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甘肃文化传承与发展述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甘肃文化传承与发展述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甘肃文化传承与发展述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甘肃文化传承与发展述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胡潇,胡秉俊

出版社:甘肃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08-01

书籍编号:30676898

ISBN:9787226041536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19591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甘肃文化传承与发展述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甘肃文化传承与发展述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书在版编目(CP)数据


甘肃文化传承与发展述论/胡潇,胡秉俊著.--兰


州:甘肃人民出版社,2011.8


ISBN978-7-226-04153-6


Ⅰ.①甘…Ⅱ.①胡…②胡…Ⅲ.①地方文化—文


化发展—研究—甘肃省Ⅳ.①G127.42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1)第171438号


责任编辑:赵金祥


封面设计:马吉庆


甘肃文化传承与发展述论


胡潇胡秉俊著


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730030兰州市读者大道568号)


甘肃海通印务有限责任公司印刷


开本787毫米×1092毫米1/16印张9.75插页4字数164千


2011年8月第1版2011年8月第1次印刷


印数:1~1000


ISBN978-7-226-04153-6定价:28.00元

从文化的视角关注社会现实(代序)


胡秉俊与他正在读大学的爱女胡潇合著《甘肃文化传承与发展述论》,请我点评并为之序。


秉俊1978年考进大学,1982年参加工作,十五六年前在兰州大学读文化传播方向硕士研究生时是我的学生,而且是那批硕士生中的佼佼者;胡潇2008年考上大学,现在是在校大学生,年仅二十出头。父女二人为何共同关注甘肃历史文化这个课题,怎样进行研究、思考和讨论,现在的文科大学生思想状况如何,两代人的认识能够统一到什么程度,这些疑问使我产生了浓厚的阅读兴趣。从洋洋洒洒十几万字的文稿中,我读出了作者的故土情结、文化积累和人生思考,读出了忧思、探索、责任和担当,掩卷长思,颇多感触和感动。


其一,内容比较丰富,有一定的知识性。《甘肃文化传承与发展述论》是一部深度思考甘肃文化特色及其传承与发展问题的专著,由甘肃史前文化之谜及思考、甘肃人文地理环境与现代文明的冲突及协调、丝绸之路文化兴衰对甘肃人文思想的深刻影响、甘肃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与生态环境保护四个大专题和结语共五个部分组成。作者深入探析古生物时代、石器时代、史前图画与类文字符号、甘肃地理环境及主要民族、甘肃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的接轨、游牧文化与农耕文化的碰撞和交融、早期商业文明对甘肃文化的影响、兴盛的丝绸之路文化对甘肃的影响等问题,并就丰富的文化资源如何转化为经济发展的强大推动力、文化旅游资源的协调开发与生态环境保护进行了深入思考。论述时间跨度大,笔端所触最早涉及古生物时代,空间以甘肃为主,又不拘泥于一地。对史前文化、彩陶文化、始祖文化、丝绸之路文化、游牧文化、先秦文化、民俗文化及其在当代的延伸和发展,条分缕析,进行了气派颇大的梳理与深思,并恰如其分地应用到论述中。正所谓:史料传说,旁征博引;古今中外,信手拈来。所述所论,气势恢宏,大气磅礴,与甘肃文化精神气脉相通,内容之丰富,资料之详实,大大超出我的想象,相信其他人读来一定会有同感。


