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启蒙辩证法:哲学断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启蒙辩证法:哲学断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启蒙辩证法:哲学断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启蒙辩证法:哲学断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什么是真正的启蒙,为什么要批判大众文化产业?两位法兰克福学派创始人共同讲述“启蒙辩证法”!

作者:(德)马克斯·霍克海默(MaxHorkheimer),(德)西奥多·阿多诺(TheodorAdorno),渠敬东,曹卫东等译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7-01

书籍编号:30676288

ISBN:9787208164192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71514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启蒙辩证法:哲学断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启蒙辩证法:哲学断片/(德)马克斯·霍克海默(Max Horkheimer),(德)西奥多·阿多诺(Theodor Adorno)著;渠敬东,曹卫东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20


ISBN 978-7-208-16419-2


Ⅰ.①启… Ⅱ.①马…②西…③渠…④曹… Ⅲ.①辩证法-研究 Ⅳ.①B015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20)第057859号


责任编辑 于力平


封扉设计 人马艺术设计·储平


启蒙辩证法


——哲学断片


[德]马克斯·霍克海默 [德]西奥多·阿多诺 著


渠敬东 曹卫东 译


出  版 上海启蒙辩证法:哲学断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200001 上海福建中路193号)


发  行 上海人民出版社发行中心


印  刷 常熟市新骅印刷有限公司


开  本 635×965 1/16


印  张 21


插  页 4


字  数 248,000


版  次 2020年7月第1版


印  次 2020年7月第1次印刷


ISBN 978-7-208-16419-2/B·1475


定  价 78.00元

马克斯·霍克海默


Max Horkheimer(1895-1973)


德国著名哲学家、社会学家,法兰克福学派的创始人。他于20世纪30年代致力于建立一种社会批判理论,并对现代资本主义从哲学、社会学、经济学、心理学等方面进行多方位的批判研究。主要代表作品有:《资产阶级历史哲学的起源》《黄昏》《理性之蚀》《启蒙辩证法》《批判理论》等。


西奥多·阿多诺


Theodor Adorno(1903-1969)


德国著名哲学家、美学家和社会学家,法兰克福学派的创始人,社会批判理论的理论奠基者。阿多诺一生著述甚丰,涉猎广泛,主要的哲学、美学著作有:《道德哲学的问题》《否定的辩证法》《美学理论》《文学笔记》《最低限度的道德》《启蒙辩证法》《新音乐哲学》《棱镜:文化批判与社会》等。

渠敬东


1970年生于辽宁沈阳。现任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曾先后就读于复旦大学社会学系、复旦大学哲学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系,1998年获得法学博士学位。研究领域为:社会理论、社会学史、组织社会学等。主要著作有:《缺席与断裂:有关失范的社会学研究》《现代社会中的人性与教育》《自由与教育:洛克与卢梭的教育哲学》,La Sociologue chinoise avant la Révolution等;合著《中国单位组织变迁的失范效应》《组织变迁的社会过程》。主编并翻译《涂尔干文集》(共10卷),合编《中国社会学经典导读》,合编《中国社会学文选》。


曹卫东


1968年生于江苏阜宁。现任北京体育大学党委书记、校长。曾任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院长、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校长。曾先后就读于北京大学西语系、北京大学比较文学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德国法兰克福大学社会学系。译有:《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后民族结构》《包容他者》《合法化危机》《交往行为理论》等。著有《交往理性与诗学话语》《曹卫东讲哈贝马斯》《迟到民族与激进思想》《权力的他者》等。



献给弗里德里希·波洛克

新版前言
(1969)


1947年,《启蒙辩证法》在阿姆斯特丹(Querido in Amsterdam)出版发行。这本书渐渐地流传了开来,很久以前就已经销售一空。二十多年后,我们重新出版该书,促使我们这样做的理由各种各样,其中最主要的是该书的不少思想今天尚未过时,而且对于我们后来的理论思考还有着进一步的影响。局外人很难想象,我们两个人在每一句话上是如何的紧密协作。大的段落安排是我们共同商量决定的;我们两个人的精神气质虽然有所差别,但在《启蒙辩证法》中却融为一体了,并且成为了一种共同的生命因素。


