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青春小说 > 你有一份初恋请签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你有一份初恋请签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你有一份初恋请签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你有一份初恋请签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三个闺蜜的心动初恋,我怀揣着一颗热乎乎怦怦跳的心,想要告诉你,我好喜欢你。

作者:子非鱼,森木岛屿,冬三儿

出版社:贵州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1-01

书籍编号:30750749

ISBN:9787221151346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98586

版次:1

所属分类:小说-青春小说

全书内容:

你有一份初恋请签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版权信息





























你有一份初恋请签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我是许小诗。


今天是我上大学的第一天,我华丽丽地来晚了o(╥﹏╥)o然后,华丽丽地遇见了和我一样姗姗来迟的舍友齐阮和柴茜,我们三个不同专业的女孩就这样成功入住了1708寝室。


对啦,我学心理学。我选心理学的原因,就是为了看透陆执的心。


一定要为大家郑重介绍——


我的竹马,陆执,现在和我在一个大学,嘻嘻。


我上大学的目标是,好好学习,拿下陆执。


祝我成功吧!向你们发射一个wink(眨眼)!


你有一份初恋请签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我是齐阮。


昵称:阮阮、齐大阮、小阮……随你们开心都好。


入住1708寝室的第一天,不得不感叹一句,大学真好哇!空气里都是自由的味道!


嘿嘿嘿,说出来有点羞耻,我……是奔着男神考来C大的,宋珵喻没见到,但是认识了两个超好的室友:小可爱许小诗,还有永远不怕冷场的大姐大柴茜!


大学四年,多多关照呀!


你有一份初恋请签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大家好,我是柴茜。C大计算机系,身高166,体重48公斤,眼大、肤白、大长腿。


这么说显得我有点儿不要脸,但脸这种东西,练练总会变厚的。


嗯……进大学前刚甩了个渣男,有点丧。关键是还见到了一个天天和竹马秀恩爱的许小诗,和一个对偶像男神矢志不渝的齐阮。我……呵呵。


没关系!我要在大学找个更帅的男朋友!


你有一份初恋请签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你有一份初恋请签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你有一份初恋请签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你有一份初恋请签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楔子


“许小姐,你是否愿意接纳陆执先生成为你的丈夫,和他缔结婚约?不管疾病还是健康,或其他理由,都永远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而且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吗?”


“我愿意。”


9月17这个日子有点特别,既是许小诗的生日,又是她跟陆执结婚的日子。


为什么定在今天呢?


许妈妈曾经说过,许小诗瓜熟蒂落的时候,特别爱哭。洗澡要哭,小便要哭,吃饭也要哭,后来陆阿姨抱着一岁的陆执到医院来,两个团子第一次互相打了个照面,许小诗睁着一双蒙眬的眼,一看到陆执,就不哭了。


日久天长,两个小团子相依偎着健康长大,到今天,终于举行了隆重的仪式,宣布两人将要共伴余生。


幻灯片不停变换,不光许小诗,就连柴茜和齐阮,也跟着掉眼泪。


柴茜和齐阮是从不同的地方赶过来参加婚礼的。两人身穿米粉色长款伴娘服,手里都抱着漂亮的花团,目光里始终都带着对许小诗和陆执的祝福。


时光如流水,一去不复返,当年十八岁的少女们,如今都有了各自新的人生。


敬完酒,许小诗差点瘫痪。


柴茜和齐阮一人搀着她一只手回了房,三人终于有了点空暇。


“结婚好累啊。”许小诗捏着小腿忍不住慨叹。


八厘米的高跟鞋,重得令人发指的裙摆,发间又杂又多的珠子,无一不在挑战着她的耐性。


“知足吧,多好的事啊,你看看我和阮阮……”柴茜说到一半,闭嘴了。


齐阮柔和地笑了笑,拍着她的肩膀:“这样,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似乎想到了什么很久远的事情,三人齐齐沉默了。


当年发生了太多事,一件件如同陈年的旧棉絮,沾了水,又湿又潮,藏进了她们心底最深处。


可是她们都知道,心里那颗退缩的种子,正等待着阳光雨露,然后破土而出。

许小诗篇 青春里爱过的人,都是最好的人。


chapter 01 陆执看到我了,他他他笑了!


1.


2004年,许小诗5岁,陆执6岁。


中班的老师教育我们说:“我们一定要照顾和保护花甲老人。”我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


放学后,陆执从隔壁大班过来接我,伸手拿过了我的小书包。我们走在布满游乐设施的操场上,我问他:“陆执,花甲老人是不是卖花甲的老人?”


