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启蒙运动的纲领:《百科全书》序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启蒙运动的纲领:《百科全书》序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启蒙运动的纲领:《百科全书》序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启蒙运动的纲领:《百科全书》序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一份启蒙先哲的伟大思想规划!一幅博学之士的世界知识图景!

作者:(法)达朗贝尔(D\'Alembert),徐前进译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2-01

书籍编号:30676269

ISBN:9787208161061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96829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启蒙运动的纲领:《百科全书》序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启蒙运动的纲领:《百科全书》序言/(法)达朗贝尔(D\'Alembert)著;徐前进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20


ISBN 978-7-208-16106-1


Ⅰ.①启… Ⅱ.①达… ②徐… Ⅲ.①启蒙运动-纲领 Ⅳ.①B504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9)第217500号


责任编辑 范 晶


装帧设计 COMPUS·道辙


启蒙运动的纲领:《百科全书》序言


[法]达朗贝尔 著


徐前进 译


出  版 上海启蒙运动的纲领:《百科全书》序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200001 上海福建中路193号)


发  行 上海人民出版社发行中心


印  刷 常熟市新骅印刷有限公司


开  本 889×1194 1/32


印  张 4.75


插  页 21


字  数 77,000


版  次 2020年2月第1版


印  次 2020年2月第1次印刷


ISBN 978-7-208-16106-1/Z·215


定  价 48.00元

译者序


达朗贝尔(Jean Le Rond d\'Alembert)是18世纪法国“百科全书派”(Encyclopédiste)的中坚力量。作为一个重要的学派,“百科全书派”体现了法国现代学派的特点:从人员结构上看是松散的团体,相互之间素昧平生,但在思想意义上,这个团体却具备塑造时代思想的力量。“百科全书派”的存在得益于17世纪后期欧洲的“文学共和国”(République des lettres)。这是一种语言和知识交流的新机制。各地科学院、读书会、咖啡馆、邮政系统是这个机制的实体机构,但更重要的是一批对于新知识充满好奇的普通人。在教权和旧制度下,他们的意义往往是被忽视或被隐藏的,但在新的交流机制里,对于未知的好奇使之突破了固化的身份。与之相关的是,一套评判个体生命意义的新标准出现了。一个人不论出身、阶层归属或经济地位,只要有力量、有勇气向公众阐述新知识,就能在旧制度之外获得荣誉。由于青年人有更多的好奇心以及实践的勇气,他们进入现代历史的可能性也就更大。在法国革命中,大批青年人借助于政治理念和突发事件进入现代历史领域,而启蒙时代的年轻人靠的是对于生活的观察能力、逻辑能力、审美能力和语言能力。达朗贝尔以这样的方式进入了现代历史领域。


达朗贝尔最初致力于学习神学与法律,之后转向数学和物理研究,其间受到牛顿理论的影响。由于出色的成就,他在24岁时入选巴黎皇家科学院(Académie royale des sciences de Paris),由此进入“文学共和国”,并有机会参与以狄德罗为主导的“百科全书派”的研究规划。在编写《百科全书》前,达朗贝尔负责为之撰写一个序言,向公众说明编写计划、相应的理念及其对于现代知识生产的意义。《百科全书》受到笛卡尔风格的影响,同时也受到培根、洛克、牛顿、钱伯斯(Ephraim Chambers)等英国思想家的影响,而且后一类影响看似更重要。但达朗贝尔在序言中说明了一个观点,即法国的经验主义。一般而言,经验主义被视为英国的思想传统,理性主义被视为法国的思想传统,但在考察这部序言的主要理念、《百科全书》的编写过程以及法国现代技术和知识状况时,我们会发现这种概括并不准确。18世纪,法国知识界在理性主义之外已经具备完善的经验主义方法。