其二,思路比较开阔,有较强的现实性。谈历史文化并不新鲜,可以说前人之述备矣。谈甘肃文化局限更大,要谈出新意难之又难。可喜的是,作者紧紧围绕甘肃文化传承与发展这个主题,并以之为主线,深刻剖析历史文化对甘肃经济社会以及人文思想的影响,从文化的视野和角度,表达了对社会现实的深切关注。甘肃是文化大省,各类文化资源在全国占有重要位置。但是,无法回避的现实是,甘肃目前处在经济社会“欠发达”甚至“落后省份”之列。面对甘肃在新时代发展中遇到的诸多困难和困惑,我们听到的要么是无关痛痒的议论,要么是自嘲式的揶揄,还有发泄式的抱怨,以及老生常谈或者不切实际的措施和办法。这本述论则立足现实,着眼于解决问题。虽然有些想法未必成熟,但其中闪烁出的智慧的火花,足以令人耳目一新,浮想联翩。例如,论述孤竹君两个儿子伯夷、叔齐坚持操守,不吃周朝粮食,逃奔到甘肃渭源县首阳山隐居的历史事实,他们联系到现代经济社会文化发展中的资源挖掘与整合,如此创意:“伯夷、叔齐逃奔的过程中,可以展现甘肃的黄土高原风貌及人情风俗;他们隐居首阳山可以展现这里的优美风光;他们‘采薇而食’,可以推介甘肃著名的特产‘薇’等原生态纯绿色无污染野菜。”又如:他们引用一位作家朋友的设想,“以甘肃秦安大地湾彩陶文化为依托,以青藏高原、黄土高原和内蒙古高原三大高原的结合交融为背景,以长江、黄河、昆仑山、草原、沙漠等自然要素和神话传说、游牧文化、农业文化等为素材,通过古朴原始的舞蹈、音乐、故事,表达自由时代远古人类进行文明创造的精神气息”创作一部史诗性的大型舞剧。还有,谈彩陶文化的发展及文字来源,谈丝绸之路文化的兴衰,谈陇东古代与中国农业文明的关系,谈开发与生态环境的矛盾,等等,不但时有创见,而且颇具现实意义;而任何科学研究如果离开了现实意义,都只能是纸上谈兵。


其三,立意志在高远,有较强的思想性。纵观全文,有两条线索贯穿始终。一条明线是甘肃文化传承与发展,另一条线索就是作者发出的“天问”: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作者试图通过史前文化遗址和出土文物、神话传说、文献资料等,解密人类从哪个历史深处如何走来。同时,他们从甘肃史前文化发展历史中寻找答案,继续探知人类前进的方向:我们要到哪里去?正如文中所说,“现在回答我们从哪里来的问题,只能代表目前建立在进化论基础上的认知水平”。这样发出“天问”,“也许面对的,只能是浩渺而悠远的星空。而我们的姿态与神情,其实与大地湾出土的那件人面陶瓶上的史前人像一样迷茫、执著、忧虑,同时,充满着深沉的人文关怀”。但是作者并不放弃寻找答案!其结论振聋发聩:“我们生存的意义究竟是什么?虽然,以人类现在的认识水平,我们还不能彻底解释清楚人类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但是,我们已经能够确定: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传承过去,联结未来!”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最大限度地把历史与未来联结起来,标记好“现在”这个坐标点。“我们存在的方式就是在行进中保持不偏不倚的直立姿态,然后,留下自己坚实深刻的脚印。最重要的是,我们的脚印对后人意味着什么!这个脚印,应该是孕育新生命之所在。这个脚印,继往开来!”在为之击掌叫好的同时,我再一次被感动。由此看来,此专著不但有现实意义,而且有哲学思考,实为不易!


其四,文笔优美流畅,有很强的可读性。例如,关于第一只彩陶的发明:“……我们不妨做这样的想象:在远古先祖中,曾经有一位制造陶器的能工巧匠,聚精会神,用刮削器修理陶器坯时,不小心划破了手指。当他感觉到时,鲜血已经在陶器坯上留下了曲曲弯弯的红色印迹……当这件另类的陶器出现在部落人的视野中时,原始先民欢欣鼓舞,热烈庆祝。能工巧匠受到启发,便想方设法地在素陶上有意识地画上纹饰和动物、山川、日月等形象。或许这位能工巧匠某一天忽发奇想,将不同于黏土颜色的其他土石成分抹到陶器上入窑烧制。也许,这位能工巧匠就是伏羲最初的形象。”这简直就是一则美丽的、充满童真意趣的现代神话!他们自由联想,把藏区流行的集体舞蹈“锅庄”与“彩陶舞画”及洋溢着原始文化精神的非洲舞蹈进行类比。这些缺乏严格学术论证的“论述”,估计来自女儿坚持自己的想象。有些观点,明显的,父女俩并未达成一致,秉俊或许是以宽容的态度“姑且存此一说”。但是,无论是对人生的思考,还是对现实的忧患;无论是引经据典,还是自由想象;无论是振臂呐喊,还是娓娓道来,优美的文笔贯穿始终,可读性在同类文稿中当属上乘。


当然,从严格意义上讲,因为是合著,有些地方风格不尽一致,甚至存在时而深刻,时而稚气,不够均衡的问题。个别地方,或有牵强之感。但是,这并不影响文稿的整体水平。


时下社会处在转型时期,空气中弥漫着急功近利的浮躁之气,许多人包括很多成年人都很难静下心来读书、思考。秉俊和胡潇能够长时间集中研究一个专题,日积月累,获得如此成果,令人感慨万分。我想,这本文化专著,对我们的教育体制,对有社会责任感的人们,包括对诸多望子成龙的父母,都很有一些启发意义。


祝愿胡潇以及广大的“80后”“90后”年轻朋友们,能静下心来读书、学习、思考,脚踏实地做人、做事、做学问。如此,则明天一定更美好!


