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法律 > 看得见的正义——民事诉讼中的言词原则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看得见的正义——民事诉讼中的言词原则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看得见的正义——民事诉讼中的言词原则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看得见的正义——民事诉讼中的言词原则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杨子强著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6-01

书籍编号:30671001

ISBN:978730028170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44051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法律

全书内容:

看得见的正义——民事诉讼中的言词原则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版权信息







序一


近年来,我国法院在“智慧司法”建设上的成就得到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与此同时,“互联网+”环境下审判方式的应势而变,给诉讼法理论带来了新的挑战。在科技迅猛发展带来审判方式深刻变革的当下,司法实践迫切需要理论创新的有效供给。杨子强博士在本书中紧密围绕民事诉讼言词原则的理论与实践,尝试以文本的、历史的、制度的多种方式搭建起言词原则研究的基础体系,为构筑权利保障周全、现实适应力强的现代化言词审理模式而蓄力。这对丰富和发展民事诉讼理论,建构符合互联网发展趋势的民事诉讼程序具有意义。本书体现了作者立足时代、关注本土的实践思维与价值关怀,可读性较强。本书还有一些比较鲜明的特点:


本书立足于讲清楚言词原则的“真”。作为民事诉讼基本原则,言词审理常常被认为是司法常态。但从实践看,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各说各话、双方律师念稿子,上诉审“径行裁判”比率高等言词审理“空洞化”现象其实屡见不鲜。本书抽样选取了数百份民事判决书,通过对当事人和证人出庭情况、言词证据的数量分布、不同种类证据的采信情况等内容进行细致分析,形成了支撑言词立法空心化、言词审理形式化、言词证据书面化等结论的有力论据,还原了言词原则在民事诉讼运行中的真实状况。


本书立足于讲清楚言词原则的“广”。言词原则是部分西方国家司法改革中具有先驱性的制度变革亮点,其言词主导、书面主导、言词复兴、言词收缩、言词与书面协同的历史形态变化能够较为深刻地反映制度变迁背后的诉讼文化乃至社会土壤的变革。与此同时,证据制度、审前程序、非讼程序等问题都与言词审理存在较强的理论联系。本书注重将历史维度的纵深与制度维度的交叉相结合,体现了言词原则研究的广阔视野。


本书立足于讲清楚言词原则的“深”。言词原则与程序正义的追求、诉讼模式的发展、诉讼效率的提升等重要诉讼理论议题都有紧密关系。本书从理论上揭示了言词原则在信息交换能力、情绪表达程度、当事人的程序存在感等方面的独特优势,并结合实践指出了目前言词审理的权利思维缺失、刚性立法模糊、制度设计泛化、诉讼主体缺位、言词证据弱势等五大短板。这些都为同时面临公信力危机和效率危机的司法实践提供了较有创见的观点,体现了基于实践的理论探索应有的深度。


当然,本书限于素材与篇幅,还有许多值得进一步展开的内容。不难想象,在互联网时代,类似于线上庭审、无纸化办案的探索会越来越多,解构、重置甚至颠覆现有模式的司法审判也并非不可能出现。只有对诸多诉讼基本原则进行源头上的探索和实践中的把握,理论才能走在司法实践前方,才能“任尔东西南北风”,更好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杨子强博士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毕业后在马克思主义学院从事教学与研究工作,深受学生喜爱。期待杨子强博士继续深入思考和研究这一课题,为互联网时代加速重塑的诉讼程序提供有益理论支撑。

picture

2020年5月

序二


当今世界,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新科技革命正在深刻改变我们的生产生活方式。与此同时,一些我们认为具有传统意义、范式价值的“仪式”被“拉下神坛”,社会运行的原有秩序和原则也在冲突中面临解构和建构,尤其是在格外注重“仪式感”的司法审判中,仲裁、调解等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逐渐消解了司法“高高在上”的形象。程序“轻便”的小额诉讼、“走南闯北”的巡回法庭、“不断博弈”的辩诉交易等新制度、新现象飞速发展,这些变化使得司法程序更加远离了“神秘主义”的范畴,对话性、平等性、自发性的姿态成为主导。民事诉讼领域内,微信庭审、在线法院、“云法庭”等新的审判形态也在实践中不断翻新,如何有效协调技术革新与原则要义之间的冲突成为诉讼制度改革的重要议题。


