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法律 > 中国人大与国外议会比较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中国人大与国外议会比较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中国人大与国外议会比较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中国人大与国外议会比较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陈文博编

出版社: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6-01

书籍编号:30673914

ISBN:9787516217740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31086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法律

全书内容:

中国人大与国外议会比较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 魏海军.立法概述[M]沈阳:东北大学出版社,2013.第111—112页.
  • [日]芦部信喜原著,高桥和之修订.林来梵,林维慈,龙绚丽译.《宪法》第三版.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258页.
  • 魏海军.立法概述[M]沈阳:东北大学出版社,2013.第112—113页.
  • 魏海军.立法概述[M]沈阳:东北大学出版社,2013.第117页.
  • 沈宗灵.《比较宪法——对八国宪法的比较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182页.
  • [日]美浓部达吉著,邹敬芳译,卞琳点校.《议会制度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年:第19页.
  • [日]芦部信喜原著,高桥和之修订.林来梵,林维慈,龙绚丽译.《宪法》第三版.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16页.
  • 金重远:《第五共和国的建立——兼论外部因素在各共和国建立中的作用》,载楼均信主编:《法兰西第一至第五共和国论文集》,东方出版社1994年版,第282—286页.
  • [法]戴高乐.《希望回忆录》第1卷.上海人民出版社,1973年:第29页.
  • 雷蒙著:《戴高乐东山再起》,布鲁塞尔,1983年版,第105—106页;转引自洪波著:《法国政治制度变迁——从大革命到第五共和国》,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102—103页.
  • 李林.立法机关的作用[EB/OL]学习时报,2004—3—25/2019—5—8.
  • 李林.立法机关的作用[EB/OL]学习时报,2004—3—25/2019—5—6.
  • [美]汉密尔顿,杰伊,麦迪逊著.程逢如,在汉,舒逊译.《联邦党人文集》.商务印书馆,1980年:第392—393页.
  • [美]汉密尔顿,杰伊,麦迪逊著.程逢如,在汉,舒逊译.《联邦党人文集》.商务印书馆,1980年:第392页.
  • [美]麦克斯·J·斯基德摩,马歇尔·卡特·特里普著.张帆,张琳译,张抒文校译.《美国政府简介》.中国经济出版社,1998年:第68页.
  • [美]史蒂芬·R·奥顿著,郭树理译,余敏友校.《从马伯里诉麦迪逊案到布什诉戈尔案看美国司法审查制度的两百年》.《法学评论》,2002年,第3期:第121页.
  • [日]中村义孝著,莫纪宏译.《法国的“法治国家论”与宪法法院》.《外国法译评》,1998年,第1期:第27页.
  • J Alder,P English,Constitutional and Administrative Law Macmillan Education Ltd 1989.p.177.
  • E Wade and A Bradley,Constitutional and Administrative Law Longman Group Ltd 1985.pp.248—252.
  • P Silk,R Walters How Parliament Works Longman Group Limited 1995.p.17.
  • J Kingdom,Government and Politics in Britain Polity Press 1991.p.313.
  • B Winetrole,J Seaton,Confidence Motions Research Paper 95/19 7 February 1995 House of Commons Library.p.9.
  • E Wade and A Bradley,Constitutional and Administrative law Longman Group Ltd 1985.p.331.
  • 王海军.试论党内民主与权力监督员制约机制的构建[J]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2008(5):47—51.
  • 李景治.中西立法机构的比较及启示[J]中国延安干部学院学报,2012,5:27—34.
  • 严行健.国外比较立法机构研究——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研究为切入点[J]国外社会科学,2013,3:73—81.
