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中国治理评论(2020年第2期/总第10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中国治理评论(2020年第2期/总第10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中国治理评论(2020年第2期/总第10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中国治理评论(2020年第2期/总第10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陆丹著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9-01

书籍编号:30675128

ISBN:9787520171892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58750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中国治理评论(2020年第2期/总第10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中国治理评论.2020年.第2期:总第10期/陆丹主编.--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20.9


ISBN 978-7-5201-7189-2


Ⅰ.①中… Ⅱ.①陆… Ⅲ.①社会管理-中国-丛刊Ⅳ.①D63-55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20)第161059号






中国治理评论 2020年第2期 总第10期


主  编 / 陆丹


执行主编 / 杜振吉


出 版 人 / 谢寿光


责任编辑 / 曹义恒


出  版 /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政法传媒分社(010)59367156


     地址:北京市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华龙大厦 邮编:100029


     网址:www.ssap.com.cn


发  行 / 市场营销中心(010)59367081 59367083


印  装 / 三河市东方印刷有限公司


规  格 / 开本:787mm×1092mm 1/16


     印张:9.75 字数:202千字


版  次 / 2020年9月第1版 2020年9月第1次印刷


书  号 / ISBN 978-7-5201-7189-2


定  价 / 69.00元


本书如有印装质量问题,请与读者服务中心(010-59367028)联系


中国治理评论(2020年第2期/总第10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版权所有 翻印必究

编委会


集刊名:中国治理评论


主办单位:三亚学院 北京大学城市治理研究院


CHINA GOVERNANCE REVIEW


编辑委员会


主任:俞可平


主编:陆丹


执行主编:杜振吉


委员(以姓氏笔画为序):


王长江 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


王海明 三亚学院


包雅钧 北京大学


刘建军 复旦大学


米加宁 哈尔滨工业大学


杜振吉 三亚学院


时和兴 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


吴建南 上海交通大学


吴晓林 南开大学


吴理财 安徽大学


张小劲 清华大学


陆 丹 三亚学院


陈国权 浙江大学


周光辉 吉林大学


周红云 北京大学


俞可平 北京大学


袁方成 华中师范大学


姜晓萍 四川大学


黄卫平 深圳大学


曹义恒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景跃进 清华大学


褚松燕 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


编辑部成员:杜振吉 王致兵 杜娟 伍志洁


英文翻译:刘建国 阮曦


2020年第2期(总第10期)


集刊序列号:PIJ-2019-387


中国集刊网:www.jikan.com.cn


集刊投约稿平台:www.iedol.cn

卷首语


2019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提出了“打造人人有责、人人尽责的社会治理共同体”[1]的思想。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进一步强调要“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2]郭道久教授等在《国家与社会协同:“社会治理共同体”的一种理解》一文中认为,社会治理共同体的要素主要来自国家和社会两大领域,新时代的社会治理共同体建设,需要建立在国家与社会协同关系之上,强调国家与社会二者是相互依存的,社会的发展对国家也是一种促进,社会发育过程同时是形塑国家的过程。社会治理共同体建设的最终目的是实现国家与社会相互促进和形塑,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得以充分展现。涂小雨教授撰写的《中国国家能力建设议程:形成逻辑、可持续性与世界眼光》一文,认为中国国家能力建设遵循着独特的逻辑,能够持续推动中国长期稳定发展的政治结构,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当家作主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文章分析和论述了中国国家能力建设的可持续性,并进一步认为,中国国家能力建设的世界眼光,不仅预示着超越西方发达国家的发展,同时意味着强烈的国家治理自信。在国家能力建设中,要准确把握世界格局的深刻变动与中外交流互鉴的深刻变化,秉承对人类命运的深切关怀和全球利益的深度观照,从而为国家能力建设创造和平安定的国际环境。


目前,境外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持续蔓延,国内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在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下,此次疫情防控工作成效显著,充分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是健全国家治理体系、提升国家治理能力的必然要求。周振超教授撰写的《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基于政府间关系的分析》一文,从政府间关系的视角,分析和探讨了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中的主要府际关系结构及其功能实现的机理,并在此基础上,就促进国家应急管理能力体系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进而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的基本思路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该文所提出的观点和思路,对进一步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提高政府处理急难险重任务的能力具有重要的启发意义。


