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乡村诡话之打锣人(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乡村诡话之打锣人(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乡村诡话之打锣人(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乡村诡话之打锣人(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童年时代曾经听外公讲过的那些诡异离奇的神鬼故事!

作者:琰千羽著

出版社:浙江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20-10-01

书籍编号:30673878

ISBN: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49545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乡村诡话之打锣人(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前言


“要相信,不能迷信;要敬畏,不能害怕。”


最近看了热门故事里的奇异传说系列,深有感触,想起小时候在外公家,尤其是夏季在凉床(一种纯粹用竹子制成的大约一米宽的床,夏天纳凉用的,便于移动)上经常听听大人们聊的那些鬼怪故事。大多都已经记不清了,所以趁着兴致,把那些至今还印象深刻的记录下来,说给大家听听吧。


保证不编造、不刻意添加改动、不从网上寻找凑数


以后想到了我就来更新,只说我小时候听大人们说过的奇妙怪谈。情节没有那么跌宕曲折、有些故事因为年代久远描述的可能没有那么完整,希望大家见谅吧。

001:外公的故事——拉铁链


其实我听的很多灵异故事都是来自于我外公。外公是个农民,但也不仅仅只是个农民,他还干过很多“副业”。比如他唱过戏,当过菜贩。不过自我有记忆以来外公就只有一个固定副业了,那就是“打锣”。


打锣是干什么呢?大概就是别人家死人了,他们一群人过去敲锣、吹唢呐(当地就叫喇叭)、放枪(不是炮仗,是那种往类似于老式手榴弹里塞一种特制的火药,然后举着放出超响声音的东西。具体叫什么我忘了,那边俗称就叫“放炮”还是“放枪”什么的。)什么的。这些人凑一起统称为“打锣的”,我觉得就是丧乐队的性质,但是百度了一下发现还是有一些区别的。


我外公是那种既能打锣,也能吹唢呐、放枪的人。外公年轻的时候经常打架,胆子大,有点地痞的架势,十里八乡也有点小名气,一般人都挺怕他。


这个活其实难度应该没有什么,但是得懂点门道啥的,而且胆子得大,外公大约就是因为胆大才干上了这一行吧。用外公的话讲就是“你既要相信,又不能迷信;既要敬畏,又不能害怕。”我觉得外公的这句话比那些故弄玄虚的神仙道长和专家教授说的话要高深几十倍。


老一代人对白事的讲究是很多的,我觉得有些可能就是表示尊敬的仪式,有些应该多少有点解释不清的道理。记忆里需要打锣的时候外公都是天没亮就出去,大半夜才回来,有事离得太远后半夜才能到家。


去得早是因为他们得赶在人家参加白事前到场,每到一个人,别人在报名字后开始磕头时,他们就要吹打了,所以得提前去准备准备,还要趁早吃个早饭。


至于回来的晚原因大概是是等客人走完了,家里子女们轮番哭过了(我们那里子女们要哭,还要边哭边说去世的长辈怎么怎么过苦日子,对子女怎么怎么好。我记得说这些的时候是带着唱腔的。),人走完之后,外公他们休息休息,然后吃顿饭。办白事那家会给他们钱,然后给一些毛巾什么的。我记事以来,外公家从来毛巾都是几十上百条就是这个原因吧。


也许就是因为做这个特殊的行业,外公遇到过不少奇怪的事,小时候每每他一开说,就会有很多人来听,大人小孩都有,大家都是围着听,我和弟弟一般都是坐在外公腿上听。经常吓得弟弟夜里不敢上厕所。外公说出来的是很精彩的,但是我转述出来的时候总感觉缺了点味道,这大概就是亲身经历过和听者叙述之间的区别吧。


我印象最深的一个故事是发生在外公打锣回家的路上,估计晚上十一二点了吧。城市里可能不觉得什么,但是农村不一样,8、90年代里农村很落后,晚上没什么活动,尤其是外公他们那,经常发大水,可以说比一般地方更穷。好多人家虽然通电了,但也是依然用那种老式玻璃罩的那种煤油灯。而且那时候电灯也特别暗。所以到了晚上五六点钟就吃饭了,七点多基本家家都关门了,八点睡觉都不算早的了。一般八九点路上就漆黑一片一个人也没有了,到了十一二点除了月亮光就什么也没了。