在大数据时代,翻译这篇序言的意义是什么?20世纪后期,历史研究在西方学术界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批评,主要针对事件、档案与现代历史解释之间的断裂。历史学家做出了一系列回应,并在历史研究的方法和视野上有很多改变,包括微观史、新文化史、历史人类学、全球史等,改变宏观叙事的不足,以更直接的因果关系解释事件的内在联系。但20世纪末,西方学术界在反思这场争论的进程时认识到上述改变并不能从根本上应对“历史研究的危机”。近十年,西方学术界又提出了很多方案,包括档案转向、日常生活理论、宏大叙事和长时段回归等。其中,宏大叙事和长时段回归尽管受到了很多批评,但在全球化和大数据时代,中国学术界和西方学术界都对此有所期待。


什么是大数据时代的宏观叙事?如果再像之前一样扩大历史分析的时间范畴或空间范畴,这种回归的意义并不大,甚至不能超越20世纪后期兼具宏观视野和微观视野的全球史方法。达朗贝尔的《〈百科全书〉序言》以及在相关理念的引导下编写的《百科全书》提供了一种从人类知识生产的角度构建宏观叙事的方法,其主要特点是避免现代分科制度引起的知识类别之间的分裂,重视思想与实践的关系,构建人类知识的整体性。这是跨学科、跨地域、跨语言的世界知识图景,其中隐藏着学术研究的新视野,包括语言社会学、物质史、阅读与出版、自然伦理、日常生活与实践、医学与疾病、身体与心理、微观与全球分析等。所以,在大数据时代,《百科全书》和《〈百科全书〉序言》有重新解读的重要性,这是法国启蒙运动中迄今尚未被全面解读的思想遗产。


徐前进

第一部分


我们向公众呈现的这部《百科全书》,正如题目所示,是一个文人团体的作品,即使我们未参与其中,我们也确信这部作品的所有撰稿人都是名副其实的博学之士。但这样的结论只能由学者来评判,我们要做的至少是为这项伟大的事业排除那些最能妨碍它成功的不利因素。这项事业显然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能力,我们不会莽撞地独立承担,作为编者,主要的职责在于统筹规划诸多撰稿人所提供的材料。之前,我们已经在一份《〈百科全书〉写作计划》中阐述了这个立场(1)。该《写作计划》应该置于卷首,这样就能提前回答诸位先生和学者(文人)的问题。他们不明白单凭两个人如何能处理所有科学艺术的知识,而他们对于这项事业赞誉有加,也确实阅读了我们之前的《写作计划》。因此,能够一劳永逸地消除对于这项事业的不利因素的唯一方法是将我们的《写作计划》置于卷首,以求消除误解。这是为了那些并不看好这项事业,并认为我们的事业不会长远的读者而写的。对于其他人,我们会提供尽可能详细的编纂细节,并置于这篇序言之后。细节描述,无论就性质还是内容而言都是重要的,但要有哲学思考。


我们所出版的作品有两个目的:作为一部《百科全书》,它应该尽其所能地展示人类知识的谱系与传承;作为一部关于科学、艺术与工艺的理论词典,它应该包含各类科学与艺术的普遍原理和最基本的细节知识,无论是关于启发心智的还是介绍机械原理的知识。前一个目的是这部《百科全书》的基础,后一个目的是它的内容。我们这篇序言的结构就是基于这两点考虑:它既是一部《百科全书》,又是一部理论词典。对此,我们会仔细考虑,按部就班地做,也会寻求那些能实现上述两个目的的方法。


只要思考一下各类科学发现之间的关系,就会知道科学与艺术是互相促进的,而且它们之间有联系的纽带。每门科学与艺术都是特别的,如果将之归结为几条概括性的原理或几个总结性的概念,那是很难的。同样,将人类科学的无限分支归结为一个体系也不容易。


关于我们所从事的这项事业,首先要做的是检验知识的谱系与演变,知识产生的原因和各自的特点,如果人们认可我们这样说的话,总之就是要寻找我们观念的起源与演变。在对科学与艺术的百科全书式的列举过程中,我们会得到很多启示。除此之外,相关的思考应该置于这样一部关于人类知识的理论词典的卷首。


知识可以分为直接性的知识和反思性的知识。直接性的知识是不经过我们的主观愿望而即刻得到的。心智的大门是敞开的,这些知识毫不费力地进入我们的思想。反思性的知识是我们的心智根据已有的直接性的知识而努力寻求的,在它们之间寻求共同点,以及相互的联系和组合。


