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白族口承文艺非遗信息资源建设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白族口承文艺非遗信息资源建设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白族口承文艺非遗信息资源建设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白族口承文艺非遗信息资源建设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舒宝淇,黄体杨,王晋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8-01

书籍编号:30675130

ISBN:9787520170963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42457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白族口承文艺非遗信息资源建设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白族口承文艺非遗信息资源建设研究/王晋等著.--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20.8


ISBN 978-7-5201-7096-3


Ⅰ.①白… Ⅱ.①王… Ⅲ.①白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信息资源-资源建设-研究-中国 Ⅳ.①K285.2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20)第147504号


白族口承文艺非遗信息资源建设研究


著者/王晋 黄体杨 舒宝淇 等


出版人/谢寿光


责任编辑/李建廷


出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010)59367215


地址:北京市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华龙大厦 邮编:100029


网址:www.ssap.com.cn


发行/市场营销中心(010)59367081 59367083


印装/三河市尚艺印装有限公司


规格/开本:787mm×1092mm 1/16


印张:12.75 字数:201千字


版次/2020年8月第1版 2020年8月第1次印刷


书号/ISBN 978-7-5201-7096-3


定价/98.00元


本书如有印装质量问题,请与读者服务中心(010-59367028)联系


版权所有 翻印必究

白族口承文艺非遗信息资源建设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一章 绪论


第一节 研究背景


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下简称“非遗”)是世界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它记载和传承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历史文化,是人类文化“活的记忆”。200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中界定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概念,自此掀起了全世界非遗保护的热潮。当前,世界各国都非常重视非遗保护工作,纷纷出台相关法律、政策和措施,强化对非遗的保护和传承。从20世纪50年代日本提出“无形文化财”的概念开始,世界范围内非遗研究开始起步,尤其是进入21世纪以后,关于非遗的研究成果增长速度明显加快。


中华民族拥有璀璨的历史文化遗产,但开展系统全面的非遗保护工作也只有十几年的时间。我国2004年8月28日正式加入《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2005年3月26日国务院办公厅制发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成为我国非遗保护的主要政策依据。[1]《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于2011年2月25日通过公布,自2011年6月1日起施行,该法律的颁布和实施是我国文化领域的重要事项,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在文化领域颁布的第二部法律(此前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该法律奠定了我国非遗保护工作科学性、规范性和持久性开展的基础。[2]这标志着我国的非遗保护已上升到法律层面。


我国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国家,56个民族共同创造和发展了中华民族的灿烂文化。随着全球化、信息化、城市化进程的快速推进,少数民族文化受到了各种外来文化的强烈冲击,许多少数民族文化正在迅速消亡,因此少数民族非遗的保护和传承问题越来越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在中央政府和各级相关部门积极推进少数民族非遗保护工作的同时,近年来学术界关于少数民族非遗保护的研究成果也不断涌现。国内非遗研究基本上兴起于21世纪初,虽然起步较晚但近年来成果卓著。如图1-1所示,笔者通过检索中国期刊网(CNKI)题名中包含非遗的期刊论文和学位论文,检索到的国内最早的研究非遗的学位论文发表于2005年,以后基本呈平稳发展状态,而期刊论文方面也基本上是于2005年开始呈加速增长态势,2011年以后进入稳定发展状态,每年保持1000篇以上的发文量。在著作方面,通过检索读秀数据库,笔者发现我国2003年开始出版非遗研究的相关著作,且大多是一些非遗的会议文集、名录介绍和申报指南等,直到2006年以后才开始大量出版非遗的学术研究著作。就课题立项而言,随着非遗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非遗学术研究也获得了各级各类研究基金的资助。从国家社科基金层面来看,非遗研究获国家社科基金立项最早始于2004年,如图1-2所示,自2011年以后非遗研究获国家社科基金立项的数量出现爆发式增长,尤其是2012年立项24项,此后还出现了一批重点项目和重大项目,可见非遗研究越来越受到国家层面的高度重视,越来越多的非遗研究获得国家社科基金立项,这大大地推动了我国非遗研究的全面深入开展,同时也使得非遗研究从单一的基本概念界定和项目介绍逐步细化为多领域、多视角、跨学科的研究,并逐渐成为各学科学术研究的热点问题。


白族口承文艺非遗信息资源建设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1-1 国内非遗研究发文量统计


资料来源:中国期刊网。


白族口承文艺非遗信息资源建设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1-2 非遗研究获国家社科基金立项统计


资料来源: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数据库。


本研究正是在学术界广泛研究少数民族非遗的热潮中展开的,研究过程中笔者多次深入白族地区对大本曲、吹吹腔、白剧等非遗项目进行深入的调查研究,先后拜访了多位非遗传承人,走访了多地的文广局、非遗中心、文化馆、图书馆、档案馆、博物馆等机构,对典型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进行调查,较为系统地了解了基本状况,收集了一定数量的与大本曲、吹吹腔、白剧等非遗相关的政策文件、申报资料、传承人剧本(曲谱)、表演视频、传承人访谈录音等宝贵资料。通过文献收集和田野调查研究,笔者深刻体会到这些非遗项目及传承人的生存和发展面临的种种困难,尤其是许多传承人年事已高,而年轻人中又少有人愿意继承。另外,大本曲、吹吹腔、白剧作为表演艺术形式需要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和繁荣的表演市场才能发展和传承,而目前无论是群众基础还是表演市场的现实状况都不容乐观。总之,大本曲、吹吹腔、白剧等非遗的发展和传承面临困境与危机,加强其保护与传承工作刻不容缓。


