen,


世上的所有娱乐与诗歌很难分开,


Qarasangšï bos qaqpay eleng-seleng.


你不要左顾右盼,赶快去欣赏聆听。


——阿拜·库南拜[2]


民俗是常民生活形态的真实反映,举凡生活中衣、食、住、行、育和乐的内涵与形式,以及其间思想、行为、礼仪和活动的记录与形成,都属于民俗学探讨的范畴。这种约定俗成的习惯与风俗,不但是人们生活的提升与满足,更主要的是民族生存不可或缺的精神支柱,这些最终都促使民俗学形成。


民俗学一词来源于英语的Folklore,本意是“民众的知识”或“民间的智慧”(The Lore of Folk)。最早提出民俗学并倡议研究这门学问的是19世纪下半叶的英国古物学家W. J. 汤姆斯。这是一门通过对民间信仰、风俗习惯、口传文学、传统文化和思维模式的研究,来阐明这些民俗现象在时空中流变意义的学科。


哈萨克人生礼仪习俗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1-1 本书作者在与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纳吉·格雷戈里交流民俗学方面的问题
(北京,2012年11月)


民俗学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发展,其研究领域不断扩展,研究范围也已经涉及人类文化的广泛领域。它既研究民间的精神生活,也研究民间的物质生活;既研究经济发达民族的时髦生活与高雅文化,也研究经济欠发达民族的朴素生活与草根文化。现在,民俗学已经是研究各民族最广泛的人民传承文化现象的一门学科,拥有以下一些概念的要素:一是世代传袭下来的,同时继续在现实生活中有影响的事象;二是形成了许多类型的事象;三是有相对稳定形式的事象;四是表现在人们的行为上、口头上、心理上的事象;五是反复出现的深层的文化事象。根据以上概念要素可以将民俗学的研究范围概括为四个方面:一是以民间传统经济生产习俗、交易习俗和消费生活习俗为主要内容的经济民俗(也称物质民俗);二是以家族、亲族、乡里村镇的传承关系、习俗惯例为主要内容的社会民俗,其中社会往来、社会组织、社会礼仪等方面的习俗是重点,现代都市社会民俗也在此列;三是以传统的迷信和俗信的诸事象为主要内容的信仰民俗(也称精神民俗);四是以包括民间口头文艺和竞技活动在内的民间传统文化娱乐活动习俗为主要内容的游艺民俗(也称语言民俗)。[3]可见,民俗学所涉及的范围很广,几乎囊括了我们生活中的衣、食、住、行、育和乐。而本书探讨研究的只是在人生的几个主要阶段举行的礼仪中所演唱的歌。


“人生礼仪又称个人生活礼仪,学术界称‘通过礼仪’。在现实生活中,每个人在一生中都必须经历几个生活阶段,人的社会属性就是通过这些重要阶段来不断确立的。进入各个阶段时,总有一些特定的礼仪作为标志,以便获得社会地位,得到社会的承认。”[4]


哈萨克人生礼仪习俗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1-2 本书作者在与埃及学者交流习俗歌方面的问题
(努尔苏丹,2018年9月)


人生礼仪主要包括诞生、成年、婚姻和丧葬等礼仪。人生不同阶段的礼仪有一般性的,也有十分奇异的,这些共同构成了人生礼仪民俗。不同民族会有不同的人生礼仪民俗,相同的人生礼仪民俗也会有不同的表现形式。人生礼仪习俗既是社会物质生活的反映,也是本民族心理状态的折射。它往往与其形成历史和宗教信仰密切相关,仪式中所包含的社会特征与信仰特征交织在一起,形成复杂多样的民俗结构。


