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诗人哲学家:从帕斯卡尔到马尔库塞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诗人哲学家:从帕斯卡尔到马尔库塞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诗人哲学家:从帕斯卡尔到马尔库塞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诗人哲学家:从帕斯卡尔到马尔库塞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再版多次、影响一代人的经典著作!周国平、何怀宏、陈宣良、刘东、方鸣、杜小真……众多中国思想界的栋梁!带你走近尼采、叔本华、克尔凯戈尔、海德格尔……的诗哲世界!

作者:周国平编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6-01

书籍编号:30676289

ISBN:978720816376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510912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诗人哲学家:从帕斯卡尔到马尔库塞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诗人哲学家:从帕斯卡尔到马尔库塞/周国平主编.—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20


ISBN 978-7-208-16376-8


Ⅰ.①诗… Ⅱ.①周… Ⅲ.①哲学家-评传-西方国家 Ⅳ.①B5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20)第042325号


责任编辑 马瑞瑞


封面设计 人马艺术设计·储平


诗人哲学家


周国平 主编


出  版 上海诗人哲学家:从帕斯卡尔到马尔库塞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200001 上海福建中路193号)


发  行 上海人民出版社发行中心


印  刷 常熟市新骅印刷有限公司


开  本 890×1240 1/32


印  张 15.75


插  页 5


字  数 504,000


版  次 2020年6月第1版


印  次 2020年6月第1次印刷


ISBN 978-7-208-16376-8/B·1470


定  价 78.00元

作者简介


周国平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当代著名学者、作家,是中国研究尼采的著名学者之一。其作品拥有广泛的读者和社会影响力。著有学术著作《尼采:在世纪的转折点上》《尼采与形而上学》《中国人缺少什么?》《人生50个关键词》,随感集《人与永恒》《风中的纸屑》《碎句与短章》《人生哲思录》《周国平人文讲演录》,散文集《守望的距离》《各自的朝圣路》《安静》《善良·丰富·高贵》,诗集《忧伤的情欲》,纪实作品《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岁月与性情——我的心灵自传》《偶尔远行》《宝贝,宝贝》等,译有《尼采美学文选》《尼采诗集》《偶像的黄昏》等。

最新版小序


本书初版于1987年,距今已经三十三年。在这中间,曾经两次再版,现在是第四版。这四个版本,出版者都是上海人民出版社。每次新版,正文的内容都没有做任何改动,我只在书首加一篇小序,发几句感叹。这次同样如此。


往事如烟,在记忆中若隐若现。三十三年前的一天,参加完一个学术会议,在回北京的列车上,我产生了编这本书的想法。当时我写尼采的那本书刚出不久,在会议上知道了若干同行正在研究别的哲学家,于是想,何不让西方近现代有诗人气质的哲学家来一个集体亮相?回京后立即行动,联系了十二位作者。收到的稿子是各式各样的,有的是十来万字的硕士论文,有的是四万多字的长稿,我就担负起了删减浓缩的工作。直到提了一大袋书稿去上海交差,我仍在出版社附近一家小旅馆的地下室里做这项工作。第一次当主编,我才知道当主编是这样辛苦,后来做多了,我才知道当主编可以不这样辛苦。不过,心情是愉快的,检阅编好的全稿,我有一种检阅亲自整顿好的队伍的喜悦。


岁月飞逝,时代场景不断转换,心中的感触一言难尽。我把每次新版的小序都放在了正文之前,把它们连续读下来,想必读者能够领略我的心情。


最后我要特地通知作者们,三十三年过去了,现在各位分散在世界不同地方,无法联络,这次新版的稿酬存在出版社里,请联系和收取。“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唯愿各位安好。


周国平


2020年5月9日

新印小序


本书初版于十八年前。十八年,差不多是整整一代人的时间。事实上,本书的作者们当年都还被称为青年学者,今天已纷纷步入中年乃至老年。与生理年龄相比,时代场景的变化更为急剧。回想起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真令人有恍若隔世之感。那时候,国门开放不久,从前被堵在门外的现代西方思潮一股脑儿地涌了进来,人们怀着饥渴陶醉于各种新的或似乎新的思想、理论、观念。在那个年代,笼罩着一种精神浪漫的氛围,思潮即时尚,尼采、弗洛伊德、萨特皆是激动人心的名字。本书是那个年代的产儿,书名本身就散发着那种精神浪漫的气息。“诗人哲学家”——千真万确,在我们眼中,哲学是最有诗意的东西,我们在许多哲学家身上寻找诗人的影子和灵魂,而且果然找到了。曾几何时,一切思潮都消退了,沉寂了。十八年后的今天,物质浪漫取代了精神浪漫,最有诗意的东西是财富,绝对轮不上哲学,时尚成了时代的唯一主角。对于今天的青年来说,那个年代已经成为一个遥远的传说。


那么,现在为何又要来重印这本十八年前的老书呢?


