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大家小书:市政制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大家小书:市政制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大家小书:市政制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大家小书:市政制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文化史上重要的一步是从乡村的生活变化到城市的生活。

作者:张慰慈著

出版社:北京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4-01

书籍编号:30670830

ISBN:9787200141443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21470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大家小书:市政制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市政制度 / 张慰慈著. — 北京 :北京出版社, 2019.4


(大家小书)


ISBN 978-7-2001-4144-3


Ⅰ. ①市… Ⅱ. ①张… Ⅲ. ①市政学 Ⅳ.①D035.5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8)第194580号


总 策 划:安 东 高立志 责任编辑:高立志 魏晋茹


·大家小书·


市政制度


SHIZHENG ZHIDU


张慰慈 著


出版 北京出版集团公司北京出版社


地址 北京北三环中路6号


邮编 100120


网址 www.bph.com.cn


总发行 北京出版集团公司


印刷 北京华联印刷有限公司


经销 新华书店


开本 880毫米×1230毫米 1/32


印张 10.125


字数 166千字


版次 2019年4月第1版


印次 2019年4月第1次印刷


书号 ISBN 978-7-200-14144-3


定价 46.00元


如有印装质量问题,由本社负责调换


质量监督电话 010-58572393

序言


袁行霈


“大家小书”,是一个很俏皮的名称。此所谓“大家”,包括两方面的含义:一、书的作者是大家;二、书是写给大家看的,是大家的读物。所谓“小书”者,只是就其篇幅而言,篇幅显得小一些罢了。若论学术性则不但不轻,有些倒是相当重。其实,篇幅大小也是相对的,一部书十万字,在今天的印刷条件下,似乎算小书,若在老子、孔子的时代,又何尝就小呢?


编辑这套丛书,有一个用意就是节省读者的时间,让读者在较短的时间内获得较多的知识。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要学的东西太多了。补习,遂成为经常的需要。如果不善于补习,东抓一把,西抓一把,今天补这,明天补那,效果未必很好。如果把读书当成吃补药,还会失去读书时应有的那份从容和快乐。这套丛书每本的篇幅都小,读者即使细细地阅读慢慢地体味,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可以充分享受读书的乐趣。如果把它们当成补药来吃也行,剂量小,吃起来方便,消化起来也容易。


我们还有一个用意,就是想做一点文化积累的工作。把那些经过时间考验的、读者认同的著作,搜集到一起印刷出版,使之不至于泯没。有些书曾经畅销一时,但现在已经不容易得到;有些书当时或许没有引起很多人注意,但时间证明它们价值不菲。这两类书都需要挖掘出来,让它们重现光芒。科技类的图书偏重实用,一过时就不会有太多读者了,除了研究科技史的人还要用到之外。人文科学则不然,有许多书是常读常新的。然而,这套丛书也不都是旧书的重版,我们也想请一些著名的学者新写一些学术性和普及性兼备的小书,以满足读者日益增长的需求。


“大家小书”的开本不大,读者可以揣进衣兜里,随时随地掏出来读上几页。在路边等人的时候,在排队买戏票的时候,在车上、在公园里,都可以读。这样的读者多了,会为社会增添一些文化的色彩和学习的气氛,岂不是一件好事吗?


“大家小书”出版在即,出版社同志命我撰序说明原委。既然这套丛书标示书之小,序言当然也应以短小为宜。该说的都说了,就此搁笔吧。

导读


胡适


我的朋友张慰慈博士在美国留学时,他的专门研究是市政制度;他的博士论文的题目就是《美国市政之委员制与经理制的历史与分析》。他现在著的这部专论市政制度的书,是一部很好的市政研究的引论。他这部书的后半很详细地叙说市政的具体组织,末两章还介绍他所专门研究的委员制与经理制。但这部书的特别长处在于不偏重制度的介绍,而兼顾到制度背后的理论与历史。单绍介外国的制度,而不懂得这些制度的意义,是没有益处的。但制度的意义不全在理论的如何完美,而在它的历史的背景——在它的如何产生。慰慈的书的长处就在这里。


慰慈在这书的绪论里说:


凡一种民族没有建设城市的能力,其文化必不能十分发达。


这是最沉痛的话。他又说:


文化史上最重要的一步是从乡村的生活变化到城市的生活。


现在中国的情形很像有从乡村生活变到城市生活的趋势了。上海、广州、汉口、天津等处的人口的骤增,各处商埠的渐渐发达,都是朝着这个方向走的。我们这个民族自从有历史以来,不曾有过这样人口繁多、生活复杂的大城市。大城市逼人而来了!我们怎么办呢?我们有没有治理城市的能力呢?


