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少儿 > 传统文化 > 十月少年文学2020年第5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十月少年文学2020年第5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十月少年文学2020年第5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十月少年文学2020年第5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十月少年文学,曹文轩编

出版社:北京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20-05-01

书籍编号:30678493

ISBN: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09917

版次:1

所属分类:少儿-传统文化

全书内容:

十月少年文学2020年第5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版权信息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资源收集整理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站所有内容不得用于商业用途。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中国最美期刊logo-2018-1


OCTOBER the Children\'s Literature

最好的动词


文/王淑芬


最好的动词是开吧?


开一扇窗,眺望远方,


打开门,丈量脚步有多长。


古老的箱子,快快打开,


开了以后,是宝藏还是再也追不回的感伤?


最好的动词,其实是关吧?


关上窗户,躲避残暴的风雪攻击。


关上门,与温暖一起好好休息。


或是,关上眼,也关上心,


安静一下,安静一下,世界暂停。


最好的动词,并非开与关,并非笑与唱,


并非跑与忙;


最好的动词,是不论开开关关,不论跑跳唱,


在动了以后,还有下一个动作。


忙完以后,还有事值得忙,


笑完以后,还有事值得笑。


应该是这样。应该吧?


最好的动词,到底是什么呢?


别再想了,让我抱抱你吧。

主编寄语


十月少年文学2020年第5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十月少年文学2020年第5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十月少年文学2020年第5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金牌点评

阅读,是最安静的倾听。


——左昡

五月,是一个熙熙攘攘、热热闹闹的月份。花已经开到最浓,叶子茂密起来,阳光正是最舒展又最亲人的时候,我们在2020年这个特殊的春天所经历过的苦痛和煎熬,也一点点被重归平静的生活渐渐抚愈。淡淡不安中,让我们静下心来,重新聆听文字的声音。


《寻找声音的孩子》,就像是西班牙诗人洛尔迦的诗歌《哑孩子》的童话副本,描摹出一段蟋蟀洞里的奇遇。失去声音的孩子阿巴穿上蟋蟀的衣裳,差点儿被蟋蟀王蒙蔽,最终却借由诗句里获知的真相,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自己发出的声音,看上去就好像这个物体并不存在。”这是声音的力量,有了声音,就仿佛一棵树有了叶子,当风吹过的时候,沙啦啦,沙啦啦,叶子响了,风便知道,这是一棵树。


而在本期头条长篇小说《象脚鼓》中,真正的哑孩子冬银所面对的世界,并非如蟋蟀洞中那样简单。冬银亦是一个寻找声音的旅人,只不过她在人世间所走过的道路,比阿巴在童话里所走过的要曲折漫长得多。当一个孩子被命运彻底剥夺了声音的权利,她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都统统被改变了色彩,冬银踟蹰过,困惑过,胆怯过,却最终在舞蹈里找到了属于她的绚烂夺目的声音。


在散文《花儿的心事》里,我们可以听到更多花的声音:凤仙花、晚饭花、狗尾巴花、飞蓬……这些声音有的急爆爆,有的慢吞吞,有的令人发笑,有的引人深思。而在童话《旅人故事》里,两朵花和一棵小橘子树的声音更是清脆可人,让我们听到对爱和成长的热切渴望。


静下心来听,这个五月的声音,分外迷人。它是关于失去与寻回、成长与梦想的声音,这样的声音,总会在某个时刻,响起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上。


点评人/左 昡


十月少年文学2020年第5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浓墨重彩
象脚鼓
文/殷健灵 图/Eve-3L
序曲 我的音乐
音。乐。
“音”,露出白贝壳一样的门牙,如同微笑;“乐”,嘴唇微噘,又舒展,好像吐露一个花苞。
音。乐。
对于我,音乐是什么?
是暖风拂过脸颊,心底泛起的柔软;是火车驶过铁轨,大地轻微的震颤;是四季转换时,楮桃的翠绿与金黄;是阳光淌进血脉,蓬勃的闪烁与照耀……我的身体就是一把小提琴,把心变成琴弦,呼吸便是琴弓,那用心弹奏的音乐,给田野铺上绿丝绒的地毯,它让天空摇晃,抖落下晶莹的雨珠……
可是,我从未听过音乐的声音,也早已忘记了人们说话的音调。
安静,像巨大的毯子一样包裹着我。那些不断变化的口型,好像闭拢与绽放的花朵;语言好像河流,在我的身体里蒸腾与泛滥,然后,它们化作了蝌蚪一样的音符,流淌进我的心中……
我用心唱着歌。我的音乐在我的血液里流淌和歌唱,它没有声音,但它有颜色,也有表情……
都说,音乐是舞蹈的灵魂。倘若没有音乐的伴奏和渲染,何来舞蹈的曼妙与奔放?
很多年以后,当听不见的我成为一个真正的舞者,被亿万人的目光聚焦——人们说,这是一个美得耀眼的奇迹。
我是舞台中央的观音化身,颔首低眉,合掌凝神。
在我身后,二十双手错落有致地伸出了兰花指,中指抬起,拇指和食指并拢,无名指和小指微跷;二十双手,犹如渐次盛开又闭合的花瓣,由缓到疾,由疾到缓,伸展又收拢;在观众的视角里,他们的眼中只有我,看不见我身后的二十名舞者,我与她们合为一体,我们成了传说中神秘而圣洁的“千手观音”。
千手,便是爱之手,是希望之手、慈悲之手。
奇迹。人们说。
我在心里说,不,没有奇迹。
所谓的奇迹,只是踩在绝望的头顶,抓住了希望。
一部交响乐就犹如一个世界。
——马勒