并不是书中的所有内容,我们现在都坚持不变。这样做是不合乎理论要求的,因为一种理论的目的是要寻找时代的真谛,而不是把自己当作一成不变的东西,与历史进程对立起来。这本书是在国家社会主义的恐怖统治行将就寝的时候撰写出来的。书中的许多说法已经与今天的现实不相适应。但是,我们当时对向宰制世界(verwaltete Welt)的过渡并没有作出过于乐观的评价。


今天,政治上分裂成为两大对立阵营,这就在客观上迫使双方相互大动肝火,因此,恐怖还将继续存在。第三世界中的冲突,以及极权主义的重新抬头等等,这同当年的法西斯主义一样,可不是单纯的历史插曲,《启蒙辩证法》已经指出了这一点。连进步也不放过的批判思想,今天被要求支持所剩不多的自由,捍卫现实中的人道倾向,而不管它们在历史的滚滚洪流中显得多么的苍白无力。


本书所揭示的集权统一化趋势虽然中断了,但并没有彻底终结;在专制和战争当中,它的威胁还无处不在。本书曾经诊断认为,启蒙转变成了实证论,转变成了事实的神话,转变成了知性与敌对精神的一致,所有这些诊断今天都得到了充分的证明。我们的历史概念并没有误以为它们已经得到了克服,而且也没有从实证主义的角度去追求一知半解。作为对哲学的批判,它并不打算放弃哲学。


这本书写于美国;我们之所以要从美国返回德国,是因为我们确信,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我们在德国比在其他任何地方都会更有作为。我们和波洛克(1)一道重建了社会研究所(Institut für Sozialforschung);当年他50岁寿辰的时候,我们曾经用本书献上祝贺;今天,适逢他75岁华诞,我们再次献上新版用以志贺。我们重建社会研究所,是想把《启蒙辩证法》所表达的观念继续推向深入。和我们撰写第一版的时候一样,格蕾特·阿多诺(Gretel Adorno)给予了我们最好的帮助,使我们的理论能够有所发展,并培育起相关的共同经验。


一般情况下,时隔几十年之后,新版图书都会有很大的修改,而我们对于修订则是慎之又慎,能不改,则坚决不改。我们不想对过去写下来的文字作太多的修饰,甚至在一些显然不合时宜的地方也未作改动;根据现实情况来重新修订著作并予以发表,无异于撰写了一部新的著作。今天,更重要的事情是捍卫自由、传播自由、实现自由,而不是间接地促使世界走向宰制,这点我们在后来的著作中也明确提了出来。我们主要是订正了一些印刷错误,而且仅此而已。我们这样谨慎的目的,是想让本书成为一部历史文献,当然,我们同时也希望,本书不仅仅是一部历史文献,而是能够更有贡献一些。


霍克海默 阿多诺


1969年4月于美茵河畔法兰克福



(1) 波洛克(Friedrich Pollock)是霍克海默的好友,法兰克福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学术成就虽然不算高,但对法兰克福学派的贡献却非同寻常,对霍克海默的影响更是深远,可以说,没有他的鼎力支持,霍克海默很难顺利领导法兰克福学派。1944年版题为:“献给波洛克:五十岁寿辰(1944年5月22日)”,1947年版题为:“献给波洛克:五十岁寿辰”。——译者注

意大利版前言(1)
(1962/1966)


德文版《启蒙辩证法》是一部断片。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的时候,准确地说是在1942年,我们就已经开始着手撰写这本书。当时还处于国家社会主义的统治之下,按照我们原初的设想,它应当成为一部社会理论和历史理论的导论。结合所使用的名词以及所探讨的问题范围,可以清楚地看到,这本书深深地打上了我们写作时所处社会环境的烙印。


