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少儿 > 传统文化 > 猛追湾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猛追湾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猛追湾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猛追湾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历史、人文、文化品牌、民间文化、地方文化

作者:刘云奇著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7-01

书籍编号:30710118

ISBN:978754115715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30000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传统文化

全书内容:

猛追湾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版权信息


书名:猛追湾


作者:刘云奇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7-01


ISBN:9787541157158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资源收集整理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站所有内容不得用于商业用途。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作者简介


刘云奇 导演、编剧、作家,中国民主同盟盟员,成都市作家协会会员。曾先后任职于湖南经视、四川电视台、成都电视台,现任成都紫云书院创始人。曾参与策划制作《越策越开心》《畅所欲言》《成都情事》等节目,并创作《足球三剑客》《天宫计》《缉毒先锋》等影视、舞台剧剧本二世多部,著有《都江堰赋》等诗文。

《成都·成华历史人文丛书》编写机构人员名单


专家和顾问委员会


(按姓氏拼音为序)


专家:陈世松 傅恒 林文询 谭继和 肖平


顾问:阿来 艾莲 陈廷湘 冯婵 梁平 袁庭栋


总编辑部


主编:张义奇


执行主编:蒋松谷


副主编:刘小葵


美术指导:陈荣

《成都·成华历史人文丛书》编写机构人员名单


指导委员会


总策划:赵春淦 蒲发友


主任:蔡达林 周海燕


副主任:郭仕文 杨楠 周孝明 万东 张庆宁


委员:刘曦 黄海 刘杰伟


《猛追湾》卷编委会


主任:李跃 廖锐


副主任:邹明权 唐和铭


委员:谢生平 王平 郑庆豫 黄涛 张小军


陈晓满 严刚英 杨剑鸿 保庚 廖春艳

总序


成华区作为成都历史上独立的行政区划,是从1990年开始的,它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区。但是成华这块土地,作为古老成都的一个重要组成区域,则有着悠远的历史与深厚的文化根基。


“成华”区名,是成都县与华阳县两个历史地理概念的合称,而成都与华阳很早就出现在古代典籍中。《山海经·大荒北经》中曾有“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的记载,有学者据此认为,成都可能是远古时候的一个国名,或者是古族名。华阳之名也一样历史悠久,《尚书·禹贡》云:“华阳黑水惟梁州。”梁州是上古的九州之一,包括今天川渝及陕滇黔的个别地方,华阳即华山之阳,是指华山以南地方。东晋常璩所撰写的西南地方历史著作《华阳国志》便以地名为书名。唐代开始,地处“华山之阳”的成都平原上便有了华阳县,也从此形成了成都市区二县共拥一城的格局。唐人李吉甫在地理名著《元和郡县图志》一书中,对成都与华阳做了更进一步的记载:“成都县,本南夷蜀侯之所理也,秦惠王遣张仪、司马错定蜀,因筑城而郡县之。”“华阳县,本汉广都县地,贞观十七年分蜀县置。乾元元年改为华阳县,华阳本蜀国之号,因以为名。”由此可见,成都与华阳历史之悠久,仅从行政区域角度看,成都从最初置县至今已有两千三百多年,而华阳置县从唐乾元元年(758)至今也有一千二百多年了。


不仅成华之名源远流长,具有丰富的人文内涵,成华这片土地更是积淀着厚重的历史与文化。可以说成华既是一部沉甸甸的史书,也是一首动人心魄的长诗。这里有纵贯全境且流淌着历史血液与透露着浓烈人文气息的沙河,有一万年前古人类使用过的石器,有堆积数千年文明的羊子山,有初建成都城挖土形成的北池,有浸透了汉赋韵律的驷马桥,有塞北雄浑的穹顶式和陵,有闻名宇内的川西第一禅林,有道家留下的浪漫神话传说,有移民创造的客家文化,还有难忘的当代工业文明记忆,还有世界的宠儿大熊猫……


