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论精神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论精神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论精神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论精神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如果你读过卢梭,那么也不容错过爱尔维修!

作者:(法)爱尔维修(ClaudeAdrienHelvetius),杨伯恺译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5-01

书籍编号:30676282

ISBN:9787208156579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79938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论精神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论精神/(法)爱尔维修著;杨伯恺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8


ISBN 978-7-208-15657-9


Ⅰ.①论… Ⅱ.①爱…②杨… Ⅲ.①爱尔维修(Helvetius,Claude Adrien 1715-1771)-哲学思想-研究 Ⅳ.①B565.291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9)第004313号


责任编辑 毛衍沁


封面设计 周伟伟


论精神


[法]爱尔维修 著


杨伯恺 译


出  版 上海论精神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200001 上海福建中路193号)


发  行 上海人民出版社发行中心


印  刷 常熟市新骅印刷有限公司


开  本 635×965 1/16


印  张 11.75


插  页 4


字  数 123,000


版  次 2019年5月第1版


印  次 2019年5月第1次印刷


ISBN 978-7-208-15657-9/B·1380


定  价 46.00元

作者简介


爱尔维修(1715—1771),18世纪著名法国作家、哲学家。曾和狄德罗、霍尔巴赫等人参加了《百科全书》的编辑工作,对封建制度及教会进行了无情的揭露和批判。著有《论精神》和《论人》等。

译者简介


杨伯恺(1892—1949),原名杨洵,字道融。1919年赴法国勤工俭学。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其译作有霍尔巴赫《自然之体系》、孔狄亚克《认识起源论》、赫拉克利特《哲学思想集》、狄德罗《哲学原理》等。

内容简介


本书是爱尔维修的代表作之一。《论精神》在1758年出版后,书中蕴含的无神论思想和对宗教伦理的批判令当时专制的教廷恐慌不已,被列为禁书。但与此同时,该书却在欧洲广受欢迎,短期内即被译成英文、意大利文和德文。


在本书中,爱尔维修继承了洛克唯物主义的感觉论,以人的肉体感受性为基石,建立了以“自爱”为核心的功利主义伦理学。他的思想开明,认为追求个人的利益和幸福这种趋乐避苦的“自爱”感情是人所共有的,正是这种人所共有的普遍情感推动着社会的进步。此外,他在书中还猛烈抨击封建专制制度,并公开掲露宗教在保护封建制度中的作用。


全书警句迭出,行文通俗,并穿插了大量有趣晓畅的比喻和例子来阐释严肃的社会议题和哲学思想,这深刻反映出爱尔维修不仅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而且还是一位精于修辞的文学家。

译者的话


《论精神》(De LEsprit)是18世纪法兰西物质论哲学最主要的代表哲学家爱尔维修(Helvétius)的一部最主要的名著,同时也是我们决心要系统引介的哲学丛书之一。


这部书初次出世是1758年。巴黎Imprimerie de Mercure de France把它列入Collection des plus belles pages 1909年出版的Helvétius里面。我的译本就是根据这部Helvétius译出的。前面圣·郎伯尔(Saint-Lambert)那篇《爱尔维修的生活及其著作》,本是在原书附录里面,我因其是一篇有条理、很详细的文献,所以特别把它译出放在前面。


本书翻译费了三个月功夫,译毕复由朋友帮忙详为校阅,对于原著虽已尽量求其忠实,但仍恐不免有错误的地方,尚望读者于发现时,不吝赐教,以便再版改正是幸。


译者 1933年1月20日

爱尔维修的生活及其著作(1)


