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教育 > 走向学习中心——未来学校构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走向学习中心——未来学校构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走向学习中心——未来学校构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走向学习中心——未来学校构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朱永新著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10-01

书籍编号:30676403

ISBN:9787300285771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08297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教育

全书内容:

走向学习中心——未来学校构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版权信息







序言——未来教育的预见、畅想之书


走向学习中心——未来学校构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1]


此书是朱永新教授关于教育的最新著作。


几个月前,他在中信出版集团出版了一本普及版的《未来学校》,首印一万本六天即售完,可见他的书受欢迎的程度。


他在《未来学校》的自序中说:“这本书最初是按照学术著作的定位写的,而且写了很久,写得很长。”倘读者和我一样真的将此书读完,那么文后所列之参考文献,就足以证明以上一点。


他告诉我,他的朋友一再提醒他:“这本书需要影响的最重要群体,是普罗大众,而不是专家学者。”


我赞同他的朋友的建议。因为,教育之改革,说到底要获得中国大部分学生和家长的支持、拥护;比之于学生的态度,家长们的态度更为关键。一个显然的事实是——在中国,学生们的学习方向及方法往往是由家长们所主导的,而大多数家长是普罗大众。在我看来,他们对于应试教育的迷信程度甚于学生。并且,越是普罗大众,迷信越深。但我对于朱永新教授完成此书毫无影响,我只不过比读者先读到了校样。


永新当然也认为他的朋友的建议有道理。于是,重新构思、删繁就简,压缩成一本普及版的《未来学校》。


问题是,他满腔热忱地为影响普罗大众而完成此书,普罗大众对他又了解多少呢?我想,比之于教育界人士、比之于专家学者,普罗大众中了解他的人肯定相当有限。那么,我又想,我太应该向人介绍一下我所了解的朱永新教授了。


所以,在他的学术版《未来学校》——《走向学习中心——未来学校构想》即将出版之际,我通过这篇序言,介绍一下我眼里的朱永新教授。


一、关于朱永新教授


苏州大学是朱永新的母校。


1986年,28岁的朱永新用近5年的时间写作80万字的《中华教育思想研究:中国教育科学的成就与贡献》;这是一部考证有据、分析严谨、分量不容置疑的学术著作。甫一成书,年轻的他便成为中国教育史研究学界的新星,从而奠定了他在中国教育界的学术地位。当年,从事该领域研究的人寥寥无几,可用荒芜未垦来形容。一个28岁的年轻人,何以会对自己国家的教育史产生如此赤诚的研究热情,这一点于我至今是个谜。我解惑很容易,再见面时问他就是,但大多数读此书的人若想了解,便只能从网上查查与他的名字相关的资料罢了。我认为,学生的家长——不管你的儿女是小学生、中学生、高中生还是大学生,了解朱永新其人,直接体现为对自己儿女的学习理念、方向和方法的关心,并且体现为对自己儿女将来是怎样的人的超前关心。是的,我真的认为,关心自己下一代的教育问题,而不了解一些朱永新的教育思想,甚至根本不知道朱永新,从长远看,是有遗憾的。


1988年,30岁的朱永新又出版了《困境与超越:当代中国教育述评》一书,同样是一部学术著作。尽管1988年是中国教育之拨乱反正,重新自信地走上正轨的年代,但是30岁的朱永新却深刻洞察到了积弊所在,并为此感到焦虑。


朱永新当年的焦虑是极有预见性的焦虑。可以这么说,如今许许多多家长和学生对教育产生的焦虑,1988年,30岁的苏州大学的年轻教师朱永新几乎都预见到了。可以说,朱永新掌握了大量历史性的教育资料,将中国教育史认真梳理了一遍。


1990年,他应邀去日本访学,用一年时间深入考察日本教育。回国后,主编了一套十余卷的“当代日本教育”丛书,系统介绍了日本学前教育、基础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的发展状况。从此,他将文学研究的“比较”方法游刃有余地引入对中国教育方向的探赜之中。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教育模式成为他思考和分析中国教育问题所在的参照系。