在过去的历史上看来,我们可以说,我们这个民族实在很少组织大城市的能力。远的我们且不说,就拿北京做个例罢。北京的市政全在官厅的手里。有能力的官僚,如朱启钤之流,确然也曾留下一点很好的成绩。但官僚的市政没有相当的监督是容易腐败的。果然十年以来的北京市政一天坏似一天。道路的失修,公共卫生的不讲究,是人人都知道的。电灯近来较明亮了;然装电表是非运动不可的。自来水管的装置是要用户出重价的;并且近来有人发现自来水内“每十五滴含有细菌六百个,且有大肠菌”。(民国十四年七月二十六日中央防疫处的报告。)近年更妙了,内务部和市政公所争先恐后地竞卖公产,不但卖地皮过日子,而且连旧皇城的墙砖也一块块地卖了。最奇怪的是北京市民从来没有纳税的义务;连警察和公立中小学的经费都由中央筹给。舞弊营私的官厅不敢向市民征税;不纳税的市民也不敢过问官厅的舞弊营私!


前三年,政府有把北京市政改归市民自办的话了。于是三个月之中就发生了七八十个北京市自治的团体,大家开会,大家想包办北京的市政。一会儿,这七八十个想包办北京市政的团体又全都跟着京华尘土飞散了,全都不见了!


北京如此。其余的大城市的市政大都是受了租界的影响而产生的。上海闸北与南市的市政历史便是明例。我们固然不满意于租界的市政,但那些毗连租界的区域的市政实在更使我们惭愧。几十年的模仿何以竟不能使我们的城市有较好的道路,较完备的公共卫生,较完备的交通机关呢?


过去的成绩如此。我个人常想,我们的大城市的市政上的失败有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我们虽住在城市里,至今还不曾脱离农村生活的习惯。农村生活的习惯是自由的,放任的,散漫的,消极的;城市生活所需要的新习惯是干涉的政治,严肃的纪律,系统的组织,积极的做事。我们若不能放弃乡间生活的习惯,就不配住城市,就不配做城市的市民,更不配办市政。例如去年北京军警费无着落,政府倡议征收北京房捐,然而终不敢明白征收,只敢举行一次“劝捐”。后来有一班市侩政客假借什么团体名义出来反对,就连这“劝捐”也不敢举办了!这一件事真可表示我们的乡村习惯。


慰慈在这书里说:


近来(美国)政治观念的改变大概是向那条所谓“工具主义”的路上跑;这就是利用城市政府的组织,想达到个人幸福和社会安宁的目的。例如,要求城市为人民设备种种方法,使他们能利用种种机会,得到最高度的幸福,满足他们美术上的需要。最完备的公共卫生设备,最清洁的自来水,最贱价的和最完备的交通设备,等等,变成城市人民所应得的权利。


我们离这种“工具主义的市政观念”还远得很咧!我希望慰慈这部书能引起一部分国民的注意,能打破他们的乡间生活的习惯,能使他们根本了解现代的城市生活的意义与性质。我们若不彻底明白乡间生活的习惯是不适宜于现代的城市生活的,我们若不能彻底抛弃乡下人与乡村绅士的习惯,中国绝不会有良好的市政。


十四,八,九,序于北京。

出版说明


本书是中国政治学的开创者张慰慈先生对市政制度的研究成果。为尊重作者写作习惯和遣词风格,尊重语言文字自身发展流变的规律,为读者提供一个可靠的版本,本书对于已经出版过的作品不进行现代汉语的规范化处理。