哈萨克族在出生、婚嫁和丧葬这三个人生重要阶段要举行仪式,另外还有按照传统习俗给男孩举行的割礼仪式(女孩举行戴耳环礼)。正如哈萨克族著名诗人阿拜·库南拜所言:“出生时诗歌替你打开世界的大门,你的躯体又随着诗歌被埋进坟茔。”婴儿诞生,亲戚挚友要前来用诗歌道喜;男女成婚,亲朋好友要前来以诗歌祝贺;亲人亡故,生前亲友要前来借诗歌表达内心的忧伤和寄托哀思。在这些人生的重要阶段举行的礼仪都离不开歌声。这种习俗由来已久,在哈萨克族的古老英雄史诗和爱情叙事诗中就出现了反映哈萨克族传统习俗的诗段。如在史诗《阿勒帕米斯》中,装扮成乞丐的阿勒帕米斯与巴旦木沙的对唱,巴旦木沙与玛佩娅唱的加尔-加尔歌及阿勒帕米斯唱的巴克思歌等;再如在叙事诗《阔孜库尔佩西与芭艳苏露》中女主人公芭艳苏露出嫁时唱的惜别歌,塔瓦萨尔唱的加尔-加尔歌。习俗歌孕育在哈萨克族日常生活之中,蕴藏在风俗习惯的每一个环节之中。


哈萨克人生礼仪习俗歌仅从习俗上讲,属于社会民俗;要是从其娱乐性来说,它又可以算作游艺民俗。它的特点是篇幅小、数量多,拥有不可替代的社会功能。不论是英雄史诗还是爱情叙事诗,都有曲折的故事情节和叙事模式,一般是由专业的民间艺人来演述,距离平民百姓的生活比较远;而习俗歌不仅专业的民间艺人会唱,普通民众也会唱,与百姓的生活融为一体。哪一位哈萨克人不会唱几句习俗歌?哪一项民事活动能离开习俗歌?可是,要是问到哈萨克族的习俗歌有多少种,以及具有哪些社会功能时,很难得到一个令人满意的回答。越是熟悉的民俗现象,越是容易被忽视。习俗歌就在身边,可是至今也没有一个令人满意的研究成果问世。本研究的目的就是要抓住哈萨克人生礼仪习俗歌朴素性这一特点,厘清其类型,阐述其功能,填补哈萨克族民间文学研究的空白。


哈萨克人生礼仪习俗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1-3 本书作者在俄罗斯联邦哈卡斯共和国南部山区搜集哈卡斯族的人生礼仪习俗歌
(阿巴坎,2014年9月)


哈萨克人生礼仪习俗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1-4 本书作者在俄罗斯联邦达吉斯坦共和国铁列克里-麦克泰普区搜集诺盖族的人生礼仪习俗歌
(达吉斯坦,2016年10月)


一 研究目的和意义


哈萨克语属于阿尔泰语系的突厥语族,同语族的语言还有土耳其(türik)语、乌孜(兹)别克(özbek)语、阿塞拜疆(äzirbayjan)语、维吾尔(uyğïr)语、塔塔尔(或鞑靼,tatar)语、土库曼(türikmen)语、柯尔克孜(或吉尔吉斯,qï-rğïz)语、楚瓦什(čuwaš)语、巴西库尔特(bašqurt)语、喀西噶尔(qašqar)语、克孜勒巴斯(qïzïlbas)语、卡拉卡尔帕克(qaraqalpaq)语、雅库特(yaqut)语、阿普夏尔(apšar)语、恰克斯班(šaqsïban)语、库穆克(qumïq)语、图瓦(tuwa)语、嘎嘎吾孜(gagawïz)语、哈喇恰依(qarašay)语、卡拉帕帕赫(qarapapax)语、巴勒卡尔(balqar)语、撒拉(salar)语、哈卡斯(xaqas)语、诺盖(noğay)语、阿尔泰(altay)语、布卡尔(buqar)语、卡德加尔(qadjar)语、卡拉达鄂(qar-adağ)语、绍尔(šor)语、多勒安(dolğan)语、哈喇依穆(qarayïm)语、克里木恰克(qïrïmšaq)语、哈喇噶斯(qaraqas)语和西部裕固(sarïuyğïr)语等[5]。使用这些语言的民族主要分布在东经20°至105°、北纬30°至55°的亚洲中部、西部和西南部,以及欧洲的东部,共计近2亿人,其中人口超过百万的民族有10个,最多的超过5000万人,最少的只有千余人。[6]在近40个突厥语民族中,哈萨克人的人口仅次于土耳其人、乌孜(兹)别克人和阿塞拜疆人位于第四,主要分布在亚洲的中部、西部和欧洲东部的哈萨克斯坦(1094.5万人)[7]、乌兹别克斯坦(80.0万人)[8]、俄罗斯(64.7万人)[9]、蒙古(11万人)[10]和中国(160.0万人)。