1993年,35岁的朱永新出任苏州大学教务长,成为全国综合性大学最年轻的教务长。此后5年,他为苏州大学的教改做出了公认的贡献——苏州大学成为当年率先实行激励性主副修制、设在校生“必读书目”的大学。此时,他对人文教育在大学中的重要作用已了然于心,后来在他关于教育的理论中阐述了这样两句话——“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的阅读史”,“一个没有阅读的学校永远不可能有真正的教育”。


1997年,朱永新出任苏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分管教育文化工作。在此期间,他大力倡导读书习惯,不遗余力地宣传读书的益处,推行各种形式的校内校外读书活动。


后来,他几乎每隔两三年便有新书,大抵是他不断进行教育思考的总结。他一再更新自己的教育理念——从“理想教育”到“新教育”,再到“未来教育”,实行着从思考到实践,立于当下、面向未来的“知行合一”。


他不但是新教育理念的首倡者,而且是新教育实验的发起人,他被评为改革开放30周年“中国教育风云十大人物”,其16卷的《朱永新教育作品》亦被译为英、法、日、韩、蒙古、哈萨克斯坦、尼泊尔等国家的文字在全球发行。


二、我所认识的朱永新


我初识朱永新,是在他任苏州市副市长时——记得那是在“两会”期间,我们民盟召开了一次关于教育改革的研讨会,邀请的唯一一位民盟以外人士,便是朱永新。这一点亦可以证明,他对中国教育改革深度的、具有预见性的思考,在我们民盟是普获认同的,他本人也普获我们民盟教育界人士的尊敬。须知,中国民主同盟的教育界人士皆属资深之人,有十几位院士,一百几十位大学正副校长、院长、博导。主席、副主席,也多是担任过重点大学校长的人。但当时我对他的了解并不全面,仅以为他是一位倡导文化校园、书香社会的政府官员。他当年一如现在一样低调,并未谈及他的思考,仅介绍了他在苏州市倡导阅读、推广读书活动的种种方法。当时他对读书与人的综合素质的关系的阐述,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他关于打造“书香社会”的提法在当时属超前的理念。


后来,他调到北京,我们的接触多了,互相了解得全面了,渐成好友。在我心目中,他更是一位学者、教授,或首先是学者、教授。


他每每戏言自己是“白天为政府打工,晚上为理想伏案”。


戏言不过是戏言。其实,他“为政府打工”时,许多工作,也还是与“教育”二字密切相关。


这期间,他又有“两书一文”在中国教育界掀起了“理想旋风”,即《我的教育理想》《中国教育缺什么?》《新教育之梦》,并且又结集出版了十几部书,都是关于教育的思考成果。


永新如今已年过60岁了。他这个人,从28岁开始研究中国教育史,以后便将自己的人生与中国教育紧紧联系在了一起。他曾为“新教育实验”提出一个口号——“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在我看来,此语正是他自己人生方向的写照。他因能为促进中国之教育尽力倍感幸福,他希望可以将自己的人生完整地奉献给这一理想。


我在2000年曾写过一篇《论教育的诗性》的短文,我觉得,朱永新对教育事业的热爱,绝不亚于某些为诗而生、为诗而热切地存在的诗人。


“教育”二字,在他那里简直不啻为一种“宗教”——一种提升人生高度、造福世人的儿女,特别是造福于普罗大众之儿女的“宗教”。


中国不乏优秀的、值得我们尊敬和铭记的教育工作者,但缺少教育思想家。我认为,朱永新称得上是一位当代中国的教育思想家。


值得欣慰的是,他的“新教育”理念已硕果累累——目前,全国有160多个实验区、5200多所学校、570万师生参与了“新教育实验”,并从中体验到了更多、更新的教和学之间的互动。


这是多么令人兴奋的事啊!