我舔舔嘴唇,看着他,他应该懂我意思。


陆执白了我一眼。


当晚,我在陆执家里吃到了花甲米线。


2010年,许小诗11岁,陆执12岁。


今天班上有节音乐课,教的是现在特别火的电视剧《一起来看流星雨》里面的一首歌,我被老师安排去讲台抄歌词。


我写字很慢,课间只有十分钟,写到快上课也只抄完一半,然后陆执从我们班外经过,就那么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红黑色的乒乓球拍。


陆执拿了我手里的粉笔,把他的球拍丢给我,手柄上还有他手心的温度。


他开始在黑板上写字,速度很快,粉笔灰簌簌地往下落,落了我一脸。


黑板上左右两边留下了截然不同的字迹。


真奇怪,他明明只比我大一岁,个子却比我高出一大截。


陆执放下粉笔,看着我,突然吐出两个字:“矮子。”


我:“……”


2013年,许小诗14岁,陆执15岁。


陆执参加军训的第一天,想他。


第二天……不行了,我憋不住了,真的。


他第一次离开家那么久,也是第一次离开我那么久。


我翘课奔到他们学校外,翻过了挡在我和他之前的那堵墙,鬼鬼祟祟混迹在校园内的人群里。


巨大的操场被绿网围住,我只好扒着网,在一群穿着军绿色服装的高一新生里,找陆执。


陆执又高又瘦,双腿笔直,皮肤怎么晒也不黑,站在最旁边那个班级的最后一排。


他像个发光体,我一眼就看到了他,可是除了我,还有很多女生也在看他,好生气。


陆执抬手擦汗了。


陆执转身了。


陆执看过来了。


陆执看到我了,他他他笑了!


2017年,许小诗18岁,陆执19岁。


……


许小诗撑着自己半边脸,笔尖在摊开的记录本上点了一串省略号。大一生活才刚开始,她还找不到一件让她印象深刻到足以记录在上面的事情。


食堂。


打饭的窗口前排了一条长龙,人群熙攘。


空气里飘浮着食物香气,五香、八角的味道有点呛人。


许小诗摸出手机,按照惯例,朋友圈先吃饭。


等拍完了照片,许小诗拨了拨盘子里的猪肉炖粉条,立刻将一张脸拉得比苦瓜还长。她找到陆执的微信名,把图片发了过去。


xxs:猪肉炖粉条里没有猪肉[可怜]。


五分钟过去。


十分钟过去。


十五分钟过去。


对面一直没有回复。


许小诗吃一口饭看一眼手机,味同嚼蜡。


现在是午休时间,陆执没有道理看不到她的消息。


坐在她对面的齐阮看她这样,忍不住提醒:“饭凉了。”


许小诗赶紧又扒了两口饭,然后撂下筷子,一点胃口也没有:“我吃完了。”


齐阮看看她的盘子,饭菜都没怎么动,眉头皱着担忧地问:“没事吧你,剩这么多。”


许小诗的心思全飞去陆执那儿了,忍不住问:“阮阮,你说一个跟你很要好的男人在休息时间不回你的消息,是发生了什么?”


齐阮了然:“陆执冷落你了?”


1708宿舍的人都知道许小诗有个对她很好的青梅竹马,她这次考入C大也完全是因为那个青梅竹马。


说起来有点“中二”,许小诗经常在宿舍里抱着她哀号,说什么:“我毅然决然选了心理系,却还是看不透他的心!”


回忆起来有点不忍直视,齐阮正准备安慰她一下,就听见她手机振动起来,说:“他找你了?”


许小诗也是一喜,结果看到来电显示,整个人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下来,连带着声音也低了几个度,听起来有点无精打采:“喂,茜茜。”


柴茜的声音很激动,隔着屏幕也能感觉到她在张牙舞爪:“小诗,我看到陆执了!你快来啊,他跟一个女人在一起……啊啊啊!要不是怕‘姨妈’崩,老娘抡起拳头就过去了!”


挂断电话,许小诗收到柴茜发来的现场照片。


照片上,陆执跟一个穿着黑裙子的女人站在一起,两人隔得很近,像是在说什么话。陆执低着眉,嘴角上挑出一个弧度,侧脸显得十分柔和。反观照片上的女人,雪肤花貌、唇红齿白、细腰长腿,浑身散发着成熟魅力,跟陆执站在一起有种莫名的般配感。


这个女人叫孟蔚然,医学院临床系上一届毕业生。许小诗并不眼生,因为前几天她还在C大校园贴吧里见过她。


那个帖子的主题是“扒一扒医学院里被众人评为‘站在冰箱上’的五个男生”,而陆执刚好就是其中之一。


陆执这个人,生了一张天神的脸,却偏偏话不多,表情淡得出奇,追他的女生能从医学院排到隔壁师范学校,但也没见他和谁暧昧过。但是,最近陆执这朵“高岭之花”身边却出现了一只花蝴蝶,于是帖子里全都在猜测两人的关系,绝大多数都在说两人是男女朋友。


许小诗第一感觉:陆执出轨了!自己被绿了!


