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小城创业浮沉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小城创业浮沉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小城创业浮沉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小城创业浮沉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深度揭秘当今小城创业背后的推手……

作者:南之花著

出版社:浙江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20-10-01

书籍编号:30673879

ISBN: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50115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小城创业浮沉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1、小城的早晨


“喔喔喔……”一声响亮的公鸡打鸣声撕破了黑夜,将小城从沉睡中唤醒。


“咳咳……吐!”对面楼的老葛照例是早上起来后咳嗽几下,然后口中吐出一个小炮弹,准确地落在楼下一个废渣土堆上。


“吱呀……”隔壁的房门也很快打开了,老杨也准时地起来了,他家那房门开合的摩擦声就像是城东头江岸边老李日常拉的二胡一样刺耳并且让人感觉牙根痒痒的。


街道上传来沙沙沙的扫地声,还有拖动垃圾桶的声音,紧接着轰隆隆的车声也响起来了,那是垃圾车到了。


等这些声音逐渐消失之后,暂时地安静了一会,然后各家各户的冲马桶声、开门声、开窗声、马路上的人语声就次第地浮现出来,不远处的菜市场也嘈杂起来了,逐渐汇成了早晨的交响曲。阳光现在才终于洒下它在这个小城的第一缕阳光。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自从我记事以来似乎就是这样的节奏了,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


到了这个点,我也没法再睡了,只好起来。


今天跟金涛约好了,去找农贸公司的刘总继续谈一下合作的事情。


洗漱好,穿好衣服,我出门,正准备锁门,隔壁正在上中学的小朱匆匆忙忙地跑出来,不小心撞了我一下,说了声“对不起”,然后飞一般地跑下楼梯,去赶公交车去了——学校在离家七八公里的另外一个小城上。


我摇了摇头。这小朱啊,每天都这么毛毛躁躁的,难怪成绩一直上不去。他爸爸老朱也不上心点,整天瞎忙,以后孩子有得头疼了。


这是2017年普通的一天。


我走下楼,看了看天,今天天气挺好,将近深秋了,带点凉意,阳光挺暖和。我改变了原来开车去的念头,决定走路去,顺便去那个豆浆馆吃个早餐。时间还早。


一路走,遇上好些认识的,各自都打个招呼,然后各自继续走路。


在不赶时间的时候,我挺喜欢走路的。在路上看看来往的人、流动的车、有的露出斑驳痕迹的老房子,我由衷地感到有些满足。


这是一座小城,小到大多数中国人都不会注意到的那种。城区东西向大概七公里多,南北向五六公里的样子。城区就三条主干道,然后若干条小一些的马路,城中多是各种小巷。老房子多,但多数仍然坚固,都是大青砖造的,结实。


城市小,大多数居民都是本地人,也多数做一点小生意和小作坊为主。但正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小城虽没有什么500强企业,但也有一些“地头蛇”一样的存在,“屹立”其中,让许多人仰羡,比如我和金涛今天要去谈的农贸公司,又比如城西的郭胖子。但当然也不乏许许多多的普通人,比如我——还有金涛。


我正悠闲地走着。


说曹操,曹操到。


“哎呦喂,我们的大学生啊,今天又去谈什么大生意了啊!”一辆别克车“嘎”地一声停在我身边。车窗摇下,郭胖子的胖脸伸了出来,朝我笑道。


我淡淡道:“今天就逛逛,不像你啊,那么大个养殖场,忙死你!”


“嘿嘿,忙点好啊,就怕没事干的时候,连口饭都没地吃咯!”说完,他缩头回去,“嗖”地一声开车走了,车尾喷出一道黑烟,迎面向我扑来。


郭胖子在城西开了一个养殖场,鸡鸭鹅成千上万的,很多外地批发商都来他这里要货,是小城有名的养殖大王,听说跟本地的某些政府工作人员也颇有关系。

2、“旺记”豆浆馆


走进“旺记”豆浆馆的时候,坐在店门口收银台的老板头也没抬,应该都没注意到我进来吧。


我点了一碗豆浆,两根油条,一小碟咸菜,在二楼找个位置坐了下来。豆浆、油条,这是我最喜欢的早餐组合了,以前常常来这家豆浆馆。


现在正是早餐的时候,豆浆馆里几乎都坐满了,其中很多是老年人。说也奇怪,小城很多人家历来都没有自己做早餐的传统,都喜欢出门吃个肠粉、豆浆油条、叉烧包之类。


小城的生活节奏慢,即使是做生意的,也多是自家的生意,所以大家的时间都比较自由,往往一坐下来就半天不挪一下屁股。这种豆浆馆不仅仅只有豆浆,各种小吃都有,三两好友或邻居约上,就可以聊上好久。


我正吃着,突然邻桌一个人跟我打招呼:“小平?你也来这吃早餐啊!”


