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法律 > 教育法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教育法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教育法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教育法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高君智编

出版社:甘肃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03-01

书籍编号:30676909

ISBN:9787226040850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66282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法律

全书内容:

教育法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前言


现代教育的有序和健康发展需要运用法律来保障,因此,18世纪70年代以来,德国、英国、法国、日本、美国等纷纷颁布教育法律法规来规范教育发展。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法学理论还是教育理论,都需要关注教育的法律问题,教育法学也就应运而生。它是运用法学理论和方法研究教育领域中的法律问题的学科,所以,教育法学既可以看做是是法学的分支学科,也可以看做是教育学的分支学科。


《教育法学》是师范院校教师教育类课程,也是各级各类教育行政干部、学校管理人员和教师继续教育的重要内容。通过本课程的学习,使学生掌握教育法学的逻辑结构和基本原理,了解世界各国教育立法的基本特征和国内外教育立法总的趋向,弄清我国教育现代化进程中教育立法体系的基本框架和法制过程,为将来从事该专业方向的研究和实际运用打下理论基础。


截至到2009年,中国经由最高立法机关全国人大通过的专门教育法律已经达到7部。它们是《学位条例》(1980)、《义务教育法》(1986—2006年修订)、《教师法》(1993)、《教育法》(1995)、《职业教育法》(1996)、《高等教育法》(1998)、《民办教育促进法》(2002),如果加上《未成年人保护法》(1991)、《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1999)等青少年法律,则达到9部。在某种程度上说,关于未成年人的法与教育法的性质是大致相同的。这些法律基本构成了中国的教育法律体系,对于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进和保障作用。然而,对于中国教育法律的性质与价值,各方面的认识是不同的。从法律角度来说,这种不一致的意见来自三个方面。


第一方面的不同认识来自于西方社会。西方教育界、法律界人士,对于中国教育法律及其取得的巨大的成就,一般存在着漠视和歧视。在西方某些人眼里,社会主义国家的法律是意识形态,是服务政治的工具,不是他们眼中真正的法律。因此,他们既对中国教育法律取得的成就视而不见,又对存在的问题夸大其词。例如,对于受教育权利,他们不是从国内法的法定权利规范及其实施的角度加以看待,而是从抽象人权标准角度予以审视。这种状况虽然与文化上、专业上的生疏有关,但主要是与他们的政治立场导致的普遍的、根深蒂固的,体现了西方的文化优越感和政治优越感有关。当然,这样的状况还是可以改变的。


第二方面的不同认识来自于国内的法学界。国内法学界从传统的法律分类出发,容易忽视教育法律的特殊价值。目前,国内法学界普遍没有将教育法独立列入我国法律体系之中。对于教育法在法律体系中的地位,国内法学界一般认为教育法附属于行政法,因为教育行政部门属于行政机关,教育行政领域的法律必然要归入行政法系统。有关教育、学校的诉讼,一般都归为行政诉讼,由法院的行政庭受理。另一种观点认为教育是一种复杂的社会现象,教育法应归入社会法,教育法律内容应当属于社会法调整的内容。我们认为,上述部门法的划分方式有着严重缺陷。这一缺陷不仅体现在我国法律体系中没有体现出教育法律应有的地位, 也体现在整个法律体系缺乏更深刻的理念指导及其相应的构架。


第三方面的不同认识来自于国内的教育界自身。人们常常可以听到来自教育界的对于教育法律的质疑,认为教育法是软法,没有硬性规定,不好实施。一方面,教育法律的强制性的规定存在着不足。例如,从法律责任的角度说,有法律责任一章的教育法律有《教师法》、《教育法》、《民办教育法》和新修订的《义务教育法》。缺乏法律责任一章的教育法律有《学位条例》、《职业教育法》、《高等教育法》。尽管违反《职业教育法》、《高等教育法》的可以援引《教育法》的法律责任的有关条款予以追究,但教育法律本身的执行性和法律责任方面存在较大缺陷,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然而,另一方面,教育法律是否仅仅依靠强制性才得以称“法”,才得以体现其作用,更需要进一步研究探讨。