“男女朋友”,这四个字深深地刺痛了许小诗的双眼,她当即就出离愤怒了,具体行为表现在立刻删除了贴吧这个软件上。


许小诗气死了,原来贴吧上写的都是真的。她使劲拍了下桌子,站起来:“阮阮,走,抓奸去!”


齐阮连忙抓起包跟上去,一边走一边劝她:“小诗啊,你别冲动,说不定他们只是朋友呢?”


许小诗若生气犟起来,八头牛也拉不回,这是从娘胎里就带出来的毛病,怎么也改不了。


“他们脸都快贴到一起了,这是正经朋友?”


齐阮没看出两人贴在一起,但是这个时候她肯定是站在许小诗这一边的:“你等等我!”


许小诗跟齐阮一路风风火火,赶到了校外附近的咖啡厅。


柴茜早就在门外盯着了,看到两人,招了招手:“这边!”


许小诗顺着柴茜指的方向看过去,视线触及到咖啡厅里坐着的两人时,顿时一股怒气自下而上升起,烧得她整个胸膛都烫了起来。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下好了,逮到证据了。


许小诗撸起袖子就要进去。


就在这时,陆执背对着她,似乎将一个什么东西给了对方,对方笑着接过。


两人之间,气氛是恰到好处的暧昧。


然而就是陆执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却仿佛一盆凉水当头浇下,将许小诗一腔怒火淋了个透。


她们这样一副要兴师问罪的样子,万一……


她不敢再想下去。


见她突然没了反应,齐阮不免有些担心:“小诗,你怎么了?”


许小诗又抬眼看了看对坐的两个人,心里一阵一阵地泛着疼,她嗓音压低带着点难过,完全没了一开始的气焰:“要不,我们回去吧?”


“什么?”柴茜怒其不争地拿手指戳她的额头,“想什么呢你?”


齐阮也有些看不懂了。


许小诗这个时候理智已经回笼,虽然很不愿意这么想,但她还是慢慢道:“我们这边嚷嚷着抓奸,一直没有考虑过陆执的感受,要是陆执真的喜欢她呢?”


柴茜在她旁边,想伸手探她额头:“你没毛病吧?”


许小诗挡开她的手,继续说:“没病。就因为我跟陆执从小一起长大,所以我也理所当然地接受了他对我的好,可他似乎真的从来没有说过喜欢我。反倒是我,总打着他是我男朋友的幌子不知道挡了他多少桃花,可万一他真的只是把我当成妹妹来看呢?”


陆执大她一岁,又有青梅竹马这层关系在,一直以来她的大小事务都由他处理,从小学时候他不耐烦却仍然为自己准备的一日三餐,到高中闯祸后他代表家长来参加的家长会……


现在想来,陆执对她,更像是一个邻家哥哥在照顾妹妹一样。


许小诗越想,越觉得事实就是如此,她一颗心就越凉。


站了一会儿,许小诗实在觉得自己这样很没意思,况且她也不想看里面那两个人再有什么接触,于是说:“算了,我们走吧。”


许小诗都这么说了,柴茜和齐阮也不能再说什么,只好听她的。


三人正准备离开,忽然一道声音飘过来,嗓音里仿佛带着不正经的笑意:“许小诗?”


这道声音轻佻带笑,熟悉得让许小诗心底某个地方仿佛被人拉扯了一下,脚步立即就顿住了。


然后,一股无以言状的委屈爬满心头。


陆执就站在咖啡厅门口,宽肩窄腰,长腿挺拔,眉峰上挑。


这个季节的阳光不浓不淡,透过榕树巨大的树冠落下来,在他身上洒下金色的斑点。


陆执一张脸泡在温和的光线里,原本冷峻的脸庞都显出了几丝柔软。


许小诗没走成还被逮住了,只能咬咬牙站在原地,也不说话。


陆执几步走过来,笑着问:“来喝咖啡?”


当然不是,她还没这么闲。


许小诗想起刚才看到的,脖子一梗,偏过头去:“关你什么事,管那么宽干什么?”


陆执不明所以,嘴角那抹笑拉得更大,他伸手习惯性地敲敲她的头:“哟,谁欺负你了?火气这么大?说出来我帮你出气。”


许小诗打掉他的手,一口气生生咽下去憋在心里:“说了不关你的事,你该干吗干吗去,别挡我道。”


许小诗平时生气最多也就哼两声,下一秒就能忘得干干净净,脸色像今天这么臭还是头一回。陆执越发觉得奇怪:“怎么回事,吃炸药了?”


说完,他看了眼许小诗旁边的两人。柴茜和齐阮不约而同地转过头去,装不知道。


许小诗一分钟都不想多待,绕过他,跟其他两个明显在打酱油的舍友说:“走了!”


陆执反手拽住许小诗的小臂,把人拽回了身前:“你们先走,我跟她有话说。”


他目光有点冷,还有点瘆人,这事又是“家事”,而且他们之间确实应该谈谈,不能只靠自己的想象就给人定罪。于是,齐阮和柴茜看了许小诗一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