克洛德·阿德里安·爱尔维修(Claude Adrien Helvétius),1715年1月降生于巴黎。他的父亲名叫让·阿德里安·爱尔维修(Jean Adrien Helvétius),他的母亲名叫加伯利尔·德·阿尔满古(Gabrielle d’Armancourt)。爱尔维修这个家族,祖籍是巴拉丁(Palatinat),宗教改革时曾在那里遭受过虐待,遂移居荷兰。在荷兰,族中多人曾经取得光荣的职任。爱尔维修先生的曾祖,是共和时代的一等军医,以服务有功曾受许多荣章褒奖。这位名人的儿子到巴黎的时候,还很年轻。他是以荷兰医士这个名称见知于人的,我们应当称他为“草药师”(Ipécacuanha)(2)。他曾经从他的一位亲属,一位巴达维亚(Batavia,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的旧称)的执政者那里学得这种树根的用法,而在巴黎,在我们的军队中应用起来,收到了很多成效。路易十四(Louis XIV),他的恩典每每就是国王所应有的恩典,这即是说曾赐以贵族的册封及医院总监的官职给这位草药师。他于1727年死于巴黎,深为贫困者及善良的人所悲悼。


他有一个儿子承继了他的才能,与他一样,成为光荣的医生。当他把摄政的国王从一种自七岁时便害着的危险病症中救回来的时候,他还很年轻。自此以后,他遂成为王后的首席医生,博得她的信赖与宠遇。在凡尔赛,他成了凡属他所医治的一切人的朋友。他对于很多来到他家就诊的贫民,无不接纳;而且殷勤地到那些病重不能就诊的人那里去替他们医治。


他很爱他那美丽而贤淑的妻子。他们非常珍爱他们的儿子,在对他的教育上,同样尽心竭力,并使他过着幸福的儿童时代。


当他们把他托付给郎伯尔先生的时候,他还未满五岁。这位郎伯尔先生是个贤明而富于情感的人,他尚健在,却已哀悼了他的学生。


取得教师如此欢心之切望,这种鼓励鞭策学生更勉于工作。他最早就有喜欢读书的兴趣。真的,他首先喜欢的只是仙女故事及神怪说部之类。但很快他就与拉·封丹(La Fontaine,1621—1695,法国最著名的寓言家)乃至布瓦洛(Despreaux,1636—1711,法国诗人和文学理论家)的著作发生关系。这些人的作品原是为富有兴趣的人所酷好而不能为儿童所喜的。


当爱尔维修读《伊里亚特》(Llliade)及“昆特·库尔斯”(Quinte Curce,公元1世纪的拉丁史学家,《亚历山大传》的著者)时,正是刚进中学的时候。这两种读物,改变了他的性子。他原来是胆子很小的;现在变得很胆大了。他的求学兴趣,曾经有一段时间中断了,那时他愿意入伍并醉心于战争。


他官长的专制、他们那些威胁的腔调和拘束,使他发生反感,而人们堆在他身上的极其烦琐的义务又使他短兴。他只得着很平庸的进步。但,到了学修辞学的时候,他的监护人波雷(P.Porée)看出这个学生是易为夸奖所感动的,而且在称许其最初的努力中使其成为最伟大的人物。发展个性本是中学时期的教育所讲究的。波雷在爱尔维修的个性发展之中,较在其他学生中特别找到更多的概念和印象,从这时起,就给他一种特别的教育。他同他读古时和近代最好的作品,给他指点出作品的优美和缺点。这位老者,没有写作的兴趣,但却有极其高超的文学见解。这是一个好的教师、严厉的模范。他特别具有辨认其学生之才器及性格的才干。他须得为法兰西造就一个伟大人物,他已猜着了而且加速成就了这位天才。


名誉的最初享受,增进了他对于名誉的眷恋。青年爱尔维修在中学普通学科中所得着的充分称赞,更使他想在一切地方都取得一样的成功。他开始憎恶跳舞和剑术。虽然他曾经精习这两种技术,并在剧场内以雅维利耶(Javillier)的名称和面具跳舞过,且曾博得很热烈的喝彩。


他的竞争心向一切方面展开,但从来没有嫉妒心。他爱他那些年轻的对手,并取得他们的信任。在那些因教师的严厉和取乐的需要而在年轻人中间普遍流行的小诡计上,爱尔维修亦十分擅长,并使人们由衷佩服他。


当爱尔维修读《人类理智论》(Essay Conv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的时候,他还在中学里。这部书,在他的思想里面,形成了一个革命。他变成洛克(Locke)热烈的信徒,不过却是亚里士多德(Aristotle)之于柏拉图(Plato)那样还要添加些新发现于其先生的发现上面这样的一种信徒。