我之高兴,不唯为朱永新,也为中国之教育,更为普罗大众的儿女。


三、“未来学习中心”与《理想国》


《理想国》是柏拉图的思想成果——身为古代哲学家,柏拉图思考了种种关于人以及关于世界和宇宙的问题,许多问题特形而上。但哲学若不服务于人类社会,哲学家之所以为“家”的前提便要大打折扣;这是所有哲学家的心结。柏拉图也难以摆脱此种困扰,故他索性接地气了一把,极务实地为当时的希腊帝国的顶层设计,开出了一剂“包治百病”的“药方”,即《理想国》。


《理想国》的“建言”核心是精英治国。问题在于,精英如何产生?芸芸众生又将在精英治国的蓝图中处于何种位置?在此两点上,柏拉图给出的设想是对芸芸众生不利的:他将芸芸众生视为《理想国》中的“蚁人”,只须由精英们实行有效的统治就是。


朱永新犹如中国当代教育思想者中的柏拉图——他对中国当代教育思考了这么多、这么久,自然而然地也找到了一个核心问题——学校是什么?


朱永新对当代学校这一实体概念的解构和颠覆,是站在芸芸众生和他们的下一代、下几代的立场上满怀激情也满怀深情地进行的。


朱永新的《走向学习中心——未来学校构想》,是对柏拉图《理想国》的彻底否定——我们从书中可以看出,他认为只有改变了学校,芸芸众生的下一代才有最大的可能产生最多的精英;这些精英不是这方面的,便是那方面的。即使成不了精英,也会在因材施教和遂愿而学的过程中受益匪浅,从而成为未来社会不可或缺的优秀人才。


我们读《走向学习中心——未来学校构想》,每每会从阐述形式、方法和途径的字里行间,看到或感到“公平”二字时隐时现;他的这一种情怀,是此书最打动我的元素。如果说此前朱永新对教育的批评可用“为什么”三字来概括,那么《走向学习中心——未来学校构想》则可用“怎么办”三字予以归纳;如果说此前的朱永新是一位四处奔走、八方呼吁的教育改良主义者,那么简直可以认为,《走向学习中心——未来学校构想》是他关于教育的彻底的“革命宣言”。朱先生已是60多岁的人了,致力于教育改良30余年,初心非但从未泯灭,而且越发急切,这委实是令我肃然起敬的。


“人皆可为尧舜”。朱永新相信,只要教育方向对头,教育方式科学,教育方法最大限度地因材施教,那么,绝大多数人在不同的行业“皆可为才俊”。


这一点我也是比较认同的。


我承认所谓“天才”是由基因决定的,但我从来不是一个基因决定论者。纵使具有天才之资,如果保障其天分得以充分发挥的条件不具备,甚至相反,那么也难以成为天才。


即便是在普遍的平常人与平常人之间,由于从小学到大学所进入的学校不同,人生往往会发生极大差别。


这种差别是后天教育造成的。


从小学到大学受到良好教育的人,其天分得以被及时发现、启蒙和充分激活,进而获得充分发展;相反,如果一个人无此幸运,那么他的天分很可能在做学生时连自己都浑然不知,老师也从未发现,甚至可能终生不知。


怎么办?


朱永新给出的方法是“革学校的命”,以未来学习中心取代学校。


我欣赏他这种充满激情的预想,但这将是极其复杂的过程。


未来是多久以后?


实际上,“未来教育”之畅想,在西方已是较热的话题,并且,改变的确也在明显或悄然地发生。这当然也是永新所关注的,故他给出的时间表相当短,期待的心情也相当乐观。而我的看法却保守得多,预见的时间表也长得多,甚至可以说,我认为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即在漫长的时间内,学校实体不会消亡,但学习中心肯定会成为人接受知识和能力教育的另一途径。或者,不但与学校对应存在,也许在学校内,就存在学生凭学习兴趣和志向广泛选择专业的校内学习中心。


总而言之,相对于永新的热切期望,我的看法虽然保守,但我对本书的价值予以极高的评估——它是关于“教育将来会怎样”的预见之书、畅想之书,它在“如何将因材施教做得更好、更有效”方面阐述的种种方法,必将会对当下从小学到大学的教与学两个方向产生旨在改变思维模式的深远影响!