针对非遗的保护和传承问题,近年来各级地方政府在国家非遗法框架下,推出了相关政策措施,尝试通过多种手段加强非遗的保护和传承工作,获得了一定的成效,但仍存在很多问题和矛盾有待进一步解决。学术研究领域多从民族学、社会学、艺术研究等角度入手,对大本曲、吹吹腔、白剧的艺术表演形式开展研究,主要研究其文学艺术价值和社会价值。笔者着力从信息资源视角审视白族口承文艺非遗的保护问题,重点关注白族口承文艺非遗的信息资源建设和协同保障机制问题。本书以《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为法律依据,以信息资源建设基本理论和非遗相关理论为理论基础,对白族口承文艺非遗进行系统深入的研究,以期能对白族口承文艺非遗的信息资源建设和协同保障机制问题提出具有一定可行性的对策建议和具体措施。


第二节 概念界定


本书涉及的相关概念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非遗;二是白族口承文艺非遗;三是非遗信息资源。开展研究之初应对这些概念、术语和提法进行必要的解释和界定,从而明确研究对象、研究范围和研究内容。


一 非遗


“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一个学术术语,是20世纪80年代才出现的一个新概念,此概念最早可追溯到日本在1950年颁布的《文化财保护法》,该法案第一次提出了“无形文化财”的概念。学术界一般认为“无形文化财”的概念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概念的主要渊源之一,并且在内涵、外延上与“非物质文化遗产”概念基本一致。[3]200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概念进行了正式界定,即指被各社区、群体,有时是个人,视为其文化遗产组成部分的各种社会实践、观念表述、表现形式、知识、技能以及相关的工具、实物、手工艺品和文化场所。各个群体和团体随着其所处环境与自然界的相互关系和历史条件的变化不断使这种代代相传的非遗得到创新,同时使他们具有一种认同感和历史感,从而促进了文化多样性和人类创造力的产生。[4]2004年8月我国正式加入《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并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批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的决定》,从此开启了我国非遗保护的政策历程,此后我国政府制发了一系列政策文件推进我国非遗保护工作。2011年2月25日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规定:“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指各族人民世代相传并视为其文化遗产组成部分的各种传统文化表现形式,以及与传统文化表现形式相关的实物和场所。包括:(一)传统口头文学以及作为其载体的语言;(二)传统美术、书法、音乐、舞蹈、戏剧、曲艺和杂技;(三)传统技艺、医药和历法;(四)传统礼仪、节庆等民俗;(五)传统体育和游艺;(六)其他非物质文化遗产。”[5]目前无论是法律政策层面还是学术研究领域,对非遗的概念基本已达成共识,较少有学术争议和概念不明晰的问题,因此本书也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的法律框架下展开学术研究。


二 白族口承文艺非遗


白族是云南的土著民族之一,经过历史变迁和人口迁移现在主要分布在云南、贵州、湖南等省份,其中云南省的白族人口最多,主要居住在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白族是一个历史悠久、文化灿烂、非遗资源丰富的民族。白族的民间曲艺和民间戏剧形式多样、内容丰富,长期以来通过艺人的口头传承和现场表演流传于白族地区,其中大本曲、吹吹腔和白剧是流传最广的三种艺术形式。


大本曲是白族地区历史最为悠久、流传最广的民间曲艺形式,是白族特有的一种民间曲艺形式。大本曲,又名本子曲,意思是“一大本的曲子”[6]。一般认为“曲”就是汉语所说的“曲艺”。大本曲历史悠久,表现形式多样,深受白族人民喜爱,白族民谚云:“不放盐巴的菜肴吃不成,不唱大本曲的日子过不成。”[7]大本曲至今仍在白族人民的生产生活中有重要影响,白族人民每逢春节、火把节、本主节、中元节等传统节日,或遇家中办喜事、过生日、盖新房等重要事情,都要请大本曲民间艺人来演唱。近年来随着国内外非遗保护工作的广泛深入开展,大本曲作为一种非遗,其社会价值、艺术价值和学术研究价值越来越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2006年大理市被认定为“白族大本曲之乡”,列入云南省第一批非遗保护名录;2011年白族大本曲被列入大理白族自治州州级非遗保护名录。


吹吹腔又名“吹腔”,俗称“板凳戏”,是流行于云南省云龙、鹤庆、剑川、大理、洱源等地的白族传统戏剧,具有悠久历史和鲜明的艺术风格。吹吹腔是云南最古老的戏曲剧种之一,如今依然是白族人民喜闻乐见的剧种,尤其是在大理州的云龙地区仍然很兴盛,每逢节庆或遇家中办喜事、过生日、盖新房都常演吹吹腔。2006年3月,云龙县作为“吹吹腔艺术之乡”被列入云南省第一批非遗保护名录。2008年,云龙县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吹吹腔艺术之乡”。


