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少儿 > 传统文化 > 中国国家形象:内涵及塑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中国国家形象:内涵及塑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中国国家形象:内涵及塑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中国国家形象:内涵及塑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王沛编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9-01

书籍编号:30675088

ISBN:9787520150453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72687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传统文化

全书内容:

中国国家形象:内涵及塑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中国国家形象:内涵及塑造/王沛主编.--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20.9


ISBN 978-7-5201-5045-3


Ⅰ.①中… Ⅱ.①王… Ⅲ.①国家-形象-研究-中国 Ⅳ.①D6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9)第115661号


中国国家形象:内涵及塑造


主编/王沛


出版人/谢寿光


责任编辑/杨桂凤


文稿编辑/马甜甜


出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群学出版分社(010)59366453


地址:北京市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华龙大厦 邮编:100029


网址:www.ssap.com.cn


发行/市场营销中心(010)59367081 59367083


印装/三河市尚艺印装有限公司


规格/开本:787mm×1092mm 1/16


印张:14.25 字数:188千字


版次/2020年9月第1版 2020年9月第1次印刷


书号/ISBN 978-7-5201-5045-3


定价/98.00元


本书如有印装质量问题,请与读者服务中心(010-59367028)联系


版权所有 翻印必究

中国国家形象:内涵及塑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一编 国家形象的理论探索


第一章 国家形象的内涵及其结构:多学科的视角


一 引言


众所周知,国家形象在全球化和新媒体时代显得越来越重要,已经成为国家利益的重要内容(Werron,2014)。提出“北京共识”的乔舒亚·库珀·雷默就曾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目前最大的“战略威胁”之一在于其“国家形象”。与此同时,国际社会越来越多地根据经济发展水平、政治稳定程度、国家和国际政策效力以及社会道德或其文化吸引力对主权国家进行公开评价和比较。大量研究表明,国家形象作为“一个人对某个国家的认知表征”(Kunczik,2003)有着广泛的影响:国家形象影响着外国的直接投资(Kotler & Gertner,2002)、国家旅游行业的繁荣(Gertner,2010)、国内劳动力市场(Papadopoulos,2004)和教育系统的吸引力(Gertner,2010),以及国际关系的稳定性与国际体系中国家的政治影响力(Gilboa,2008)。


那么,究竟什么是国家形象呢?国家形象(national image,country image)又称来源国形象(country of origin image)。国家形象源自并演化自“来源国”一词。Nagashima(1970)首次提出并且对国家形象进行了界定。通过比较日本和美国商人对外国产品的态度,Nagashima认为国家形象由许多变量共同塑造,包括代表性产品、经济和政治背景、历史和传统等。自此以后,国家形象的内涵便沿着三个方向不断拓展。第一个方向强调国家形象的组成即国家形象的代表物。第二个方向主张国家形象是指总体或者整体上关于国家的一般态度,甚至是固化了的国家刻板印象(Han,1989)。第三个方向则将二者结合起来,主张国家形象既是抽象的人群对每个国家的一般认知,也包括可以代表某个国家形象的产品集合(Parameswaran & Yaprak,1987)。这种国家形象的折中性观点已经被研究者们普遍接受(Parameswaran & Pisharodi,1994)。这一观点认为,对某一特定国家的看法受到他国公众对该国人民和产品的认知、情感以及意动(行为倾向)的共同影响。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作为他国民众对于某国及其国民的态度(Maher & Carter,2011),国家形象的认知成分通常包括对他国技术进步、经济发展、政治取向以及民众能力的看法(Roth & Diamantopoulos,2009)。情感成分往往成为认知成分的前兆,并且对于国家形象具有更为直接的影响(Brijs,2006),甚至直接影响着认知成分(Häubl,1996)。


二 国家形象的多学科研究视角


关于国家形象的第一批研究肇始于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自此以后,人们日渐发现,国家形象既是社会发展和心理进程的因和果,也产生了大量的经济、文化和政治影响,这一事实促成了一系列科学领域的研究,同时催生了大量的概念定义及其各种维度的界分,并且形成了经济学、社会心理学、传播学和政治学四大研究视角。


(一)经济学视角


该视角主要聚焦国家品牌及其来源国效应。在来源国效应研究中,对国家形象的构成和影响的研究有着悠久的历史。首先是Dichter(1962)和Schooler(1965)的著作提及国家形象的成分这个研究话题(Roth & Diamantopoulos,2009)。此后,大多数研究将国家形象概念化为一种态度结构,提出了各种不同的维度及其变量(Roth & Diamantopoulos,2009)。许多研究的一个重要目的是评价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状况(Martin & Eroglu,1993)及其政治系统(Allred et al.,2000)。Heslop等(2004)还提出,一个国家的工作培训、人员素质、技术进步程度也是重要的评价要素。