我能想出的理由有两个。


第一个理由:直到现在为止,仍然常有人提起它,怀念它,寻找它。他们大抵是本书作者的同时代人,曾经被本书感动过,多少有一些怀旧情绪。不过,我相信,在一个物质浪漫的时代怀念精神浪漫,就不仅仅是怀旧,更是一种坚持和追求。


第二个理由:我期待本书对于今天的青年也不无价值。至少这是一种交流,上一代青年在本书中向你们说话,倾诉哲学给予他们的激动和快乐,你们不妨听一听。你们不必完全效仿他们,因为你们的生活环境毕竟很不一样了。但是,也许你们会同意,浪漫并不限于物质,在财富的时代也应该给哲学保留一个位置。


周国平


2005年7月8日

重印弁言


本书初版于1987年12月,距今已整整10年了。当时印了14 000册,在不长的时间里销完了,以后就没有再印。读过这本书的人不会太多,但好像都留下了颇深的印象。我时常遇到有人在寻觅它,打听何处可以买到它,这使我想到了重印它的必要。


十年前的今天,国内学界正经历着改革开放以来吸收西方文化的第一个高潮,一批年轻学者自发地组织起来,翻译和出版西方现代学术名著,气氛是相当热烈的。编写本书的想法就是在那样的气氛里产生的。在本书的作者中,有好几位便是克尔凯戈尔、尼采、海德格尔、萨特、加缪等人著作的翻译者。由于大家都是刚开始研究,水平不会很高,但正因为怀着个人的爱好和发现的新鲜感,写出的文章便有了一种生动的气息。自那以后,国内的文化景观发生了很大变化,虽然还有一些人坚持做着原来的研究,但也有一些人改变了研究方向,还有的人则彻底改行了。所以,就本书所涉及的领域而言,后来的研究水平有多大提高是值得怀疑的。至少可以肯定一点,倘若现在来组织编写这样一本书,即使并非不可能,也会是很困难的。在此意义上,本书有其不可替代的价值。


关于本书的编辑构想,读者可以从初版的前言和后记中了解。所谓“诗人哲学家”仅是我们当时认识欧洲大陆哲学的角度之一,这个角度能否成立,当然是可以讨论的。我在前言中列了一个我认为具有诗人气质的哲学家的名单,原想在本书之后继续编下去,终于未能如愿。不过,这不足遗憾。我自己也不断地有了新的兴趣,不可能在一个旧日的心愿上停留。我们这一代学人基本上是在80年代走上学术道路的,本书只是那时候留下的许许多多脚印中的一个。如果在这次重印以后,仍然有人喜欢读,我相信本书的作者们是会感到欣慰的。


周国平
1998年1月9日

前言:哲学的魅力


哲学是枯燥的吗?哲学是丑陋的吗?哲学是令人生厌的东西吗?——在我们的哲学课堂上,在许多哲学读物的读者心中,常常升起这样的疑问。


当然,终归有一些真正的哲学爱好者,他们惯于在哲学王国里信步漫游,流连忘返。在他们眼前,那一个个似乎抽象的体系如同精巧的宫殿一样矗立,他们悠然步入其中,与逝去的哲学家的幽灵款洽对话,心领神会,宛如挚友。


且不论空洞干瘪的冒牌哲学,那些概念的木乃伊确实是丑的,令人生厌的。真正的哲学至少能给人以思维的乐趣。但是,哲学的魅力仅止于此吗?诗人在孕育作品时,会有一种内心的颤栗,这颤栗又通过他的作品传递到了读者心中,哲学家能够吗?