我抬头。原来是隔壁的老朱。


我“嗯”了一声。


“说起来,这些年都很少见你了。是不是都没回来了?是……有十年了?”老朱隔着桌子问。


“差不多吧。自从上高中,然后读大学,毕业出来工作……是很少回来了。不过也不是一直不回来,只是每次回来住几天就又走了,碰不到面。”我说。


“我听说你要回来卖水果?你不是在深圳的大公司上班的吗?怎么要回来卖水果了?和老街的宋老头那样天天守着那些歪瓜裂枣的?那岂不是白白读了那么多书嘛?啧啧……”老朱叹道。


“小平要回来卖水果?”又一人开口问道。


却原来是和我爷爷一辈的马大爷。


“在深圳不好做了?读这么多年书,跑回来这里卖水果?亏你爸妈当年花那么多钱供你上大学……”马大爷不断地摇头。


我苦笑几声,这些一连串鞭炮似的问题我一个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三口两口吃完,逃也似地跑了出来。


从豆浆馆出来,我仰头呼了一口长气。门口右侧的石板路上原本趴着睡觉的一条老狗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慢悠悠地来回走了几步,又回到原地躺了下来,继续它在阳光下的享受。


我往农贸公司走去。


小城真小,一路上遇到了好多认识的,这个打下招呼,那个点点头,有时候在错身而过之后才想起来刚才那个人也是认识的,回头去看,正好对方也在回头,于是两人互相笑着点点头,继续走路。


经过一个快餐店时,“哗啦”一声从店里泼出一盆水,我几乎被泼到,幸好躲闪得快。快餐店里老板娘才五六岁的小儿子看着我那狼狈相,哈哈大笑,他老妈也在笑。

3、谈拢了


和金涛在农贸公司门口碰面后,我俩进去找刘总。


我俩在会客室等了一个小时,刘总才来到公司,比约好的时间晚了一个多小时。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昨晚喝多了一点,今早上醒不来。”刘总笑呵呵地道。秘书泡上茶。


“没事没事,我们也不急。”金涛说。


等刘总慢吞吞地喝了一杯茶,我开口道:“刘总,您看现在是不是谈一下了?”


“可以,可以。”刘总清清嗓子,说道:“不过,我和我的合伙人商量了一下,觉得之前说的那个点数低了点,需要再往上调2个点,这样公司才会同意。”


我们俩心头一跳。


“那个……刘总,您看,我们也才开始创业,这才刚开始呢,市场也还没打开,万事开头难,如果一开始我们的价格就定得比较高,我们就没有什么优势了……”金涛赔笑道。


“小金啊,我们也没办法啊,你们看啊,这些货源渠道也是我们当初辛辛苦苦才开发出来的,现在是响应国家的号召,要大力支持你们年轻人创业——那个谁,小郭,还是大学生呢——所以我们也就勉为其难,将这些渠道向你们公开,但这无形中也会影响到我们自己的业绩,所以如果达不到要求,我也不好跟合伙人交代啊!”刘总面露难色。


我和金涛对视了一眼。


我说:“刘总,这个我们也理解,各有各的难处。那这样吧,在原来基础上涨1个点,也让我们有一点点启动的利润才有动力啊!”


刘总低头想了一会,说:“行,就这么定了。小丽啊,将合同修改一下拿进来。”他朝外面喊了一声。前台的接待兼秘书小丽马上按照要求修改好,拿了进来。


一切妥当,我们各自在上面签字。刘总将几个地址抄在一张白纸上,说:“你们去找他们吧,我跟他们说好了的。我今天忙,就不陪你们去了啊!我让郝贵陪你们去,他跟农户们熟悉,农户们认他。”

4、堂弟郭胖子


郭胖子是我堂弟,我亲二叔的独生子。我比他大七岁。我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长大的,而爷爷奶奶和二叔一家住在一起,所以郭胖子是我从小就看着他长大的。


