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乘马岗.中国第一将军乡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乘马岗.中国第一将军乡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乘马岗.中国第一将军乡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乘马岗.中国第一将军乡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党史天地杂志社著

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11-01

书籍编号:30676363

ISBN: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40044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乘马岗.中国第一将军乡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序 三条半枪闹革命二十六将出乘马


在中国,只要提起“第一将军县”,很多人都知道是湖北省红安县。然而提起“第一将军乡”,就鲜为人知了。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版图面积上,一个只有500余平方公里的乡镇,走出了26位红色将军。其人数之多、军衔之高、出生地之集中,全国罕见。这个乡镇即是被人们誉为“将军乡”的湖北省麻城市乘马岗镇。


乘马岗镇地处鄂豫两省交界处,是当年董必武传播革命火种最早的地区之一,也是黄(安)麻(城)起义的策源地之一。这里群山蜿蜒起伏,绿松苍翠欲滴,清溪九曲回旋,碧波千顷翻滚。在20世纪20年代初期,受董必武等革命先驱进步思想的影响,该镇的王幼安、王树声等一大批青年积极投身革命。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乘马岗人民前赴后继,表现得十分英勇顽强,出现了“男将打仗、女将送饭”的感人场面,但同时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据有关资料记载,乘马岗镇共有2万多名优秀儿女参加红军,6千多人参加长征,共孕育出26位共和国将军。其中大将1人,上将3人,中将7人,少将15人。大将、上将、中将分别占全国的1/10、1/19、1/25。就连徐向前元帅也称乘马岗是鄂豫皖红军之源。


在乘马岗籍的将军中,最著名的要数王树声、陈再道、许世友、王宏坤、张才千、周希汉、王必成、李成芳、鲍先志等。他们身经百战,从战士到将军,屡建奇功。王树声和王宏坤还是一对堂兄弟,他们一道参加革命,并肩战斗,曾分别担任红9军军长和红4军军长,1955年被分别授予大将和上将军衔,兄弟两将军一时在全国成为美谈。


乘马岗镇除了26位授衔将军外,还有红28军军长廖荣坤,红军师长邱元宣、邱江甫、陈文玉、陈友寿、罗登机、程延青、博从深,八路军军分区司令员易良品、赵彩银,军分区政委夏祖盛,刘邓大军12纵队司令员赵基梅等未授衔的将军和具有相当级别的干部200余人。原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全国政协副主席陈再道曾称:“三支半枪闹革命,二百战将出乘马”。


在乘马岗,每到一个村子,每遇见一位80岁以上的老人,一问,大多是当过红军的,都有着一番坎坷的经历。对着来访者,这些老人常常是一边讲述着革命历史,一边噙着热泪唱起一首又一首红色歌谣。据麻城市文化馆前馆长林明康说:“乘马岗有句最有名的民谣:


铜锣一响,四十八万;男将打仗,女将送饭。


在乘马岗战斗过的先辈中,有几万人献出了血肉之躯。整个麻城参加长征的红军将士就有六千多人,其中大多数都在乘马岗战斗过。


已过90高龄的曾光秀老人就有3个哥哥都是为革命牺牲的。“当时大哥在主持分土地,二哥和我则在门外放哨。后来国民党士兵冲进来,一转眼我就不见了二哥。再到后来,敌人叫我们去收尸,可怜我们家直到现在还没找到二哥的尸骨……”谈起这些,老人哽咽了。


乘马岗还有一个老红军之家———他们一家,为革命作出了重大牺牲,至今仍被当地人称为“一门英烈十三魂”。据这家的王恩普老人说:“为了躲避敌人的搜捕,我们一家四海为家。就在父亲牺牲时,由于没有音讯,别人又不敢过问,还不知道是谁帮忙下的葬……”转战途中,王恩普一身破衣烂衫,沿途乞讨,当时还生了一场病,根本走不动,就只有一步一步地爬行,夜晚就在村庄的草垛或门洞里过夜。他还把自己的证件塞在鞋底,最后是嚼碎了咽进肚里,才通过了虎狼盘踞的白色地区。几年后,王恩普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亲妹妹,两人一见面就紧紧地抱在了一起。“我当时没想到,我们一家还剩个妹妹,呜呜……”老人在回忆与妹妹妹见面的场景时,不禁痛哭失声。如今,让王恩普老人最为烦恼的是,随着年龄的增大,他的记忆力越来越弱,脑海里只剩下了一些关于历史的片段。他希望自己能永远记得过去的遭遇,因为“在心里记得它们,那是对历史的记录和回味”。