成华有叙述不尽的历史故事。


成华有百看不厌的人文风景。


成华的历史是悠久的巴蜀历史的一部分;成华土地上生长的文明是灿烂的巴蜀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为了把这耀眼的历史文化集中而清晰地展现给人们,同时也为后世保留一笔珍贵的精神财富,中共成华区委和成华区人民政府立足全区资源禀赋和现实基础,将组织编写并出版“成都·成华历史人文丛书”纳入“文化品牌塑造”工程的重要内容之一。由成华区委宣传部、成华区文联、成华区文旅体局、成华区地志办等单位牵头策划,并组织一批学者、作家共同完成这套丛书,包括综合卷与街道卷两大部分,共计二十册。其中综合卷六册,街道卷十四册。综合卷从宏观的视野述说沙河的过往,清理历史的遗迹,讲述客家的故事,描写熊猫的经历,抒写诗文的成华,回眸东郊工业文明的辉煌成就。街道卷则更多从细微处入手,集中挖掘与整理蕴藏在社区、在民间的历史文化片断。


历史潮流滚滚前行。成华作为日益国际化的成都主城区之一,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深入推进,对生活在成华本土的“原住民”和外来“移民”,更加渴望了解脚下这片土地,构建了积极的文化归宿。此次大规模地全面梳理、挖掘本土历史,并以人文地理散文的形式出版,在成华建区史上尚属首次。这既顺应了群众呼声、历史潮流,又充分展现了成华人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


“成都·成华历史人文丛书”是成华人对成华悠久历史、深厚文化的一次深邃的打量,更是成华人献给自身脚下这片土地的一份深情与厚爱!


书籍记录岁月,照亮历史,传播文化。书籍是人类精神文明的载体,中华数千年的历史文化传承,书籍功莫大焉。如今,中国人民正在追求民族复兴的伟大梦想,通过书籍去回顾历史、展望未来,乃是实现这一复兴之梦的重要路径。


身在“华阳国”中的成华人,也有自己的梦。传承悠久的巴蜀文明,弘扬优秀的天府文化,正是我们的圆梦方式之一。


这便是出版“成都·成华历史人文丛书”的宗旨和意义之所在。


张义奇 蒋松谷


猛追湾,位于成都东北部,原指府河在此陡然转向形成的近九十度的“乳突形”湾口。


猛追湾街道办事处成立于1982年,时属成都市东城区,1991年划归成华区。2003年7月,成华区区划调整,原猛追湾街道与原望平街街道成建制合并成新的猛追湾街道。


猛追湾街道位于成华区西南部,东以一环路东一、二、三段外侧沿石为界,与建设路、新鸿路、双桥街道接壤;南以蜀都大道东风路北侧沿石为界,与锦江区水井坊街道为临;西以府河(现称锦江)河心为界,与锦江区书院街街道隔河相望;北至府青路,与金牛区曹家巷街道相连。街道辖区南北长约3.3公里,东西宽约0.6公里,幅员1.68平方公里。截至2010年底,辖望平、祥和里、建华、东街、新兴、石油6个社区。


猛追湾因紧邻迎晖门,故在20世纪初,此处便是成都东门重要的水陆交通枢纽。自20世纪50年代始,由于众多工业企业落户东郊,而猛追湾又连接着武成门桥、新华桥和红星桥,故此处更成了连接中心城区与东郊老工业区的重要通道。以滨河路,猛追湾街,一环路东一、二、三段所组成的“三环”,以及府青路、建设路、建设北路、新鸿路、双林路、玉双路、蜀都大道所组成的“七纵”,组成了猛追湾四通八达、迅捷便利的交通路网体系。


这里有地标古迹。望平行船仍犹在,天祥记忆今尚存。锦绣天府塔高标天际,塔下府河沿岸,特色酒楼、酒吧、餐饮店聚集,为成华区重要的美食娱乐聚集地。


这里有时光记忆。从20世纪30年代在此修建兴业水力发电厂开始,工业文明就在此处埋下了伏笔。69信箱、82信箱、汽车修配厂、木材加工厂、人民纸箱厂等厂的厂区和宿舍区纷纷建成。华联商厦的落成,更让猛追湾成为那个时代的城东商业中心。


这里有四院三司。西南电力设计院、中测技术研究院、十一设计研究院、建筑材料设计院、中国石油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庆钻探工程有限公司、雅砻江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共同组成了猛追湾重要的总部企业生态群,它们不仅仅是成华区重要的经济支柱企业,更是各行业的佼佼者乃至领军者。它们的发展历程既有坎坷艰难,亦写下了无数的辉煌篇章。


这里有群英荟萃。从革命前辈,到文化精英;从曲艺名家,到体育明星。在猛追湾这片热土上,有太多生动的人生和传奇的故事或从这里开始,或于这里落幕,或在这里延续着。


这里有市井故事。这里的食坊,留下了多少麻辣鲜香的舌尖记忆;这里的茶社,说道了多少世事浮沉的故事传闻;这里当年的东郊游乐园,又铭刻了多少欢声笑语的精彩时光。因为这份市井的烟火气,这里的历史便将留下余温。


借蒋松谷先生之语,曰:“猛追势猛,终成其华!”

