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少儿 > 传统文化 > 十月少年文学2020年第3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十月少年文学2020年第3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十月少年文学2020年第3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十月少年文学2020年第3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十月少年文学,曹文轩编

出版社:北京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20-03-01

书籍编号:30678491

ISBN: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07156

版次:1

所属分类:少儿-传统文化

全书内容:

十月少年文学2020年第3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版权信息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资源收集整理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站所有内容不得用于商业用途。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中国最美期刊logo-2018-1


OCTOBER the Children\'s Literature

当我还是孩子


文/宁 拉


当我还是孩子


世界是一只带路的小鸟


 


引我去最长最长的海岸线


整日整日追逐晶亮的泡沫


引我到最远最远的漂流岛


整夜整夜与仙鹤翩翩共舞


 


四月的风听见我清脆的笑声


四月的百花便姹紫嫣红


八月的雨听见我无忌的大哭


八月的繁星就照亮夏夜


 


还有十二月


十二月的飞雪一点一点


一片一片


一团一团


 


当我还是孩子


我能变成白翅膀的精灵


 


当海鸥躲进黑礁石的巢里


最后一只船消逝在天之涯


一朵睡莲在许多人额头盛开


一朵玫瑰在许多人脸上凋零


 


但在大海那边,在山谷深处


我们的女王已收集好青草的露水


正等着为每只耳朵挂上一颗珍珠


来吧,跟我来!


 


在太阳捉住世界之前


我会用一首精灵的歌


遮挡所有你们眼中的云


照亮所有你们脚下的路


 


当我还是孩子


世界小小的


我大大的

主编寄语


十月少年文学2020年第3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十月少年文学2020年第3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十月少年文学2020年第3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金牌点评

幼时发现美,壮时创造美,在生命尽头时回忆美。


——常笑予

文学和时代密不可分,儿童文学也如此。在这期的作品中,我很惊喜地看到了“新鲜”的东西。


台湾作家陈素宜的小说《S161103》由怀揣秘密的阿风从城市转学去爷爷所在的渔港起笔,勾起读者的层层疑问。悬念铺陈精妙,行文节奏引人入胜。随着小说的展开,这些疑问像洋葱皮一样一层层被剥开。除了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探讨生活方式的选择,更难能可贵的是,小说涉及了孩子对大人的暴力。这是一个常常被人们怜爱弱小的本能所蒙蔽,其实却尖锐地存在的问题。


作家谢倩霓的新长篇《乔乔和他的爸爸》讲述了被妈妈和妻子“抛弃”的父子应对生活、共同成长的故事。“新鲜”之处在于文中的父子接受和认同了妻子和妈妈去“追寻自我”。一个女人除了是母亲和妻子外,还是她自己,有她想要实现的自我价值。这是很有时代感的表达。


作家李秋沅的《乌酉乡的绣娘》笔触细腻秀美,小主人公在探寻绣娘的秘密的同时慢慢解开自己对亡姐的心结。锦袍的中国古典美与英国经典音乐剧《猫》主题曲的西式美碰撞,使小说有了摄人心魄的艺术感染力。“乌酉”音同“乌有”,如轻纱拂面,温柔又婉转哀伤,隐隐呼应着小说中关于美与自由、短暂与恒久的哲学思考。


作家于潇十月少年文学2020年第3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的诗《白色大船》篇幅不长却波澜起伏,呈现出海丰富、神秘、深邃、凶险和充满希望的完整景观,令人神往。正如诗中所言,“海拥有一切/循环往复,徘徊低语”。值得一提的是,这首诗是她的长篇小说《深蓝色的七千米》每章开篇语汇总碰撞出的火花。


“幼时发现美,壮时创造美,在生命尽头时回忆美。”我与小读者们共勉,一起去发现、去创造,为了最美的回忆。

点评人/常笑予


十月少年文学2020年第3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浓墨重彩


S161103


文/陈素宜 图/赵 燕


一、回乡


阳光透进海水照亮缓缓上升的气泡


S161103感觉到周围的海水温度升高不少


它知道自己已经回到出生地


这是它第十二次回到这里来了


“阿风,妈妈也很想陪你回去,可是你知道的,这段时间是我们公司最忙的时候,我实在抽不出时间来。再说你已经中学一年级了,自己坐火车应该没问题吧?不过没关系,到了那边,阿公会来火车站接你的。午餐就吃火车上的便当吧,我记得有排骨饭,不知道有没有鸡腿的,不然……”


月台上一个穿着长裤套装的女子,一手提着一个公文包,一手伸到叫阿风的少年头上,想要抚平一簇翘起的头发,嘴里还絮絮叨叨地交代事情。少年阿风甩头避开妈妈伸过来的手,冷冷地回了一句:“从上中学开始,你们就没再管我三餐吃什么了。”


阿风口中的你们,指的是眼前这个又要把他送到海边小渔港阿公家的妈妈,和那个远在上海说是要打拼事业的爸爸。


“阿风,为了让你到台北来念书,我们把开公司的计划延后了好多年。其实已经……已经错过很多机会了。去年想说你上了中学,长大了,会自己照顾自己了,刚好又有个入场的好时机,我们才全心全力投入,希望可以赶快让新建的公司安定下来。谁知道你竟然……竟然……”


妈妈收回被甩开的手,无助地捏捏自己的耳垂,还不忘跟儿子解释自己的难处。阿风却突然激动地说:“……竟然被学校要求转学,把你们的脸都丢光了,是不是?所以又要把我丢到天涯海角的阿公那里去,对不对?”


