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心理学 > 分析心理学的理论与实践(荣格心理学的入门读物)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分析心理学的理论与实践(荣格心理学的入门读物)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分析心理学的理论与实践(荣格心理学的入门读物)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分析心理学的理论与实践(荣格心理学的入门读物)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荣格心理学的入门读物,心理学研究译者专业背书,结合同类史料精准考证,对现存译本bug作出超强修复,极力还原荣格心理学的精髓。

作者:卡尔·荣格著

出版社:浙江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20-10-01

书籍编号:30673865

ISBN: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17423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心理学

全书内容:

分析心理学的理论与实践(荣格心理学的入门读物)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版权信息


















译序


本书是分析心理学学派的创始人,卡尔·古斯塔夫·荣格,于1935年,在伦敦的塔维斯托克心理学研究所举办的研讨会上,所发表的系列演讲,1968年首次出版成册,后被收录在荣格全集的第18卷:《象征界生命》(The Symbolic Life)之中。此次讲座的内容,涵盖了荣格大部分研究的知识概要,因此本书为荣格心理学入门的最佳读物之一。


在演讲中,荣格首先对自己的理论及知识论进行了简要的概述,再对自己的研究方法,和一些具体的神经症症状的疗法进行了论述。研讨会期间,荣格也和一些来宾进行了机智的辩论。从字里行间之中,可以“嗅”到演讲所处的时代背景:从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所衍生出来的各个学派,以及早于精神分析出现的法国心理学学派,彼此之间由理论分歧发展出尖锐的矛盾;以及从第一次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间的欧洲,国与国之间的民族情感冲突。这些发生在精神分析界背后的“暗涌”,不但对研讨会的气氛发挥了若隐若现的作用,甚至对各个学派的理论发展发挥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当然,我们也应该以荣格对自己的立论的警惕,来审视这种历史观察——观察的主体之局限性总是会被低估;但这些字面意义背后的“暗涌”,也确实丰富了本书的内容。


本书其中一个最大的亮点是,荣格几乎在本次研讨会上,预言了二次世界大战的发生。


若定义其“预言了二次世界大战”,大有“事后诸葛亮”的嫌疑:因为我们必须知道二战发生的事实,再把它和荣格的话语进行连结,才能得出这个结论。但荣格粗略的“预言”,依然足以令人震惊,也足以令人肃然起敬。当然,更重要的是:荣格的知识为我们敲响了警钟。当我们再次身处于“事实混乱”的时代——又或者我们从来没有离开过这样一个时代,我们应该对事实概念本身,进行批判性思考。而荣格的思想——内省法心理学与历史维度的结合,为我们打开了一扇思考事实本身的思想大门。而阅读本书正是开启这扇大门的绝佳途径。


肖翌


2020年

演讲一


主持人(休姆·克里奇顿·米勒 医生):


女士们先生们,我很荣幸能在这里为你们欢迎荣格教授。荣格教授,过去几个月我们一直期待你的到来。毫无疑问,我相信我们之中的大部分人,都在期待着接下来的研讨会,期待着心理学界的新曙光。很多人来到这里,是因为他们把你视作将现代心理学从人类的知识偏见以及科学主义的危险孤立中拯救出来的人。也有一些人来到这里,是因为敬重和佩服你通过大胆地建立哲学与心理学的连结,带来了广阔视野,而且这些见解在其他一些领域受到了不公平的谴责。你为我们恢复了价值的主张和自由意志在心理学思想中的概念;你给我们带来了新见解,对我们中的许多人来说,这些见解都是非常宝贵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在所有科学学派都停止了这么做的时候,你依然没有放弃对人类精神进行研究。为了以上这些建树,以及你对我们每一个人所带来的诸多好处,我们在这里向你表示最衷心的感激。接下来的讨论,有请荣格教授。


荣格教授:


女士们,先生们:首先我必须跟你们说明,我的母语不是英语,所以如果我的英语不是那么好,请你们见谅,并请原谅我可能不经意犯下的语言错误。


正如你们所知,这场演讲,我的目标是给你们列出一个心理学基本概念的简短纲要。如果我的论证主要都是采用我自己的规范,或者是我自己的见解,那并不是因为我忽视了这个领域其他工作者的巨大贡献。在此,并不是要代表你们,但我可以很肯定地说,听众们也一定会像我一样,了解弗洛伊德和阿德勒在心理学领域的诸多杰出贡献。


我想首先简单地介绍一些我的演讲计划。我有两个主讲的主题,第一,是关于无意识的结构和它的内容概论;第二,是探索无意识心理进程内容的方法。第二个主题又可以分成三部分,第一部分,字词联想实验;第二部分,析梦法;第三部分,积极想象法。


当然我知道,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我无法完整地讲解以上所有主题,而且我的讲解还包括了我们这个时代,有关集体无意识的特殊案例,其中包括哲学,宗教,道德,和社会问题,又或者是集体无意识的进程,以及对它进行阐述所必须提到的神话和历史研究的对比。这些主题,看起来很疏离,但却是在个人心理状态的制造、调节和干扰的过程之中,最具影响力的要素,而且它们也是心理学各个理论学派之间的主要分歧的根源。另一方面,虽然我是一名医生,主要研究精神病理学,但我仍然相信,只有对常规心理学有更深更广的认识,才能使心理学各个特定分支的知识得到增进。特别是对于一个医生来说,绝不能忽视了“病态只是被扰乱的正常生理进程”的事实,而且这绝不是心理学本身专有的现象。顺势疗法(Similia similibus curantur)[1]是一个古典医学之中的杰出医理,但作为一项伟大的医理,它也可能同时是一个天大的错误。同理,我们应该更加小心,不要病态地痴迷医疗心理学。单向思维和片面之见,都是神经质的表现。


无论我能告诉你们些什么,这些内容无疑都是一种令人遗憾的未完成的框架。而且很不巧的是,我这个人很少储蓄新理论,我的经验主义倾向使我更渴望研究新的实例,而不是像其他人那样,会去推测新理论。尽管我必须承认,推理新理论是一种令人愉悦的智力消遣。每一个新案例对我来说几乎都是一个新理论,而且我依然相信这不是坏主意,尤其考虑到现代心理学现在还太过新鲜,我认为它还没有发展起来。因此在我看来,心理学作为普遍性理论的时机尚未成熟。而且依我看,有时似乎心理学界都不太能理解,这门学科的研究任务规模之庞大,或者说,还不理解这门学科令人困惑的复杂主题:即人类精神本身。我们似乎才刚刚觉醒,了解到这些现象的存在,而黎明还太昏暗,以至于我们无法完全意识到精神的全部意涵。精神本身,作为科学观察和判断的客体,与此同时又是研究活动的主体:这意味着它决定了观察方式本身。如此可怕的恶性循环的威胁,驱使我以极其谨慎和相对主义的态度来对待它,而这一点,也常常被人们所误解。


我不想提出太多令人担忧的批判来扰乱我们今天的讨论。我提出这些见解,只是把它们看作是不必要的复杂情况的一种前设性解释。我没有被众多纷纷扰扰的理论所困惑,但却被数量庞大且繁杂的研究证据所困惑了;因此,我在这里恳请你们记住这一点:由于时间紧迫,我无法提供足以证实我的结论的所有间接性证据。我尤其要指明的是,析梦法的复杂性,以及研究无意识进程的类比方法。简而言之,我在很大程度上必须仰赖你们的善意;但与此同时,我也自然意识到,自己的首要任务是让整个讲解尽可能简单。