外公有一辆大自行车,那种老式纯黑的二八大杠,停下的时候可以转着脚蹬玩的。他骑着车回家,到了一个大路的四岔路口时,忽然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是那种铁链子在石头上拖的声音。外公当时第一反应也不觉得怕,就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大路上有两根特别粗的铁链在一点一点被往前拖动。据外公形容,那铁链有成年人的腰那么粗,特别长,两边都望不到头。


外公当时很奇怪:谁这么晚拖这么大的铁链?于是就顺着铁链的拖动方向往前骑,大约骑了100多米吧,居然还看不到铁链的尽头,外公刚准备继续往前骑一探究竟,但是刚骑了十米不到,那移动的大铁链子突然停下来不动了。外公忽然就怕了,对,就是忽然怕了,没缘由的特别怕,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感觉全身都在出冷汗。


据外公说当时的感觉就好像被什么特别大的东西盯着一样,那种感觉十分强烈。他身上都哆嗦起来,牙齿也打颤。(外公其实经历过很多吓人的事,但是从来没有吓到那么狠。)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推着车子钻到路边的田埂下面躲着,一动也不敢动。也不敢往路上看。然后拖铁链的声音又开始了。


外公在田埂下待了一会儿,就冷静了点。知道现在不能赶路了,就闭着眼睛睡觉。也很奇怪,平时没那么容易睡着,那次闭眼没一小会儿就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一惊就醒了。天还是那么黑,但是声音没有了。


醒了之后就感觉刚才那事跟做梦似的,但是外公很清楚自己到田埂下藏着的原因。他站起来看了看,路上很黑,但是什么也没有了,也没听到大铁链子的声音。就赶紧把车推上来往家方向骑了。


路上他想了想还有点后怕,那么大铁链子还那么长,就是十头牛也拖不动啊。而且路是泥巴路,铁链拖在上面也不能是那种在硬物上拖的声音啊。更重要的是那么大铁链子拖过之后,路面上一点痕迹都没有……


外公说他那天一点酒都没沾,这点外婆可以作证。


我对这个故事印象很深刻,因为它和一般的鬼故事完全不一样。在农村讲鬼故事的人很多,但是这种情况谁也没遇到过,甚至都没人听讲过,更没人能说出来那是个什么东西。


而一般灵异故事里遇到奇怪的事回家都是发烧、说胡话什么的,外公也没有那些症状。


如我所说,外公打锣期间真的遇到过很多这样奇奇怪怪的事。往后有机会我会继续往下写的,争取把他当时告诉我的,都说给大家听。

002:外公的故事——新坟


外公他们家住在”围梗“上。围梗是什么呢?估计南方人可能会知道。外公他们住的地方在河边,距离河水大概20多米。但是地势比河水高一些,大约高出5、6米吧。但是后来发大水的时候,水淹上来了,附近地势比较低的田地什么的全都淹了,闹了大灾。所以大水下去后,就在村里的统一安排下沿着河人工挑出来一个将近十多米宽的土大坝,用作防汛。


这条土大坝的两边都连接着村子,所以平时也就被当成马路用。没修大坝前在大坝的中间部位还有一小块坟场,后来被这土大坝占了后,大家就把大坝上路的两边继续当坟地。再后来因为地势高的原因,很多人都把新房子建在地势高的大坝上。于是这里就被叫成了“围梗”。


围梗其实很长的,两边开始建新房了,但是中间还是坟地。我走过那条路,但是基本没有独自一个人走过。因为两边都是坟地,所以那个地方也有很多鬼魅传说。去镇上走坟地的那条路要近一点,走原来的老村路要远一点。我妈小时候买菜有过三、四点钟路过的经历,被吓到过,但是也没真亲眼见到过什么鬼怪。


但是外公有次打锣回来就碰上了怪事,那天回来的还不算很晚,因为比较近。大约也就夜里11、12点附近吧。


回来的路上走的是围梗,这条路他走的次数很多,所以一个人走也没觉得什么。但是走着走着突然看到一座新坟。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见过农村的坟茔,看起来像个小土坡,上面还有个小土帽,然后在前面插一个墓碑。好像每年子女们祭拜的时候会重新换一个小土帽,清扫一下拔拔草什么的。


新坟的土和老坟的土是不一样的,基本一眼就能看出来。外公就很奇怪,因为这个坟地是围梗两头的村庄死人才用的。别的村庄死人会在自己的村子附近的坟地埋葬,不会跑这么远。况且本村的坟地也不会给外人来埋。但是,围梗两头死了人,还下葬了一个村的不可能不知道。


