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青春小说 > 海棠旧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海棠旧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海棠旧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海棠旧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林书愚著

出版社:

出版时间:

书籍编号:30739069

ISBN: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64905

版次:1

所属分类:小说-青春小说

全书内容:

版权信息





1. 八点档


惊蛰。


刚脱离了冬季的三月还残留几分余冷,但路旁的杜鹃已开得极是茂盛,姹紫嫣红一片在纷纷细雨中有种迷离的美。


一路行至分岔路口,紫君心里盘算着,早点回去赶完公司的策划好明早交差,于是便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一条离家较近的人烟稀少的巷弄。


此刻烟雨迷蒙,青石板砖,倒是有点三月烟雨江南的浪漫味道,只是风还是带着几分料峭,吹到人脸上有些冰凉的冷。


紫君撑着伞独自走着,小皮鞋的后跟搭在石砖上嗒嗒的响,斜风细雨的,裤脚基本都湿了。


紫君皱着眉,又走快了几分。


一路闷头打着伞,因着人不多,也并未过度注意前行的路。行至巷子转角路口,视线里突然闯进一团黑漆漆的庞然大物。


心里顿时想到新闻里那些花季少女的惨状不由骇然,一时拿捏不住该继续前行还是原路返回。


好吧,虽然她已不是少女,但生命安全最重要啊。


此时已是傍晚黄昏,高墙里的院落人家大约都正在准备晚饭,有袅袅的炊烟冒着细雨升起,一片迷蒙。紫君回头望了望已经在烟雨里模糊到望不到尽头的回路,最终还是大着胆子向前。


走得近了,才看清楚,那模糊一团的庞然大物,是个陌生的男子,蹲在墙角一手扶着墙一手捂着肚子,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狰狞,很是痛苦的样子。


男子有些削瘦,紫君看着实在不像能把自己推到的样子,于是放心的走向前去。


经过他身旁,紫君竖着耳朵却目不斜视。


很安静,什么都没有发生。


大约离开有十来步的距离,紫君一下子松了一口气,正准备加快回家的脚步。却听后面砰的一声,伴着痛苦的呻吟声。


紫君回过头来,却见先前的人已经瘫倒在了地上。


顾不得其他,只得跑回他身边蹲下:“先生,你还好吗?”


紫君试着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倒在地上的人皱着眉头,脸色惨白的可怕,气息很是凌乱的喘着,但意识似乎还是清醒的,伸着手指指了指掉在一旁的黑色公文包,紫君会意,连忙打开包包翻找,包里的东西很整齐,井井有条的并列搁置着,紫君很快从里面的夹层里找到了一个小药瓶,瓶身除了几个简单的英文再没有其他说明。


紫君只得打开瓶盖一股脑的倒了七八颗药丸出来送到他手边,男人颤抖着手捡了四片放到嘴里吞了下去。


但药效来得还没有那么快,他似乎还是很痛苦的样子,紫君腾出手来在自己包包里翻了翻,拿出自己还未喝完的矿泉水递给他。




对面的人却摆了摆手,示意不用。


紫君于是不再强求,把水放进包里,又用两只手扶着他慢慢靠着墙坐起来。


吃过药后似乎有些好转的迹象,紫君放心下来,对面的男人虚弱的冲她微笑:“谢谢你,我好多了。”


紫君微微回以礼貌的微笑:“不必客气,如果您觉得恢复得差不多了,我扶您过去那边路口去医院。”


男人点头,回道:“还没请教怎么称呼您,下次一定登门致谢。”额前的碎发被雨淋得湿透了贴在额头上,露出一双狭长好看的丹凤眼来,微微皱着的眉头望着她,一身清隽之气。紫君笑了笑:“我叫阮紫君,登门致谢就不用了。”


说完从包里翻了翻,翻出一块手帕递给他。“擦擦吧。”


浅白的手帕上还绣着一幅南屏晚钟的秋景图,是几年前她从杭州旅游顺手带回来的。


男人接过手帕,轻轻笑了,虽然脸色还是苍白,但清凉的眸子却在黄昏细雨里熠熠生辉,看得紫君一时有片刻的呆愣。


待他擦完脸上的水,又勉力一手扶着墙一手扶着紫君站了起来,声音低沉磁性还有些微微的沙哑:“对了,我叫宋霖树。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需要请尽管找我,我必定尽我所能。”


原先坐着不觉得,他站起来倒是很高,紫君才到他胸前,莫名有股压力感。


骨节分明的手指从身上西服外套里面的口袋拿出一张名片递到她面前。


黑色沉稳的纸片上滴落了几滴雨珠,紫君愣了愣,安静的接过他手里的名片放进手提包里保管好才抬起头向他致意:“谢谢。”


眉头上又挂了几颗雨珠的宋霖树朝她温和的笑,丝丝细雨里显得温润清朗。


紫君蓦然反应过来不知何时被自己丢到一边的伞,连忙跑过去捡了起来替他遮雨。


却见宋霖树从她手里拿过伞:“打伞这种事,本该男士为女士效劳。”说完还将伞往她那边偏了几分。


紫君哭笑不得:“可是宋先生,你还在生病,请不要…”话还未说完,却见宋霖树已经先一步朝前走去:“请快跟上,不然你可要淋雨了。”