文短情长,是为序。


2011年7月于北京

第一篇 甘肃史前文化之谜及思考


甘肃地处黄土高原、青藏高原、内蒙古高原三大高原交会之处,是古代农业文明与游牧文明交流融合的文化地带,是中国远古人类的主要聚居地和古代农业的主要发祥地之一。


解读甘肃史前文化之谜,可以发现其中蕴含着的大量中华民族发生、发展的文化信息和密码。


甘肃境内保存着极为丰富的古代文化遗址和人类智慧奇观。据有关资料,全省馆藏文物40.7万余件,现存地上地下古迹1.3万多处,其中1000余处史前文化遗址显示了中华民族的古老文明及姿态万千的多民族文化历史。甘肃新石器时代文化以丰富的彩陶为特征,大地湾遗址、马家窑文化遗址、齐家文化遗址等多处出土的数以万计的古朴凝重、形式多样的彩陶,使甘肃成为举世闻名的“彩陶之乡”。从大约8000年前、我国迄今为止发现最早的彩陶开始,经历仰韶、马家窑、齐家、四坝、辛店、沙井等不同阶段,延续5000多年,形成一部完整的彩陶发展史。尤其是马家窑文化的彩陶,达到了彩陶艺术的巅峰,代表着中国彩陶艺术灿烂辉煌的成就。


甘肃省因为独特的地理位置和人文环境,几乎贯穿了中华文明产生、发展、壮大、鼎盛的全过程,有着非常丰厚的文化积淀。换句话说,甘肃深厚的黄土层中蕴藏着华夏先民在历史时空中匆匆而过的足迹,在丰富多彩的古代文物、传说、建筑、古歌、舞蹈、绘画、宗教、民俗等等各种不同类型的承载形式中,蕴藏着解开中华文明之谜的密码。以前,当我们每每论及“文化积淀”时,基本上都局限于有文字记载的历史,而有文字的历史在人类产生、发展的久远长河中只是很短一段。可以肯定地说,漫长的史前文明为中华文明发展壮大奠定了坚实基础。甘肃大地上有很多史前文明遗址。根据大量考古发掘文物证明,远在20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甘肃就有远古人类生息、繁衍,至今仍然存活着的民间传说、风俗民情等文化现象也忽明忽暗地印证着史前文明的发展脉络,如传说中的大禹治水“导九川”,其中有六条河就在甘肃境内,即弱水(今张掖黑河)、黑水(今酒泉疏勒河或党河)、黄河、漾水(今西汉水)、岷江和渭河。我们在不断探求人类文明的脉络,而先祖们的智慧之光,则激发我们向历史深处凝眸,发出这样的疑问: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们如何出现在时空坐标中,又如何刻画着自己的生命坐标?


一、古生物时代:人类远祖“韬光养晦”


目前,人类能够“看”得最远的时空,应该是远古生物时代。以我们现在的认知水平作出的判断,那个时代的霸主是称雄地球长达1.6亿年、充满着传奇和神秘色彩的恐龙。恐龙最初是怎样诞生的?如何在演化过程中形成类别多样、躯体庞大的古怪模样?为什么又在距今约6500万年前全部消失?这些问题仍在研究之中。一些推断似乎靠近历史真相,更多的还有待进一步证实。所幸,甘肃境内存在着丰富的哺乳动物化石和植物化石,提供了一把把可能揭开这些古代谜团的钥匙。


