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长江,忧患的母亲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长江,忧患的母亲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长江,忧患的母亲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长江,忧患的母亲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杨如风著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9-04-01

书籍编号:30676365

ISBN:978753543986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28001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长江,忧患的母亲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代表长江的发言(代序)


  刘汉俊


  2008年5月16日,我乘坐的米—171型军用直升机离开成都凤凰山军用机场,沿岷江河谷向汶川县映秀镇方向飞去。突然,别在腰间的手机震响,我一愣:空中居然能收到手机信号?是谁会在这个时候来电话?


  我掏出手机,原来是桂慧樵!接通电话,可机舱里噪音太大听不清对方的声音,只好说了一句“我在四川灾区的飞机上”,就匆匆挂了。随后,我收到他的短信,大意是请我为一本写他的书稿作序,按一向的风格,他叮嘱一句:不着急,你有时间再看吧!


  他不经意的要求,却让我有些惶恐。桂慧樵是我的老师。我大学毕业后分在长航武汉至上海的“长江22013”轮上工作了整整三年,那时几乎天天从《长江航运报》和《中国河运报》上读到桂慧樵写的文章。后来我被调到《长江航运报》当编辑记者,有一天,一位脸色黝黑、身材壮实、不事张扬,背着一个似乎是摄影包的中年人来编辑部送稿子。他出门后,有人告诉我,这就是桂慧樵,还有人加上一句,他从前当过码头工人。我正努力地把他的匆匆背影与文质彬彬的记者形象相叠,但后面一句话,却让我对他肃然起敬。同在一个大院上班,但并不总见面,打过几次电话,好像他总在外地跑采访。几次见面,都是他不嫌麻烦地解释撰写稿件的过程和背景,总之一句话,他的这篇文章如何如何地重要,有时还给我负责的版面提出建议。他的认真、敬业、勤奋,为我树立了一位优秀新闻工作者的形象标杆。因此,说他是我的老师,丝毫不过分。老师请学生作序,展示了他的胸怀,但我实不敢当,不过倒是乐意谈谈读这部作品的体会。


  从四川灾区回北京后,依旧很忙,但心里一直揣着这部沉甸甸的书稿,总算抽时间逐页看完了。书稿为报告文学作家杨豪所著,是桂慧樵近年来新闻生涯的大事纪,是他从新闻的角度感悟社会、参与社会、干预社会的一种方式,其新闻性、资料性、纪实性之强,堪称一部长江当代史,是一本长江人不能不存之阅之引之的史著,是一本想了解长江昨天、今天、明天的人不可不捧之圈之点之的导读和辞典。


  读了《长江,忧患的母亲河》这部报告文学,为桂慧樵深深的长江之情所动。他对长江的情与爱,对长江之劫与觞的痛与恨,都凝聚在那每一次的跋山涉水、每一次的饮风餐浪、每一次的喜怒哀乐之中。对长江水灾戗害的忧伤,对长江过度建桥的忧虑,对长江水污染的忧患,对长江生态的忧思,对港口无序开发的忧愁,对黄金水道中梗阻的忧心,对捕鳗大战、采砂大战的忧愤,对三峡旅游秩序混乱的忧郁……浓重的忧患意识和强烈的责任意识跃然纸上。这部描述了他全部心血情爱的作品,字字泣血,行行如歌,寄托了一个长江之子的不解情结和拳拳之心。


  读这部书稿,更为桂慧樵的耿耿良知所动。他像敬重自己的父母一样伺候着长江,像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关爱着长江,是长江的守护人。但他对长江之情与爱的表达没有仅仅停留在心忧,而是以笔为戈,以卫士的姿态忠诚地守护着他的长江,风雨不动几十年。他真切地体悟着长江的浪漫与尴尬,执着地代表长江发言,没有半点矫情与作秀。这,正是社会的良知。他的呼吁和警醒得到中央领导同志的重视,引起主管部门的注意,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也遭到不良者的嫉恨。他就像一尊巨大的感叹号,让人们一次次感到舆论监督的力量!