但是外公是常走夜路的人,走夜路也有点诀窍,那就是看到什么见怪不怪,不去多想。外公说一般不是特别针对你的,你当没事人一样走了也就走了,别去过分躲避,也不要迎头而上。所以他看了两眼就自走自路了。但是走过这个新坟后发现前面的路两边摆了很多花圈,也都是新的。

003:外公的故事——后门


说一个外公他们村里的事吧,这件事和打锣没什么关系。


住过农村的应该都知道,每家每户除了有个大门,还有个后门。不管你家后面有没有院子,但是一定有一个后门。


这个后门可以不大,也可以不高,但是一定会有。


一般来说,后门是不和大门正对着的。大门一般都在客厅的正中间,但是后门一定是偏在一边,而且绝大多数是是偏右边(以面对大门为方向)。偏左边的家里,大门一定不是朝南。


外公他们村有一户人,儿子们在外面赚了点,回来盖房子。也不知道他家儿子怎么想的,让人把后门开在中间,和大门正对着。好想他父母开始也是不同意的,但是他儿子很坚持,而且前面没商量,等发现的时候也来不及了,所以后面也就那样了。


房子盖好后儿子就走了,他父母在楼下的偏房住,两个十来岁的小孙子在楼上住。


住了几天,有天吃饭的时候两个孙子就问他们爷爷奶奶“你们晚上怎么老在楼下走那么大声啊。”他爷爷奶奶也没当回事。


后来几天孩子们也说了这个事,爷爷奶奶才重视了点,问他们听到在哪儿走。他孙子就明确的说大厅。但是他家大厅晚上也不可能有人走啊,里面都用栓子拴住了。但是他们奶奶就以为是早上起早的时候声音大了,小孩子听到了。所以就说下次小声点。然后就又没当回事了。


后面他家儿子儿媳妇包工程老板跑了,他们就回来住几天。结果晚上就听楼下大厅有人在走,大半夜还不停的走。他儿子就下楼看看,他以为她爸妈晚上还在忙什么。


结果下楼一看,他父母早就睡觉了。


他也挺懵的,就又上去了。上去后下面也没有脚步声音,他就睡觉了。没当回事。


结果第二天晚上又有脚步声,他媳妇就让他下去看看他爸妈在干嘛。结果他下去了,他爸妈也在睡觉。但是这回他爸醒了,问他怎么了。他就说楼下走路声音太大了。他爸说楼下走路你楼上怎么可能听到阿。他就说他媳妇和孩子都听到了。他爸就说明天晚上我们去楼上听听。


然后次日晚上他爸妈带孩子在楼上睡,他们夫妻在楼下睡。结果夫妻刚睡着他爸妈就下来了,问他们俩刚才是不是在楼下走呢,声音那么大……


这事弄得他们家人心惶惶的,然后就找隔壁村老人来看看。这个老人就是个算命的。(原谅我外公他们那没有什么神婆什么的,听都没听过)。是在没法子,就照这个算命的帮忙看看。


算命的就说的神乎其神,什么他们家楼下有坟什么什么的。叫他们怎么烧香,东西怎么摆什么的。但是没什么用,过后又叫老人来了,老人在他们家看来看去估计也看那个正对着的后门不爽,就让他把后门改一下,改到边上。


他们家也是实在没法子了,就改了。结果这还真歪打正着,门改到旁边后真没有声音了。而且改好的第二天,他儿子的老板就又回来了,让他们继续干。


后来外公他们那些打锣的聊起这事,有人就说后门和大门对着,就通了道。阴人(鬼)以为这是条路,就从这走捷径了。也有人说大门和后门正对着就漏财,所以住进新房子他家事业就开始不顺,改完之后就又好了。


反正这事当时闹得挺久,村长都到他家去看了,所以那段时间他家的老奶奶逢人就哭,说自己家什么坏事也没坐过,怎么出了这样的事之类的。一度大家都传他们要搬家了,不过后来改完后门之后就再没听说过什么了,他家两个孙子后来大学以后就不怎么回去了,老两口现在还在房子里,去年初二去外婆家拜年还聊到这事。

004:外公的故事——水猴子


整个大中华似乎只要是有水的地方就有水鬼的传说,尤其是南方一带多水,水鬼的故事就更多了。而外公家附近不但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池塘,还有一条充满神秘的大河。