所有直接性的知识是通过我们的感觉而获取的。由此可见,我们的思想都是来源于我们的感觉。哲学先贤的这个原则长期以来被经院哲学家奉为圭臬,因其由来已久,所以经院哲学家欣赏不已,他们对这个原则的形式与神秘的本质也不吝嘉言。同样,在哲学复兴的时代,这个观念如同那些本该被区别看待的错误意见一样受到礼遇。人们又将这两种观念分开,因为没有比与错误为邻或与之混在一起更能对真实造成危险,或使之更多地暴露于无知的情况。天赋观念的体系在一些方面是吸引人的,甚至因其鲜为人知而使人惊叹,它由此取代了经院哲学的“所有观念来源于感觉”的条规,并盛行了一段时间,至今还有拥护者。当真理受到偏见与诡辩的驱逐时,它是很难找到立足之地的。近期以来,人们大致同意古人在这个问题上是正确的。当然,在其他问题上,现代人也认同古人的观点。


我们感觉的存在是确定无疑的。若要证明感觉是所有知识的基础,只要证明感觉的具体意义就足够了。在健全的哲学中,所有以事实或普遍认可的真理为基础的演绎要优于那些以假设(哪怕是巧妙的假设)为依据的演绎。如果要培育纯粹的理念,我们要考虑到感觉,既然如此,又为什么要假定我们先天就有纯粹的观念?下面我们将详细论证观念的唯一起源是感觉。


感觉教会我们的第一类知识是我们本身的存在,当然这种存在与感觉也不可分。反思性的知识也会降临到我们身上,也就是说降临到构成我们本质的思想性的原理上,这个原理与我们的本质是相同的。我们要归于感觉的第二类知识是外部物体的存在,其中包括我们的身体。直到我们清楚地了解关于自身的思考性原理的性质之前,我们的身体也是一种外部的存在。无数的外部物体对我们产生了如此强烈、如此持久的作用,以至于我们完全融入了外部世界。但在反思性的思想从内部召唤我们的时候,我们又因为那个把我们包围得严严实实的外部感觉世界而丢弃内在的世界,我们由此远离了当初的宁静。从如此多样的感觉中,我们观察到了和谐与细微的差别,它们使我们感受到那些非我们所愿的情感。相比于我们所愿的、支配我们的反思性观念或是感觉的确定性,所有这些在我们心里形成了一种难以克制的倾向,即要证实我们从中获得感觉的众多物体的存在,那也是我们的感觉产生的原因。很多哲学家认为这是上帝的力量,也是关于物体存在的最有说服力的论证。实际上,在每种感觉与产生这种感觉的物体或我们所认为的产生感觉的物体之间没有关联,通过由此及彼的模糊推理也不能发现这样的关联,但是存在着一种本能,它比理性更为确定,我们可借此跨越感觉之间或物体之间的障碍。这种本能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当外部物体消失的时候,它还能继续存在一段时间,但这些物体再次出现时并不会让它更有力量。因此,我们毫不犹豫地断定:感觉有一个我们所假定的外在于我们的原因,这个真实存在的原因所导致的结果与我们所感受到的别无二致。我们不要模仿蒙田提及的那些哲学家,当有人问他们关于人类行为的原则时,他们偏要证实人类是否存在。我们并不想在一个连怀疑主义者都不争论的事实上故弄玄虚,只是想把阐明这个原理的任务交给那些知识渊博的经院哲学家。如果可以,也应该由他们来判断我们的心灵在走向外部世界的第一步时应该遵守什么方式。在这一过程中,有很多感觉既会迫使心灵走向外部世界,又会限制它,一方面感觉将心灵引向外在的物体,另一方面又会将心灵限制在它所圈定的狭小空间里。


