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我在新加坡卖袜子的真实经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我在新加坡卖袜子的真实经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我在新加坡卖袜子的真实经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我在新加坡卖袜子的真实经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带你感受下生活在新加坡是一种什么体验……

作者:金城尾先生著

出版社:浙江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20-10-01

书籍编号:30673877

ISBN: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92334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我在新加坡卖袜子的真实经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序:我在新加坡做过12年老师


1


我是2008年通过某办的招聘来到新加坡做华文老师的,这一晃眼,已经12年了。回想起那时候参加某办的招聘,还有两件趣事。


趣事之一,我在报上读到某办的招聘信息,被薪水吸引,遂报名参加。报名后,我被通知说要考试,除了专业知识,还要考英语,这让我头痛不已。


考点设在某大学内。开考后,我四周一望,一个人都不认识,倒也满满当当坐了一屋子人。不过考英语的时候,大多数人都和我一样一筹莫展,这让我莫名平添了几分安慰。


考试结束后没几天,我被电话通知说因为英语成绩不佳,失去了报名资格。我询问自己的成绩,对方搪塞几句,挂了电话,从此石沉大海音信皆无,一样的号码再回拨回去,再也没有人接听了。


有趣的是,当第二年我再次报名的时候又不考试了,直接报名成功。当我来到北京的面试现场,结束了试讲以后,现场新加坡教育部的官员问我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就问,不知道之前我第一次报名的时候英文考试得分多少,为什么一直没有人通知我成绩呢?


现场的新加坡教育部官员一脸错愕,说并没有什么考试。当时有一位面目慈祥的老师陪着新加坡教育部官员面试,听他说话是纯正的京腔,听到我的问题后他一脸尴尬,我听到他对新加坡教育部的官员说:是他们自己下面搞的。


后来我想了很久,才终于明白,有人无非是想刷下去某些人,然后送上去某些人。至于送谁上去,那我可就不知道了。


第二件趣事,我有个大学同学也是通过某办出来当华文老师的,但我来到了新加坡,他去的是埃及。过了好几年我们又见面,说起来当初的招聘,他给我补充了一段故事,也挺有意思。


原来当初通知我们去考试的所谓某大学对外汉语教研中心根本就是骗子公司。老板租了该大学教学楼的几间办公室,大牌子一挂,雇俩人就开张了。


做什么生意呢?受某大学委托,专门负责某办在本地的对外汉语教师招聘工作。


干了几年,坑了不少人。也许是因为手段太下流,收了钱不办事,众多受害者互相一联系,大家越说越气,一大帮子人去把他们的办公室给砸了。


我听了一乐,想起自己因为所谓英语成绩不佳被取消报名资格的事,气也消了不少。


2


拿到新加坡教育部的工作合约,办理出国的手续也挺有意思。


也说件趣事。


其一是大家知道要出国需要去派出所开一个未犯罪记录证明。为了这个证明我去了我家辖区派出所八次。对,八次,不是夸张,是真的去了八次。


每次去都找不到相关负责人,得到的答复有诸如:他去出警了、他去巡逻了、他休假了、他去吃牛肉面了,还有类似: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你问我也没有用,你和我着急也没有用,你这么大声也没有用,要不你下次再来……


我还记得第八次去找领导的时候我手上提着一个袋子,里面是还没改完的作业本,本来是打算找完他后回家加班改作业。那天下着小雨,我怕把学生作业本弄脏了,在袋口盖了两张报纸。


还记得门口负责接待的警察叔叔瞥了一眼我手上的袋子,对我一努嘴,说,在里面呢。我顺着他努嘴的方向进到领导的办公室。


五分钟,证明开好。我千恩万谢,提起装满作业本的袋子就告辞了。


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时领导看了几眼我手中的袋子,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又欲言又止的样子。


3


终于来到了新加坡。


从机场坐着教育部帮我们安排的大巴前往酒店,沿途并没有看见自己想象中一眼望不到边的高楼大厦,点点星光下的万家灯火也肯定算不上璀璨。想到自己从此将是一个异乡人,我望着车窗外不知道延伸到何处的高速路心里竟然全是空落落的感觉。