哈萨克人生礼仪习俗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1-5 本书作者向俄罗斯联邦雅库特共和国雅库特族学者了解其人生礼仪习俗歌
(阿巴坎,2014年9月)


民族是氏族、部落和部族发展的结果,任何一个民族的发展都必须经历一个漫长而复杂的历史过程。上述这几十个民族最初是以部落或部族的形态出现在历史舞台上的,而且形成民族的过程也有所区别。无论是塞种、匈奴、乌孙、突厥、奄蔡和可萨,还是克烈、乃蛮、弘吉剌惕、克普恰克和杜拉特,都是形成哈萨克族的部落或部族,只不过是比重或成分不同、年代远近有别而已。我国哈萨克族的形成过程可追溯到汉代,或者更早些,但真正形成的标志是15世纪下半叶哈萨克汗国的确立。


15世纪中叶,克烈汗与贾尼别克汗的西迁加快了近代哈萨克族形成的进程。1480年建立的哈萨克汗国所形成的统一整体,标志着哈萨克族形成过程的完成。1500年,昔班尼汗大举南下中亚河中地区,先后攻占布哈拉、撒马尔罕、费尔干纳、安集延和花剌子模,进而拥有了锡尔河和阿姆河之间的广大河中地区。从此乌兹别克人就定居在这块绿洲上,从事农业生产。哈萨克人回到了锡尔河以北和钦察大草原,继续从事畜牧生产。正如苏联学者认为的那样:“至16世纪初,乌兹别克人和哈萨克人在经济生活方面,已经有所不同。乌兹别克人已过渡到从事农业的定居生活,而哈萨克人则仍然是游牧者。”[11]乌兹别克人与河中地区原伊兰人融合,形成了一个主要从事农业生产的定居民族;而哈萨克人与生活在锡尔河下游及钦察草原的其余部族融合,形成了一个以牧业为主的游牧民族。


哈萨克人生礼仪习俗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1-6 本书作者在我国新疆阿勒泰地区吉木乃县的萨吾尔山夏牧场做田野调查
(2017年8月)


哈萨克族与同语族的其他民族相比,既有共同之处又有个性差异,既有共同的演变历史又有自身的发展轨迹。哈萨克族是典型的游牧民族,其民间文学作品十分丰富,拥有神话、传说、寓言、故事、叙事诗和歌谣等形式,且数量巨大,哈萨克族的生活环境、生产方式和人文历史也为其习俗歌的形成创造了条件,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习俗歌演唱传统。


虽然哈萨克族习俗歌没有像民间叙事诗那样有曲折的故事情节,但是不论是在英雄史诗还是在爱情叙事诗里都包含着习俗歌的内容,而且习俗歌分布在相当多的诗行中。作为哈萨克族民间文学的主要门类之一的习俗歌种类繁多,风格独特,几乎涉及哈萨克族生活的各个方面,占据了哈萨克族民间文学的半壁江山。习俗歌在篇幅上不及英雄史诗和爱情叙事诗,但是其内容涉及哈萨克族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而且至今仍然活跃在民间,发挥着传承传统风俗习惯的作用。通过对哈萨克族习俗歌的类型、功能、音律、结构以及与民间文学其他门类的关系等方面的系统分析和探讨,既可以揭示突厥语族及阿尔泰语系习俗歌的特质,又可以丰富和提升民间文学理论的水准与内涵。


哈萨克人生礼仪习俗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1-7 哈萨克族民间阿肯在对唱
(本书作者2018年7月摄于新疆塔城地区沙湾县的鹿角湾夏牧场)


游牧文化为哈萨克族民间习俗歌的形成创造了独特的文化生态环境。一定的文学形式总是在一定的文化生态环境中产生、发展和丰富的。在几千年的历史发展中,由游牧民族的社会生活逐渐形成的游牧文化包括宗教信仰、典章制度、社会习俗、岁时节日以及属于文化深层次的思维方式、价值观念、民族心理、审美情趣等元素,构成了一个相对稳定和完整并有别于农耕文化的独特文化生态环境。这种别具一格的游牧文化生态环境必然孕育出一系列散发着草原气息的习俗歌。哈萨克族耳濡目染,在自己的口头文学作品中总要自觉或不自觉地描述和反映草原生活的自然景观与人文历史,表现这种具有特殊审美价值的游牧文化氛围,刻画和塑造马背民族的性格特征,创造出广为流传的民间文学作品——习俗歌。