我甚至至今还记得他还是婴儿的时候,有一次我在大门口抱着他,他睡着了,估计是梦到了开心的事情,突然闭着眼就给我来了一个灿烂的笑脸。那是婴儿无忧无虑的笑。


大学毕业后我去了深圳,在一个大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在那个时候,我当时的工资还算挺可观的。


郭胖子从小就能说会道,但读书不行,读完初中后没考上高中,就出来打工了。因为知道我在深圳工作,他爸爸——就是我二叔——就让他在第二年过完年之后跟着我一起出来了。他初中才毕业,什么技能也没有,所以只能去工厂当个普通工人,就在我住的地方不远。

5、初战告捷


金涛是我的发小,从小光腚长大的好友。


我在深圳做了几年,逐渐有点厌倦了大城市那种压力大、节奏快、工作永远做不完的生活,一直想做一些改变,就在这时,金涛从老家打电话给我,说他看到老家周边的农村有很多果园,这边的水果都很便宜,看看是不是可以想办法弄一下拉到大城市卖,听说有的人从农村里拉一车水果到大城市,很快就卖光了。我一下子就想起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尤其是智能手机的飞速普及,大家的消费观念发生了很大变化,社区团购越来越火爆,更多的人希望能吃到原生态的、无公害的美味农产品,这岂不是和老家的情况可以完美对接?


说干就干,我抽了个时间回去了一趟小城,和金涛在小城四周考查了几天,觉得大有搞头,拟好了一些计划,然后我很快就辞掉了原来的工作,回到了小城。


但没想到的是,我们考察摸底的时候说得好好的农户们,等我们真正要开始谈收购价格的时候却退缩了,不卖给我们了。追问半天,才知道这十里八乡的农户的水果都被农贸公司承包了的,农户们跟农贸公司签订了购销合同的。农贸公司说了,按合同规定,如果他们私自将水果卖给他人,只要发现一次就永久不再合作,并且还要赔偿给农贸公司。农户们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对我们俩都还没正式开始的合作显然不可能因此而得罪农贸公司,所以就不卖给我们了。


我们只好去找农贸公司谈。刘总是公司的法人代表,我们前后跟他谈了好几次,直到今天,终于才谈好条件,就是我们每从农户手里收购一批水果,都要给农贸公司一笔固定比例的佣金。


从农贸公司出来,我们三人就直奔果园去了。


这是我和金涛第一次采购,现在正是苹果上市的季节,那枝头上红彤彤的苹果又大又诱人。


我们先到了第一家。果园园主看到我们来了,笑着迎了出来,先跟郝贵打了招呼,然后问我们:“这次打算要多少啊?”


我说:“叔,是这样,我们得先试吃下看看……”


园主看了郝贵一眼。郝贵挥挥手,说:“让他们试试吧。”园主不说话了,带着我们往果园走。


果园里苹果挂满了枝头,一个个沉甸甸的。我随机摘了一个,咬了一口,又咬了一口,看了看金涛。


金涛也摘了一个就在他身旁的看起来已经熟透的苹果,也吃了两口,然后皱了皱眉,向我看去。我轻轻摇了摇头。


“叔,这个苹果感觉有点酸……”金涛轻声说。


“行,没事,合适就要,不合适吧,以后还有机会。那小郝啊,我就先去忙了啊!”园主摆摆手,转身走了。


我和金涛有点尴尬地看着郝贵。


“再看下一家去。”郝贵倒是没说什么,领着我们又往下一个果园走去。


当我们在第二家、第三家也还不满意的时候,郝贵的脸色终于有点不好看了。


“这个……我觉得呐,现在也看了几家了,应该也差不多了吧?我一会回公司还有事,要不我先走?你们可以慢慢看。”郝贵说。


我赶紧说:“很快了很快了,现在这个园子的感觉就差不多了。要不就选这家了?”最后一句我问金涛。


金涛点点头,说:“这家的不错,就他家了吧!”


果园老板叫来了两个工人,协助我们摘果。我们将要求跟园主和工人说好,就开始干活了。


这个时候,远在深圳的另外一个合伙人正在电脑前和预订苹果的人们聊得火热,订购数据不断的更新、上涨。


两天后,第一批苹果陆续分到了一个个顾客手中。苹果送完了,我们三人都紧盯着微信群里的消息,心里忐忑不安,深怕有谁说什么不好,那样对刚开始搞水果团购的我们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很快,微信群里一个个反馈冒了出来:


“这个苹果太好吃了,水分足,够甜!”