在法律的研究中,他使用着洛克启发他的哲学精神。自此以后,他遂从事于法律与人的本性和幸福之关系的探究。


他的父亲,家道平常,原先曾因与一位伯爵的关系遭弗勒里(Fleuri)主教贬斥。这就使他预备从事财政工作,把财政看作是可以使他致富并且可给以应用其才干之机会的一种职业。他的父亲把他送交阿尔满古先生(M.d’Armancourt)家里,这是他的母舅,加茵农场的场长。在那里,他对于文学及哲学比对于财政要留心些,而对于妇女又比对于文学及哲学更要留心。然而,他竟以很少的时间,几乎是丝毫不曾费力地把一个财政家应当知道的全都懂得了。


当宠爱爱尔维修夫妇的王后为他们的儿子争取到一个农场收税官的职位时,他已二十三岁了。他最初仅有官衔和半个职位,可是奥利先生(M.Orri)不久就全部给了他。这就使他有了十万金的息入。他的双亲借贷了一个农场收税官应当付与国王的资金,并要他们的儿子从其职位的薪俸中扣还这个资金的利息并偿还本金。


他有能够使最富有的财政家陷于困顿的两种热情,这就是爱女人和喜做好事。不过,他是有纪律和正直的人。在如许的享受方法当中,他知道聪明地去享受。他首先以收入的三分之二,专门准备用于借贷资金的偿还。其余的,则耗费在他的年龄和高贵心胸所不可少的费用上面。


刚过童年,他就已设法与文学界的名人联络。马里沃(Marivaux)就是其中之一。此人在他的小说里装入了那样多的才思、情感,以及冗辩,而在晤谈之中,乃常常是可爱的人。由于他心思的玲珑及品行的纯洁,他是值得有一些人与他相交并成为其朋友的。爱尔维修先生给他两千法郎的资助。马里沃,虽则是个出色的人,但有些脾气,在争论上不免有些尖酸。他之于爱尔维修并不是气味相投的那类朋友。但自从爱尔维修给了他资助后,他就成了爱尔维修的朋友中对他最留心、最尊敬的一个了。


小梭兰(Saurin),科学学院的一分子,当其还不曾有何等著作可以使他有名于世的时候,他已经被文学界的人所知。他被看作是才思广大、正确而且深刻的人,具有各种知识、德行、兴趣。他为谋生起见,只有一个与他的性子很不适合的职位。他接受了爱尔维修先生千金的资助,这就可以使他得着独立,得着研究文学的工夫,以及使他感觉到并且宣扬他的幸福应当归功于其朋友的快乐。这位高贵的朋友,当梭兰先生要结婚的时候,又强令其接受他所给予的金钱。


他到处找机会做那爱人与救助人的善举。无论他怎样小心去掩盖他那些善事,我们还是能开得出一个曾经受他厚待的知名之人的名单;不过如果我们指出那些有愧于他帮助的缺乏德行的人来,我们相信他早就已经忘掉了。


那时丰特奈尔(Fontenelle,1657—1757,法国文学家)是文学帝国的领袖。其广大的声名、健全的哲学、贤明的行为、多种的才能、快乐的精神、为人的平易,使他深受各类人喜爱。就是他的冷静,也是受人尊重的。他那些朋友的仇人,不会是他的仇人,对于他都是很友善的。除此以外,他尚有一个高寿的功绩,他曾经眼见我们这个世纪尚想保存着的光辉时代。他的回忆录中充满着有趣的故事,这些故事由于措辞有方更觉有味。他的谈天,他的取笑,都令人怀想。宫中的男女,艺术家、诗人、哲学家,没有不喜欢他的谈话的。


爱尔维修对于丰特奈尔是很敬重的。爱尔维修到他家里去,犹如一个追求上进的学生那样谦恭。他喜欢同他谈霍布斯及洛克。他从丰特奈尔那里学来的特别之处,就是目前太被忽视、但却使他的思想有光辉的才干。