  读这部专为新闻记者撰写的报告文学,还为桂慧樵的社会实践与新闻实践的高度结合所感。如何开展舆论监督——这是一道难以破解却很生动、一边困惑却还要一边破解的命题。新闻界朋友经常感叹舆论监督之重、之难。桂慧樵的舆论监督报道至少给了我们这样的启示:对社会现象的关注和批评,是媒体和记者的天职和权利;忧患来自责任,责任来自关爱;是善意的、建设性的批评,而不是一味不负责任的指责;对事实的现象与本质、微观与宏观、个体与整体、时刻与时段、偶尔与一贯的基本判断,是新闻真实性的深刻内涵;记者作风深入、深入、再深入,是舆论监督导向正确性和新闻真实性的保证。这些是桂慧樵对新闻实务和新闻理论的生动注解,对我们很有教益。


  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是中华文明的源流,一江乳汁,两岸葱笼,丰富的文化形态和积淀,厚待着她的每一位乳儿。长江也是中国新闻文化丰沛的源泉,有关她的每一条新闻都可能在全国乃至世界引起关注。江水滔滔,英才济济,是长江,养育和成就了桂慧樵。捧读老师的一篇篇作品,我在深感敬佩和大有获益的同时,也自感汗颜。


  1994年7月,我离开武汉来到北京,记得当列车驶过武汉长江大桥时,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我真的要离开生我养我的长江了么?要离开我勤读苦耕的江城武汉,离开我参加工作第一站、记录着我酸甜苦辣爱恨情仇的长航了么?时间证实,这种眷念是无以排解、不可忘却的。后来,我的一本文集特地取名《一个人的河流》,大约有这种情思,其中一篇《望断长江》中有这样一句:喝过长江水的人,心里永远流淌着一条长江。正是这种情结,使我对媒体上来自长江的每一点信息,都十分敏感和新奇,仿佛每一根发须都是一根天线,专门接收来自长江的信号。当“长江”、“武汉”这些词眼不断地出现在各种新闻媒体上时,我注意到许多报道的作者正是桂慧樵,是他的文字不断地刷新我的眼帘,联通着我同长江的感情。这也是我愿意写下以上文字的原因。


  感谢桂慧樵,他让我再一次回到我魂牵梦萦的长江。


  (作者:中共中央宣传部新闻局副局长(正局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博士,曾在中国长江航运集团工作)

第01章 同长江一生的渊源


  有一位记者就曾多次站在长江边上,对着长江发出忧患的呐喊,他把长江的忧患变成了他的忧患。这位以报道长江题材见长的良知记者就是《中国水运报》记者桂慧樵。


  谁也不会想到,桂慧樵的名字今生会和长江紧密地联系在一起。长江上的每一个变化都会触动他敏感的神经,长江上发生的重大新闻很多同他有密切的关系,长江上的很多重大举措也同他密不可分。


  桂慧樵这辈子似乎天生与长江有缘。作为一名《中国水运报》的记者,其工作性质,自然同长江有着割不断的渊源。20多年来,他一直关注长江的动态,辛勤地跋涉在长江流域江河湖海之间,长江的每一个细微的变化,每一个小小的动静都会触动他敏感的神经,因而被人称赞是“长江上最敏感的新闻天线”。桂慧樵,一个回荡在长江上的响亮的名字,也是一个长江船员相传的名字。他在长江流域采写的要闻,常令同行刮目相看,他所擅长的长篇深度报道,触及时代脉膊,直面现实生活,弘扬正气,礼赞新风,鞭挞邪恶,针砭痼疾,其字里行间,洋溢着忧患意识,闪烁着心灵之光。尤其是从1984年到现在,他以长江为题材,先后写出了近4000篇新闻报道。他用一双敏锐的眼睛,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深情地注视着母亲河——长江,他在长江欢腾的浪花中,不仅仅看到了希望,也看到了泪花,于是,他向世人一次又一次发出了“救救长江”的呼喊!


  一篇篇份量沉甸甸的长篇纪实作品相继问世,在地方和中央各大报刊上发表。影响长江航运畅通的黄砂大战、鳗鱼大战,三峡旅游船大战……,他都追踪采访,成为他颇有影响的佳作。桂慧樵是位很有责任感、使命感的记者,近年来,长江上发生了很多令人忧思的问题,例如我国海域江河航标被盗严重,长江污染严重,葛洲坝船闸被撞,长江上建大桥日见增多不利航运。以及长江下游无序的建码头和擅自围滩搞开发等等,桂慧樵都以忧思录的笔触予以淋漓尽致的报道。他不止在忧思,更提出新的思考,他采访了专家学者,提出了长江是建桥还是修隧道的大课题。桂慧樵的这些颇有份量的报道,在社会上引起强烈的反响,甚至引起中央有关部门和领导的重视。桂慧樵做到的已非一般记者所能达到的水平。