实际上,本书所研究的言词原则一直见证着诉讼制度的变迁。自19世纪欧洲诉讼程序改革运动以来,以法国民事诉讼法的变化为先驱,言词原则作为改革的旗帜和突破口,与自由心证、直接主义和集中主义相结合,共同促成了以口头、公开、直接、对席等原则为基础的现代型庭审中心的诉讼模式。后来由于司法环境的变化,言词原则的适用受到限制,具体表现为口头审理与书面审理相协同的庭审方式。


中国从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审判方式改革以来,通过1991年颁布实行、后续不断修订的《民事诉讼法》,以及1998年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经济审判方式改革问题的若干规定》、2001年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2019年12月做了最新修订)、2015年颁布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等司法解释,逐步规范庭审程序、强化当事人主体地位,建立起了基本符合现代化标准的民事诉讼程序。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开启的新一轮司法体制改革,明确提出“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同样将言词原则放置于诉讼制度改革与网络引领变革的重点交汇领域。


本书对言词原则的起源、变迁、现状进行了较为深刻的理论解析与实践样态的细致考察,比较清晰地刻画了言词原则的规范内涵与历史脉络。在传统的理论分析、规范分析、比较分析等方法的基础上,本书着重运用语言学方法对言词审理与事实认定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分析,使言词审理在语言学视角中得到了立体性、整体性与互动性的理论支撑。本书还紧紧围绕民事诉讼中言词原则的本质属性,从口头性、鲜活性、现场性、强效性等方面突破了现有论述中将言词主义“语焉不详”地理解为“口头诉讼”的“苍白”界定。书中对民事诉讼中的诸多现实情境予以充分考察,进而将干瘪的概念拓展为动态的画面:言词原则是“口头而非书面”“综合而非语音”的呈现,只有综合运用人的各个方面的器官功能,才能整体展现言词原则所包含的动态的语言内容、语音信息、姿态表情和肢体语言等要素,从而实现“看得见的正义”。


本书的作者杨子强是我指导的硕博研究生,研究生就读期间就非常关注司法实践,通过研究报告、学术论文等多种方式参与了不少司法改革的理论探索与实践资政。毕业后,杨子强留校任教,在忙碌的“双肩挑”间隙仍然坚持学习、思考、写作,在《人民日报》等报刊发表了不少理论文章,得到许多关注。希望杨子强博士再接再厉,在前行路上始终保持蓬勃朝气,为新时代的理论与实践多做贡献。

picture

2020年5月

第一章 民事诉讼言词原则的基本范畴


永远把人类——无论你亲自所为还是代表他人——当作目的,而绝不仅仅当作手段来对待。

——伊曼努尔·康德

一、何谓言词原则


在当前的研究中,言词原则属于“最熟悉的陌生人”。在大部分教材中言词原则被一笔带过,也少有专门研究这一原则的学术专著,甚至在大多数人看来,言词原则就是一种“与生俱来”“天经地义”的审判方式,其内涵“一目了然”,似乎无须深究也无可多言。但实际上,这种“望文生义”的想象只是一种浅尝辄止的惰性思维。笔者认为,对于言词原则的范畴、定义、关系等基础概念,目前在学界缺乏有益的讨论,在各说各话模式的概念搬运之间,难以形成理论共识,更谈不上对言词原则的实际操作进行动态而深刻的把握了。在展开历史的、价值的,以及现实的复杂图景前,首先要准确定位这种以“口头审理”为标志的诉讼概念,回答好“何谓言词原则”这一问题。