猛追湾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地标古迹


古城开出猛追湾


府河、南河,是成都市境内两条主要水流,皆为岷江支流。


岷江发源川西,行至都江堰,被堰口强行向东、南两个方向分流。其中向东的几条支流中,走马河经聚源、崇义、安德至春台村后易名为清水河;清水河又经永宁,过黄田坝,西入成都,向东南而去,称南河;而向东的另一条支流——柏条河,经胥家、天马、唐元、三道堰后,在石堤堰分流为毗河和府河,府河经团结、安靖,从九里堤北入成都,过五丁桥后,同向东南而去……行九里,忽逢一大湾,经此大湾,河道陡然改向,竟以近九十度角折冲西南,从而得以在合江亭处与南河重聚,汇成府南河,后一路南下,最终重汇岷江。


若从现代地图上俯瞰此大湾,其形恰如乳突状。据久居此处的当地人口述,仅在20世纪初,湾中水流仍相当湍急,不时溺毙在此渡河游水之人。早年间,此处河边常为老百姓放猪之地,又据坊间传说,河中有母猪精行凶杀人,故称为“母猪湾”或“母猪沱”,而后大概因其名不雅,遂以谐音更名“猛追湾”。


除此之外,“猛追湾”之得名,尚有另外两种说法。


第二种颇具演义色彩——传说明朝末年,张献忠攻入成都后屠城泄愤,因其太过残暴,被大慈寺和尚怒起伏击,和尚居然得胜,又一路“猛追”张献忠军队到此湾口,故此湾得名“猛追湾”。


细究此说,当然漏洞百出。虽然据江口沉银等大量考古发现证明,张献忠确曾屠城,但张献忠是否和猛追湾有关系,至今并没有任何确凿的历史证据。


至于第三种说法,甚为简洁明了——说“猛追湾”一名的由来,是因唐朝高骈筑罗城。据《成都城坊古迹考》记载,唐朝高骈修罗城时,曾将府河此段改道,使其围城而行,以为护城河。据说,此后众多船一行到此便急转回旋,相互间呈现出猛烈追赶之势,故此处才得名“猛追湾”。


如今,猛追湾一段的府河之水静静流淌,再难重见当年水上行船、你追我赶的场景,但细细看去,此湾确乎弯曲得不那么自然平常,故而不少巴蜀文化研究者认为,猛追湾的形成,在极大概率上与高骈修罗城有关。


高骈,唐朝名将,祖籍渤海蓚县(今河北景县),先世乃山东(太行山以东)汉族名门渤海高氏。高骈一生战功卓著——伐吐蕃、平安南、征南诏、剿黄巢。乾符元年(874)冬,高骈奉命前往西川征南诏,发步骑五千追敌至大渡河,杀获甚众;乾符二年(875),高骈出任成都尹、剑南西川节度使,进检校司徒,封燕国公;乾符三年(876),高骈筑成都府罗城,加驻重兵,加强防御,此后南诏不敢再犯,几年内蜀地较安。


据《成都城坊古迹考·城垣篇》记载,秦并蜀后,派张仪、司马错筑太城(府南城),次年,张仪在太城以西筑少城(府西城);至唐代,高骈修罗城,将两城包于罗城之内,此格局一直延续到近代。高骈筑城时,又在城西北修建縻枣堰堤,使南流的郫江改道东流。

猛追湾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猛追湾湾口全景 刘云奇摄

经縻枣堰堤分流的江水,一支从罗城西北穿城而入,并从城东南流出,成为城内重要水源;另一支沿北面城墙东行,至城墙东北角沿拐角折返后,又沿东面城墙南行,并最终在城外东南角与其他两江汇流,向南而去。再将古地图与现代地图稍作对照,我们不难发现,江水在成都古城东北角拐出的九十度急湾,应该正是如今的猛追湾。