    第一章 导论
    议会是国家机关的重要组成部分,通常由当地公民按人口比例构成,行使国家的立法权,有权制定、修改和废除法律。在封建社会,立法权一般都掌握在君主手中。现代社会中,在资本主义国家,宪法通常规定议会或国会为国家的立法机构,而中国的立法机构是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立法权从君主向议会的转移的过程,亦是民主政治的发展过程。1265年,西蒙·德·孟福尔伯爵组织了第一次由直接选举产生的议会,即西蒙议会,被认为是英国议会制度,也即现代议会制度诞生的标志。经过启蒙运动和资产阶级革命的洗礼,发展至今,议会俨然已经成为现代国家民主代议制的基石。
    第一节 议会的概念和内涵
    议会,又称为国会,起源于英国,是由封建等级会议发展而来,是一个地区或国家的具有代表性质的权力机关或立法机关,是指将立法作为自己的唯一职能或者主要职能,依法行使立法权,制定、认可、修改、解释、补充、废止法律的国家机关。尽管议会的主要职能是立法,但是在一个拥有健全的立法体制的国家,往往是多主体共同分享立法权,这些主体并称为立法主体。分享立法权一方面提高了立法效率,推进了立法过程的灵活性。议会作为全国立法机构,管理范围广泛,难以面面俱到,且立法程序严格,难以及时推进立法进程。将立法权分享给其他国家机关,由国家机关推进立法、议会审议,有助于加快立法进程。另一方面立法权的分享也有助于科学立法。立法的专业知识应该指向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而由于信息不对称和专业性不足,议会难以洞察问题本质,难以建立完善的法制体系。发挥国家机关内专家学者的作用,对社会问题进行调研,并提出草案,也有助于立法的科学性。不同政体决定了不同立法体制,但是在大多数现代国家,一般由议会、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等国家机关共同分享立法权。与其他立法主体相比,立法机关具有如下特征:
    第一,议会是国家政权机构中地位最高的国家机关。议会之所以具有如此高的地位,主要由于立法的地位以及立法权的性质。在现代法治国家中,立法是最为重要的国家政权活动,而立法权是国家权力体系中最重要的权力之一。虽然各国国情有所不同,议会在各国的地位也不尽相同,但是总的来说,与其他国家机关相比,议会要么是事实上地位最高的国家机关,要么至少是法律上、形式上地位最高的国家机关。例如英国的议会至上理念主要体现在架空王权,统治权交由议会掌握。日本《宪法》第41条规定,“国会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因为国会是由主权者直接选任的,并借此与国民相连接,并由“宪法赋予其立法权等重要权能,使之居于国政中心地位的机关”。在日本《宪法》和实际政治生活中,国会的重要地位和作用主要是由“国民主权”的原则所影响的。而国会作为第一民主制最根本的体现,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是唯一的立法机关。但是,在沙特阿拉伯等君主专制政体中,国王左右议会的决议,君主是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的实际掌握者。
    第二,议会是以立法为其主要标志的国家机关。议会并不是唯一的立法主体,其他国家机关和社会组织也具有一定的立法功能。但是,在所有立法主体中,议会却是以立法为其主要职能,甚至唯一职能的立法主体,而行政机关、司法机关,以及其他社会组织远非如此。像医生救死扶伤、程序员设计代码一样,立法也是立法者发挥专业知识,建立法律的过程,也是一项专业性活动,这是专业化分工的结果,也是国家政治制度设计的结果。同样,议会也不以立法为唯一功能,联系选民、监督政府等也是议员工作的重要内容。但是在一个现代法制国家,“有法可依”是进行一切政治活动的保障。
    第三,议会是制定、认可、变动法律的国家机关。作为立法机构的议会制定的法律,虽然也有宪法、基本法律、非基本法律之分,但无论是哪一种,均属于法律的范畴。而其他立法主体一般无权制定法律,只能制定法规和规章。即使其他立法主体有时能够参与立法机关制定、认可、变动法律的活动,甚至能够对立法产生实质性的影响,但终究无法取代议会来制定、认可、变动法律。
    第四,议会是由公民代表组成的主要以议事形式进行活动的国家机关。议会主要以举行会议的方式实现自己的职能,而不采取首长负责制或者个人负责制。民主制国家,立法权属于人民,由于让所有公民全部直接参与立法活动在客观上是无法实现的,因此人民必须通过他们选出的代表来做他们不能直接做的事。不同于雅典的直接民主,由于领土面积和人口的关系,现代国家多实行代议制,通过选举产生代表,由代表组成国家立法机构进行立法、议事。议会内部议事方式也体现了“国家权力来源于人民”的民主原则,因此表决和议事等多是通过全院大会的形式展开,每个代表的意见都将影响决议结果,这不同于行政机构的官僚等级的设置。
    第二节 议会的形成与历史
    现代立法机关起源于中世纪欧洲由君主不定期召开的贵族集会,到17世纪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时期,在立法权归属的争论中,这种集会开始被称为“立法机关”。一个世纪后,如同英国宪法学中其他词汇一样,立法机关在美国扎根,成为代表大会的通用术语。近代立法机关的活动,一般属于间接立法,即由人民选出代表,由代表组成代议机关,代表人民制定法律。