第一乐章 暴风雨|快板
一、我看见,爸爸妈妈的脸白得好像一张纸
我的名字叫冬银。
在两岁半以前,我曾经学会说话,会叫“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妈妈把我从托儿所接回家的路上,我嘟着嘴向妈妈描述:“毛毛的奶奶白头发”“晶晶的妈妈胖胖的”……我喜欢说话,嘟嘟囔囔,看见什么说什么。和别人说,和自己说,和洋娃娃说,也和妈妈养的小鸡说。我的话断断续续,词语好像晶莹的露珠,映照出窗前的树影和天上的云朵。我的小嘴一张一合,好像梦呓的鱼儿,不知疲倦,满怀欢欣。
我是想把一辈子的话都在短短的日子里说完吗?是想把气流碰撞声带的轻颤感觉印刻在心里吗?所以,那个爱说话的小孩,总是叽叽咕咕,嘟嘟囔囔,唠唠叨叨……
不,事实是,开头所描述的场景我早已不记得了,如果不是爸爸妈妈的转述,那些日子在我的记忆里就是一片空白。我无法想象,自己也曾发出过稚嫩圆润的声音,甚至比别的孩子更加喜爱说话。
我能记得一些事,一些场景和气味,偏偏,我不记得自己曾经发出的声音。我们的家背靠着山,一栋带院子的六层楼老房子,位于二楼的一个小套间,有着小小的阳台,还有木格子的窗。地板也是木头的,木头和木头之间有缝隙,楼下的人家生火做饭,烟味儿就从木头缝隙里钻出来。我嗅到呛人的气味,烟从鼻孔里、从嘴巴里钻进我的身体,在里面点燃一簇小小的火苗。
我也能分辨好闻的气味,妈妈把衣服从柜子里取出来,带着沁凉的樟脑香;夏天的傍晚妈妈给我洗澡后,撒上爽身粉,浑身散发着甜甜的花香;爸爸在厨房里炖肥鱼汤,整个家里弥漫着让人垂涎欲滴的香……这些气味像摇篮曲一样让人安心、愉快。
还有那些片段式的场景。爸爸的照相机,又黑又长的镜头,好像幽深的眼睛,又像通往远方的小窗;妈妈从食品厂下班回家,我一头扎进她怀里,嗅到她身上饼干的奶香;姐姐冬蓝拿拨浪鼓逗引我,她像闪电一样一跑而过,我总是抓不住她;一嘟噜一嘟噜紫藤花从对面的山墙上垂下来,我想象它们也有着糖果一样的甜味儿……
两岁半前,我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孩子,一吓就哭,一哄就笑,我能扶着栏杆上下楼梯,缠着妈妈一遍又一遍地念“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我爱和姐姐一起玩过家家,爱一切好吃的零食,爱被爸爸抱上自行车前杠去兜风……在变故来临之前,我和所有的孩子一样无忧无虑,不知烦恼为何物。
没有人是预言家,我不是,爸爸妈妈也不是。
可是,两岁半时,忽然地,一切都变了。
因为,我病了。
其实,我经常生病,就好像一株幼嫩的小草,动不动就被风雨打折;可每一回,被阳光一照,又能鲜嫩如初。每次生病,妈妈都得请假,把我从托儿所带回家。她把我从有着木头围栏的小床上抱起来,我的脑袋耷拉在她的肩上,一颠,一颠。回了家,我就感到安心。去医院打一针,哭一哭,再回家睡一觉,我就好了,就又能跑又能跳了。
可是这一回的病却和从前有些不一样。
先是咳嗽,低热,睡梦里醒来,满头大汗,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然后,持续地发高烧。爸爸妈妈抱着我跑了一趟又一趟医院,做了很多检查,最终才确诊是小儿肺门淋巴结核。确诊时,我已经发了一星期的高烧,小脸瘦了一圈,整天昏昏欲睡,睁开眼睛就像做梦。妈妈把我的病因归罪于楼下人家不断从楼板下冒出来的呛人的烟,爸爸说,无论怪罪谁都毫无意义,治病要紧。
“医生,想办法让她退烧吧。”妈妈恳求医生,眼泪在她的眼眶里打转。
医生给我开了处方药:链霉素。
“这是抗结核杆菌的特效药。”医生说。
我的屁股上被护士打了一针,后来,又打了一针。那些日子,爸爸或者妈妈定期抱我去医院打针。我很乖,打针的时候能忍住不哭。护士说,这样的孩子真少见。
“打了针,病就好了。”妈妈安慰我。我的妈妈胖胖的,她笑的时候眼睛眯成一条缝。妈妈虽然在笑,但她心里比我更紧张。