2019年8月


北京



注释


[1]梁晓声,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得主。

前言——站在教育结构性变革的门口


关于教育,全世界几乎没有一个国家的人对自己国家的教育是完全满意的。


几十年来,世界上许多国家发布了无数报告,呼唤变革教育;许多政府出台了大量政策,希望改变教育。


在互联网改变一切的时代,人们更是期盼互联网能够成为变革教育的神器,正像互联网颠覆了商业模式,颠覆了金融体系一样,来彻底改变我们的教育。


的确,互联网已经在改变世界。据统计,截至2018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02亿,互联网普及率为57.7%;2018年上半年新增网民2968万人,较2017年末增长3.8%;我国手机网民规模达7.88亿,网民通过手机接入互联网的比例高达98.3%,较2017年末提升了0.8个百分点,其中,2018年上半年新增手机网民3509万人,较2017年末增加4.7%(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2018年全年,移动互联网用户接入流量711亿GB,比上年增长189.1%(国家统计局《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3年建立的淘宝网,已经成为全球最大、中国最受欢迎的网购零售平台,拥有近6亿的注册用户数、每天超过6000万的固定访客,每天的在线商品数已经超过了8亿件,平均每分钟售出5万件左右的商品。


而教育和互联网的结合,远远早于商业。20世纪60年代,计算机开始出现的时候,人们就提出机器教学,提出“学校消亡论”。互联网出现以后,利用网络改变教育的努力与投入也远远大于商业。但是,一直到今天,教育的变化也非常小。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教育学院发布的报告《理解和改进全日制网上学校》表示,美国有25万名中小学生在全日制网络学校上学。美国各州网络学校总共提供53.6万门课程(每门课程都为一学期),有180万名中小学生至少选一门网上课程。网上课程的增长也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不同群体和不同地区学生的教育需求,特别是满足了学生在家上学的需求。据统计,全美共有240万名学生在家上学。无疑,这也只占了全部学生人数的很少一部分。


据说,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生前曾经提出了一个著名的“乔布斯之问”:“为什么计算机改变了几乎所有领域,却唯独对学校教育的影响小得令人吃惊?”2011年9月,美国联邦教育部长邓肯给出了一种答案:原因在于技术没有使教育发生结构性的改变。


一般认为,信息技术在教育领域的应用可分为三个阶段:工具与技术的改变、教学模式的改变和学校形态的改变。电化教育、PPT课件等都是工具与技术层面的变革,慕课、翻转课堂等是教学模式的变革,如果学校形态不发生深刻的变革,教育结构不发生相应的变化,教育的变革是非常困难的。


100年前,杜威曾经说过,坐在影院观看影片中播放的内容与坐在课堂里听老师讲课,两者其实并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因为真正的学习是一个需要积极主动的社会性参与的互动过程,而不是被动观察。将无聊的教育内容从一种媒介转移到另一种媒介,并不会让它变得生动有趣,也不会对学习有任何改善。除非技术能够整合已有的学习方法,能够使老师们以更好的方式传授学习之道,否则,就教育改革而言,技术即使拥有再大的潜力,也注定逃脱不了失败的下场[1]


教育变革的困难,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教育的科学基础发育不成熟。教育有两个重要的学科基础:心理学与社会学。人是世界上最复杂的动物。人类认识世界的历程是由远及近的,天文学是科学家族的老大哥,从人类早期的摩崖石刻上我们就看到了祖先对于天文星象的观察记录。伽利略的天文学之后,是牛顿的物理学,人类开始探索物理现象与规律。现在,我们刚刚进入生物学的世纪,开始关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