“太赞了!一口咬下去,嘎嘣脆,是我想要的苹果!”


“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苹果,没有之一!”


“感谢群主给我们找来这么好的苹果,又便宜又好吃,辛苦了!”


“辛苦了!谢谢!”


“……”


“……”


我们第一次水果团购大获成功,一整车无添加、无农残的原生态苹果收获了无数好评……


我和金涛、还有远在大城市的合伙人在我们三人的微信小群里开心地大笑。

6、爸爸去世


就在郭胖子从深圳重新回到小城后没多久,我爸爸突然病了,一个月时间内体重减了十几斤,然后去医院检查,是淋巴癌中晚期。


那个时候我爸才刚退休没多久,正是要开始享受晚年生活的时候。这个消息真是晴天霹雳!


在小城医院当医生的表哥说不要治了,反正这种病治不了的,剩下也就半年左右的时间,吃点好喝点好的,省得在医院花钱还受罪。


也许表哥说的是对的。但作为家人的我们来说,肯定不可能不治啊,首先从情理上就说不过去。


于是几经周折,爸爸住进了省会的一个医院,开始化疗。但病情果然如表哥说的一样,开始有点效果,但随着化疗次数的增多,爸爸的抵抗力下降,病情日渐恶化。


直到有一天,我和妈妈一起在医院陪护,爸爸说:“小平,我要回家。你带我回家吧!”


我说:“等你病好了我就带你回去。现在不要想太多。”


爸爸用衰弱的声音说道:“我知道我自己的情况。你带我回家吧,我要回去。”妈妈在旁边垂泪。


妈妈拉我出病房,悄声说:“我看这个情况确实就这样啦。不如我们打电话回去给你二叔,把你爸接回去吧。”我沉默了一会,点头同意了。


妈妈就出去打电话。好一会回来后,阴沉着脸。我就知道二叔肯定不同意。


前面说了,我从小是和二叔还有爷爷奶奶一起长大的。我们住的房子是以前爷爷年轻的时候建的,开始的时候爸爸四兄弟还没有分家,我三个叔叔每家一个房间,而我家在临近不远的一个镇上,住的是单位里的房子,也是要付租金的。爷爷家宅基地上的地块已经平均分成了四份,当时只有二叔一家在自己的那份地块上盖起了新房,其他三家都没有盖。爷爷奶奶就在原来的老房子住着,然后和二叔一家搭伙吃饭。


等二叔听到我爸爸要回来的时候,他明确的表示不同意。他知道我爸的情况,现在这个时候回来,肯定就是很可能就在家里过去了。其实我们说我们只住在老房子里,自己做饭自己护理,不会到他新房子串门,他也不同意。问题的关键是爷爷奶奶,因为老房子是属于爷爷奶奶的。爷爷在家里一般都不发表什么意见。而二叔和爷爷奶奶一起住的时间最长的,奶奶就有点偏爱这个二儿子,她也不想让二儿子添麻烦,所以奶奶也不同意让爸爸回去。


我们在老家的宅基地上又没有自己的房子,家里的亲人又不让回去,所以最终我爸临终前希望能“落叶归根”的念头终于落了空,在那年新年刚过的时候就走了。


由此,我家和二叔家就有了隔阂。


我曾经因此在一段时间内心里好一阵难过。


我从小跟着二叔二婶一起长大。爷爷奶奶自然是最疼我的。但二叔二婶也曾经是我心目中最亲的人之一。以前还在读书的时候放假回来,最想见的除了爷爷奶奶就是他们了。


作为家里的长孙,我也曾经是爷爷奶奶(尤其是爷爷)最疼爱的孙辈。但我爸的这件事让我很难过。我甚至有点恨奶奶了。

7、差点上当


第一次苹果团购的成功让我们兴奋了好些天。除去各样支出,我们三个人(包括在深圳负责开团的朋友)每人都小赚了一笔。


第二第三批苹果发走之后,好评一如既往,但我们发现再往后的苹果就没那么好吃了。所以我们决定换其他水果。


我们这地方虽不大,但邻近区域各种水果倒还真不少,有的品种在全国都比较有名的。


这次我们选了百香果。


我们驱车几十公里来到一片百香果基地。


百香果和苹果不一样。采摘的时候不能要太熟的,否则没等消费者拿到,可能就熟透了,买多了的顾客一下子吃不了那么快,也容易坏掉。


早就和果园老板提前打过电话了,一到果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