4


初到新加坡,找房子是个大问题。


我身上没什么钱,出国的时候身上就带了2000元人民币,换成新币以后只有不到400元。教育部给我们安排的酒店一晚就要168新币。住了两晚我就没钱了。


所以我只能尽量先找便宜的住处过渡,计划领到第一个月的薪水后再找长期的住处。


我住过背包旅馆,大通铺,睡二十多个人,好多印度和孟加拉的劳工,每晚周围的气味都难以形容。后来搬到一个小旅店,一个人一间房,一个月890新币,有网络有空调,条件就好多了,但还是有些贵。


再后来我又搬到一间学生公寓,价格便宜一些,而且是主人房,自带洗手间,这条件就更好了。我住了几个月,本来还挺开心,结果有一天房东贪便宜不知道从哪里捡回来别人不要的一床单人床垫,这下祸事了。


我的床是单人床,但是一直放的是双人床垫,房东就问我要不要这个捡回来的单人床垫,我还挺高兴,说要。结果没想到的是这个床垫里有虱子。


可真的是被咬惨了。


虱子这个生物咬人一咬就是一大串包,奇痒难耐。我又是皮肤敏感,被咬的地方稍微挠几下就破皮流脓。没几天,我就浑身是伤,看上去惨不忍睹。


惨到什么地步呢,有一天我出去办事坐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我的伤直接停车拒载,还说如果我不下车他就报警,他以为我是患有什么严重的传染病。我百口莫辩,只得下车自认倒霉。


虱子极难杀死,我决定搬家,奈何每天工作繁忙,下班以后再去找房子都是晚上八点以后的事了。


有一天晚上十一点多了,我坐在空荡荡的地铁车厢里,向左边看看,没有人,向右边看看,也没有人。听着地铁运行时轨道的吱扭摩擦声,低头看见自己手臂上化脓结痂的伤口,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5


继续找房子的过程中,我遇到过一位出租车司机,我觉得很应该为他写几段话。


也是晚上,我出门去看房子,刚到新加坡,本来就英语不好,碰上地名根本不是英文的,我根本读不出来,只能把目的地写在纸上给司机看。


第一位司机是华人,但一句华文也不和我说。我把写着地名的纸递给他,他也不接,问了我几句,看我张口结舌什么也说不明白,直接把车停在了路边,让我下车。我下了车,他扬长而去,留下我一个人站在街边心里全是挫败感。


拦了第二辆车,这位司机先生人很好。


看了纸上的地址,他也不确定是在什么地方,于是通过内部通讯先询问了自己的同行,然后还问我要了房东的电话,直接替我打电话过去询问确切的地址。


不仅如此,他还给我留下了他的电话号码,把我送到地点之后对我说以后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打电话给他,并祝我一切顺利。


第二天,他又给我发了短信,询问我是否一切顺利。


而我,实在是让人失望。我当时不敢相信会有人对我这么好,敷衍着回答了几句,再也没有和这位司机先生联系过。


一直到今天写下这些字,我都还在后悔。也许是因为我习惯了面对恶意?所以当真的善意摆在眼前时我居然选择的是不相信和退缩。


现在这么一回想,这也是12年前的事了……不知道这位司机先生现在何处,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再过几天又是农历新年了,希望这位曾经帮助过我的司机先生万事如意。


6


生活就是这样,没有一帆风顺的事,也没有过不去的事。磕磕绊绊,12年一转眼就过去了。

第一章:我已经辞职不做老师了


1


其实,我已经辞职不做老师了。


2018年1月2日,那天本来应该是新的一年开学的第一天。但头天晚上我失眠了,翻来覆去到凌晨三四点还是睡不着,干脆起来到书房坐着。


我这是职业倦怠,身边不少同事和我一样,每逢假期结束的最后一晚,总是失眠,然后开学的第一天都是用咖啡续命。说白了,这就是一种在内心深处极度不想来上班,可是面对冷硬现实时避无可避的焦虑。


也有那种整天好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同事,每天上班都是喜气洋洋,别说从来不迟到早退,主动加班那是基本操作。