孟德斯鸠(Montesqiéu)在那时不过是《波斯人信札》(Lêttres Persanes)的作者。但在这个表面看来似乎无关重要的作品中,及其在与他的交谈中,爱尔维修先生已经看出这位立法指导者的才干了。孟德斯鸠也已经推测出他的朋友有一天会成为怎样的人物。他曾说:我不知爱尔维修是否了解他的超卓处;但在我呢,我觉得他是一位超群出众的人。(3)


《亨利亚特》(Henriade(4)这种格律全新的叙事诗、许多左右我们的伟大宗师的悲剧、比法国一切历史著作都更精妙的《查理十二传》、许多使人忘掉那在路易十四时代如此普通的一无所取的人群的短剧、一种光芒四射的哲学、很高的天分、多个领域的成功,如此一切把法国和全欧洲的注视集中于伏尔泰(Voltaire)身上。再没有谁能比他引起更多的赞美和嫉妒了。不肯替那些居心嫉妒的文人作应声虫的、众人的一部分,那些从他们的读物中去追求快乐或模范的信心良好的青年,就是他的赞美者。剩下来的,差不多就是他的仇人。他那对于文学的爱,他那娴熟的歌颂技术,他的礼貌,他那取悦于人的切望,都不能使嫉妒的愤怒和缓下去。为图自免起见,他遂隐遁于瓦里(Oirey)。爱尔维修到那里去找他,向他倾诉最宝贵的秘密,即是说他那首《幸福》(Bonheur)的诗的计划和首二韵。他得到的批评,比他所请教过的人给的一切批评都要明白些,并且得着一个热心于其名誉的朋友。


农业部照惯例要遣送些最年轻的收税官到各省去。这些年轻人的职务就是负责去了解各种部门的出息,去监察那些委员,去实施一切命令。在这称为回旋(Tournées)的旅行中,爱尔维修先生游历了香槟区(Champagne)、勃艮第(Bourgognes),及波尔多地区(Bordeaux);并且随便到哪里,他都不曾定下一个律令永远把赢的道理归于农场的征收专员,而把输的道理归诸百姓;他从不愿意接受没收的金钱,并且每每贴补那些由于征敛而破产的不幸者。但农场表示不能赞成这种伟大举措。以后,爱尔维修只是用自己的牺牲来做些慈善事情,并且那些农民也就愿意宽恕这种行为了。


当他走到波尔多的时候,正是全城和全省都为一种新定的酒税而苦恼的时候。他写信给他的公司反抗这新税,并为他所得到的回答而愤怒。有一天,他竟至向波尔多许多市民说:“你们尽管只是这样自嗟自叹,人家并不会就承认你们的要求。展示你们的可怕力量吧。如果你们能够团结到万人以上,就可以打倒我们的公仆,他们为数不到两百。我可以替你们做前驱,我们要保卫我们自己。请你们战斗吧,要求他们把公理交还给我们。”


幸得这位青年的劝告不曾实行。但在回到巴黎时,爱尔维修先生尽力支持波尔多人的不满,终于使得酒税取消。


他约束属员们的贪婪,他指出减少属员数目的方法,他主张要对于所属的土地取得更大的价值,这样他可以同时使自己既有益于农人又有利于国家。然而这些服务,有时仍不能阻止他产生索然寡味之感。他不得不与那些志量渺小的人周旋,而以远大的见解同他们商量;并与那些已经被年龄与财务弄呆弄笨了的人交际,同他们谈论人道。他所安慰的不幸者,他与文学家的来往,他的研究及他的情妇,都使他对于这种不便之状况,感觉难以忍受。他的父亲,已经使他成为农场税官,但决不能使他成为财政家。他已经偿还了他的本金;并且,虽就在寻乐和慈善事业方面有那样多的耗费,他仍旧积攒了一笔数额巨大的资金。他购买了些土地,打定退休的主意,便于在那儿以整个精神从事文学和哲学,可是,他应当有一位他爱的妻子,使他在退隐生活中,不至于感到痛苦。


在以《秘鲁修女的情书》(Lettres D’une Péruvienne)这部好小说知名的格拉斐尼(Graffigni)夫人家中,他遇见了利尼维尔(Ligniville)姑娘,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