    英国被称为“议会之母”。如果以1295年召集的“模范会议”作为英国议会正式诞生的标志,那么,迄今为止英国议会就有了七百多年的悠久历史。但是,中世纪的等级会议与近代的议会在性质上明显不同,“前者主要代表地方上大小封建统治者利益,类似咨询性的组织,后者是由民选的代表组成的立法机关”。英国的议会制度,尤其是两院制、立法的权限等从14—15世纪就已逐步确立起来,然而,“议会不仅只有立法的权限,而且有支配国家一般政治的势力,特别是政府要由议会支配,议会能够左右政府的进退,是1688年所谓‘光荣革命’以后的事”。所以,近代意义上的英国议会,是自1688年“光荣革命”之后才建立起来的,但迄今也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
    日本维新运动开始不久,日本全国各地便掀起了一场反对藩阀政府,要求成立国会,制定宪法,进行民主改革的自由民权运动。在这种压力下,1881年10月,明治天皇颁布了诏书,决定于1890年建立帝国议会。1882年3月,日本政府派遣伊藤博文等人出使欧洲,考察德国的法制。经过一年多的考察,他们从普鲁士和奥地利那里学到了如何使国家现代化而又不丧失君主制的治理经验,并从德国重金聘请具有立宪工作经验的专家,到日本参与宪法起草工作。终于在1889年,明治政府以普鲁士德国的宪法为蓝本,通过了君主立宪性质的大日本帝国《宪法》(或称明治《宪法》)。根据该《宪法》的规定,帝国议会作为“协赞天皇”行使立法权的代议机关,于1890年正式成立,这就是日本议会制度的开始。在实际上,当时的“帝国议院”“内阁”“法院”等国家机构只是“协助”“辅助”天皇行使统治权的工具,就是说,国家的真正权力中心还是天皇。“二战”战败以后,美国协助日本进行了一系列的民主改革,仿效西方资产阶级议会制,建立了议会君主制,确定三权分立原则,自此,日本议会逐渐掌握实权,成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
    在德国,议会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13世纪初叶以前,德意志就召开过帝国国会。到14世纪时,帝国国会成为经常起作用的机构。1866年北德联盟建立后,建立了一个常设的帝国议会,采行两院制。1919年,德国通过魏玛宪法建立了由联邦国会和联邦参政会组成的联邦议会。1949年德国通过《基本法》建立了由联邦议院和联邦参议院组成的联邦议会。那么总体来说,德国议会掌握实权的过程大概分为三个发展阶段。
    第一阶段:1871—1918年,德国实行联邦制和君主立宪制。中央国家机关主要由帝国首脑即皇帝、帝国首相领导下的行政机关、议会两院和帝国法院组成。皇帝掌握联邦的最高统治权;帝国首相领导下的政府只对皇帝负责;议会分为上下两院,下院称为帝国议会,上院称为联邦议会,行使立法权、请愿权,并决定是否批准政府提出的预算。这个时期的议会更多地承担民意机关的职能,实权仍掌握在皇帝手中。
    第二阶段:1919—1945年,德国实行联邦制和议会内阁制。1919年2月6日,国民议会在魏玛召开,制定宪法(通称魏玛宪法),该宪法自1919年8月4日生效,共5章181条。它比较彻底地否定了君主专制制度,实行民主因素较多的资产阶级共和制度,曾被视为资产阶级民主宪法的“楷模”。按照魏玛宪法的规定,德国成立共和国,由选民直接选举的总统取代皇帝而成为国家元首;实行议会民主制,议会从过去的民意机关变成统治机关,议会拥有立法权和财政权,政府向议会负责。1933年,希特勒建立纳粹政权之后,取缔了议会内外的反对派组织,对内实行法西斯专政。
    第三阶段:1945—1990年,德国一分为二,即联邦德国(通称西德)和民主德国(通称东德),分别制定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基本法》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宪法》。西德采取联邦制和议会内阁制。总理和政府成员由议会多数党议员决定;政府对议会负责,政府有权建议解散议会。东德采用联邦制和议会制。人民议会为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唯一的制宪和立法机关;国务委员会主席即国家元首由人民议会选举,并可随时罢免。
    随着柏林墙的倒塌,两德“统一条约”又对《基本法》某些条款做了适应性修订,议会制度逐渐完善。
    而法国的议会则是1789年大革命的产物。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维希政权灭亡之后不久,即自1946年开始,至1958年,法国进入第四共和国时期。法国于1946年制定的第四共和国《宪法》,沿袭了战前传统的议会制度,授予议会最高、全部的权力,确立了议会处于优越地位的政治体制,政府处于弱势地位。在这一时期实行的是两院制,即国民议会和共和国参议院,议会进入鼎盛时期,并使法国议会成为西方国家议会制的典型代表。随着时间的推移,法国议会“强权”的弊端日益暴露出来。1955年12月,法兰西第四共和国总理埃德加·富尔决定解散无法驾驭的议会,这是自1877年麦克马洪解散议会以来,共和国历史上第一次解散议会。到1958年,法国内部矛盾重重,同年5月13日,驻阿尔及利亚的法国殖民军将领马絮等人,因不满法国政府对北非所采取的妥协软弱的政策,发动军事叛乱,反对第四共和国,并最终导致第四共和国的解体。在这种内忧外患的情况下,就外患而言,法国自“二战”后在对外政策上出现了一系列失败,如德国问题、七年越南殖民战争(1947—1954年)以及在摩洛哥、突尼斯和阿尔及利亚等地的北非殖民战争等。在此困局下,戴高乐重新登上法国政治舞台的中心。1958年6月1日,戴高乐宣布新政府组成。他在议会发表演说时指出:“我所期待于国民代表的是,授以政府全权,委托它为国家提供新宪法,解散议会。”两天之后即6月3日,国民议会通过一项“宪法性质法律”,授权戴高乐修改宪法,同时明确了修改宪法的五项原则:(1)普选权是一切权力的唯一源泉;(2)行政权与立法权有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