为适应教育法制建设和教育法律教育的需要,我们编写了《教育法学》一书。全书共十三章。第一章教育法学概述,第二章教育法概论,第三章教育权与受教育权,第四章教育法律关系,第五章教育法的制定、实施与监督,第六章教育制度,第七章学校的法律地位,第八章教师职业的法律地位,第九章学生的法律地位及其权责,第十章学校与社会之间的法律问题,第十一章教育投入与条件保障,第十二章教育法律责任,第十三章教育法律救济。其中,第一、四、七、八、九、十、十三章由高君智同志完成,第二、三、五、六、十一、十二章由宋生涛同志完成。全书由宋生涛审稿,高君智统稿、定稿。


本书可用于师范院校开设《教育法学》课程或《教育政策与法规》课程的教材使用。也可作为继续教育各类学生的教学用书,还可用于教育类、法律类研究生的参考教材。使用单位根据教学安排和学生的具体情况选择教材的部分内容讲授。


本书是在借鉴、参考和引用大量文献资料的基础上完成的,限于篇幅,我们在参考文献中只列出了有关的主要书目,谨此向有关的作者表示衷心感谢。


由于编者自身水平所限和时间仓促,本书不足之处在所难免,恳请同行和读者不吝指正。


编者


2011年2月

第一章 教育法学概述


教育法学是法学的一门分支学科,也可以看做是教育学的分支学科,是运用法学理论和方法研究教育领域中的法律问题的法律学科。教育法律问题是伴随着现代教育的出现而产生的。现代教育具有系统性、广泛性和复杂性的特点,其有序和健康发展需要运用法律来保障。所以,18世纪70年代以来,德国、英国、法国、日本、美国等纷纷颁布教育法律法规来规范教育发展。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法学理论还是教育理论,都需要关注教育的法律问题,教育法学也就应运而生。


第一节 教育法学的概念


一、教育法学的含义


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教育法学逐步成为我国教育学科的一个重要研究领域。虽然教育法学还没有被认可为一个独立的学科,但实际上它已经具备了一个学科的基本特点:有相对独立的研究对象、概念范畴、研究范式和学科边界;有一支专门的研究队伍;建立了独立的专业研究组织,如全国教育法律与政策专业委员会;许多大学在其教育学科或管理学科的硕士点和博士点专业中专门设置教育法学培养专业或研究方向;在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中有一批专门从事教育法律实践的人员;从2002年开始,教育科学出版社连续出版了劳凯声教授主编的《中国教育法制评论》;每年有大量的硕士、博士论文以教育法律问题作为选题;在教育立法方面,教育法律体系初步形成……这些表明,教育法学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研究领域是客观事实,而不是虚拟想象。因此,我们首先要研究的问题是教育法学是什么。


(一)教育法学定义研究述评


关于教育法学是什么,国内学者有不少研究,以下我们根据所掌握的资料,列举一些学者对教育法学的定义并进行分析。


1.新兴独立学科说


有学者认为:“教育法学是以理论法学为指导,运用法学共用的方法,吸收邻近法律学科、一般法学以及其他特别法学的研究成果,并在教育法实践的基础上形成的一门新的独立的学科。”[1]这一界定指明了教育法学的法学基础和来源,但教育法学本身是什么、对象是谁、学科性质是什么,这些在该界定中反映得不够,主要原因:一是定义过宽,如“教育法学是……一门新兴的独立的学科”,但新兴学科太多了。“新兴”的词义本身也反映不了“教育法学”的特殊性,另外,在“属”学科的选择上不应是最高层次的“学科”概念,而是“学科”的下位概念“法学”,“学科”概念十分宽泛。二是定义项本身是不明确的,也即所选择的种差“以理论法学为指导,运用法学共用的方法,吸收邻近法律学科、一般学科以及其他特别法学的研究成果,并在教育法实践的基础上形成的”不具体,不足以说明教育法学的性质和含义。