说起来人们对水鬼的相信程度似乎要远远超过其它鬼魅,而且水鬼的传说还不仅仅局限于中国,日本和苏格兰都有类似的传说。


我们那管水鬼叫“水猴子”小时候去河里玩家长会吓唬我们有水猴子,去池塘玩也会这么吓唬我们。一来二去的就真的害怕了,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又渐渐不害怕了,与其说不害怕倒不如说是不信了。


整个童年里都没见过所谓的水猴子,也没看到过同村有人被水猴子怎么怎么了。但是某某村的谁谁谁遇到水猴子了,谁谁谁被水猴子怎么怎么了的传言一直不在少数。


我听说过一个还算认识的人见到过水猴子,那人就是村里负责渡船的船夫。在我们开始是有竹桥的,但是后来经常发大水冲走了也就渐渐换成了渡船。但是我们的渡船是那种用大竹篙撑的。就是人提着很长的竹竿,竹竿头部还有铁质的锥头。行船的时候人在船后沿把竹篙杵进水里,撑到底部的沙子,借着推力船就能行动了,十分方便,滑雪就是运用这个原理。


这个撑船的人家里比较不顺。因为是村子里的异姓人(农村村里一般是小聚居,基本都是一个姓或者两个姓,他家是这里的独姓),所以气势上比较弱。撑船的父亲似乎是半入赘过来的,所以家里发生矛盾他要是打了妻子就会被妻子娘家人打的半死。这样下去撑船的父亲就没有了地位,村里人就更看不起他,以至于连他的儿子都比较被孤立。


撑船的自己运气也不顺,老婆是个大胖子,懒就不说了,还成天想跑(跟别人)。跑了三次,抓回来打了两次,第三次是彻底跑掉了。留下了个七八岁的儿子,这个儿子脑子还有点不灵光。


当地有句老话“越走黑路越碰鬼”(越是运气不好就越不顺)就被他给碰上了。


撑船的平时是不收本村人钱的(一户每年给一袋米之类的意思一下),而乡下平时外地人也很少。只有过年才能例外(一个人过船5块10块的)。所以平时撑船的遇到人要过河都会稍微等等,多凑点人再出船,好省几趟撑船的力气。


撑船这种工作吧,说轻松也轻松,说憋屈也憋屈。


轻松的是没人的时候就可以歇着,回家睡个大觉都行。憋屈的是有人过河的话就是冬天大半夜叫你你也得起床撑船,碰到脾气不好的还要唠叨你睡的太死。我外公打锣就经常半夜回来,隔着河喊,撑船的就急匆匆的起床出船了。


跟着父母去城里后,每年回去还能看到撑船的和他弟弟。逢年过节走亲戚的都是给钱的,所以这段日子撑船的脸上也很精神,说话也倍儿好听。


但是有一年回去发现撑船的换人了,那个熟悉的脸不见了多少还有点不适应,就问外婆撑船的怎么换人了。外婆属于那种很传统很古板又很胆小的人,当地过年一般不说那些鬼魅的事,她就敷衍的回了几句“嗯,换了,换人了。”我问为什么换,外婆犹犹豫豫的说“晚上撑船遇到了点东西”。


外婆一开这个话匣子,我妈还有老姨们就都来了性质,纷纷问怎么回事。外婆说过年不说这些,但是我弟很机灵,直接去问没那么多忌讳的外公去了。


原来那撑船的有天大半夜听到河对面有女人喊“过河哦~”(当地的喊法,最后一个“哦”带一点调子,拖长音),他就起来去撑船。出船往对面撑的时候他就觉得那女人怪怪的,个子很矮,感觉就一米高的样子。


到了对面那女的一蹦就上了船,然后就背对着他蹲在船前的角落,用一块花布裹着自己。往回撑的时候撑船的就问她是哪家的。这么问一是客套下,二就是看看是不是本村的,不是的话是可以要两块钱过河钱的。结果那那女的也不回头就喊了一句“过河哦~”,还是那种隔了老远喊的调子。


这给他下了一跳,正常人问一句话不至于在船上还这么喊。他就讲你上船要付过河钱啊。结果那女的又带调子喊“过河哦~”不管他说啥那女的就回复这个。他当时应该就就感觉不对了,但是又不知道要怎么弄。


结果这时候他弟弟跟他妈拿手电到河边来了(因为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