  桂慧樵随着知名度的提高,加上他那刻苦奋斗成长的历程,他的事迹,在地方和中央不同传媒上发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曾为他录制专题报道。


  在与人交往的现实生活中,有很多人给您的第一印象可能是能言善辩,侃侃而谈,天文地理、天南海北、人间万象都能道出个子丑寅卯来,纵论国际时事,更是海阔天空,滔滔不绝。让你不得不佩服他的学识之渊博。但这种人交往久了,却发现他只会吹牛却是不务实的人。往往一件小事都办不利索,工作生活上更是一塌糊涂,拖拖拉拉,没有时间观念,不守诚信。还有另外一种人,初次见面,言语不多,沉默冷静,看不出处世的机敏,也听不到幽默的谈吐;可你接触时间长了,却渐渐会被对方的人格魅力所吸引,正如阅读一本好书,章章都有新情节,页页都有新内容,耐人寻味,百读不厌,还不时有惊奇、悬念的地方。桂慧樵就是属于这后一种人,值得不断品味的人。


  走近桂慧樵,这是怎样的一副面容,让你久久难忘。他中等身材,年近六旬,粗手粗脚,皮肤黝黑,满脸是岁月磨砺的痕迹,也折射出生活的沧桑;但精神矍铄,目光炯炯。虽经风雨沧桑,但浩然之气充盈眉宇,只是举止有点僵硬,想必是长期奔波于长江流域,尖利的江风把他的皮肤雕刻得分外粗糙,身体留下了关节炎及坐骨神经痛等疾病的缘故。他身为记者却不善言辞,说话不多却掷地有声,他多是以他的行动表示了他的为人,以他的文章打动着人心,震撼着社会。这是给我们的第一印象,由此让我们一接触就深深地记住了他。


  桂慧樵为什么把他的事业和感情倾注于长江,把守护长江当成一种责任和义务?因为桂慧樵的生命和事业同长江有着一种割舍不断的情愫,更主要的是他生在长江,长在长江,喝着长江的水长大。他是喝长江水长大。他刚出生,母亲因产后大出血离开人世,拉板车的父亲把他遗弃在武昌沙湖边的荒滩上。进城打,工后成为全国劳模的罗华启将他带回乡下给了盼子心切的桂家。桂家很穷,却视他为心肝宝贝。他读中学时,养母含着眼泪用一床补了又补的被单包起一床棉絮,让儿子带到学校去铺一半盖一半。一条夹裤一年四季穿。冬天又冷又饿,他常常浑身发抖。可亲的老师送来衣服给他御寒,血浓于水的亲情教他从小体味到人间温暖和友爱,他立志争口气长大了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长江之水,日日门前流过,熏陶了桂慧樵宽容、坚韧的品性,风吹浪打的锤炼,塑造了他坚实的身板。念完初中,再也无钱读书,他主动要求留校帮厨,每天要挑40多担水,供全校几百号人吃用,担完水后就钻进教室听课,刻苦自学。


  长大成人后,他当过农民,1969年东,他从乡下进城,被武汉港口作业区招工成为一名装卸工人。码头上的工作和生活,带给这个迷上了写作的小伙子以思考,然而当码头工人,吃的是力气饭。忙乎一天后,同事们总要摆开酒桌放松一下。此时的桂慧樵却总是一人坐在床铺上,伏在膝盖上不停地写呀写。写完后又跑到礼堂的长椅上,借着窗外投进来的一丝光线重新抄一遍。他费尽心血写了一百多篇稿件,结果—篇也未被采用,但他仍坚持不懈地写稿。凭上述条件从事新闻工作,可以说是“先天不足”,但他没有放弃心中的梦想,依然执著追求,笔耕不缀。