提请读者特别注意。


北京出版社

第一章 绪论


凡大群人民,聚居在小小一块地方,统称之为城或城市。城之周围有一堵墙,叫作城墙;城外四周有一条沟池,叫作城壕;城之上有楼,叫作城楼,以备瞭望城以外的一切情形。这就可以见得古代筑城的用意原为避免一切危险,保护城内人民的安宁。古代的城只是一种保卫的地方,行政长官均留驻在内,所以有京城、省城、府城和县城的区别;在扰乱时候,乡间人民也可以进城避免兵祸。古代的军器均是非常简单。所以在乱世时候,一堵城墙大可以保护城内人民的生命财产。不但中国的城有这样一种作用,就是古代欧洲各处的城也有同样的用意,伦敦、巴黎在最初的时候也有一堵城墙围起来的。但在欧洲各国,以后因为工商业的发达,人民大都集聚在城中,过城市的生活,城墙范围以内的地方就渐渐地不够用了,所以就不得不逐渐推广到城墙以外的地方。当时又因为各项军器的进步,一堵城墙就失去其从前的效用,没有保护的能力,欧洲各城因此就早已把城墙拆去。城的地位也就因之而更变。


市就是买卖杂聚处的地方。凡聚集货物为买卖的地方均称为市,例如《易经》上所说的“日中为市”,现在北京城内的夜市、大市、小市等类。在从前的时候,“城”和“市”这两个字是很有区别的:古代的“城”是保卫的地方,是行政长官留驻之处;“市”只指一切的商场。只因城是一种保卫界,其中的人民总是较多于别处,所以一切市场大都在城墙范围以内。以后又因为商业的发达,商场的推广,从地方推广到全国,再从全国推广到全世界,往往全城以内的人民大都以商业为生,所以有许多省城或县城,如广州、天津、上海之类,均已变成极大的商场。因此,城和市原有的区别此刻早已失去了,我们尽可以把“城”和“市”这两个字连起来用,作为人群聚居地方的代名词。


在法律上,各国的城市均有一种特殊的地位,和特别的权利,为其余各乡区所没有。各国城市在法律上的地位极不一致,其定义也完全不同,并且又非常复杂,这种问题我们可以暂不讨论。在普通人民的眼光中看起来,城市这名词又非常宽泛,无论极大的首都,或极小的乡镇,均笼统地叫作城市。但从事实上着想,所谓城市也只是人类社会中的一种,这种社会非得有几种特别的要素,方能和别种社会有所区别。我们如果把城市的特质细细分析起来,就有三种主要的要素。


(一)地理的。有一块确定的地方,其中大部分的空地均已造满房屋。


(二)社会的。有大群的人民,很稠密地居住在这块范围很小的地方上。


(三)政治的。有一个地方政治机关,管理该地方上的公共事务。


把这三个要素合并起来,我们就可以下一个城市的定义:“城市是一个人民众多的社会,占据一块确定的、房屋稠密的地方,并有一个有组织的政治机关。”除了各国法律上所规定的各别的特点之外,这个定义把城市所有的特质完全包括在内了。


城市的重要早已为大家所承认。并且现今的学者又一致承认欧洲的文明是城市的出产品,举凡一切物质方面的,或思想方面的进步,均发生于几个人口稠密的城市,然后再从城市之中传布于各处。所以在各种社会哲学观念之中,从亚里士多德直到斯宾塞,城市和国家进化这个问题均占了极重要的地位。各哲学家对于这问题虽有各种各样的见解,但他们的兴趣总一致集中于城市一方面。古代希腊和罗马人民的生活,完全是一种城市的生活,他们甚而至于觉得在城市的范围以外,生活是万不能完备的。当时国家的范围只是城市的范围,所以那时候的国家就叫作“城市国家”,兼有国家和城市的两种特质。那时候的一切生活,只是城市的生活;那时候的文化,也只是城市的文化。到了中世纪的时候,各处的城市却衰败了,这是因为日耳曼人民向来靠农业为生,不惯城市的生活,他们侵入了罗马以后,就觉得那种不自然的城市生活非常讨厌,并把城市看作一切罪恶、一切恶习的中心点,所以极力主张恢复那种简单的自然生活。在这种状况之下,希腊罗马那时候的兴盛城市就没有存在的余地。直到工业革命时代,经济的进化和城市的发达发生了连带关系以后,人民对于城市的观念才有一种根本的改变。到了现代那种进化的哲学观念发生后,城市又变成文化的中心点。