白剧是流行于云南省大理地区的少数民族剧种,以吹吹腔、大本曲两大声腔作为音乐主体,并吸收了其他白族民间音乐作补充。1962年随着大理白族自治州白剧团的成立正式定名为“白剧”。白剧团曾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少数民族剧种“天下第一团”,并多次受到中央领导人接见。2008年白剧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如今白剧与吹吹腔、大本曲并存发展,同为白族人民喜闻乐见的民族文化艺术形式,白剧以舞台艺术表演为主,大本曲和吹吹腔主要发展民间艺术表演。


大本曲、吹吹腔和白剧三种艺术形式在历史渊源、唱腔音乐、剧本剧目、舞台表演等方面有着紧密的联系,如今都是白族人民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本书主要从非遗视角研究大本曲、吹吹腔和白剧三种艺术形式,鉴于三者之间的有机联系,有必要对其进行统一的概念界定。在已有的文献资源中并未对三种艺术形式进行统一的命名和概念界定,可供参考的主要是董秀团的论文《少数民族民间口承文艺资源的保护及发展——以白族大本曲为例》,文中提出了“少数民族民间口承文艺资源”这一概念,文中将大本曲作为白族民间口承文艺资源的代表,认为大本曲主要是通过艺人的口头传承和现场表演流传于白族地区,虽然在民间流传着许多大本曲的曲本,但是口头传承和现场展演的形式更突出,是存活在口头的艺术形式。[8]受该观点的启发,笔者认为吹吹腔、白剧和大本曲一样也具有口头传承和现场展演的共性,同样都是白族传统艺术形式,也都被认定为非遗保护项目,因此本书将研究对象大本曲、吹吹腔、白剧统称为白族口承文艺非遗。


三 非遗信息资源建设


探讨非遗信息资源建设的概念,必然要提及信息资源的概念,关于信息资源的概念,已有众多学者对其进行了阐述,虽然不同学者的观点各有侧重,但对信息资源概念的核心要素基本达成一致观点,达成共识的有三点:一是信息资源是人类加工的可以存取和能够满足人类利用需求的资源;二是信息资源是经过采集、组织和开发利用的信息资源体系;三是信息资源是各种媒介信息的集合。信息资源的形成必然伴随着信息资源建设的过程,信息资源建设就是人类对处于无序状态的各种媒介信息进行选择、采集、组织和开发等活动,使之成为可资利用的信息资源体系的全过程。[9]


随着全社会非遗保护意识的不断增强,与非遗相关的各种信息资源也在快速增加,非遗信息资源的学术研究也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目前非遗信息资源的相关研究中并未对非遗信息资源的概念进行专门探讨,也并未形成一致的概念界定,已开展的相关研究重点是探讨非遗信息资源的建设工作,一些学者提及非遗信息资源的形成与非遗的关系问题。李珊珊等认为,非遗信息资源的档案式管理是利用拍照、录音、录像等记录方法,将活态的非遗固化至一定的载体上,形成了非遗信息资源。[10]李波认为与非遗有关的信息资源既是非遗展现和继承的媒介与载体,又是非遗发展与传承的产物。[11]可以看出,学者们普遍认为非遗信息资源是活态非遗的固化和记录,是保护、传承和发展非遗的重要媒介与载体。参照信息资源建设的概念,笔者认为非遗信息资源建设是人类对无序的各类非遗信息进行采集、组织、开发利用等活动,将活态的非遗固化至一定的载体上,形成可资利用的非遗信息资源体系的全过程。


第三节 文献综述


笔者借助于SpringerLink数据库、维普数据库、读秀数据库、万方数据库、中国期刊网(CNKI)等平台进行文献调查,主要从大本曲、吹吹腔、白剧、非遗、非遗信息资源的相关研究五个方面展开文献综述。


一 大本曲相关研究


通过全面的文献调查,并系统阅读著作、期刊论文和学位论文,可以了解目前白族大本曲研究的现状,总体来看关于大本曲的文献数量并不多。通过多方收集,笔者了解到的大本曲相关研究著作主要有:徐嘉瑞的《大理古代文化史稿》、张文勋的《白族文学史》、禾雨记译的《云南民间音乐——大本曲音乐》(以下简称《大本曲音乐》)、大理白族自治州文化局编的《白族大本曲音乐》、大理市文联和文化局以及文化馆共同编写的《白族大本曲音乐》、大理州文化局编的《白剧资料集》、薛子言主编的《白剧志》、李晴海主编的《白族歌手杨汉与大本曲艺术——杨汉先生诞辰105周年纪念文集》、杨政业主编的《大本曲简志》、大理市文化局和大理市文化馆以及大理市图书馆共同编写的《大本曲览胜》、董秀团的《白族大本曲研究》。这些著作中一些早期的珍贵文献已经很难获得,笔者收集到的一些早期著作都是在旧书网购得的。期刊论文和学位论文总体数量也较少,笔者检索了中国期刊网(CNKI)发现大本曲研究的相关论文基本上是2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