这本书所探讨的是这样一个主题,即文化进步走向其对立面的各种趋势。我们想根据20世纪30和40年代美国的社会现象来揭示这一主题。但是,理论的系统阐述如果想适应当代经济和政治发展的需要,就必然会提出更高的要求,而这一点是我们今天所无法胜任的,这有客观原因,当然也有主观原因。因此,我们觉得十分欣慰,这本断片今天能被收入一套主要关注哲学问题的丛书当中。


霍克海默 阿多诺


1966年3月于美茵河畔法兰克福



(1) 这篇前言是由菲利普·里普尔(Philipp Rippel)根据霍克海默和阿多诺提供的德文草稿,从意大利文翻译过来的。——译者注

前言
(1944/1947)


本书最初是打算献给波洛克(Friedrich Pollock)的,我们开始的时候,计划在他50岁生日之际完成本书的写作任务。可是,我们越是深入下去,就越是深切地感到,我们错误地估计了自己的能力。我们本来的计划,实际上是要揭示人类没有进入真正的人性状态,反而深深地陷入了野蛮状态,其原因究竟何在。我们低估了探讨这一问题的难度,因为我们过于信赖当代的意识。许多年以来,尽管我们早就认识到,现代科学研究中的许多重大发现都是靠牺牲理论结构换来的,但我们始终认为,现代科学研究还是值得坚持的。因此,我们的研究仅限于批判和继承专业学说,起码在主题上还拘泥于传统学科,比如社会学、心理学和认识论等。


但我们在这里组织起来的断片充分表明,我们必须放弃对当代意识的这种信任,对科学传统加以细心呵护和认真筛选。特别是当实证主义者指责科学传统如同无用的包袱而应当予以抛弃的时候,我们就更是应该对科学传统加以细心呵护和认真筛选。如果说这样做本身就构成了认识的一个环节的话,那么,在当代资产阶级文明崩溃过程中,值得追问的就不仅有科学的研究,也包括科学的意义。铁蹄法西斯主义者虚伪颂扬的,以及狡猾的人文专家幼稚贯彻的,就是:启蒙的不断自我毁灭,迫使思想向习俗和时代精神贡献出最后一点天真。一旦公众进入了下述状态,思想难免会成为商品,而语言则成了对商品的颂扬,那么,揭示这一堕落过程的尝试在被其世界历史后果彻底毁灭之前,就必须拒绝相关的语言要求和思想要求。


如果说这些只是科学在遗忘自我和工具化过程中所带来的一些障碍的话,那么,关于社会问题的思考至少可以和官方的科学唱反调。但即使这样做,也还是处于整个生产过程当中。高唱凯歌的思想所取得的一切成就,对它们进行了反驳。思想如果存心想摆脱其批判环节而单纯服务于现存制度,那么,它就会在违背意志的情况下推动它所选择的积极因素向消极的破坏因素转化。在18世纪,哲学对无数拒斥耻辱的书和人视而不见,而在波拿巴(Bonaparte)的领导下完成了这一转化。孔德的护教学派最终强行成为和它格格不入的百科全书派的追随者,向先前所有反对它的人都伸出了友善之手。肯定过程中的不同批判形式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到理论的形态,而理论的真实性却消失不见了。当前,机械化的历史远远走在了精神发展的前头,官方发言人操心的是其他的事情,他们靠着理论获得了锦绣前程,但是,在理论还没有出卖其灵魂之前,他们就把理论给消灭了。


因此,思想在思考自身罪责的时候,也认识到了,遭到剥夺的不仅有对科学概念语言和日常概念语言的肯定性使用,也有对对立的概念语言的肯定性使用。凡是和统治思想不合拍的,都再也无法被表达出来了;支离破碎的语言所无法独立完成的一切,社会机器一点不落地都给补上了。由于害怕电影制片厂的成本越来越昂贵而建立了审查员制度,这和一切类似的管辖制度是相吻合的。一部文学作品,撇开出版商的选择不算,至少还要经过学术总监、主编、编辑、出版社内外的捉笔者等,这个过程的每一个环节都要经过严格的审查。教育系统的抱负不管如何改变,看来都是要让审查彻底失去意义。有人认为,如果不严格确定事实和可能性,认知精神就会对骗术和迷信过于敏感。这种观点让人们对骗术和迷信难以产生接受的冲动。禁酒会导致更加有毒的物品横行,同样,理论想象力一旦受阻,则会导致政治幻想猖獗。只要人们还没有沉湎于政治幻想之中,外在的和内在的检查机器就会剥夺掉他们的反抗手段。