哈萨克人生礼仪习俗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1-8 本书作者在位于阿尔泰山南麓的我国新疆阿勒泰地区哈巴河县的纳仁夏牧场搜集哈萨克族习俗歌
(2017年8月)


二 资料来源和研究方法


本书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五个方面。第一方面是6世纪至17世纪的古文献,主要是古突厥语碑文、《突厥语大词典》(Diywaniy Luğat at-türk)和《历史汇编》(Yamïy at-tawarïh)等。第二方面是18世纪下半叶至20世纪初刊布的资料,主要是尼·日契阔夫(Н. П. Рычков)、伊·安德烈耶夫(И. Г. Андреев)、尼·阔斯特列兹基(Н. Ф. Костылецкий)、伊·别列津(И. К. Березин)、阿·阿列克托若夫(А. Е. Алекторов)、阿·瓦斯里也夫(А. В. Васильев)、P. M. 米里优兰斯基(П. М. Мелиоранский)、阿·哈茹津(А. П. Харузин)、R. A. 库勒帕阔夫斯基(Р. А. Колпаковский)、尼·葛若迪阔夫(Н. И. Гродeков)、尼·卡塔诺夫(Н. Ф. Катанов)、亚·刘提西(Я. Я. Лютш)、尼·伊利明斯基(Н. И. Ильминский)、瓦·拉德洛夫(В. В. Радлов)和葛·波塔宁(Г. Н. Потанин)等俄国和欧洲的传教士、军官、官员、旅行家、学者到哈萨克草原搜集和记录的第一手资料。第三方面是19世纪初至21世纪哈萨克斯坦整理刊布的资料和研究成果,主要是伊·阿勒藤萨仁(Ïbïray Altïnsarïn)、乔·瓦里汗诺夫(Šoqan Walïyxanov)、M. 库裴(M. Köpey)、阿·巴依图尔森诺夫(A. Baytursïnov)、赛·赛夫林(Säken Seyfullin)、穆·艾外佐夫(Мұқтар Әуезов)、艾·玛尔胡兰(Ä. Marğulan)、穆·玛哈温(Muxtar Mağawïn)、艾·德尔比赛林(Ä. Derbisälin)、Ğ. 阿依达若夫(Ğ. Aydarov)、K. 居玛里耶夫(K. Jumalïyev)、阿·朱班诺夫(Axmet Jubanov)、O. 艾里剑诺夫(O. Äljanov)、B. 艾比里卡斯莫夫(B. Äbilqasïmov)、M. 别克穆哈别托夫(M. Bekmuxamedov)、T. 达乌勒巴耶夫(T. Dawïlbayev)、S. 剑图仁(S. A. Janturïn)、伊·坚苏格若夫(Ïlyas Jansügirov)、哈·玛勒德巴耶夫(Ğalïm Maldïbayev)、S. 乔尔曼诺夫(S. Šormanov)、K. 司德阔夫(Q. Sïdïqov)、T. 赛达林(T. Seydalin)D. 苏勒坦哈津(D. Sultanğazïn)、艾·孔鄂拉特巴也夫(Ä. Qongratbayev)和耶·司马依洛夫(E. Ïcmayïlov)等哈萨克族学者深入民间搜集和记录的。第四方面是20世纪至21世纪我国研究者整理和出版的资料,主要是居斯普别克禾贾·萨依克斯拉姆(Jüsipbekqoja Šayxïslam)、阿赛特·乃蛮拜(Äset Naymanbay)、阿合特·乌娄木吉(Aqït Ülimji)、唐加勒克·卓勒德(Tangjarïq Joldï)等近代哈萨克族学者搜集采录的资料,以及现当代学者的研究成果。第五方面是本人30多年来深入中亚哈萨克斯坦和我国新疆等地的哈萨克族民间搜集与采录的习俗歌。[12]


在研究方法上,主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