渐渐地,我退烧了,咳嗽也好了很多。我不生病了,手脚都有了力气,我又变回了原来那个健康的、又跑又跳的小孩儿。我坐上爸爸的自行车前杠,让他载着我去江边兜风。爸爸把车骑得飞快,江风像温柔的手抚摩我的脸庞,那座宏伟的大坝在视线里变得越来越小,缩成了积木的样子……
据说我一直在咯咯地笑,但我不记得了。我只是模模糊糊地感觉有些事情变得不一样了。到底是什么不一样呢?我说不上来,也从没有对爸爸妈妈说过。
也许,爸爸妈妈也感觉到了我的不一样。我的脾气变坏了,尤其到了晚上,原本温顺听话的我,动不动没来由地哭闹。大人问我怎么啦,我却不吱声,只顾一个人在那里发脾气。我蹬腿,摇头,嘤嘤地哭,爸爸妈妈拿我没办法,问不出名堂来,只好作罢。
我当然不会知道托儿所的老师对爸爸妈妈说了什么。老师说的话,是一种猜测,但它像一块烫石头,爸爸和妈妈谁也不敢接。可是,害怕归害怕,爸爸和妈妈心里痒痒的,两个人都想证实一下,老师的话是假的——必须是假的——有时候,人们总是愿意相信假话,而不愿意接受真话。于是,有一天晚上,爸爸和妈妈下决心做一个实验,去证明老师的话是假的。
那天晚上,姐姐不在家,我不知道姐姐为什么会不在家,她也许去奶奶家过夜了,也许去了大姑姑家。那天晚上我的记忆里没有姐姐。妈妈在帮我洗脚,洗完了,用毛巾把我的脚趾一个一个擦干,又给我穿上袜子,然后,妈妈送我去睡觉。天花板上的日光灯发出亮白的光,像雪,照遍房间的每个角落。那晚我很乖,乖乖地上床,乖乖地让妈妈给我盖上被子,全然不知一场让爸爸妈妈忐忑不安的实验就要开始——
日光灯暗掉了。可我没有马上睡着,躺在被窝里玩数手指头的游戏,数完了左手数右手,数完了手指,又弓起身数起了脚趾。不知道过了多久,日光灯又亮了,我感觉有一双手拍在我肩上,不知道是爸爸的手,还是妈妈的手。我回过头,一眼看到爸爸和妈妈的脸——他们的脸白得好像一张纸,这让他们的脸看起来有些陌生;他们的神情也让我害怕,因为,他们的表情是害怕的——很多年以后,我才找到确切的词语来形容爸爸妈妈的神情,不是“害怕”,而是“心碎”,是面对残忍现实时慌张而无助的表情。妈妈的嘴唇在颤抖,眼睛红红的。
爸爸妈妈的表情吓了我一跳,我觉得很奇怪,我很乖,没有哭,没有闹,爸爸妈妈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我没有想到,在这之前,我已经吓了他们一跳——他们关了灯,是为了证实一个他们不愿意相信的事实,他们在黑暗中一遍又一遍喊我的名字:“冬银!冬银!冬银!”
这个过程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的喊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虚弱,越来越无助。他们借着月光观察着躺在床上的我,紧张得瑟瑟发抖,无论他们喊得怎样大声,床上的我都充耳不闻,只顾数着自己的手指头、脚指头,对他们的叫声毫无反应……眼前的一切证实了老师的猜测,爸爸和妈妈很不情愿地确认:他们的冬银听不见了……
如果我有超能力,我一定能听见那时爸爸和妈妈的心碎裂的声音,也能听见妈妈伏在爸爸肩头痛哭的啜泣声。但是我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感受不到,更不清楚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我只记得爸爸和妈妈两张白如纸的脸在我的眼前晃动,只记得妈妈脸上的泪痕在灯光下一闪一闪。
我还记得,那一晚的灯光看上去特别白,特别亮。
二、我病了?可我没有哪里不舒服!
从此,爸爸和妈妈的脸上有了忧虑,他们常常窃窃私语,我从他们的表情里看出他们有秘密。可是,是什么秘密呢?我猜不透。
但是,我不会琢磨这些事,依然过得很开心。让我惊喜的是,我开始跟着爸爸云游四方,坐各种交通工具,见各种各样奇怪的人。我们坐火车,坐轮船,坐汽车……除了飞机,所有能想到的交通工具都坐过了。爸爸利用出差的机会,带着我去过很多从没听说过的大城市,除了省城,还有北京、上海、广州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