国家与社会的发展是由每个城市的发展组合而成的,城市治理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本期“城市治理”栏目的几篇文章,从不同的角度探讨了城市治理与城市规划、城市发展等方面的问题。卢福营教授撰写的《融合型治理:城中村治理创新的目标与依据》一文,着重探讨了新时代中国城镇化进程中城中村治理创新的目标与依据,认为新时代城中村治理创新的目标模式即融合型治理。城中村融合型治理不仅能够促进城中村的高质量发展和有效治理,而且将有力推动中国社会治理的结构性变迁,助力国家治理现代化。胡郁博士撰写的《基于人工智能与物联网的未来城市规划原则》一文,则针对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新技术对社会生活及城市空间演变的革命性影响,提出和论述了未来城市规划设计应遵循的原则。叶林教授等撰写的《体育与城市:从发展竞争到治理能力》一文,着重探讨了体育与城市竞争力的关系,并从体育与城市定位和城市发展战略的相互影响等几个方面,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和论述。在现代社会,体育已成为城市的有机模块,发展体育事业和体育产业,可以推动城市良性发展,并不断提升城市治理能力。宋林霖教授等撰写的《发展中国家保障性住房政策:问题、趋势及启示——基于拉丁美洲、非洲与亚洲的比较》一文,将视角放在与中国发展较为类似的广大发展中国家,结合亚非拉不同发展中国家推行住房保障的实践案例,讨论了这些国家推行住房保障过程中出现的现实难题,在此基础上就中国未来住房保障问题进行了比较深入的思考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借鉴发展中国家保障性住房政策推行和实施中的经验和教训,可以对我国住房保障领域提出更加系统的改革思路。


本期的“文化产业治理”栏目,分别刊发了傅才武教授和张光教授的研究文章。傅才武教授的文章,考察了发达国家通过法律促进文化和科技融合的实践,以及政府在促进文化与科技融合中的作用,指出随着数字信息技术的飞跃发展,文化生产关系将会在几年内从渐进变革进入颠覆性创新。这种大势的变化要求政府强化对文化科技战略的管理职能。2019年12月面向社会征求意见的《文化产业促进法(草案送审稿)》,作为具有前瞻性的制度架构,在经济发展和制度创新上具有重大意义。但就国家战略目标而言,仍然存在很大的修订和优化空间。张光教授撰写的《中国艺术表演产业体制的变迁》一文,梳理和分析了民国以来中国艺术表演产业体制的变迁,并着重就新中国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艺术表演产业体制的变迁,进行了比较细致的分析和探讨。文章认为,从民国时期到2018年,我国艺术表演产业体制发生了一系列变化。新中国成立后,建立起了一套严密的文化宣传行政管理体制。就艺术表演产业体制而言,改革开放以来民营艺术表演团体重获新生,国有艺术表演团体的事转企改革在中央政府的强力推动下取得了一定进展。中国艺术表演产业国有和民营并存的双轨制现象将长期存在。


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新时期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现代化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适应社会发展新要求和人民群众新期待的必然选择。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不断改革那些不适应实践发展和时代要求的体制机制,逐步形成和建立科学、完备、高效的制度体系,全面提升治理水平。基于这一目的,本刊将继续推出关于国家治理与社会治理、城市治理与乡村治理、治理理论与实践等方面专题研究的佳作,以期推动相关研究的不断深入。


陆丹


2020年7月6日



[1]《全面深入做好新时代政法各项工作,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人民日报》2019年1月17日。


[2]《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在京举行》,《人民日报》2019年11月1日。

国家治理与社会治理


国家与社会协同:“社会治理共同体”的一种理解[1]


郭道久 杨鹏飞[2]


【摘要】社会治理共同体涵盖的各主体主要来自国家和社会两大领域;共同体建设意味着国家与社会之间需要形成紧密联系、合作共赢的协同关系。这种对国家与社会关系的认识超越了传统的二者对立和零和博弈的思维模式,在“社会中的国家”“国家与社会协同”“公共服务中的伙伴”等理论中得到显著体现。新时代的社会治理共同体建设,需要建立在国家与社会的协同关系之上,强调国家与社会二者是相互依存的,社会发展对国家也是一种促进,社会发育过程同时是形塑国家的过程。为此,在国家领域,要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在社会领域,要不断增强社会活力,扩大社会参与,推动社会组织的发展;其最终目的是实现国家与社会相互促进和形塑,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得以充分展现。


【关键词】社会治理;社会治理共同体;国家与社会;协同


《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将社会治理制度作为13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之一。这一制度的特色在于“共建共治共享”,这是对长期以来推行的政府单一主体模式的超越,是对党的十八大以来“五位一体”社会治理格局的深化,最终是要实现“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民主协商、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科技支撑的社会治理体系”,建设“社会治理共同体”。“社会治理共同体”概念及其理论的提出,意味着我国对社会治理现代化的规律有了新的认识。所谓“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就是政府、市场、社会领域的各种主体都是社会治理的参与者,它们需要相互协商、合作,各尽所能,最终共享社会治理的成果。社会治理的各种参与主体,主要来自国家和社会两个领域,体现为“党委领导、政府负责”和“社会协同、公众参与”。建设社会治理共同体,意味着国家与社会的关系发生了重要变化,协同成为二者关系的核心。因此,本文将从国家与社会的协同关系角度,对社会治理共同体及其建设问题进行分析和探讨。