在麻城乘马岗肖家河村有个风俗,把死在月子里的产妇叫“月里大娘”。被村民称为“麻城刘胡兰”的革命烈士万永达,如今就成了当地最有名的“月里大娘”。


万永达1927年参加革命,1930年起担任万义乡苏维埃政府主席,红军主力离开那里后,她坚持工作,为红25军收军粮,做军鞋。白天基本上很少活动,晚上深入到崇山峻岭,到群众家做工作。不料因叛徒告密,万永达生完孩子第三天,即1934年1月就被敌人抓走了。


“这个叛徒后来在接受审判时交代了万永达就义时的一些细节。”林明康说,“敌人当时把万永达从床上拖下来,她眼睛一瞪,把头发梳了一梳,衣服整理好后才从容出门。敌人要她把掌握的地下党秘密交出来,并说只要讲清楚了,可保‘母子平安’。可万永达怒斥说:‘要命有一条,共产党的事情要一句也没有。’由于她拒绝向敌人下跪,敌人甚至踢断了她的膝盖骨。几分钟后,随着几声枪响,万永达母子牺牲在村里的会场上。”到了1969年,当地村民为了纪念万永达,将她迁葬立碑,结果发现了一个令当场所有人落泪的情节。在万永达烈士的胸腔里,竟意外地发现了一枚钥匙。“这枚钥匙是做什么用的呢?”在场的人无法断定,烈士的遗骨因此也迟迟无法下葬。后来,根据那个叛徒的供认,在就义前,万永达的确曾将一枚钥匙吞下,只是没引起旁人的注意。经过紧急查找后,万永达的一名远亲将收藏的万永达的一个梳妆盒拿了出来,结果发现这枚钥匙正是开梳妆盒的———梳妆盒内藏着的是一份记录38名地下党员,以及当地一千多名赤卫队员的花名册。“80年过去了,人们一直都在用各种方式来祭奠她、怀念她,从不间断。”万永达的侄孙说:“因此,关于她的传奇故事也是一传再传。”


当走进这片红土地,面对大别山的峭壁、英雄们刀刻般的皱纹时,心情倏然凝重,感到血液与脚下的热土相融,灵魂被厚重的历史撞击。在乘马岗,人们常常在想这样一个问题:现在的年轻人,还记得那段风起云涌的岁月,还能感觉到历史的沉重呼吸、回忆起先辈们渴望的眼神吗?


当地一名大学生说,如今的乘马岗,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走出了大山,去见证外面世界的精彩。“那段艰苦的岁月,我们已经在历史书中了解了。村里的大多数年轻人知道这里是红军村,但发生了哪些故事、身边还有哪些英雄并不一定都知道。……村里这些老红军的故事,父辈们大都知道。我的父亲已经50多岁了,他告诉我,以前村里经常把全村的年轻人都集中到一块,听老红军讲曾经发生在我们村里的故事。现在这样的事情已经没有了。”


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民间文学教研室主任陈建宪教授回忆说,在乘马岗藕塘角湾,他曾采访了一对八九十岁的老红军夫妻,他俩动情地唱着革命歌谣,讲述了大量革命故事。不过令人吃惊的是,方圆1公里之内的年轻人竟然很少有人知道这一对革命老人。“时代发展了,别老提从前了。许多老人这样安慰自己也安慰别人。”


麻城市党史办一名负责人说:“无疑,红色苏维埃这段历史,厚重深沉,它是中国革命的创业史画卷。其中一页页雄浑而深沉的历史,辉煌与悲壮,足以让每一个阅读者的灵魂震撼。”(据《楚天金报》李昌建任轩丹等/文)

第一卷 王树声大将1905-1974


1、王树声传奇


原名王宏信,1905年5月出生,湖北省麻城县乘马岗人。1926年秋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冬参与领导黄麻起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担任多个地方军区司令员,为鄂豫皖、川陕革命根据地和红四方面军的创建立下不朽功勋。新中国成立后,任国防委员会委员、国防部副部长,致力于研究改善我军的武器装备。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是中国共产党第八、第九、第十届全国代表大会中央委员。1974年1月因病逝世,享年69岁。


王树声将军,湖北麻城乘马岗区项家冲人。乳名王国荫,小名王宏信。祖父王德成,中医兼私塾教师;父亲王泽香,小地主,有田四十余亩,房屋十余间,兼做粉房生意。将军六岁丧父,九岁丧母。