我们在研究过程中所遇到的疑难是我们必须探讨的第一个对象:启蒙的自我毁灭。我们并不怀疑,社会中的自由与启蒙思想是密不可分的。但是,我们认为,我们同样也清楚地认识到,启蒙思想的概念本身已经包含着今天随处可见的倒退的萌芽。在这方面,启蒙思想与相关的历史形态和社会制度比较起来并不逊色。如果启蒙没有对这一倒退的环节进行反思,它也就无法改变自身的命运了。由于对进步的毁灭力量的思考一直都掌握在它的敌人手里,因此,实用化的思想失去了其扬弃的特征,进而也失去了与真理之间的联系。技术造就起来的大众时刻准备着投身到任意一种暴政当中;他们天生就亲近种族的偏执狂,尽管这样做十分危险,也毫无意义;但由此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当代理论观念的弱点究竟何在。


我们认为,这些断片的贡献在于,它们阐明了,启蒙倒退成神话,其原因不能到本身已经成为目的的民族主义神话、异教主义神话以及其他现代神话中去寻找,而只能到畏惧真理的启蒙自身中去寻找。我们必须从思想史和现实的角度去理解启蒙和神话这两个概念。同启蒙一样,整个资产阶级社会的现实运动都表现为观念,而这些观念又体现在人和制度身上;同样,真理不仅仅是理性意识,同样也是包括理性意识的实际形态。现代文明的真正传人害怕偏离事实,一如他们害怕偏离社会。他们不知道,事实在被觉察到的时候已经受到了科学、商业以及政治中的惯例的严格规整。语言和思想中的明确性概念也受制于这些惯例,而当代的艺术、文学和哲学又都应当具备这样一种明确性概念。明确性概念认为,源于事实和统治思想形式的否定思维是模糊的、零散的,是一种禁忌,因此,它像着了魔似地把精神控制在一种越来越盲目的状态之中。有一种情况堪称无可救药,这就是:最真诚的改革家用支离破碎的语言主张革新,而连他们都接受了精致的范畴机器以及背后的糟糕哲学,从而强化了现存制度的力量,而这种力量正是他们想要打破的。错误的明确性不过是神话的另一种表达而已。神话既是模糊的,又是明确的。它从一开始就通过信任和摆脱概念的劳动来证明自己。


今天,人性的堕落与社会的进步是联系在一起的。经济生产力的提高,一方面为世界变得更加公正奠定了基础,另一方面又让机器和掌握机器的社会集团对其他人群享有绝对的支配权。在经济权力部门面前,个人变得一钱不值。社会对自然的暴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一方面,个体在他所使用的机器面前消失不见了,另一方面,个体又从机器那里得到了莫大的好处。随着财富的不断增加,大众变得更加易于被支配和诱导。社会下层在提高物质生活水平的时候,付出的代价是社会地位的下降,这一点明显表现为精神不断媚俗化。精神的真正功劳在于对物化的否定。一旦精神变成了文化财富,被用于消费,精神就必定会走向消亡。精确信息的泛滥,枯燥游戏的普及,在提高人的才智的同时,也使人变得更加愚蠢。


并不是像文明批判者(如赫胥黎、雅斯贝尔斯、伽塞特等)所说的那样,关键在于作为价值的文化;而是在于,如果人冥顽不化,启蒙就必须在自己身上做文章。关键并不在于维持过去,而在于让美梦成真,然而,今天,过去依旧在维持,而且是以破坏过去为代价。直到19世纪,教育一直都是一种特权,牺牲的是未受教育者的幸福。到了20世纪,工厂像铁幕一样,消解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