在最开始的时候,心理学是一门关于意识的科学。再然后,它演变成研究所谓无意识精神产物的科学。我们不可能直接探索无意识精神,因为无意识就是无意识,我们和它无法产生直接联系。事实上,我们只能处理那些我们假设它起源于无意识领域的意识产物;而无意识领域,也就是哲学家康德在他的《人类学》中所提到的“昏暗景象”的半个世界。不管我们知道哪些关于无意识的事情,那都是它通过意识的心智告诉我们的。总有一些完全未知的无意识精神,是以意识的名义,被意识所表达的,而这却是我们唯一能做到的事。我们不可能超越这个条件,并且我们应该始终牢记这一点,并以它作为我们所有判断的终极批判。


意识是一种独特的事物,它是一种间断性的现象。五分之一,三分之一,甚至是二分之一的人类生命,是消耗在无意识状态之下的。我们童年的早期是无意识的。每天晚上,我们也会陷入无意识,只有在清醒和睡眠之间的阶段,我们才或多或少开始有稍微清楚的意识。某种程度上,甚至意识本身有多清楚也是值得怀疑的。比方说,我们假设一个男孩或者女孩在十岁的时候会有意识,但是与此同时我们又能轻易地证明出,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意识——因为这很可能是一种没有自我(ego)的意识。我发现了很多这样子的状况——一些在十一岁到十四岁之间的小孩,甚至再大一些的时候,才突然开始意识到“我是谁”。他们直到这个时候,才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自己的经验,然后他们回顾过去,可以记住过去发生的事情,但却不记得自己身在其中。


我们必须承认的一点是,当我们说“我”的时候,我们没有一个可靠的标准,来确定我们是否有一个完整的关于“我”的经验。可能我们现在对于自我的认知,仍然是不完整的;又或者在未来的什么时候,我们能比现在更了解自我对于人类的意义。事实上我们现在还看不到这个进程最终会在哪里终结。


意识就像是浮现在广阔且未知的无意识之上的表面。我们不知道无意识的领域有多深,因为我们对此一无所知。对于你一无所知的事情,你没有办法讲清楚。当我们说“无意识”,我们通常都试图用这个术语表达些什么,但事实上,我们只是表达了我们不知道无意识是什么。我们只有间接的证据表明,存在着一个无意识的心理领域。我们还有一些科学证据支持无意识存在的推论。从无意识心智的产物中,我们可以得出关于它可能的性质的推论。但是我们必须非常小心,不能在推论的过程中过度地拟人化,因为很可能事物在它们的客观现实中,和经过了我们的意识所得知的,是截然不同的。


比方说,如果你观察这个物理世界,并将它和我们的意识对同一世界的理解作比较,你会得到各种各样的心理图片,而它们的存在并不能视作客观事实。比如,我们能看到颜色并听到声音,但实际上它们是光波和声波。事实上,我们需要一个设备复杂的实验室,才能建立一个排除了我们感官和精神之外的世界的图像;而且我猜测,我们的无意识也差不多——我们可能需要一个实验室,才可以通过客观的方法,确定我们处于无意识状态时的真实情况。因此,在我这场关于无意识的演讲当中,做出的任何推论或陈述,你们听到时,都应该考虑到这个批判的存在。所有情况都是一样的,永远都不要忘记这个限制。


意识的心智,也更多是被描绘得具有一些狭窄性。在给定的时间里,它只能同时保留有限的内容。其余情况下,都是无意识在发挥作用。并且,我们只有通过一段连续的意识瞬间,才能对意识世界,总结出一个延续的,或笼统的理解和认知。我们永远无法描绘意识的完整图景,因为我们的意识实在太狭窄了;我们只能看到意识存在于瞬间的碎片。这就像,我们是透过一道缝隙观察它的,所以我们只能看到一个特定时刻的意识;除此以外的一切都是黑暗的,都是无意识的,我们在这个能被观察的特定时刻里,没办法留意到那些无意识的黑暗区域。无意识的区域是巨大且连续的,而意识的区域只是瞬间景象一样的有限区域。