比如某老师,不光每天放学后义务给差生补课,连周末也兢兢业业,和学生约在快餐店,给学生买好套餐,然后继续补课。


又比如某某老师,别的老师产假至少休息三个月,她三个星期就回到工作岗位了,一问,人家说舍不得自己班上的孩子。


再比如某某某老师,年年全勤,连续七年没有请过任何病假和事假。他肯定不是为了全勤奖,因为我们学校的年度全勤奖也无非就是一颗超市里卖一块五一个的苹果。


2


然而,我并不是这样的老师。


我的确很享受站在讲台上讲课的感觉,每当我觉得自己妙语连珠,一屋子学生被我逗得前仰后合,讲完课出一身透汗,就觉得痛快。


我也喜欢备课,如果能做到不仅仅重复教案上的提示,自己有所发挥有所创造,把备课的过程变成拓展和巩固自己知识的过程,我就觉得满足。


但我讨厌除了讲课和备课以外其他一切的行政工作和所谓的办公室政治。


比如我就讨厌给家长打电话。


我工作的学校,要求老师要和家长保持联络,所以规定每个学期必须给每位家长打两次电话,同时还要做好电话内容记录,在规定时限前完成后制成电子表格统一呈交主任过目。


痛点在于你根本不知道接你电话的家长是什么样的人。


我遇到过喋喋不休三个小时不挂电话的,先是抱怨孩子不听话,然后抱怨学校管理差,再抱怨教育部的政策烂,然后抱怨整个社会出了问题。


我也遇到过拿到了我私人电话的家长三天两头给我发简讯打电话问这问那,根本不管我是在上课还是在带学生活动或者已经下班想要享受一会儿清闲。我后来把他拉黑了,他还打电话去校长那里投诉我,说他当我是朋友,我居然拉黑他。


我还遇到过电话一通就告诉你他正在录音,让你当心自己说的话的。


我也讨厌开会。


每周例会,校长讲完,第一副校长讲,然后后面排着队是第二副校长,第三幅校长,英文部主任,数学部主任,科学部主任,体育部主任,母语部主任,后勤主任,纪律主任……你方唱罢我登场,八仙过海显神通,每个人上来就是精心准备的PPT,各种表格和数字无比专业。


可是散会后你琢磨一下他们都讲了什么,基本都是发一封电邮就能说清楚的事。如果你再继续琢磨,还会发现一些颇具魔幻现实主义的小心机。


比如纪律主任宣布以后不完成作业的学生不再强制留校了,上课捣蛋的学生进行说服教育不再发警告信了,然后话锋一转说自新政实施以来,根据记录,违纪学生大幅降低!


我甚至讨厌身边大部分的同事。


比如那个徐娘半老水桶身材但自诩美女的中老年妇女。整天搞小团体,觉得对自己有用的人就热情洋溢,遇到我这样的刺头和不合作主义者就风言冷语。我讨厌她。


再比如那个躺下比站着还高的肥仔,当着我的面就客客气气,背着我就说我的坏话,拿我取笑,如果不是某次被我当面撞破,我还真以为他人不错。我看不起他。


又比如那个整天对着学生吼,教师节庆典居然对着学生行纳粹礼的老处女,整天对我说什么学生不是朋友,不要把学生当朋友。我可怜她。


很多时候想起这些人和事我都觉得自己真是搞笑,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道德洁癖还这么严重。但转念一想,这些我讨厌的、看不起的和可怜的同事,当中确定无疑也没有一个人欣赏我,这似乎也达到了一种平衡,至少爱恨扯平两不相欠。


3


我不是某老师,做不到下班不回家陪老婆,宁可留在学校给学生补课,做不到周末不陪孩子,宁可在快餐店给学生补课,然后让保姆送自己的孩子去补习班。


我也不是某某老师,产假都不休完就回到工作岗位。是因为几个月大的婴儿已经自立不需要自己的母亲了么,还是因为办公室政治那么严酷你一休假就错过这次晋升。


我更不是某某某老师,整整七年一次假都没请过。没有人喜欢总是请假的员工,这位老师用自己的努力成为了校长鞭策其他人的榜样。苹果算什么,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我只想上班的时候,好好站在讲台上讲课,下班了以后,可以安心陪自己的家人和孩子。我会生病,会疲劳,隔一段时间就想要放空自己安静一下。