妈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想了一会儿才说:“阿公那里没那么远好吗?现在是早上十点多,你坐火车也不用换车,下午六七点就到了,不算是天涯海角啦!再说,你小时候就是跟着阿公阿嬷住那里的呀,对你来说应该是回家啦。对,没错,就是回家!”


妈妈肯定地把回家两个字重复一遍,好像这样阿风就会乖乖地听大人们的安排,回到阿公家一样。只是,阿风却跟她说:“回家?从你们把我带到台北来上幼儿园开始,我就再也没有回去那里了。你记得吗?连阿嬷过世我也没有去送她,因为那天我要期末考试,你们说你们代表就可以,还说阿嬷知道小孩子读书最重要,她不会怪我的。”


阿风看着长长的火车轨道,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远方,那两条并行线就像爸爸妈妈的想法跟他的想法,永远不会有交集。他转头继续跟妈妈说:“老实说,我对火车票根上的那个地名,唯一的印象是一条尖嘴巴的大鱼,一条躺在地上、很大很大的尖嘴巴的鱼,其他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一条躺在地上、很大很大的尖嘴巴的鱼?妈妈不知道阿风说的是什么,不过阿公家确实是在渔港没错,阿公确实是个渔夫没错。阿风印象中的大鱼,应该就是读幼儿园之前,两三岁的时候在阿公家的渔港看到的吧?想起那年阿风爸爸不顾阿公的反对,坚持把小阿风带到台北来,不惜顶撞老人家:“这里除了鱼腥味还有什么?阿风继续留在这里铁定没前途,一辈子只能当渔夫!”


气得老人家说:“当渔夫还不是把你养大了?这么看不起渔夫,以后不要回来了,我就当作没有你这个儿子!”


是的,就这样好几年都没有回到渔港去,现在又要厚着脸皮把惹祸的阿风送回去给阿公照顾,妈妈真的觉得脸上无光啊。要是阿风爸爸在家,这件事应该是由他来跟老人家低头的,只是上海工厂那边他实在走不开呀,只能让阿风自己搭火车去了。妈妈不顾脸上精致的妆容,把脸埋在两个手掌中,又长叹一口气,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问阿风:“你怎么会搞到现在的学校要你转出去,附近的学校却不愿意让你转进去呢?你这样是要我怎么办?怎么办哪?”


本来还跟妈妈有问有答的阿风,突然转头背对着妈妈,嘴巴微张地大口吸气吐气、吸气吐气,肩膀也跟着起起伏伏、起起伏伏,最后还是吞不下妈妈的质问,转身对着妈妈吼:“你怎么不去问那个语文老师是怎么上课的?从头到尾照着课本念,这样小学生也可以来教语文了!问她问题就叫我们去看参考书,把她的参考书藏起来就不会上课了。只会叫我们背课文、背课文,漏一个字扣一分,少一分打一下……”


阿风的吼声,让路过的旅客转头盯着他们母子俩看。妈妈急得想要伸手捂住他的嘴巴,阿风却突然又冷静下来,深深吸口气,慢慢吐出来才继续说下去:“我知道你们这些大人都爱面子,我就是丢光了你们的脸,才要把我送到阿公那里去,对不对?你问我怎么办,很简单哪,等一下火车就来了,我上车以后,你和老爸就不用管我了。这就叫作眼不见为净!”


哪能眼不见为净呢?孩子就是父母心头上的肉啊!这么努力地打拼事业,也是为了要给阿风奠定基础,将来他好“扶摇直上九重天”哪。只是这些话他现在完全听不进去,妈妈又没办法像爸爸那样,事情决定了就去做,绝不回头去看情绪上的起伏。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火车终于进站了,停靠在月台边的是东部干线特有的彩绘列车,车厢外壳画的是一部动画片里的主人公,黄色和咖啡色相间的毛皮,顶着一张露齿大笑的猫脸,两个圆溜溜的大眼睛,直看到人的心里去。妈妈记得这是阿风小时候最爱看的动画片,他看完了还要再看,看了又看,一看再看,每当主人公那两姐妹坐着猫巴士,在原野上矗立的电线杆之间奔驰,急着去医院探望生病的妈妈时,小阿风总是跟妈妈说:


“我也要坐猫巴士,坐猫巴士去找妈妈!”


妈妈记得自己总是这样回答阿风:


“妈妈就在阿风身边呀!”


“那妈妈跟我一起坐猫巴士!一起坐猫巴士!”