人们常常谈论艺术家的气质,很少想到做哲学家也需要一种特别的气质。人处在时间和空间的交叉点上,作为瞬息和有限的存在物,却向往永恒和无限。人类最初的哲学兴趣起于寻找变中之不变,相对中之绝对,正是为了给人生一个总体说明,把人的瞬息存在与永恒结合起来。“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我们是谁?”高更的这个“画”题可以说是哲学的永恒主题。追究人生的根底,这是人类本性中固有的形而上学冲动,而当这种冲动在某一个人身上异常强烈时,他便是一个有哲学家气质的人了。


哲学的本义不是“爱智慧”吗?那么,第一,请不要把智慧与知识混同起来,知识关乎事物,智慧却关乎人生。第二,请不要忘掉这个“爱”字,哲学不是智慧本身,而是对智慧的爱。一个好的哲学家并不向人提供人生问题的现成答案,这种答案是没有的,毋宁说他是一个伟大的提问者,他自己受着某些根本性问题的苦苦折磨,全身心投入其中,不倦地寻找着答案,也启发我们去思考和探索他的问题。他也许没有找到答案,也许找到了,但这并不重要,因为他的答案只属于他自己,而他的问题却属于我们大家,属于时代、民族乃至全人类。谁真正爱智慧,关心生命的意义超过关心生命本身,谁就不能无视或者回避他提出的问题,至于答案只能靠每个人自己去寻求。知识可以传授,智慧无法转让,然而,对智慧的爱却是能够被相同的爱激发起来的。我们读一位哲学家的书,也许会对书中聪明的议论会心一笑,但最能震撼我们心灵的却是作者对人生重大困境的洞察和直言不讳的揭示,以及他寻求解决途径的痛苦和不折不挠的努力。哲学关乎人生的根本,岂能不动感情呢?哲学探讨人生的永恒问题,又怎么会没有永恒的魅力?一个人从哲学中仅仅看到若干范畴和教条,当然会觉得枯燥乏味,而且我们可以补充说,他是枉学了哲学。只有那些带着泪和笑感受和思考着人生的人,才能真正领略哲学的魅力。


当然,这样的哲学也必定闪放着个性的光彩。有一种成见,似乎哲学与个性是不相容的,一种哲学把哲学家本人的个性排除得愈彻底,愈是达到高度的抽象和普遍,就愈成其为哲学。我们读文学作品,常常可以由作品想见作家的音容笑貌、爱憎好恶,甚至窥见他隐秘的幸福和创伤。可是,读哲学著作时,我们面前往往出现一张灰色的概念之网,至于它由哪只蜘蛛织出,似乎并不重要。真的,有些哲学文章确实使我们永远断了与作者结识一番的念头,即使文章本身不无可取之处,但我们敢断定,作为一个人,其作者必定乏味透顶。有时候,这可能是误断,作者囿于成见,在文章里把自己的个性隐匿了。个性在哲学里似乎成了一种可羞的东西。诗人无保留地袒露自己心灵里的每一阵颤栗,每一朵浪花,哲学家却隐瞒了促使他思考的动机和思考中的悲欢,只把结论拿给我们,连同事后追加的逻辑证明。谁相信人生问题的答案能靠逻辑推理求得呢?在这里,真正起作用的是亲身的经历,切身的感受,灵魂深处的暴风骤雨,危机和觉醒,直觉和顿悟。人生最高问题对于一切人相同,但每人探索的机缘和途径却千变万化,必定显出个性的差别。“我重视寻求真理的过程甚于重视真理本身。”莱辛的这句名言对于哲学家倒是一个启发。哲学不是一份真理的清单,而恰恰是寻求人生真理的过程本身,这个过程与寻求者的个人经历和性格密不可分。我们作为读者要向哲学家说同样的话:我们重视你的人生探索过程甚于重视你的结论,做一个诚实的哲学家吧,把这过程中的悲欢曲折都展现出来,借此我们与你才有心灵的沟通。我们目睹了你的真诚探索,即使我们不赞同你的结论,你的哲学对于我们依然有吸引力。说到底,我们并不在乎你的结论及其证明,因为结论要靠我们自己去求得,至于证明,稍微懂一点三段论的人谁不会呢?