尽管在这一领域存在大量研究,但是关于国家形象维度的理论基础和实证检验仍然不尽如人意。当考察态度结构的基本组成部分时,大多数研究过于关注认知层面,未能很好地考察国家形象的情感层面(Brijs et al.,2011)。研究者们也在很大程度上未能澄清国家形象这一概念的内部结构,只是阐述了不同的认知和情感形象维度如何相互关联与相互影响。此外,如果研究者致力于将国家形象作为一个通用的概念,那么绝大多数来源国的研究由于将“产品-国家形象”(国家品牌)作为一个联合性概念,所以其适用性就变得十分有限。在对国家形象进行实证分析时,这些领域基本上关注的是消费者群体。对于其他重要的群体(如外国投资者、政治家、学生或熟练工人等群体)的国家形象认知,还存在理解上的分歧(Papadopoulos,2004)。这种分歧在各种相应的测量模型中表现得更为明显,因为许多研究人员是在既定的时间针对特定的群体归纳出各自的国家形象的特定维度(Puaschunder et al.,2004)。这样一来,国家形象具体的维度完全取决于特定的实测群体,这反过来限制了对不同国家在不同群体中的形象进行比较分析的可能性。


此外,国家品牌研究领域根植于品牌构成、测量和品牌管理的研究(Kaneva,2011)。国家品牌通常被定义为“独特的、多元的元素融合,为国家提供扎根于文化的分化和相关的所有目标受众”(Dinnie,2008)。这一构想既适用于品牌策略(产出)水平,也适用于国家品牌在消费者心目中的相应观念(成果);在成果分析中,该构想通常与国家的一般意义联系在一起(Brown et al.,2010)。迄今为止,对国家品牌的研究受到从业人员的强烈影响,目标群体较小,而且研究常常是定性的,理论驱动的概念研究和定量理论很少(Gertner,2011)。


(二)社会心理学视角


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出发,大量研究分析了国家形象在个体认知、情感和行为方面的表现。该领域在群体间关系和集体认同研究这两个子领域里发展出了国家形象和国家自我形象(国家身份)这两个概念。具体而言,在关于群际关系的研究中,国家形象主要聚焦各国的“政治行动、动机和能力”。对国家之间关系的感知质量常常是国家形象的组成部分。此外,国家形象的核心要素是一个国家的优势和劣势,以及其所处的国际地位。为此,刻板印象内容模型(SCM)以及群际情绪-刻板印象-行为趋向系统模型(BIAS,简称偏差地图模型)均主张温情和能力是国家形象的两个普遍的群际知觉维度(Cuddy et al.,2007)。


在大多数研究中,包括SCM和BIAS模型,国家形象被狭义地定义为国家刻板印象,而非差异化态度。这类研究一般采用“内群体/外群体”二分法,因此很少涉及对特定公众的比较分析。群体认同的相关研究还分析了国家身份或者作为一种独特的群体身份时的国民身份(David & Bar-Tal,2009)。国家身份可以被描述为拥有自己国家或“国家自我形象”的公民形象(Rusciano,2003)。国家身份可以培养享有共同身份的公民的共同意识以及培养对一个国家作为一个独立社会的认识(Ashmore et al.,2004)。


国家这一社会集团在努力改善其全球声誉时可以利用认同管理策略(Ellemers,1993)。集体认同的研究目前主要聚焦小团体,对如何理解国家宏观层面这个问题,学术界还存在分歧。此外,David和Bar-Tal(2009)指出,现有的关于国家身份的心理学研究一般还局限于个体识别的过程,几乎没有研究澄清过国家身份的通用维度及其具体内容。


(三)传播学视角


传播学将国家形象作为个人、组织和大众传播中的话语现象予以研究。这样的观点在研究国际传播、媒体报道及其效果以及组织传播和传播管理的学者中引起了广泛关注。到目前为止,传播学主要通过解析大众传媒中的国家形象来分析国际新闻的动态和模式,进而揭示各国在国际新闻中的地位(Wanta et al.,2004)。大众传媒在国家形象形成的过程中具有核心作用,这激发了大量评价国外媒体所描绘的某些国家的形象的研究。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研究主要采用单维的国家形象的概念,或者基于媒体报道中的刻板印象的论题(例如瑞士的山脉、银行和巧克力等)。一些研究通过分析美国新闻报道发现,公共关系活动和公共舆论对国家形象的塑造有积极影响。另外一些研究讨论了培育国家形象和品牌的传播策略的潜在价值及其挑战。然而,很少有人就国家形象结构的概念化问题进行详细的讨论。Passow等(2005)和Yang等(2008)成功地将企业声誉模型应用于国家声誉分析。相对于来源国研究的概念,这些研究不仅注重国家形象的功能,而且强调其在社会层面的重要性,如国家的社会责任和生态责任。尽管以往研究取得了一些成就,但在传播管理领域内如何推进国家形象的概念化,仍有许多工作要做(Thiessen & Ingenhoff,2011)。