在所有那些以其存在影响我们的物体中,当属身体对我们的触动最大,因为它与我们的关系是内在而亲密的。但是只要能感受到身体的存在,我们就会发现身体所要求我们注意的情况,也就是避开它所面临的危险。由于要满足成千上万的需求,而且它又对外部物体的动向是那么敏感,如果我们对它的存在不关心,它很快就会消亡。但不是所有的外在物体都会让我们不舒服,其中有一些也会因为它们的动向而使我们获得快乐。但这是人的不幸之处,痛苦是我们感受最强烈的情感,而快乐的影响要逊于痛苦,也不足以抚慰我们的痛苦。一些哲学家,他们在痛苦中忍住呼喊,依旧坚持痛苦不是坏事。这是没有根据的观点。另一些哲学家将幸福放在感官之前,这也是没有根据的,为此他们也从没有远离对这种观点的后果的忧虑。如果人人都满足于将痛苦排除在现实生活的美好境地之外,并认可这样的观点,即尽管不能达到那个美好的境地,但人人根据自己的用心与知觉而能或多或少得以察觉到这个美好的境地,那么他们将会对自身的本质有更好的认识。这些顺理成章的思考必然会触及那些沉浸于自我、不受教育或研究偏见影响的人,它们是人在观察物体时获得的第一印象,也可以将之归结为心灵的第一次活动。在有智慧的人看来,这是值得珍惜的,也值得去亲身观察。而庸俗的哲学家会忽视或否认它们,甚至否认这些原理的真实性。


要想让我们的身体远离痛苦与毁灭,就有必要检验在众多外部物体中哪些是有利的,哪些是有害的,然后趋利避害。一旦开始检验这些物体,我们就会发现其中有很多是与我们完全相像的,也就是说它们的外观与我们一样。此外,凭借初次观察,我们会发现它们还有与我们一样的感觉。所有这些会让我们考虑到它们有与我们一样的需求,以及满足这些需求的物质条件。所以,我们应该与这些物体联系起来,这会更加有助于区分自然界中哪些对我们的存在是有利的,哪些是有害的。观念的沟通是这种联系的原则与基础,发明沟通的符号也是势所必然的。这是众多社会团体形成的根源,语言由此产生。我们会有与其他人交流沟通的强烈动机,而这会扩展我们的观念,也会孕育新观点。在沟通中产生的新观念与我们独处且没有这样的帮助而获得的观念是大不一样的。


这种由强烈的动机所促成的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扩展了我们思想的广度,而且这种思想是新颖的。如果没有这种交往,那么情况将会不同。这些相互的交往,连同与我们的近邻在感觉上的相似处,会不会有力地证明一个结论,即关于那些令我们惊奇的物体的存在是不可否认的?这些应该由哲学家来判断。为了将结论限定于我的话题之内,我要说清楚的是:我们在这样的相互沟通中所发现的乐趣与益处,包括与他人分享我们的观点,或是别人的观念启发我们的观念,会使我们越来越加强这个团体的联系,并使它变得对我们尽可能有益。但这个团体的每个成员都试图从团体中获取更多的利益,并且各个成员之间为此存在竞争,而竞争的热情与沟通的热情同样高涨。尽管人人都有平等的权利,但获取的利益却不平等。一个如此合理的权利,在实行时却为野蛮的不平等法则所妨害,即所谓的最强者的法律。这类法律横行时人类会变得如同动物,它的滥用却轻而易举。因此,自然界赋予一些人的身体力量本应是去帮助和保护弱者,但恰恰相反,它成了强者欺压弱者的根源。但压迫越是粗劣,受到压迫的弱者就越会失去耐心,因为他们也感受到没有什么规则能强迫他们接受压迫,因此就产生了不公正的观念以及道德意义的善与恶。很多哲学家试图寻求相关的法则。自然界的呼唤在所有人的心里都会产生回响,同样那些最野蛮的民族也能听得到。我们在心中发现的自然法律也要归因于此,这是人类必须制定的第一律法的根源所在。如果没有这些法律的帮助,自然法有时也是很有威力的,即使不能消除压迫,至少能将之限定在一定范围内。因此,我们所经受的不道德行为的恶会在我们心中产生关于善而不是关于恶的反思性的知识。这是一种珍贵的知识。相反,如果人与人之间有良好的团结与平等状态,这种知识就不会产生。


在关于公正与不公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