哲学的魅力在于它所寻求的人生智慧的魅力,在于寻求者的个性的魅力。最后,如果一位哲学家有足够的语言技巧的话,还应该加上风格的魅力。叙述某些极为艰深的思想时的文字晦涩也许是难以避免的,我们也瞧不起用美文学的语言掩盖思想的贫乏,但是,独特的个性,对人生的独特感受和思考,是应该闪射独特风格的光华的。我们倒还不太怕那些使人头痛的哲学巨著,这至少说明它们引起了我们的紧张思索。最令人厌烦的是那些千篇一律的所谓哲学文章,老是摆弄着同样几块陈旧的概念积木。风格的前提始终是感受和思想的独创性。真正的哲学家,即使晦涩如康德、黑格尔,他们的著作中也常有清新质朴的警句跃入我们眼帘,令人铭记不忘。更有些哲学家,如蒙田、帕斯卡尔、爱默生、尼采,全然抛开体系,以隽永的格言表达他们的哲思。法国哲学家们寓哲理于小说、剧本,德国浪漫派哲人们寓哲理于诗。既然神秘的人生有无数张变幻莫测的面孔,人生的探索者有各不相同的个性,那么,何妨让哲学作品也呈现丰富多彩的形式,百花齐放的风格呢?


也许有人会说:你所谈的只是人生哲学,还有其他的哲学呢?好吧,我们乐于把一切与人生根本问题无关的哲学打上括号,对它们作为哲学的资格存而不论。尽管以哲学为暂时栖身之地的学科都已经或终将从哲学分离出去,从而证明哲学终究是对人生的形而上学沉思,但是,这里不是详细讨论这个问题的地方。


也许有人会问:要求哲学具有你说的种种魅力,它岂不成了诗?哲学和诗还有什么区别?这正是本书所要说明的问题。从源头上看,哲学和诗本是一体,都孕育于神话的怀抱。神话是原始人类对于人生意义的一幅形象的图解。后来,哲学和诗渐渐分离了,但是犹如同卵孪生子一样,它们在精神气质上仍然酷似。诚然,有些诗人与哲学无缘,有些哲学家与诗无缘。然而,没有哲学的眼光和深度,一个诗人只能是吟花咏月、顾影自怜的浅薄文人。没有诗的激情和灵性,一个哲学家只能是从事逻辑推理的思维机器。大哲学家与大诗人往往心灵相通,他们受同一种痛苦驱逼,寻求着同一个谜的谜底。庄子、柏拉图、卢梭、尼采的哲学著作放射着经久不散的诗的光辉,在屈原、李白、苏轼、但丁、莎士比亚、歌德的诗篇里回荡着千古不衰的哲学叹喟。


有时候,我们真是难以断定一位文化巨人的身份。可是,身份与天才何干,一颗渴望无限的心灵难道还要受狭隘分工的束缚?在西方文化史上,我们可以发现一些极富有诗人气质的大哲学家,也可以发现一些极富有哲人气质的大诗人,他们的存在似乎显示了诗与哲学一体的源远流长的传统。在这里,我们把他们统称为“诗人哲学家”。这个称呼与他们用何种形式写作无关,有些人兼事哲学和文学,有些人仅执一端,但在精神气质上都是一身而二任的。一位严格意义上的“诗人哲学家”应该具备三个条件:第一,把本体诗化或把诗本体化;第二,通过诗的途径(直觉、体验、想象、启示)与本体沟通;第三,作品的个性色彩和诗意风格。当然,对于这些条件,他们相符的程度是很不一致的。


下面开列一个不完全的名单。


古典时期:柏拉图,柏罗丁,奥古斯丁,但丁,蒙田,帕斯卡尔,莎士比亚,艾卡特,卢梭,伏尔泰,歌德,席勒,赫尔德,费希特,谢林,荷尔德林,诺瓦利斯,威·施莱格尔,拜伦,雪莱,柯勒律支,海涅,爱默生。


现当代:叔本华,施蒂纳,易卜生,克尔凯戈尔,尼采,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狄尔泰,齐美尔,柏格森,别尔嘉耶夫,舍斯托夫,海德格尔,雅斯贝尔斯,里尔克,盖奥尔格,瓦雷里,萨特,加缪,马塞尔,布洛赫,马丁·布伯,蒂利希,马尔库塞,弗罗姆,马利旦,加达默尔,阿尔多诺,乌纳穆诺,扬凯列维奇。


在这个名单中,我们选择了十二位,约请对其生平和思想有相当研究的朋友,合作编写成这本书。不待说,这些哲学家的观点是需要加以批判地研究的。编写本书的目的仅在于从一个侧面显示哲学的魅力,我们无需赞同这些哲学家对人生问题的答案,但是,在哲学关心人生问题、具有个性特点、展现多样风格等方面,他们或可对我们有所启发。


在本书的酝酿、选题、约稿等方面,除参加本书写作的方鸣、赵越胜、何怀宏诸友外,刘小枫、甘阳二友也出力甚多。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