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寒柳堂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寒柳堂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寒柳堂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寒柳堂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默念平生固未尝侮食自矜,曲学阿世。”上海古籍出版

作者:陈寅恪著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8-01

书籍编号:30675005

ISBN:978753259658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24840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寒柳堂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出版説明


陳寅恪先生作爲二十世紀極具影響力的歷史學家,以其深厚的學養及獨到的學術眼光聞名於世。他的著述,也成爲一代又一代研治中國文史者的必讀之書。早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上海古籍出版社的前身古典文學出版社,即出版了經陳先生修訂的《元白詩箋證稿》;又約請陳先生將有關古典文學的論著編集出版(陳先生應允後,擬名爲《金明館叢稿初編》),並聯繫出版其正在撰寫的著作《錢柳因緣詩釋證》(後更名爲《柳如是别傳》),但兩書未能及時出版。一九七八年一月,上海古籍出版社正式更名成立,便立即重印了《元白詩箋證稿》,並接受了陳先生弟子、復旦大學教授蔣天樞先生的建議,啓動《陳寅恪文集》(以下或簡稱《文集》)的出版工作。一九八〇年至一九八二年間,我社陸續出版了《寒柳堂集》、《金明館叢稿初編》、《金明館叢稿二編》、《隋唐制度淵源略論稿》、《唐代政治史述論稿》、《元白詩箋證稿》、《柳如是别傳》,共七種著作。其中,《隋唐制度淵源略論稿》據中華書局一九六三年版紙型重印,《唐代政治史述論稿》據三聯書店一九五七年一版二印紙型重印,《元白詩箋證稿》據上海古籍出版社一九七八年版重印;《寒柳堂集》、《金明館叢稿初編》、《金明館叢稿二編》、《柳如是别傳》四種,都是首次出版。作爲第一次對陳寅恪先生著作的規模性出版,《文集》在當時引起了巨大的反響,也讓更多人認識到陳寅恪先生的學術成就及思想的價值。


陳寅恪先生的著作能夠成爲當代學人眼中的經典,與出版社諸位前輩們的努力密切相關。而蔣天樞先生,爲校訂自己老師的書稿不計得失、殫精竭慮的事迹,業已成爲一段學林佳話。他不僅首先向出版社提出編集建議,而且主動承擔了陳先生文稿的搜集整理和校勘工作。他對《陳寅恪文集》的順利出版作出的貢獻值得後人永遠銘記。


二〇二〇年是《陳寅恪文集》出版的四十周年,爲紀念陳寅恪先生、蔣天樞先生以及爲《文集》的出版付出過辛勤勞動的上海古籍出版社的前輩們,我社先以影印的形式推出了《陳寅恪文集(紀念版)》。本次出版,又對《文集》進行了重排重校,優化版式,以面向更廣大的讀者。


四十年前出版的《陳寅恪文集》,經過蔣天樞先生手訂,本着絶對尊重陳寅恪先生的理念,對陳寅恪先生文稿中的語言、用字、引文甚至是標點符號都不輕易改動。因此,初版《文集》有其特别的著述、标点體例,而這些無不透露着陳寅恪先生的學術個性、蔣天樞先生謹守師法的良苦用心以及上海古籍出版社的前輩們尊重先賢的獨特匠心。故本次重排,也是本着尊重前賢的理念,除了對原版《文集》的版式稍作優化外,對《文集》的特殊體例,如無書名號、卷號以大寫數字表示等,一仍其舊,僅對個别體例和標點酌情進行了處理。在文字的校改方面,僅修改了可以確認爲傳抄之誤與排版之誤的地方。陳寅恪先生徵引文獻常不注明版本,或所據之版本與今常用之本不同,或節引述略,或喜合數條材料爲一,故不便遽以通行版本校改。唯《元白詩箋證稿》一書,自一九五八年出版後,陳寅恪先生又於一九五九年、一九六五年兩次致書出版社,希望對書稿進行修訂,共有十三條修訂意見。受當時技術條件的限制,這十三條意見並没有補入正文,而是作爲「校補記」附於書末。本次重排,則將此十三條校補記移入正文之中,但亦不泯滅歷次修訂之痕迹:僅將校補記附於相應段落之後,並依舊版校補記之序編號,冠以【校補記一】【校補記二】……以明其爲後補移入之內容。