脚步还很虚浮,不过看起来已经好很多了。


紫君只好无奈的跟了上去。


将宋霖树送到医院自己再回到住宿房已经是晚上十点多,紫君看着电脑里才写了不到一页的策划方案,苦恼的抓了抓头发。


看着泛着白光的屏幕想了想,最终合上了笔记本。


管他呢,明天被boss骂就骂吧,反正也不会少一块肉。


第二天紫君起了个大早,甚至化了个淡妆让自己显得精神点,免得让boss看到自己土着一张脸骂的更加凶。


抱着文件夹来到公司打了卡,惴惴不安的坐在办公椅上等着大boss召唤。


等了一个上午,也不见动静,午间休息时候,苏暖从格子间里探出头来问她:“紫君,待会去吃什么?”满脸期待的笑容。


紫君想了想:“就在公司吃吧,我待会还要把方案赶完交给boss检查。”


苏暖的脸僵了僵,鼻子眉头瞬间皱成一团,一副伤心失落的样子:“噢!我的好紫君,我已经陪你吃了一个月的公司餐了,你就陪我去吃吃新开的那家湘菜馆嘛,好不好?”


满是撒娇讨好的表情,紫君看着她好笑,要是配上条尾巴,活脱脱就是一只讨好主人的萨摩耶。


紫君禁不住她的缠,只得连连脱口:“好好好,这就陪你去。”苏暖闻言才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欢欢喜喜的转回她的格子间收拾东西。




紫君看着已经初具轮廓的方案,用黑笔在上面画着标记了几个地方,打算吃完饭回来再改,却听秘书室的林秘书站在办公室的门口敲门:“紫君,陈总叫你去一趟他办公室。”


紫君闻言心颤抖了一下,深深呼了一口气才抬起头来带着标准笑容回林秘书:“好的,我马上过去。”


搭乘专梯直上23楼,紫君踏着有些沉重的步伐敲开了总裁办的门,一身深色西装的大boss正一手夹着烟一手抄着本文件在看,见到紫君进来浅笑着将烟掐灭然后放下文件夹。


“小阮,最近工作怎么样?”一脸春风得意,看来他今日心情很好。“最近公司打算涉猎金融行业,你知道的,要把公司做大,就不得不冒点风险。”


紫君颔首,只静静等着他的下文。


“你和林蝶苏暖她们是公司第一批的老将了,有经验也有胆识。但现在林蝶主要负责我的所有工作安排,苏暖手下又太多艺人要管理,只有你稍微要空闲些。这段时间你手头的工作就交给其他人去跟吧,我给你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后,我要拿到金融圈一手资源。”陈总的脸色有些严肃,紫君的心也不由紧了紧,郑重回道:“好的,陈总。”


走出办公室,紫君才不由苦着一张脸。


虽说方才陈总和她指点了几条明路,但哪一条都不是那么好走的。


两个月的时间,要完全了解金融圈的行业规则并打入界内,没有一定的能力背景,又如何能跻身到这一行的高层去,着实是很为难她。


回到自己办公室,苏暖一脸好奇的凑了过来。


紫君不由趴在案头皱着眉给她说了方才谈话内容,又叹气:“暖暖,我接下来要是在外奔波累死了记得给我准备好一副上好的金丝楠木棺。”


苏暖笑着拍她的脑袋:“呸呸呸,说什么丧气话,陈总这是看重你才把这么重的任务交给你,你可得好好加油要是混好了可就一步登天了。”


紫君知道她说得不假,这是个很好的机会来锻炼自己。虽然困难,但的确值得一试,不然方才也就不会答应boss大人接下这个活了。


三月的A城正是回南天时期,一路迷雾蒙蒙,苏暖带着她七拐八绕才终于到了她说的那家湘菜馆。


馆内装饰简单干净,来的人似乎不多,但大多衣着考究举止文雅,还有昏黄的灯光一盏一盏在每一个餐桌顶上亮着,气氛倒是难得的让紫君喜欢。


她最怕那些吵得头都要炸了的饭店了,不能安心吃饭,更别说享受美味了。


两人就着里间靠窗的一张木制方桌坐了下来,很快就有服务员捧着菜单过来。苏暖接过去噼里啪啦点了一大通又还了回去,紫君看着她浅浅笑,伸出手来拿茶壶倒了水替她涮碗。


抬起头不经意间却看到有些莫名熟悉的身影,等那人走近了才反应过来正是昨天巷子里遇到的宋霖树。


今天的宋霖树看起来比昨天气色好多了,只是脸上还有些疲惫所以有些略微的苍白,狭长的丹凤眼含着满满的笑意朝她们这一桌走过来,“阮小姐,真是缘分。”


依旧是低沉带点微哑磁性的声音,他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来倒少了几分昨天雨中的瘦削感,紫君于是站起来回握住他,手心温暖干燥。