(四)政治学视角


还有一些研究从政治学的角度出发,关注国际事务、政治认同及其行为等领域的国家形象。在国际关系和政治人类学中,对国家形象的观念、国家身份、国家声誉和品牌的研究取得了一些成果。在国际关系领域,对国家形象的研究主要针对公共外交开展相关研究,例如旨在探讨国家在外国公众中的声誉这样的国家传播策略的研究(Schatz & Levine,2010)。积极的国家形象和声誉被视为在国际体系中建立共识的一种手段(Wang,2006),从而提高一个国家的政治能力(Vickers,2004)。国家形象的核心通常表现在情感形象部分或表现为国家的“吸引能力”,因为它构成了国际体系中一个国家的软实力(Nye,2004)。迄今为止,公共外交领域研究的相关概念和方法仍处于发展阶段(Gilboa,2008)。其中,一个紧迫的问题是缺乏对公共外交实践中国家形象测量和评价工具的理论与实证研究(Banks,2011)。与此同时,有学者认为,相关分析需要包括更广泛的目标群体,如精英、政界人士和记者(Banks,2011)。


此外,政治人类学研究介绍了各国对文化建构国家实体的不同理解。一些研究者采用“激进建构主义”的观点将国家实体仅仅描述为文化发明(Hobsbawm,2006)。其他研究者创建的“民族志”概念,可以或多或少地定义国家的一些连续属性。这些研究者认为,国家的显著维度至少应包括:一个可以居住的独特的“家园”、共同的神话、共同的历史和单一经济体。迄今为止,该领域主要将国家和民族主义作为一种政治意识形态进行语义分析。值得关注的是,国家品牌(Dinnie,2008)和集体认同的研究(David & Bar-Tal,2009)已经开始从Smith(1987)等学者的研究中采纳概念,这些概念包括认知和情感成分的构建。


三 社会心理学视角的应用:偏差地图模型


国家形象是指社会公众(包括一国内部公众和外部公众)对国家客观状态的印象、看法、态度、评价的综合反映(刘小燕,2009),是自我认知(本国感知与表达的国家形象)与他者认知(他国感知与认同的国家形象)之间相互作用的传播过程(杜雁芸,2008)。良好的国家形象可以为一国发展创造有利的外在环境,带来巨大的利益;负面的国家形象则有可能使国家面临重重阻力,最终陷入被妖魔化和孤立无援的境地(吴飞,2015)。


上述思想源于社会心理学领域刻板印象内容模型(the Stereotype Content Model,SCM)的观点(Cuddy et al.,2007)。在刻板印象内容模型看来,国家形象一经稳定,就会成为国家刻板印象。所谓国家刻板印象,是指特定社会群体对于某一国家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综合情况及其国民所持有的固定化、概括化的认知与评价。国家刻板印象是对一个特定国家的代表性特征的共享信念,是经由直接经验或间接通过教育和/或媒体曝光形成和产生的认知与情感过程。例如,Holsti(1962)对美国国务卿杜勒斯进行研究时,把国家形象等同于刻板印象,认为其所拥有的对苏联的形象认知是不变的。


在SCM看来,作为一个群体的成员,对另一个群体进行评估的依据是感知到的后者的意图(温情)以及该群体按照其意图采取行动的能力(能力)。具体而言,温情维度捕捉到另一个群体对自己群体的兴趣,能力维度则反映了感知到的另一个群体按照自己的意图采取行动的能力。如果另一个群体对其所在群体所持的意图被认为是不友好的(或友好的),那么它就被认为缺乏(或富有)温情。如果另一个群体被认为能够按其意图行事,它就被认为拥有能力;如果该群体被视为无法按其意图行事,则被视为缺乏能力。一些研究者结合SCM的观点,主张国家形象包括两个核心维度:一是能力(硬实力);二是品质,即温情(软实力)。前者主要是指国家在政治、经济、军事、科技文化等方面的影响力,后者主要是指国家在公共关系、公共外交、非物质文化等领域的影响力。国家形象反映社会公众对一个国家的能力和品质的认同、喜好与支持程度(邵峰,2014)。


在此基础上,作为SCM的拓展,偏差地图模型进一步丰富了国家形象的结构及其维度研究。在吸收刻板印象内容模型关于能力和温情双维度思想的基础上,偏差地图模型对外群体进行了更加细致的分类(分为四大类:高能力-高温情群体;高能力-低温情群体;低能力-高温情群体;低能力-低温情群体),继而认为各类群体主要会引发外群体产生怜悯(pity)、钦佩(pride)、嫉妒(envy)和厌恶(disgust)四种群际情绪(偏见)和主(被)动助长或伤害性行为。不难看出,在温情-能力这一刻板印象的认知基础上,偏差地图模型将群际偏见归纳为四类群际情感,进而采用行为强度(主动还是被动)和性质(帮助还是伤害)表示歧视与否,形成了一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