2.综合性边缘学科说


有学者认为:“教育法学是一门以教育学和法学为基础,以教育问题为中心的多学科综合性的边缘学科。”[2]持类似看法的还有“教育法学是一门新兴的综合性边缘学科,它以法学原理和教育学原理为基础。是法学和教育学相互渗透的产物。因此它又是法学原理和教育学原理的有机结合。”[3]这一界定对教育法学的理论基础、研究对象和学科性质都作出了规定,比第一种界定进了一步,但还存在着缺陷:一是把教育法学的学科基础仅限定为教育学和法学是不够的,教育学和法学的确是教育法学的学科基础,但教育法学的基础不只是这两个学科,还有其他学科,如管理学、政治学等。二是把“教育问题”作为教育法学的研究中心的提法过于宽泛。研究“教育问题”的学科毫无疑问是教育学科,但教育学科包括若干分支学科,教育法学是其中的一个分支学科。如果说教育法学是“以教育问题为中心”,该“教育问题”应该是“教育法律问题”,而不是一般的教育问题;说教育法学是“多学科综合性的边缘学科”,也不能反映教育法学的本质属性,因为许多学科都具有综合性质,纯粹的单一性质的学科是很少的,而且“边缘学科”的用词也是不准确的。“边缘”是相对“中心”或重要性而言的,教育学科或法律学科中谁是中心或边缘是相对的。


3.交叉学科说


有学者认为:“所谓教育法学,就是运用法学理论研究和解释教育法律现象及其发展规律的交叉学科。”[4]教育法学具有交叉性,这是没有疑义的,其名称包含了“教育”和“法”两个概念。所以,这一界定说明了教育法学的理论基础及其功能。而这一界定的缺陷是:一是“属”学科“交叉学科”范围过宽,没有说明是哪些学科的交叉学科;二是“用法学理论研究和解释教育法律现象及其发展规律”并不一定能够导致“交叉学科”或教育法学的产生。


4.知识部门说


有学者认为:“教育法学继承了法学基础理论和行政法学的一切有益因素,包括了教育体系中产生的全新的诸多现象和诸多关系,是一门以法学和教育学的方法论为基础,以教育法为对象,研究学校教育关系的法律调节的特定的知识部门。”[5]这一界定注意到了教育法学与行政法学的密切联系,也注意到了教育法学和教育学方法论基础,但把教育法学的对象界定为“教育法”似乎还有些不够全面。教育法是已经形成的法律文本或规范,教育法学需要研究已经存在的教育法律、法规,对其进行分析和阐释,但还要研究教育法中没有规定的教育法律问题以及其他的教育法律问题。另外,教育法学确实是一个“知识部门”,但它不是一般的知识部门,而是与教育学和法学有关的知识部门,这一点,在该界定中没有说明。


5.分支学科说


有学者认为:“教育法学是以教育规律现象及其发展规律为研究对象的法学分支学科。”[6]法律学科是一个古老而又年轻的学科,体系庞大,内容丰富,分支众多,而且随着社会的进步,还在不断地分化。教育法学就是其分化出的一个学科。在现代社会,教育是一个庞大的公共事业部门,需要用法律对其进行规范和治理。教育的特殊性决定了教育法律问题的特殊性,而教育法律问题的特殊性使得行政法、民法等不能很好地对这些问题加以解决,这就需要运用专门的教育法律来规范和保障教育的发展。所以,专门研究教育法律问题的教育法学也就出现了。从这个意义上讲,教育法学是法学的分支是对的,但仅仅把教育法学看做是法学的分支学科是不全面的,它也可以看做是教育学的分支学科。教育法学毕竟是研究教育法律问题的,没有教育学科的支撑,教育法学是无法成为一门学科的。