目前学界对于言词原则主要有行为说和效果说两类观点。


行为说认为,言词原则的核心是一种庭审方式,而庭审方式必须通过诉讼行为来体现,因此,从诉讼行为的角度来界定言词原则较为直观[1]。而诉讼行为说因为主体范围和行为类别不同而存在广义、狭义和最狭义等不同的界定。广义说认为,言词原则不仅约束当事人的申请、陈述、出示证据等诉讼行为,也涉及法官的诉讼指挥、证据调查及宣判等审判行为。狭义说认为,证据调查、辩论准备程序及宣判等部分审判行为不在言词原则的范围内。此外,更为狭义的学说认为,言词原则约束的诉讼行为仅指当事人的诉讼行为,即当事人在受诉法院所进行的提交诉讼资料行为的总称[2]


对于上述观点,有学者认为,需要根据具体场合、具体条文来做出判断,但主流观点认为应使用除去证据调查、辩论准备程序及宣判等部分审判行为的狭义说[3]。此外,对于不同诉讼类型和不同诉讼行为是否都受到言词原则的约束,也有不同的观点。大部分学者认为,言词原则仅在争讼程序中适用,在非讼程序中不适用[4];有学者认为,言词原则仅适用于实体形成行为,而程序形成行为出于实现链锁式程序确实性的考虑,应当适用书面原则[5]


效果说则包括诉讼资料说和裁判基础说。前者认为只有以口头方式呈现的诉讼资料才产生诉讼效果。如有学者认为,凡当事人之辩论及提供诉讼资料,须于法官面前以言词为之,始有效力[6]。而裁判基础说认为,言词原则的约束力主要体现在法官的裁判必须以口头方式呈现的诉讼行为、诉讼资料、证据资料等为基础。还有学者认为现代之民事诉讼法,特别注重法院所为调查证据程序及双方当事人之辩论程序,均须以言词为进行,否则不得作为法院判决基础[7]


笔者认为,无论是诉讼进行方式,还是诉讼行为方式,抑或是一种诉讼资料形式,再或是一种裁判基础要求,这些不同界定的差异,只不过是概念认知的角度和进路偏差所带来的。概念之间并不存在非此即彼、此是彼非的关系,仅仅是部分与整体、侧面与正面的“角度问题”。


但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不同观点都是从“言词”二字入手的,却没有与“原则”二字形成有效连接,就连对“言词”二字的解读,也缺乏除了文本含义之外的深究态度。这其实明显限缩了言词原则的概念维度和制度范畴,不利于全面准确地界定言词原则。


笔者认为,言词原则实质上是由“作为言词主义的言词原则”和“作为民事诉讼原则的言词原则”两部分组成,它既是一种诉讼形态,更是一种制度要求准则。“作为言词主义的言词原则”强调的是内部的本质属性,“作为民事诉讼原则的言词原则”强调的是与外界的逻辑关系。因此,在界定言词原则时,既要从言词主义的内部展开,又要分析言词原则在民事诉讼原则体系中的地位。下面,笔者从这两部分进行阐述。



注释


[1]有学者认为,在诉讼审理时,当事人及法院的诉讼行为均采用口头的方法叫“口头主义”;也有学者认为,言词原则是指对于诉讼程序的进行,法院、当事人以及其他诉讼参与人应当以言词方式进行的原则,也即在证据调查程序和辩论程序中,法院、当事人以及其他诉讼参与人的诉讼行为,应当以言词方式为之;还有学者认为,言词原则要求当事人、证人等在法庭上须以言词形式开展质证辩论。(中村英郎.新民事诉讼法讲义.陈刚,林剑锋,郭美松,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170;刘学在.论民事诉讼中的直接言词原则.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1(6).)


[2]中村英郎.新民事诉讼法讲义.陈刚,林剑锋,郭美松,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170.


[3]中村英郎.新民事诉讼法讲义.陈刚,林剑锋,郭美松,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173.