宋霖树朝跟着站起来的苏暖投以礼貌一笑,紫君连忙介绍:“这是我的同事,苏暖。”宋霖树点头示意:“你好,苏小姐。”苏暖于是也礼貌的微笑回礼。


宋阮二人又浅淡的聊了几句,苏暖在一旁听着也不插话,直到宋霖树走远了苏暖才凑过来“天哪紫君!你们怎么认识的。”


紫君看着她夸张又惊叹的表情,不由好笑:“昨天我练琴回来路上碰到的,怎么啦?”她不好说他生病的事,毕竟涉及隐私便隐去不说。


却见苏暖瞪大眼睛望着她:“你真是捡了大便宜了,陈总叫你找的资源啊!现成的呀,宋霖树,27岁就已经是从哈佛大学毕业回来的双学位博士,当前国际金融行业风头最盛的CFA啊,界内多少专业人士都评论他是天生的商业奇才,不过他行事低调得很,多少公司想挖他都挖不过来。”


紫君却听得莫名:“CFA?”


苏暖举起筷子来敲了敲,“就是金融分析师,目前国内达到这个水平的屈指可数,更何况近几年宋霖树回国后自己创立的风投公司越做越大,在商业圈可以说是这一行的巨头之一了,更何况今日一见,他简直要比《Fortune》杂志上要帅得多了。”


紫君看着对面的小女生一脸花痴的样子,想了想。虽然她不像苏暖因为工作原因需要了解各种时事八卦,也很少关注这些,但《Fortune》的名头还是多少听过的。紫君想了想手提包里那张黑色精致的名片,有些沉默。


回到办公室,紫君又将手里的策划改了改才转交给策划部的其他同事,坐在办公桌前摸着那张质地精良的名片,莫名的指间有些发烫。想了想,最终还是将名片放到了抽屉最里面。


摸出电话手指在拨号键停了停,才轻轻拨了过去,电话那头响了一会却没人接听,紫君正准备挂了,就听见阮少君有些清冷的声音:“紫君,有什么事?”


紫君顺手拿起笔在A4纸上画着凌乱的圈圈:“哥,本来我实在不想麻烦你,但商业的事,还得你帮帮我。”


阮少君鲜有的似乎心情很好,在电话那头轻笑开:“你难得欠我人情,我自然不会浪费这个好机会的。”


紫君把自己想法说了一遍,就听阮少君在电话那头沉吟:“你说的这些计划,虽然听起来很不错,但实际可操作性不高,你要知道,要在这么短时间内接触到金融圈的高管层,除了高级商业酒会,就是高档餐厅或者俱乐部了,但那些一般都是私人制会员,要么就是尊贵VIP,他们行踪简直低调得不能再低调。”


紫君撇了撇嘴,可不是这样,这两天她可就见了他们这行业的大鳄两次了。但到底知道他说得其实是事实,不由苦笑:“不然哥我干嘛打电话给你呢。”


阮少君显然被她这句话取悦了,声音都扬了几分:“这样,过几天有个酒会,你好好准备一下,我带你认识点人。”


紫君闻言不由松了一口气,笑开了回他:“有你在我身边,我穿的再不妥相信别人也不会说什么,不过既然作为你的女伴我一定给你好好长脸。”阮少君却哧的一笑不置可否,淡淡的挂了电话。


很快就到了与阮少君约定的日子,紫君特意挑了件及脚踝的黑色长裙,又去美容店化了个晚装盘了个精致的头发,阮少君开车来接她时倚靠在车门口,见到她从台阶上下来,眼睛都不由亮了一把,轻轻朝她吹了声口哨。


紫君不由莞尔,想来今天这一身算是过关了。


上了车阮少君替她关好车门才走回驾驶座,手指搭在驾驶座上敲了敲,幽幽赞了句不错才启动车子离开。


紫君也被他赞的心情很好,一路下来看着车窗外倒退的高楼大厦难得的内心恬淡。临到了酒店,阮少君把车放好,又带着她走私人通道,一路上还不忘教她:“我们直接进内场,这里面都是你的重点目标,我可以介绍给你认识,至于其他的,就要看你自己了。外场的是些小商家,他们的那些信息我也有,回去发你一份,你自己了解一下就好。”紫君闻言点了点头,心里却想着,这样的场合,不知道宋霖树会不会来。


想了想又觉得自己念头奇怪,宋霖树来不来又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进入会场气氛倒是很热烈,时不时的会看到有两三个人或三五个人或站或坐的在一起轻声聊天,也有带着女伴的在酒食前挑挑选选,一派衣香鬓影。


阮少君领着她直接走向最里面的卡座,远远只看见那里坐了寥寥几人,正安静的谈着什么,看见阮少君走过来纷纷起了身打招呼,阮少君一一礼貌的回应了,又伸手拍着紫君的后背将她推得往前了一点:“这是舍妹,她们公司正准备进军我们这一行,以后请各位朋友多担待一点。”


“阮总的妹妹也是我们的妹妹,照顾自己妹妹自然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