以上五种概念的界定既有共性的方面,也有不同的方面。首先,在学科的理论基础认识方面意见比较一致,它们都把法学和教育学作为教育法学的理论基础,只有第一种界定仅把法学作为教育法学的理论基础。应该说,把法学和教育学作为教育法学的理论基础是有共识的,但教育法学不仅仅以这两门学科作为基础,还以其他学科作为基础,比如政治学、社会学等。其次,在学科的研究对象认识方面存在一定的差异。第一种没有说明教育法学的研究对象,第二种把教育对象理解为“以教育问题为中心”,第三种和第五种把教育法律现象及其发展规律作为研究对象,第四种认为是“教育法”。这说明人们对教育法学研究对象的认识存在着分歧。不过,每一种界定都是从不同的角度看的,都有其合理性,我们需要做的是用一个合适的概念涵盖“教育法”、“教育法律现象”、“教育法律规律”、“教育法律发展规律”等概念,而不是把这几个概念罗列出来。再次,在学科的基本性质认识方面不尽一致。第一种认为是“独立新兴学科”,第二种认为是“综合性边缘学科”,第三种认为是“交叉学科”,第四种认为是“特定知识部门”,第五种认为是“分支学科”。这些表明,国内学者在教育法学的学科性质这一问题上存在着较大的分歧。


(二)教育法学概念新解


在吸收以上概念的合理成分的基础上,我们认为“教育法学是一门以法学和教育学为主要理论基础,以教育法律及其问题为研究对象,运用案例法、分析法、比较法、语义法、推理法以及系统法等多种方法对教育法律及其问题进行研究,揭示教育法律规律,构建教育法律理论,指导教育法律实践的法学和教育学的交叉性分支学科”。这一概念的内涵和外延是比较清晰的。从内涵来看,教育法学的主要理论基础是“法学和教育学”,其研究对象是“教育法律问题”,教育法学的方法是“案例法、分析法、比较法、语义法、推理法以及系统法等”,教育法学的任务是“研究教育法律问题、揭示教育法律规律”,其目的是“形成教育法律理论”和“指导教育法律实践”。关于教育法学的外延,我们把教育法学看做是法学和教育学的“交叉分支学科”。


这一定义的方法属于通常的逻辑学的“种差+邻近的属”的定义方法。我们把教育法学看做是邻近的两个属概念“法学”和“教育学”的交叉分支学科。这是因为教育法学既具有法学的基本共性,也具备教育学的共性。首先,它具有教育学的共性。教育学是研究教育问题、发现教育规律、构建教育理论、指导教育实践的学科。教育问题也包括教育法律问题。教育法律和教育规律具有内在的一致性。教育法律的制定是以教育规律为基础的。所以,解决教育法律问题必须遵循教育规律,而研究教育法律问题的教育法学必然以教育理论为基础,并与教育学科的其他各个学科关系密切。所以,教育法学可以看做是教育学的分支学科。[7]同时,教育法学具有法学的共性。教育法学与教育学的纯分支学科不同。教育学科的纯分支学科是教育学科依靠自身力量派生的,而教育法学则是跨学科的,需要法学理论的支撑。教育法学的主词是“法”或“法律”,“教育”则是限制词或定语。教育法律具有其他任何法律所具有的共性,所以,教育法学具有所有法学的共性,教育法学也是法学的分支学科。因此,教育法学既不能离开教育学而存在,也不能离开法学而存在。


这一定义的“种差”部分,我们从四个关键方面即学科基础、研究对象、研究方法、研究任务和研究目的属性组来限定教育法学这一概念的内涵。在这一定义中,我们采用了性质定义即确定教育法学研究对象的特殊性,然后我们还采用了功能性定义即教育法学的功能是“研究教育法律问题,揭示教育法律规律,建立教育法律理论,指导法律实践”。因此,这一定义符合逻辑学的实质性定义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