意识在很大程度上是我们对外部世界的知觉和定向的产物。它可能发生在我们的大脑之中,它应当是外源性的,且在我们的生物远祖的时代,可能是皮肤上的感觉器官。因此,定位在大脑的意识,可能会保留这些感觉(sensation)和定向的特性。奇怪的是,在十七世纪到十八世纪初,法国和英国的心理学家试图从感觉(sense)中获得意识,就好像它仅由感觉资料组成一样。这种理解,被表达成著名的原理“没有一种理解能在感觉之外”(Nihil est in intellectu quod non fuerit in sensu)。你们可以在现代心理学理论中观察到类似的现象。比方说弗洛伊德,他不是从感觉资料中得出意识,而是从意识之中得到无意识,这种推理,就是沿着相同的逻辑进行的。


让我用相反的路径来解释一下:我要说的第一件事情是,关于无意识,显而易见,意识实际上是在无意识状态下产生的。在童年的早期我们是无意识的;人类本能中的最重要功能都是无意识的,这相当于意识是无意识的产物。意识是一种需要剧烈活动的状态,你会因为意识而感到疲倦,你会因为意识而筋疲力尽。几乎可以说,它是一种非自然的活动。例如,当你观察原始人时你会发现,不论他们有没有在打瞌睡,或者在激发作用的刺激和非刺激的情况下,意识都会自然消失。他们连续坐着几个小时,当你问他们,“你在做什么?你在想什么?”他们会感觉被冒犯,他们会说,“只有疯子才会思考——他有思想在他的脑袋里。我们不思考。”如果他们真的思考,那他们会以为这种思考是在腹部发生的,又或者在心脏发生。一些原始部族的黑人会向你担保,人的思想发生在腹部,因为他们只能意识到那些事实上能够干扰到肝脏和肠胃运动的思想。换言之,他们只意识到情绪性思想。情绪和情绪的反应,也通常会伴随着明显的生理性神经支配(physiological innervation)。


普韦布洛的印第安人告诉我,所有的美国人都是疯子,我感到有些惊讶,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美国人说他们在脑海里思考。聋子才在脑海里思考,而我们用心思考。”他们才刚步入“荷马时代”——当时,人们以为隔膜是心理活动的发生场所。这意味着精神活动,在当时有着完全不同的定位。我们对意识的概念,是假设思想发生在我们最有尊严的头脑之中。但普韦布洛的印第安人根据情感的强烈程度来获取意识。他们并不存在抽象的思想。普韦布洛的印第安人是太阳的崇拜者,所以我尝试以圣奥古斯丁[2]的论点与他们辩论。我告诉他们,上帝不是太阳,而是创造太阳的人。他们无法接受,因为他们的认知无法超越他们的感觉和情感。因此,他们的意识和思想被定位在心脏。但另一方面,对我们来说,精神活动什么也不是。我们认为梦想和幻想只存在于“底下”。因此人们才开始谈论下意识心智(subconscious mind),也就是意识之下的事物。


这种独特的方位定向,在绝不原始的所谓原始心理学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譬如当你研究密宗瑜伽和印度教心理学,你会发现这是一套极其精细的心理学系统——它们具有从会阴到头顶的意识定位。这种“中心结构”叫做七轮,你不仅可以在瑜伽的学说上发现它们,还可以在古老的德国炼金术知识里发现相同的概念,而且后者的理论绝不是来源于瑜伽学说。


一个关于意识的重要事实是,如果没有一个与意识相关的自我,我们就意识不到任何事情。如果有什么事物,它没有和自我产生关系,那么它就不是意识的一部分。因此,你可以将意识定义为心理事实与自我的关系。那么,这个自我指的又是什么呢?自我是一种情结(complex)的资料:首先是对身体和自身存在的普遍的察觉,其次是记忆资料,由这两部分构成;你对自己所经历的事物有一定概念,而且有一段延续的记忆。这两件事物,是所谓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