王树声将军,敦实剽悍,胡须丛密,双唇前凸,脸上酒刺如麻。钱钧将军告余红军时期初见王树声将军印象:坐草地脱衣捉虱子,虎背熊腰,浑身横肉,如怒目金刚,吓得我不敢近前。杜义德将军告余,西路军失败后,与王树声将军一路乞讨寻生,其时虽手无寸铁,衣裳褴褛,人见王皆大惧。故每至一地,必由杜义德将军前行,好言慰民,而王树声将军则不得不低首藏之后。


1923年春,王树声将军考入麻城县公立高等小学读书。将军言,该校建于前清科举试场,虽为新学,时人仍称其为“考棚”。既教“子曰”、“诗云”,又教史地、英文,新旧合璧,不伦不类。全校七位老师,五位是前清举人、拔贡、秀才,校长为老翰林。1925年,将军高小毕业后,回家乡教私塾。


某日,军阀吴佩孚派军队进驻麻城。王树声将军与同学围观:长官戎装革履,马弁簇拥,威风凛凛,鼓乐齐鸣。将军击掌呼曰:“好男儿当如此!”遂自称长官以破伞骨作文明棍,领同学仿效之。


王树声将军1926年参加革命,任乘马岗区农民协会组织部长。某日,有人告将军,农民协会被捣毁。将军问:“谁干的?”答:“你舅公丁枕鱼。”将军大怒,挥手曰:“谁反对农会,就是亲娘老子,也要跟他斗!”即率众活捉其舅公,戴高帽游乡,公审枪毙。乡里人皆曰:“这崽是铁了心干革命。”


王树声将军家先后有十三人参加革命:大哥王宏忠、二哥王宏恕、弟弟王宏义、妹妹王贵玉;及堂兄妹王宏文、王宏学、王宏儒、王娇玉、王春玉等,建国后独留将军一人也。


1927年,王树声将军率家乡赤卫队参加黄麻起义,二十一天后,黄麻起义兵败。将军率部退至木兰山,部队损失和逃亡甚多,仅余七十二人,四十二条长枪,九只驳壳枪,两只手枪;继余十八人;后仅余九人。1929年夏,将军所率游击队发展至三百余人。


1937年2月,西路军兵败倪家营。时任西路军副总指挥的王树声将军所部――九军仅余三百余人。为保存实力,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决定分散突围。王率部转战祁连山,历尽艰险,由三百余人而十一人,由十一人而八人,由八人而四人,由四人而孤身一人。将军一路乞讨终至延安。据云,毛泽东见将军曰:“树声同志,你吃苦了。西路军的失败,责任不能由你负。”


1944年,王树声将军被中央派往豫西,率豫西军区南下,与由湘、粤北返之王震八路军南下支队、李先念新四军五师会合于桐柏地区,组建中原军区。李先念任军区司令员、王震与王树声任副司令员。将军于延安出发时,毛泽东作临别赠言:“放下包袱,开动机器,预祝你们胜利。”


王树声将军善射,于红四方面军有“神射手”之称。1927年春,王树声将军率领农民自卫军守麻城。敌红枪会万余人攻之。将军登城北门,见敌蜂拥蚁行而至,为首者一红衣“师爷”。将军取步枪,推弹上膛,射之,“师爷”应声倒地,群匪四散逃命。红四方面军老战士董国元言,长征途中某日,见王树声将军为红军战士授短枪射击要领。将军举驳壳枪,指一座破屋顶言:“瞧,我打右下角翘起的那三片瓦。”话音刚落———啪、啪、啪!三片瓦被击得粉碎。又“文革”中某日,将军为其子表演射技,以汽枪击梨树的梨,连发三枪,三只梨相继坠地。其子捡之,见三梨竟完好无损,盖弹丸均击于梨把上也。是年将军已年逾花甲。


王树声将军与陈赓将军友善。将军言,延安时期,每天晚饭后,最喜与陈赓将军一起散步,说说笑笑,打打闹闹,无所顾忌。某年建军节,总部机关会餐,四菜一汤。上菜时,陈赓将一盘红烧肉暗藏于桌底,冲服务员喊道:“这桌少一盘!”服务员纳闷,无奈,即补一盘红烧肉。会餐开始,陈赓将桌底红烧肉端出,大声曰:“你们不跟陈赓一桌,就少吃一盘红烧肉吧。”众皆大笑,服务员白眼。