一 国家与社会是社会治理共同体的基本要素


社会治理共同体是2019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提出的,其基本要求是“打造人人有责、人人尽责的社会治理共同体”。“社会治理共同体”概念及其理论的提出,标志着我国社会治理的理念取得重大进展。


(一)社会治理共同体及其内涵


共同体思想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马克思主义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社会发展的理论结晶。马克思分析总结了萌芽于古希腊,一直延续到黑格尔和费尔巴哈等人的“共同体”思想,在批判性思考的基础上提出人类社会发展会经历“自然共同体”“抽象共同体”“国家共同体”“真正共同体”等不同的形态。原始社会的氏族部落是一种自然共同体,当时的人基于基本的生存需求而聚合成共同体,这种自然共同体履行的是基本的社会管理职能。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自然共同体发生异化,公共权力被少数人掌握而首先服务于阶级利益,国家因为阶级之间的斗争而产生。国家共同体既是社会的组织,也是阶级的组织。当人类社会进入共产主义,人已经获得真正的解放,生产力高度发达,此时的人类共同体将是真正的共同体——自由人的联合。可见,马克思主义认为,共同体是人类生存的基本形式。


马克思主义的共同体思想为人类社会指明了发展的方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进入新时代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就共同体做出了一系列新的重要论述,包括“人类命运共同体”“生命共同体”“利益共同体”“上海合作组织共同体”“核安全共同体”等。可见,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人不仅在国内问题上坚持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在国际问题上也立意高远,为全人类的利益而努力。“社会治理共同体”则是中国共产党在马克思主义共同体思想的指导下,顺应社会治理的现实需求而提出的全新理念,它强调人们基于对美好生活的追求而在社会治理中形成紧密联系的集体。“人人有责”,意味着不仅是政府,公众、企业、社会组织等都是社会治理的建设者;“人人尽责”,意味着所有参与者都要主动作为,不存在局外人,社会治理需要全社会同心同德、凝心尽力;“人人享有”意味着全社会共享机会与成果,社会治理搞得好会惠及每一个人。


从共同体的高度来认识和推动社会治理,体现了新时代社会治理在观念和价值层面的升华。其一,社会治理共同体强调多主体参与和多种治理方式应用。通过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政府购买公共服务、“三社联动”、政民互动平台、基层协商机制等多种形式,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公民等各种主体都以适当方式参与到社会治理中,承担各自的职责,履行相应的义务。政府作为传统的社会治理主体,仍然在不断改进和完善社会治理的机制,如“放管服”改革、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优化营商环境等。其二,协商是社会治理的重要黏合剂。社会治理涉及的面非常广,很多事情与公众的切身利益直接相关,还要解决一些社会矛盾冲突,因此各种协商机制在社会治理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其三,以人民为中心是社会治理的根本价值取向。社会治理的参与主体虽然比较多,但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必须是人民的利益,人人享有、人民受益,这样的社会治理才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的体现。


(二)国家、社会与社会治理共同体


新时代社会治理共同体涵盖了党委、政府、公众、社会等不同行为主体。从传统的政治学分析框架出发,这些主体大体上可以区分为国家和社会两大领域。国家领域主要涵盖政党和政府,社会领域主要涵盖公众和社会,而这里的社会应是一个中观的概念,不仅指社会组织,还包括媒体以及本属于市场领域的企业等主体。


国家作为一种“特殊的公共权力”[3],虽然是从社会中产生,但又有着显著的日益与社会相脱离特点;在阶级社会中,国家首先是统治阶级维护自身利益的工具,而在社会主义社会,国家是为绝大多数人的利益服务的。新时代社会治理的基本追求就是实现人民的美好生活要求,现时代的社会主义中国主要由党和政府在社会治理中发挥主导作用。各级党委是社会治理的领导力量,党中央要制定社会治理的基本路线和方针,确定社会治理的重大战略方向;基层党组织要充分发挥引领作用,通过加强基层党建、发挥党员模范带头作用等形式,凝心聚力,攻坚克难。政府是社会治理的主要责任人,承担着社会治理中最主要的工作,负责将党委的战略主张变成现实,组织各方力量共同协作完成各项工作。显然,在国家领域,社会治理的主体还是传统的组织和力量,但党和政府承担的责任加重了,其理念和活动方式也会发生适应性变化。


社会是相对独立于国家的领域,因为其不涵盖政治生活和政治关系,因而不是一个大社会的概念。从社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