  这种富于韧性的奋斗精神感动了长江日报的编辑张英,主动到码头探访。在张英的指点下,桂慧樵在《长江日报》上发表了第一篇文章,与新闻行业来了次零距离接触。从此,他更加醉心于新闻事业。后来,他的坚持终于迎来了回报。1984年他的稿子陆续见报后,善于全人之志,用人之长的长航局党委宣传部调他当了新闻干事,而在此之前,他曾多次被借调到长航宣传部,历经曲折。无论当装卸工人,还是新闻干事,他都默默无闻地搞好本职工作。在长航局党委和宣传部领导的关心和同志们的帮助下,桂慧樵进步很快,为了充实自己,完善自己,使自己真正成为一名新闻工作者,他克服重重困难,一边写稿,一边坚持在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学习,1992年9月,桂慧樵开始以“本报记者”的名义在《中国河运报》(现更名为《中国水运报》)上笔走龙蛇,开始了记者生涯。在长江的航道上,他寻找到了人生的基点,高高扬起了生命的风帆。


  如今,昔日的弃儿已成为拥有“小新华社”、“长江通”、“新闻专业户”等诸多桂冠的高产记者。


  记者——今日世界的无冕之王,多少人在尘封已久的少年日记里普写下了对这份职业的向往,又有多少人为了摘下这枚梦中的橄榄,依旧在寒灯冷壁下孜孜以求。


  然而,通向天堂的永远是一道窄门。当一些年轻人吃到失败的苦果之时,便怨天尤人,把一切都归咎于自己生不逢时。


  四年前,一位四川小秋子给桂慧樵写信,他说自己业余写稿七八年,却无一建树,他不解地问:“桂老师,您在国内各大小报刊佳作屡见,是否有什么人际关系方面的秘诀?”读罢此信,桂慧樵笑了笑,他给四川小伙子寄去一份《人民日报》。在这份1995年2月10出刊的《人民日报》记者之友专版里,也刊登了一封类似的来信,编辑在回答他的问题时还特别提到了桂慧樵——“作为《人民日报》的编辑,我们在选用信稿时,唯一的选择标准是质量。湖北武汉的桂慧樵,自1991年到今共在本版发表信稿7篇,照片7张,因为作者与编者这一层关系,我们倒成了未曾谋面的老朋友。”它从一个侧面回答了这位四川青年的问题。


  桂慧樵的成长之路,走得极为艰难,也极富传奇色彩。他的每一次进步,都应了“天道酬勤”、“有志者事竟成”之类的老话,但他总是很谦卑地看待他的改变,认为是党和人民给予了他机会。出于感恩的心理,他时刻不忘回馈社会,找寻机会来帮助身边的人,来改变他认为可以改变的人和事。正是这样的低姿态和高志趣,桂慧樵才能一次又一次突破命运的限制,做出许多人认为不普通的事,生命风帆愈行愈急。他更没有想到他今后的事业竟和长江分不开。

第02章 洪灾连年袭击长江


  长江是母亲河,她哺育着两岸儿女,温和的时候她造福于人类,但儿女的不敬,又常使他发怒。1998年、1999年的两次特大洪水,许多人恐怕记忆犹新,甚至感到恐惧。作为一名一线的记者,桂慧樵参加了这场抗洪的战斗。他深知:采访也是一场抗战。


  当他站在长江边上,看到这样的情景:滚滚流过的江水使江面变得更宽了,许多停泊在岸边的轮船甚至高出了临江的楼宇。江水已超出汉口城区平均高度1米多,长江成了名副其实的“空中河流”。长江第二次洪峰正在缓缓通过武汉。


  其实,洪峰的到来早已在预料之中,进入6月,洪水来势汹汹,芜湖告急、苏州企业被淹、太湖出现高水位、九江防汛进入临战状态,7月7日第一次洪峰通过武汉……消息传来,人们不禁担心:长江,能抵住’99大洪水吗?


  洪水来势凶猛


  1998年6月15日进入梅雨期以来,长江沿岸降雨不断,随着汛情的不断发展,加之川湘鄂的来水交汇下压,下游洪水宣泄不畅,对上形成顶托,以致千里江堤呈现高洪水位压顶之势。


  7月4日8时,湖北省监利、螺山、武汉、黄石、武穴和江西省九江、湖口均突破警戒水位,并呈上涨趋势。湖北省委、省政府迅速作出紧急部署,调兵遣将,奔赴长江防洪第一线,当日全省共上劳力11万人,其中干部8093人。


  同一天,武汉关水位突破警戒线,武汉市防汛进入实战。在市辖区内的长江、汉江全长800公里长堤上,按每公里3—6人布防的3万防汛大军枕戈待旦。与此同时,全市184座沿江闸口也按防汛预案要求封堵完毕,为迎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