[4]邵明.民事诉讼法学.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


[5]宋英辉,李哲.直接、言词原则与传闻证据规则之比较.比较法研究,2003(5).


[6]还有学者认为法庭上提出任何证据材料均应以言词陈述的方式进行,诉讼各方对证据的调查、质证应以口头方式进行,如以口头方式询问证人、鉴定人、被害人等,以口头方式对实物证据发表意见等。(陈计男.民事诉讼法论.台北:三民书局,1997:246;丁杰.论直接和言词原则.山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6).)


[7]陈荣宗,林庆苗.民事诉讼法:上.台北:三民书局,2009;卞建林.直接言词原则与庭审方式改革.中国法学,1995(6);丁杰.论直接和言词原则.山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6);刘学在.论民事诉讼中的直接言词原则.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1(6).

二、言词原则是何种“言词”


言词原则的概念张力,实质来源于言词主义作为一种诉讼形态的丰富内涵。它绝不仅仅是“口头诉讼”这样苍白的表达,而是蕴含着多个维度的深刻要求。笔者认为,至少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展开:


(一)言词的口头性


言词主义作为一种诉讼形态,其最重要的标志是以口头的方式展开诉讼。如何理解“口头”?笔者认为要从以下两方面来理解:


一方面,言词主义是口头的而不是书面的。言词主义的诉讼形态首先以书面的诉讼行为、诉讼资料、诉讼活动为对立面。这里的“书面”不仅指书面文字,还包括图片等信息;不仅指纸质的呈现,还包括邮件、短信、留言、聊天记录等所有静态的呈现。总的来说,言词主义的口头性,决定了在诉讼过程中人的工作器官不能只是眼睛,人的信息交流方式也不能只是阅读,而应该是喉舌、耳朵、眼睛等多器官运用的一体化感受,应该是听、说、行等多维度交融的综合性体验。


另一方面,言词主义是综合的而不仅仅是语音的。有人把言词主义的“口头性”理解为说话,认为只要以口头语言的方式展开诉讼就是言词原则的实践。实际上这种理解是有偏差的。人作为语言的主体,其口头表达的核心不仅在于说出来,而且在于用说的方式呈现有价值的信息。这些信息中,既有内容性的信息,也有情绪性的信息,还有形式化的信息。有些信息可以通过语音的方式表现出来,比如语音的内容,还有语调、语气、节奏、韵律和停顿等;而有些信息则需要表现在语音之外,比如姿态表情、肢体语言等。实际上,和书面审理最大的区别是,言词主义在表达信息、发现真相上的作用恰恰在于语音之外的非语言行为。因为那些只需要语音就能传递的信息,用“说”和“看”的方式表现差别并不明显,绝大部分都能从语言直接转换成文字,这在实际意义层面上与书面审理的效果相近。而那些非语言行为中的有效信息则只能通过亲身感受和综合判断来仔细收集、整理,在这一过程中,言词主义代表了一种合力——裁判主体与诉讼参与主体的主观探索的合力。


在审判实践中,经常出现不符合言词原则口头性要求的情形。比如:有的法院出于提高诉讼效率的考虑,由合议庭建立QQ群或微信群,以此为基础让当事人通过语音留言的方式发表意见,或通过上传照片的形式提交证据,主审法官也通过语音的方式指挥诉讼,最后根据语音聊天的记录,做出裁判。在这种审判形态里,就有很多违反言词原则口头性要求之处,比如通过语音的方式发表意见或指挥诉讼。实际上,如果将这种语音留言的方式,改为实时的视频形式,让除了语音信息之外的非语言行为也进入法官和对方当事人的视野,那么这种形式至少是符合口头性要求的。


综上所述,只有以口头表达为核心,整合了语言内容、语音信息、姿态表情和肢体语言的综合表达,才符合言词原则口头性的要求。


(二)言词的鲜活性


从言词主义的呈现形态来看,除口头性之外,对话的鲜活性也很重要。在德国,在最早呼吁将言词主义精神引入诉讼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