4


2018年1月2日凌晨四点,我一个人坐在书房。窗子开着,有风吹进来。四下里静悄悄的。我打开电脑,开始给校长写辞职信。


早上五点半,辞职信写好了,我按下发送键。


早上六点,老婆起床了,我告诉她我辞职了。她拥抱了我,对我说加油。


5


辞职后的头三个月,我主要做了两件事。


首先是养了一只狗。


以前就一直想养,但总觉得自己上班没有时间和精力照顾,辞职以后时间和精力多到爆,养就养了,更何况孩子想要一只小狗已经缠着我说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小狗领回家还是怯生生的,我全天候陪着它,训练它大小便,玩丢球游戏,每天下午孩子放学后还一起去楼下遛狗。


其次是看了一百本书。


一直很喜欢看书,那段时间对传记类和日本的悬疑小说开始感兴趣,于是每天都跑一趟图书馆,也算是看了个痛快。


因为时间比较充裕,这段时间还养成了写读书笔记的习惯,我把自己的读书笔记发表在豆瓣、简书和Steemit,收获了一些粉丝,也赚了一些钱。写出来的文章虽然程度很一般,粉丝除了僵尸粉也没几个,赚到的钱有多少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但那时自己感觉是一种进步。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养狗和读书的同时,那两三个月里,我内心一直很焦虑。


虽然辞职很爽,但是说到底是一时冲动的结果,辞职以后我要做什么,心里一直都没有底。养狗和读书,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只是安抚自己焦虑内心的手段。


日子飞快,就怕虚度,晚上躺在床上回想自己今天又读完了一本什么什么书,写的笔记有多少人点赞,粉丝又增长了多少,再想想小狗似乎又比昨天听话了,大小便又有进步,就感觉自己这一天多少也算是没有虚度。


不过这些毕竟都是治标不治本,我的焦虑一天比一天严重。


6


后来有好多人聊天的时候都会问我,为什么卖袜子,为什么是袜子?


我依稀记得当时的指导思想是以后要做自己的老板,不想再被被人呼来喝去,也不想再被电邮里的Deadline催到心烦,想来想去,觉得那就自己做些小生意吧。不求发大财,能安稳度日就行,如果以后真的干得好,让老婆也把她那愁人的工作辞了,开个夫妻档,也是一件乐事。


但为什么是袜子?


我依稀记得最初是想卖母婴用品的,觉得很多家长自己舍不得,但是给孩子买东西那是真舍得。也觉得女性饰品市场挺大,女人是消费的主力军,如果连女人都不买东西了,那零售市场肯定黄了。


但是真等到进货的时候我怂了,觉得母婴产品和女性饰品进货成本有些高,自己又是一点儿经验都没有,身边也没有懂行的人来带,一个不小心,就怕钱打了水漂。


而袜子成本低,我于是抱着先试一试的心态,第一批货进的全是袜子,一来二去,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后来干脆纯卖袜子了。


7


辞职后的前两个月,我养狗读书,表面逍遥,内心焦虑。


辞职后的第三个月,我开始为卖袜子而奔波忙碌。虽然前路漫漫,眼前也要低头摸索,但是内心的焦虑确实是因为生活重新有了目标而缓解了。


那时候的我,就好像手里捏着一张还没开奖的彩票,尽情畅想着自己靠卖袜子发了大财以后的生活。先把房贷还完,然后给孩子留好教育基金,剩下的钱不要奢侈挥霍,能让我们一家人安稳度日就行。


我上中学的时候就有同学批评我是典型的小农意识,当时很不服气,现在回想起来,他倒是把我看得挺清楚。不过我也不觉得自己这么想有什么错罢了。

第二章:背心裤衩大背头


1


说起做小生意,我那真是两眼一抹黑,完全是从零开始。


从哪里进货,货运怎么走,如何清关,货到了是取是送,场地问题咋解决,现场需要准备些什么,如何定价,诸如此类,这些事说起来技术含量也没有高到哪里去,但是真到自己亲身运作的时候,才能体会到了“知易行难”四个字。


2


先说场地。


我最早看上的是我家马路对面的商场,觉得人潮挺旺,离家又近(为什么特别要找离家近的商场后面再说),结果一问租金心就凉了,太贵了。基本店面的月租都在一万二左右,过道里的小摊位一个月也要四千五,这还没算7%的消费税。而且租约最短1年起,押金是两个月的租金。再想一想装修和货架,还有货款,周转资金,头大的同时心也虚了。


新手上阵,当时就怕自己失败了赔得裤衩都不剩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