小阿风软软的童音,仿佛还在耳边叫妈妈,眼前这个少年阿风,却背起大背包,头也不回地上了火车,连一声再见都没有!妈妈知道阿风这是负气离开,她硬生生地把鼻腔里的那股酸意吞下去,绝对不能让眼泪掉下来呀!只是她真的不知道,让阿风回到渔港小镇的阿公家,到底对不对呢?


二、觅食


早晨的阳光照在海面上闪闪发光


S161103肚子传来饥饿的感觉


该是进食的时候了


一只狼乌贼游过它眼前


它快速转身张嘴合上


却在黑雾中扑空


狼乌贼逃走了


摆动尾鳍


用尖嘴划开海水


S161103在茫茫大海中游动


它感觉到肚子更饿了


突然


它闻到一丝丝甜甜的血腥味道


前方,就在前方


一个沙丁鱼组成的巨大饵球


忽大忽小忽左忽右忽上忽下


在前方海域急速移动


一小群全身泛着鲜绿色闪光的鬼头刀


在饵球附近逡巡


偶尔有一两条鼓起勇气冲向饵球


咬住边缘的沙丁鱼咀嚼


血丝在滚动的海水中四散


终至消失


S161103急速飞跃前进


尖嘴剖开饵球一分为二


它咬住一条沙丁鱼吞下


两群沙丁鱼转向它身后


再次合体成一个巨大的饵球


它回转身形再度切入饵球


咬住另一条沙丁鱼吞下


S161103终于可以大快朵颐了


阿风背着大背包,走出火车站的时候就发现了,渔港小镇的空气,真的跟大都市不一样,它有一股淡淡的、似有若无的鱼腥味。阿风本来想要去找味道的来源,不过他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先去找阿公才对。眼看着同时走出车站的旅客,不是熟门熟路地向前走,就是有人等在验票口,接过行李,说说笑笑地离开,只有自己四处张望,寻找将近十年未曾见面的阿公,阿风心里突然冒出一些问题:“阿公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吗?他欢不欢迎我来呢?我真的要在这里上学了吗?这里的老师是什么样子呢?现在,台北班上的同学们该怎么办呢?”


唉!这些问题,从妈妈告诉他要转学到阿公家这边的学校时,就一直在阿风脑海里打转,现在真的站在渔港小镇这里了,却还是没有答案。


马路边那排垂着串串须根的老榕树下,停着一台旧旧的摩托车,车上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先生,皱着眉头向验票口这边张望。阿风一眼就断定,那是阿公,一定没有错!大鼻子大眼睛,折了好几褶的双眼皮,配上两片薄嘴唇的小嘴巴,这个老先生长得跟爸爸一模一样,不同的是额头和眼角多了深刻的皱纹,和比爸爸黑了好几倍的肤色。阿风正要开口问问,老先生先说话了:“你是廖正风吗?”


嗓音也跟爸爸很像,只是沙哑了一些。阿公见他点了点头,递过来一顶安全帽,转头示意阿风坐上摩托车后座,没再说什么就发动车子。阿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有静静地一路听着摩托车噗噗噗噗地,到了阿公的家里。


阿公把摩托车停好,按下遥控器,铁卷门哗啦哗啦地向上卷起,慢慢揭开家的样子。偌大的客厅里,靠墙放着一组旧式的大理石沙发,沙发对面的矮几上放着旧型的电视;再往里面一点儿是对着门口横放的木头办公桌,配着一张有靠背的木头椅子。阿风看着这些陌生的家具,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大:


“我真的在这里住过吗?怎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呢?”


“进去吧,该吃饭了!”


阿公的话打断了阿风的思绪,他这才注意到,肚子已经饿得咕噜咕噜叫了。中午在火车上吃了一个排骨便当,饭是不少,但是一块豆干、半颗卤蛋、几根青菜和一小撮酸菜,真的配不了什么饭;更泄气的是,那块分量还可以的排骨,炸过就好啦,怎么还拿去卤呢?湿湿黏黏真的不合阿风的口味!那时候勉强吃一些留下一大半,现在还真的饿了。阿风放下身上的大背包,跟在阿公后头,匆匆穿过客厅,来到摆在厨房里的圆桌边。


他发现阿公准备了满满一桌子的菜!只是,如果那盘白斩鸡换成炸鸡,蘸料从蒜蓉酱油换成番茄酱;素炒高丽菜能够加上一点儿肉丝;清蒸鱼换红烧鱼;酸菜猪肚汤改成玉米浓汤……阿风会更高兴一点儿。唉,还有那一盘黑乎乎的、一块一块的东西,根本就看不出来是什么菜!


阿公看出了阿风的犹豫,举起筷子想把鸡腿夹给他,想想又把筷子放下。这孩子跟以前胖嘟嘟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了呀!倒是跟他那不听话的爸爸长得很像,大鼻子大眼睛,折了好几褶的双眼皮,配上两片薄嘴唇的小嘴巴,让阿公想起那段天天有人顶嘴吵闹的日子。唉!老实说,他还真是不了解年轻人哪。阿公从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