那么,如今猛追湾其形所呈现的乳突状,又是从何而来?据张义奇、刘小葵等文化学者提供的信息,将此事的线索指向了抗日战争时期。


抗日战争期间,日军曾对成都进行多次轰炸,其中有详细史料记载的共16次。从1938年11月8日至1944年12月18日,在长达6年零40天(共2230天)的时间里,日军先后对成都进行了31次大轰炸[1],而在1939年11月4日所发生的成都东北角空战,更让抗战老兵刘景轼终生难忘。


至今,在建川博物馆川军抗战馆内,还陈列着一件极其珍贵的文物—— 一架日军战机的铭牌。2015年7月7日,时年九十七岁高龄的刘景轼老先生来到博物馆,在此日军战机铭牌前久久伫立,慢慢回忆起了当年的场景。以下回忆文字摘自发表在2015年7月20日《成都商报》上由马天帅撰写的《成都老人捐赠珍藏60年梳妆台,留有日军轰炸痕迹》:


1939年,时年二十一岁的刘景轼任战时四川防空司令部监视队副队长、防空协导委员会总干事、四川省航空委员会参谋室参谋、陆军335师参谋长。


“我们当时驻扎在成都支矶石公园。当时城墙还在,我们在城墙下挖的防空洞里,和成都空军第三司令部联署办公……我记得清楚,1939年11月4号,在(成都)东北角打空战……一群日军战机来轰炸,指挥部下了作战命令,空军和各制高点的炮兵都参与了战斗……”


战斗在中午十二点打响。刘景轼部下的飞行员们驾驶飞机在成都东北角与日军敌机激烈作战。中午一点左右,空战战场逐渐转至太平寺机场附近,四五十架战机相互追逐盘旋,展开了混战。我军飞行员将战机拉升至云层高处,接着俯冲下来用机枪扫射敌机,忽然,敌机开始剧烈晃动,机身冒出大火,滚滚浓烟,并向简阳仁寿的方向坠落。地面上,见此情形的成都居民相继跑出屋外,人们群情振奋,激动得大喊大叫。


刘景轼的回忆,非常清晰地再现了1939年11月4日的那场激烈的成都东北角空战,而据猛追湾当地居民回忆当年老人们的说法,猛追湾所呈现的乳突状,似乎确与这场空战有关。


“听老人说,当时猛追湾那一截的河道是沿到城墙拐角的,后来日本飞机好几次来轰炸,把猛追湾的河道炸变形了,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河里头都是深坑,当年人们习惯叫它母猪沱……”


“沱”字,据《说文解字》的解释,乃“江别流也。出岷山东,别为沱”。其特指岷江的支流——沱江。又据百度词条显示,“沱”字从水,从它。“水”指“水流”, “它”指“蛇行”, “水”与“它”合起来,表示“蛇形游走的水道或水流”。这一点,与猛追湾的乳突形状非常契合,而或因当年日军轰炸形成的湾内深坑,使水流趋于平缓,故久而久之,当地人渐称之为“沱”。


至此,我们已大致对“猛追湾”的地名由来、水道形成以及其特有形状,连同水流速度变化的形成都有了较为细致的研判,而新中国成立后,猛追湾作为成都东门的门户,更对沿河两岸的居民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20世纪中期,成都市主体分为三区——分别为环绕成都的金牛区,以及金牛区内部从东西向划分出的东城区和西城区。1990年,成都主城区调整为锦江、青羊、金牛、武侯、成华五个区,俗称“五城区”,其中成华区离市中心最近的区域便是猛追湾。猛追湾街道东以一环路为界,南以蜀都大道东风路为界,西以府河为界,北以府青路为界。如果把成华区的形状大致比喻为一个从市中心向外发散的扇形,那猛追湾所处的就是“扇把”的位置,好比“成华之心”。


20世纪50年代初,成渝、宝成两条铁路相继通车,更突显出成都在中国西部的战略枢纽地位。“一五计划”后,国家工业大力向成都布局,苏联援建的八个工业项目落户成都东郊。红光、宏明、光明、锦电、国光、川棉、前锋等二十九户大中型工业企业相继落成,其中大部分是军工企业。


沧海桑田,转瞬之间。在十几年前尚被日军战机轮番轰炸的猛追湾,一扫当年的萎靡,精神一振,跃然归入了中国西南方重要的军工业重地。全国各地军工业人才在国家的号召下,源源不断地向中国地图上这么小小一点上聚集,于是,一排排军工厂拔地而起,一座座家属院累累相邻,阡陌交通,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