第一把钥匙是完整清晰的刘家峡恐龙足印群。目前已经揭露的总计710平方米的岩层层面上,发现8类30组270个足印,这里面至少包括两类巨型蜥脚类、两类兽脚类、一类似鸟龙类和其他三类形态独特、尚未归属的足印。在同一岩层层面上还保存有恐龙卧迹、尾部拖痕及粪迹等,构成足印、卧迹、拖痕和粪迹共存的场面,非常独特。据专家研究,同一地点出现如此多样的食草类和食肉类恐龙足印,在国内尚属首次,世界上也极为罕见。附近地区,也发现了多处恐龙骨骼化石,为进一步研究恐龙类别、研究足印遗迹与造迹生物之间的关系提供了重要线索,也为研究恐龙生活环境提供了重要依据。


第二把钥匙是甘肃北山公婆泉地区。那里是一处大型中生代陆相盆地,出土了距今1.2亿年至8000万年的恐龙、鱼类、植物和恐龙蛋等古生物实体和遗迹化石。仅仅在盆地西南和东南边缘地带就发现9种恐龙化石及5个新属种:张骞丝路龙、马鬃山原巴克龙、大岛氏古角龙、马鬃山鹦鹉嘴龙和布林氏南雄龙等等。植物化石(包括大型硅化木)也十分丰富。通过解析重拟,可以展现1.1亿—1.5亿年前北山山地的壮丽生态环境!


第三把钥匙是临夏盆地的古动物化石。仅在位于该盆地的和政县目前已经征集到5700多件古动物标本,代表着近百种早已灭绝的哺乳动物,它们分别属于距今1500—1200万年的铲齿象动物群、距今1000—700万年的三趾马动物群和距今约200万年的真马动物群。其中,属于三趾马动物群的材料特别丰富,化石、头骨数量之多,不但远远超过了山西保德的三趾马动物群,而且也超过著名的最早发现三趾马动物群遗迹的希腊。


第四把钥匙是黄河古象。这种象的学名叫黄河剑齿象,1973在甘肃合水县板桥公社马莲河畔一个名叫木瓜沟嘴的地方意外发现。令人称奇的是,古象出土时各骨骼基本完整,甚至连化石中极为罕见的舌骨和仅3~4厘米长的趾骨末节也被保存下来,并且肢骨中各骨节还仍然相连。真是奇迹!当时,化石保存在12平方米的岩层里,象身近似于站立姿势,后足倾斜,似乎失足跌入泥淖中而无力自拔,就永远站在那里,直到被深埋在土层中,变成坚硬的化石。再次见到阳光时,已经离开第四纪更新世早期250万年左右。它的家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倘若古象能够复活,也只能是悲剧:因为,这个庞然大物高4米,体长8米,门齿长达3米多,在世界上独一无二,不要说它心灵极其孤独,仅仅就其生存来说也是个很大的难题———它很难找到立足之处和可以果腹的食物。


这四把钥匙似乎是造物主为了帮助人类解密远古时代而特意留下来的。从分布区域看,正好在甘肃的东、中、西部。换句话说,刘家峡恐龙足印群、北山公婆泉盆地古生物实体和遗迹化石、临夏盆地的古动物化石、黄河古象化石驮载着甘肃大地在远古历史长河中沧海桑田巨变的壮观画卷,气宇轩昂地走近现代,并在我们眼前徐徐打开,展现漫漫史前时代大自然作为万物家园的美丽状态。这些雄踞地球的巨兽不可一世,目无神灵,为争夺树林、河流、湖泊、山川进行残酷的厮杀,场面壮观,激烈,经久不息。那时候,人类远祖无论何种状态,都是绝对的弱势群体。他们或许怀着强烈的好奇心观看大型动物之间发生血腥战争,其悲惨程度又使他们胆战心惊,只能远远地躲藏在茂密的树冠间或林荫深处,闭上眼睛,捂着耳朵,颤抖不已。当战争连绵不断,超出他们的忍受程度时,或许又幻想更强大的动物来把这些性情暴躁又好战的家伙彻底消灭。人类恐惧的感觉,大概最初就酝酿在这种生活情景中吧。


恐龙称雄地球长达1.6亿年,在其统治下,还有无数种形态各异的动物。那是漫长的、血腥的、弱肉强食的时代,人类远祖不管从体形、力量还是数量上,都处于劣势。好在他们食量不大,又便于藏匿,在群雄逐鹿中生存下来———用现代人的眼光来看,也可以叫韬光养晦。如果不是地球生态系统发生巨大变化,“韬光养晦”也许直到现在还在继续,根本没有什么现代文明、现代工业之类。要么在某一次瘟疫及其他灾祸而中断。果真如此,不敢想象,因为那样就没有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