这是人民对于城市的观念的变迁。我们如果从历史事实一方面着想,我们就可以晓得那人民的集中确是文化进步的最主要原动力。城市的发达当然也有危险和弊端连带的发生出来,但这也是进化中所不能免去的事实。凡文化愈进步,人民的自治力愈不能缺少。有许多民族只因缺少自治能力,所以到了文化进步的时候,只能得到其弊病,而不能得其益处,其结果就使这类的民族不能存立于世界上。


在世界文化史上,人民集中在一处和文艺及科学发达的连带关系确是很显明的。有了城市中那种接近的生活,分工制度就能实行;有了分工制度,人民生产力就能增加。凡人民的生产力增加了一次以后,各种新的需要也发生了,同时人民又能享受各项新的快乐。在上古时代,凡一切劳力的事务大都由奴隶执行,所以社会上就能渐渐地发生一种工艺阶级,专为那般富有阶级服务,使他们享受人生乐事。富有阶级既因分工制度,能食他人之力,而过安逸的生活,他们就有余暇,专任研究一切文艺,从智识方面贡献于社会。我们时常以为那种乡间的清净生活可以使人民的精神愉快,可以发展人民的思想能力;我们同时却往往忘记那种烦恼的城市生活大可以磨砺人民的智识,发展一切的天能,鼓动商务方面的动作,提醒人民的互助精神。


智识进步的主要原动力也是从城市一方面得到的。为大多数人民着想,一种继续不断的刺激是必不可少的。有了这样的刺激,他们才能多少有些智识方面的活动。那般过惯孤独生活的人民,必不能有多大的智识上的进步。我们只须观察那种孤居在乡区的人民的智识程度,就能明白这一层。智识进步的第一个要件就是人民间的互相接触;但这类的接触只有在人口众多的城市才能发生。现今城市中的社会生活就可以证明那种种智识方面的激动力是从外界发生的;其最重要的要素就是模仿性,模仿社会中主要人物的一切举动,一切言行。风俗的发生,也只是实行模仿性的一个例子。只有风俗能使社会中群众人民有一致的行动,只有风俗能维持社会上的秩序。但社会上必须有了大群人民聚居在一处,人民间又有互相的关系,风俗方能发生。


凡一种民族,没有建设城市的能力,其文化必不能十分发达。从各种游牧民族所经过的历史,我们就可以证明这一层。游牧人民没有建设城市的能力,他们的职业不能使他们群居在一处;他们既不能群居在一处,城市的发生当然是不可能的。在梵文之中,连“城市”这一个名词都没有的,梵文中和“城市”这名词最相近的一个字是Vastu,其意义就是居住的地方。


文化史上最重要的一步是从乡村的生活变化到城市的生活。在现今西欧各国,城市确是社会组织中最高的一种。至于那乡村生活变化到城市生活的主动力,历史家的意见各不一致;概括地说起来,我们可以把它分成两派。照第一派的观念,城市生活之所以能发生,是因为人民间的关系日渐接近;人民间的关系之所以能日渐接近,是因为他们有一种共同的宗教观念,共同的宗教观念是城市人民的主要团结力。照第二派的观念,最初的城市只是一种保卫界,是邻居农民在危险时期的藏身之所。


从历史的事实方面着想,这第二种观念自然较为妥当。共同的宗教观念只是经济的和社会的需要的结果,人民群居在一处,他们就不得不有一种共同的宗教观念,但共同的宗教观念却不是人民集中的主要原因。最初的所谓城只是上边所说的那种以城墙围起来的地方,是人民的藏身之所,以后就变成人民久居的地方,一切的市场也在其中发生了。但同时人民的经济状况也得要经过一种极大的变更,人民必须从游牧的生活进化到农事的生活,城市才能发生。除此之外,还得要有几种天然状况,适宜于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