抗日战争时期某日,延安。王树声将军洗头净面,着装全新,勇进中央门诊部,突然对正在值班的医生杨炬曰:“杨医生,我对你印象很好!”杨炬吓了一跳,脸红耳赤,扭头躲进隔壁换药室。将军则昂首挺胸,向后转,退出门诊室,不失风度。后,将军第二次与杨炬见面,仍昂首挺胸,曰:“小杨同志,请你嫁给我。”杨炬无言默许之。


王树声将军与杨炬恋爱一年,遂定终身。1944年中秋,王树声将军偕杨炬看望贺龙和徐向前。贺徐甚喜,建议道:“今晚是中秋佳节,就把婚事办了。”杨炬曰:“我们还没有向组织打报告呢。”徐向前曰:“我是树声老上级,可以当半个家。”贺龙曰:“我是联防军司令,完全赞同。”遂强留王树声与杨炬当日办婚事。是日晚,众将官闹新房,要将军与杨炬交代恋爱经过。杨炬羞答答言:“他呀,可真厉害!”王树声立即回曰:“她呀,真调皮!”是时徐深吉为之作喜联:调皮遇厉害;花好见月圆。横批:革命伴侣。邵式平书写。


1946年11月,杨炬于山东临沂产一子。王树声将军闻讯,大喜,高呼:“我有儿子啦!”将军为其子起名“鲁光”:一象征革命的曙光;二纪念诞生地山东。其时王树声将军四十一岁。


中原突围前夕,王树声将军与杨炬分散突围。临别,将军取与杨炬合影照片,于背面题诗赠之:


久别重逢今又别,


不知人月几时圆?


伤思艰险犹尝尽,


誓将奋斗会中原。


此照片杨炬保存至今。“文革”之初,上级考虑王树声将军宅陈旧狭窄,决定另选地皮建新房。初选西城边某古庙,临护城河。将军闻该庙为某自治区驻北京办事处,曰:“这有违我党民族政策,麻烦再选一处。”次选地点为一处独门四合院。将军闻该处为民主党派办公处,亦摇头否决。规划人员解释曰:“早被红卫兵赶跑了。”将军答:“那是胡闹,早晚得请他们回来。”第三处为玉渊潭附近,将迁农舍而建之。将军怒曰:“凭什么撵人家老百姓?我能在这儿盖房,人家就不能在这里住!这房子我不盖了。”


王树声将军爱养花,尤喜君子兰。将军常往同院老花工任师傅家请教养花技术。某日,任师傅患病,适将军到,急奔解放军报社门诊部,亲领医生诊治。此后每日散步必至任师傅家,问寒问暖,直至任师傅完全康复。王树声将军时任解放军总军械部部长。


王树声将军喜京戏,常往北京长安大剧院看戏,尤喜看《空城记》、《辕门斩子》、《霸王别姬》等。“文革”中古装戏停演,将军移情于“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龙江颂》等百看不厌,百听不厌,有时亦学唱几句,虽跑调仍乐此不疲。将军常携一三洋牌半导体小收音机以听“样板戏”。


“文革”中某日,王树声将军至京西宾馆礼堂看京戏《龙江颂》。演出结束,朱德、江青等上台接见演员,江青居中上,朱德则侧行,演员们高呼口号:“向江青同志学习!向江青同志致敬!”将军愤愤,回家途中骂道:“这个家伙,敢欺负朱老总,向她学习个屁!”


“文革”中某日,王树声将军与李先念等于北京饭店乘电梯下,姚文元立其间。姚见王伸手欲招呼,将军则沉脸转首,不予理睬,只与李先念等握手告别。姚文元尴尬不堪。又某日,将军乘车街上行,后有一车直催喇叭。秘书提醒曰:“是春桥同志的车。”将军曰:“不理他,不要让,我们走我们的!”


王树声将军之子王鲁光言:“父亲一生打大战、恶战特多,他不迷信,可是很怪,逢七便倒霉。”所谓逢七倒霉者,即为1927年黄麻起义失败,1937年西路军失败,1947年中原突围失败。命乎,运乎?!


1972年,王树声将军身患重疴。将军病重期间,常自省、自悔、自责,书自传总结黄麻起义、西路军兵败、中原突围之经验教训,以诫后人,示子孙。其间,周恩来前往看望,将军曰:“于革命无功则有过。”周紧握将军手,曰:“党中央、毛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