本次再版,《隋唐制度淵源略論稿》、《唐代政治史述論稿》、《元白詩箋證稿》三種,即據《文集》初版重排。《寒柳堂集》、《金明館叢稿初編》、《金明館叢稿二編》、《柳如是别傳》四種,初版二印時據各方意見作了不同程度的修訂,其中《金明館叢稿二編》增補文章五篇,故此四種據一九八二年一版二次重排。


上海古籍出版社
二〇二〇年六月

一九八〇年出版説明


陳寅恪先生(一八九〇——一九六九),江西修水人,我國著名歷史學家。早年留學日本、西歐,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又到美國和德國鑽研梵文,歸國後任清華大學、西南聯合大學、嶺南大學等校教授,解放後任中山大學教授、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學部委員、中央文史館副館長等職。他學識淵博,精通我國歷史學、古典文學和宗教學等,通曉多種文字,尤精於梵文、突厥文、西夏文等古文字的研究;他關於魏晉南北朝史、隋唐史、蒙古史、唐代和清初文學、佛教典籍的著述尤爲精湛,具有較高的學術價值,早爲國内外學術界所推重。


陳寅恪先生繼承和發揚了清代乾嘉學派和歐洲近代研究梵文、佛典的傳統,以其深厚的文、史、哲以及語言文字知識,融會貫通,縱横馳騁,不斷開拓學術研究的新領域,取得學術著述的新成果。在長達半個多世紀的研究、教學、著述事業中,儘管尚未擺脱傳統士大夫思想的影響,但是,他治學嚴肅認真、實事求是的態度,却也使其學術成就達到了很高的境界。


本文集中除《隋唐制度淵源略論稿》、《唐代政治史述論稿》和《元白詩箋證稿》在陳寅恪先生生前已有單行本外,其餘《寒柳堂集》、《金明館叢稿》初編、二編所收舊文以及長篇專著《柳如是别傳》等多經陳先生晚年修訂。文集的整理校勘由復旦大學蔣天樞教授承擔;編輯部只做了一些文字標點校訂工作,至於學術觀點方面則保存其歷史面貌,未加改動。我們希望本文集的出版有裨於我國文史研究的深入開展,有助於學術空氣的活躍。


上海古籍出版社
一九八〇年四月

論再生緣


寅恪少喜讀小説,雖至鄙陋者亦取寓目。獨彈詞七字唱之體則略知其内容大意後,輒棄去不復觀覽,蓋厭惡其繁複冗長也。及長游學四方,從師受天竺希臘之文,讀其史詩名著,始知所言宗教哲理,固有遠勝吾國彈詞七字唱者,然其搆章遣詞,繁複冗長,實與彈詞七字唱無甚差異,絶不可以桐城古文義法及江西詩派句律繩之者,而少時厭惡此體小説之意,遂漸減損改易矣。又中歲以後,研治元白長慶體詩,窮其流變,廣涉唐五代俗講之文,於彈詞七字唱之體,益復有所心會。衰年病目,廢書不觀,唯聽讀小説消日,偶至再生緣一書,深有感於其作者之身世,遂稍稍考證其本末,草成此文。承平豢養,無所用心,忖文章之得失,興窈窕之哀思,聊作無益之事,以遣有涯之生云爾。


關於再生緣前十七卷作者陳端生之事蹟,今所能考知者甚少,兹爲行文便利故,不拘材料時代先後,節録原文,並附以辨釋於後。


再生緣第貳拾卷第捌拾回末,有一節續者述前十七卷作者之事蹟,最可注意。兹迻寫於下。至有關續者諸問題,今暫置不論,俟後詳述之。其文云:


再生緣。接續前書玉釧緣。業已詞登十七卷,未曾了結這前緣。既讀(「讀」疑當作「續」。)前緣緣未了,空題名目再生緣。可怪某氏賢閨秀,筆下遺留未了緣。後知薄命方成懺,(「懺」疑當作「讖」。)中路分離各一天。天涯歸客期何晚,落葉驚悲再世緣。我亦緣慳甘茹苦,悠悠卅載悟前緣。有子承歡萬事定,(「定」疑當作「足」。)心無罣礙洗塵緣。有感再生緣者作,(「者作」疑當作「作者」。)半途而廢了生前。偶然涉筆閒消遣,巧續人間未了緣。


寅恪案,所謂「再生緣。接續前書玉釧緣」者,即指玉釧緣第叁壹卷中陳芳素答謝玉輝之言「持齋修個再生緣」及同書同卷末略云:


却説謝玉輝非凡富貴,百年之後,夫妻各還仙位。唯有[鄭]如昭情緣未斷,到元朝年間,又臨凡世。更兼芳素癡心,宜主憐彼之苦修,亦斷與駙馬(指謝玉輝)爲妾。謝玉輝在大元年間,又幹一番事業,與如昭芳素做了三十年恩愛夫妻,才歸仙位。陳芳素兩世修真,也列仙班,皆後話不提。


及同書同卷結語所云「今朝玉釧良緣就,因思再做巧姻緣」等而言。故陳端生作再生緣,於其書第壹卷第壹回,開宗明義,闡述此意甚詳,無待贅論。所可注意者,即續者「可怪某氏賢閨秀,筆下遺留未了緣。後知薄命方成讖,中路分離各一天。天涯歸客期何晚,落葉驚悲再世緣」之語,蓋再生緣在當時先有流行最廣之十六卷本,續者必先見之,故有「可怪」之語。其後又得見第壹柒卷或十七卷本,故有「後知」之語,然續者續此書時,距十六卷本成時,約已逾五十年。距第壹柒卷成時,亦已四十餘年。(説詳下。)雖以續者與原作者有同里之親,通家之誼,猶不敢顯言其姓名,僅用「某氏賢閨秀」含混之語目之,其故抑大可深長思也。


陳端生於再生緣第壹柒卷中,述其撰著本末,身世遭際,哀怨纏綿,令人感動,殊足表現女性陰柔之美。其才華焕發,固非「福慧雙修」(見下引陳文述題陳長生繪聲閣集詩。此四字甚俗,頤道居士固應如是也。一笑。)隨園弟子巡撫夫人之幼妹秋穀所能企及,即博學宏詞文章侍從太僕寺卿之老祖句山,亦當愧謝弗如也。兹特迻録其文稍詳,不僅供考證之便利,兼可見其詞語之優美,富於情感,不可與一般彈詞七字唱之書等量齊觀者也。


再生緣第壹柒卷第陸伍回首節(坊間鉛印本删去此節。)云:


搔首呼天欲問天,問天天道可能還。盡嘗世上酸辛味,追憶閨中幼稚年。姊妹聯牀聽夜雨,椿萱兮(「兮」疑當作「分」。)韻課詩篇。隔牆紅杏飛晴雪,映榻高槐覆晚烟。年(「年」疑當作「午」。)繡倦來猶整線,春茶試罷更添泉。地鄰東海潮來近,人在蓬山快欲仙。空中樓閣千層現,島外帆檣數點懸。侍父宦遊遊且壯,蒙親垂愛愛偏拳。風前柳絮才難及,盤上椒花頌未便。管隙敢窺千古事,毫端戲寫再生緣。也知出岫雲無意,猶像穿窗月可憐。寫幾回,離合悲歡奇際會,寫幾回,忠奸貴賤險波瀾。義夫節婦情何極,自然憔悴堂萱後,(寅恪案,此句疑當删去,而易以「孝子忠臣性自然」一句,蓋作者取玉釧緣卷首詩意,成此一句也。傳鈔者漏寫「孝子忠臣性」五字。又見下文有「自從憔悴堂萱後」七字,遂重複誤寫歟?今見鄭氏鈔本此句作「死别生離志最堅」。可供參考。)慈母解順(「順」疑當作「頤」。)頻指教,癡兒説夢更纏綿。自從憔悴堂萱後,遂使芸緗綵華(「華」疑當作「筆」。)捐。剛是脱靴相驗看,未成射柳美因緣。庚寅失恃新秋月,辛卯疑(「疑」疑當作「旋」。)南首夏天。歸棹夷猶翻斷簡,深閨閒暇待重編。由來蚤覺禪機悟,可奈于歸俗累牽。幸賴翁姑憐弱質,更忻夫壻是儒冠。挑燈半(「半」疑當作「伴」。)讀茶沸(「沸」疑當作「湯」。鄭氏鈔本作「茶聲沸」更佳。)廢,刻燭催詩笑語聯。錦瑟喜同心好合,明珠蚤向掌中懸。亨衢順境殊樂安(「樂安」疑當作「安樂」),利鎖名韁却挂牽。一曲京(「京」疑當作「哀」。鄭氏鈔本作「惊」。亦可通。)弦弦頓絶,半輪破鏡鏡難圓。失羣征(寅恪案,「征」字下疑脱四字。如非脱漏,則「征」字必誤也。鄭氏鈔本作「失羣征雁斜陽外」。是。)羈旅愁人絶塞邊。從此心傷魂杳渺,年來腸斷意尤煎。未酬夫子情難已,强撫雙兒志自堅。日坐愁城凝血淚,神飛萬里阻風烟。送(「送」疑當作「遂」。)如射柳聯姻後,好事多磨幾許年。豈是蚤爲今日讖,因而題作再生緣。日中鏡影都成驗,(寅恪案,此句疑用開天遺事宋璟事。)曙後星孤信果然。惟是此書知者久,浙江一省徧相傳。髫年戲筆殊堪笑,反勝那,淪落文章不值錢。閨閣知音頻賞玩,庭幃尊長盡開顔。諄諄更囑全終始,必欲使,鳳友鸞交續舊弦。皇甫少華諧伉儷,明堂酈相畢姻緣。爲他既作氤氲使,莫學天公故作難。造物不須相忌我,我正是,斷腸人恨不團圓。重翻舊稿增新稿,再理長篇續短篇。歲次甲辰春二月,芸窗仍寫再生緣。悠悠十二年來事,盡在明堂一醉間。


同書同卷第陸捌回末節(坊間鉛印本删去此節。)云:


八十張完成一卷,慢慢的,冰弦重撥待來春。知音愛我休催促,在下閑時定續成。白芍霏霏將送臘,(鄭氏鈔本「芍」作「雪」。詳見後附校補記。)紅梅灼灼欲迎春。向陽爲趁三年日,(鄭氏鈔本「年」作「竿」,自可通。)入夜頻挑一盞燈。僕本愁人愁不已,殊非是,拈毫弄墨舊如心。(「如」疑當作「時」。)其中或有差譌處,就煩那,閲者時加斧削痕。


據作者自言「羈旅愁人絶塞邊」及「日坐愁城凝血淚,神飛萬里阻風烟」,又續者言「後知薄命方成讖,中路分離各一天。天涯歸客期何晚,落葉驚悲再世緣」,是陳端生之夫有謫戍邊塞,及夫得歸,而端生已死之事也。檢乾隆朝史乘及當時人詩文集,雖略有所考見,但仍不能詳知其人其事之本末。今所依據之最重要材料,實僅錢塘陳雲伯文述之著述。文述爲人,專摹擬其鄉先輩袁簡齋,頗喜攀援當時貴勢,終亦未獲致通顯。其最可笑者,莫如招致閨閣名媛,列名於其女弟子籍中,所謂「春風桃李羣芳譜」者是也。(見文述撰頤道堂詩選貳貳留别吴門詩及此詩中文述自注。)然文述晚歲,竟以此爲多羅貝勒奕繪側室西林太清春(顧春字子春,號太清,實漢軍旗籍也。)所痛斥,遂成清代文學史中一重可笑之公案。今迻録太清所撰天游閣集第肆卷中關涉此事者於後,非僅欲供談助,實以其中涉及續再生緣事,可資參證也。其文如下:


錢塘陳叟字雲伯者,以仙人自居,(寅恪案,雲伯以碧城仙館自號,其爲仙也,固不待論。又其妻龔氏字羽卿,長女字萼仙,次女字苕仙,亦可謂神仙眷屬矣。一笑。)著有碧城仙館詩鈔,中多綺語,更有碧城女弟子十餘人,代爲吹嘘。去秋曾託雲林(寅恪案,雲林者,錢塘許宗彦及德清梁德繩之女,適休寧孫承勳,與文述子裴之即芹兒之妻汪端,爲姨表姊妹。可參陳壽祺左海文集拾駕部許君墓志銘及閔爾昌碑傳集補伍玖阮元撰梁恭人傳。但阮元文中「休寧」作「海陽」,蓋用休寧舊名也。又頤道堂詩選拾有[嘉慶十七年壬申]二月初五日爲芹兒娶婦及示芹兒並示新婦汪端詩,同書貳叁復有[道光七年]丁亥哭裴之詩,西泠閨詠壹伍華藏室詠許因姜雲姜及同書壹陸題子婦汪端自然好學齋詩後兩七律序語等,皆可參證。至於汪端,則其事蹟及著述,可考見者頗多,以與本文無關,故不備録。)以蓮花筏(箋?)一卷墨二錠見贈,余因鄙其爲人,避而不受,今見彼寄雲林信中有西林太清題其春明新詠一律,並自和原韻一律。(寅恪案,今所見春明新詠刊本,其中無文述僞作太清題詩及文述和詩,殆後來删去之耶?)此事殊屬荒唐,尤覺可笑。不知彼太清此太清是一是二?遂用其韻,以記其事。


含沙小技太玲瓏,野鶩安知澡雪鴻。綺語永沈黑闇獄,庸夫空望上清宫。碧城行列休添我,人海從來鄙此公。任爾亂言成一笑,浮雲不礙日光紅。


寅恪案,文述所爲,雖荒唐卑鄙,然至今日觀之,亦有微功足録,可贖其罪者,蓋其人爲陳兆崙族孫,又曾獲見端生妹長生。其所著頤道堂集碧城仙館詩鈔及西泠閨詠中俱述及端生事。今迻録其文於下:


陳文述頤道堂詩外集陸(國學扶輪社刊碧城仙館詩鈔玖。)載:


題從姊秋穀(長生)繪聲閣集七律四首


濃香宫麝寫烏絲,題徧班姬鮑妹詩。一卷珠璣傳伯姊,六朝金粉定吾師。碧城醒我游仙夢,繡偈吟君禮佛詞。記取宣南坊畔宅,春明初拜畫簾遲。


湖山佳麗水雲秋,面面遥山擁畫樓。紗幔傳經慈母訓,璇璣織錦女兄愁。龍沙夢遠迷青海,(自注:長姊端生適范氏,壻以累謫戍。寅恪案,「累」碧城仙館詩鈔作「事」。)鴛牒香銷冷玉鉤。


(自注:仲姊慶生早卒。)争似令嫻才更好,金閨福慧竟雙修。


碧浪蘋香一水(「一水」碧城仙館詩鈔作「水一」。)涯,韋郎門第最清華。傳來鸚鵡簾前語,繡出芙蓉鏡裏花。梅笑遺編寒樹雪,蘩香詩境暮天霞。(自注:兩姑皆有詩集。梅笑周太恭人集名,蘩香李太恭人集名。)更聞羣從皆閨秀,(自注:娣周星薇,長姑淑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