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名家文集 > 徐志摩全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徐志摩全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徐志摩全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徐志摩全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徐志摩著

出版社:中央编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03-01

书籍编号:30398559

ISBN:978751171608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964454

版次:1

所属分类:文学-名家文集

全书内容:

徐志摩全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徐志摩全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前言


一九六七年初,家母游台,遇蒋复璁及梁实秋两位老伯,谈起坊间先生遗作,因翻印关系,错误百出。家母商得两位老伯的同意,为先父编辑全集,由锴在美向各大学图书馆搜集先父著作,务必以上海出版者,始可采用。费时一年之久,陆续向各大学借到各种书籍,影印寄台,至今才告段落,特志此以为纪念。


徐积锴寄自纽约


五十七年二月四日

编辑经过


梁实秋


民国四十八年胡适之先生回到台湾,我赴南港看他,和他谈起徐志摩的一部分的著作在台湾有人翻印,翻印的人不大负责任,往往将一本书割裂成好几本,号称“全集”者又缺漏太多,鲁鱼亥豕,更不必说,情形实在不能令人满意。但是志摩的作品,这么多年来,一直受读者欢迎,是可喜的事。因此我建议胡适之先生,由他主持,编印徐志摩全集。胡先生说:“当初朋友们早有此意,只因志摩的遗稿,包括信札等在内,不是全在一个人的手里,由于人事关系调集起来不是一件容易事,因循至今,搜求更加困难了。”只因遗稿不易集中,遂将印行全集之事搁置下来,实在是遗憾之至。


五十六年初张幼仪女士来,在蒋慰堂先生宴席上我和她谈起志摩的著作,我表示我们应该把他的著作整理出版,幼仪愿意赞助。慰堂是志摩的表弟,对于此事当然也是十分热心。因此我们三个人约定要在短期内促其实现。幼仪当即寄信到纽约给她的儿子徐积锴先生,由他负责搜集资料。积锴在纽约就业,百忙中向各大学及公共图书馆接洽,找到了绝大部分的作品,一一影印复本寄来,到了五十七年二月资料大致齐全。我本想请积锴写一篇序,因为他事忙未果,但是他于五十七年二月四日寄来几行文字作为“前A”,随函还寄来两帧志摩的照片的复本。旅居海外的张禹九先生在这个时候写信给我,寄来一幅他收藏多年的志摩的画像。


作品大体齐备,紧接着就是编辑与印行的问题。我们编印这个全集,目的非为牟利,旨在保存文献,传诸久远,所以必须具有同样认识的人来承当这个编印的责任才行。传记文学社的主持人刘绍唐先生听说我们有此计划,便毅然引为己任。慰堂先生与我认为付托得人,私衷窃喜,与幼仪女士和积锴先生取得同意,遂决定交由传记文学社负责印行。慰堂和我与绍唐多次商讨,发现许多问题难于解决,但是都一一克服了,例如:


一、既称全集,当然应将作者已刊未刊讲稿悉数收入,但于此时此地很难做到。其已集结成册者,幸已收齐,经过相当困难,其中《涡堤孩》一书于最后一分钟才从香港的宋淇先生处觅得。至于作者在各刊物发表的文字,我们要尽量搜求,遗憾的是有很多作品我们仅知其篇名与刊物名称而无从采集。以《新月》杂志而论,在台湾仅黄得时先生藏有十余册,后幸赖陈之迈先生鼎力帮忙,由邱创寿先生从日本访得三十余册摄影惠供参考,虽非全璧,已大致不差。其他如《小说月报》所刊志摩诗文,在台亦无处收集,第六辑正付印中,才由林明德先生自《日本东洋文库》影印寄来,及时编入全集。志摩生前诗稿之未发表者,积锴先生提供若干,虽数量不丰,吉光片羽,弥足珍贵。其中一部分已有刊布,字句间颇有增减出入,可以由此窥见作者斟酌推敲之痕迹,故予一并影印。


二、凡原已辑印成书的著作,一律照相影印,以存其真。但有几种复印本,因再加影印的关系,效果不够理想,又因原书间有字迹模糊之处,则需一一检字补贴。原书手民之误亦复不少,有全部加以校勘之必要,乃分别编制“校勘表”,分别附于原书之后。


三、作者执笔在四十年前,此后时势变动甚大,以今视昔,在论点上在字句间均难免偶有不合时宜之处。若径加删汰,则于心未安。故对全书均重加审阅,于必要处留出空白,事非得已,应得读者鉴原。


以上数事,做起来不简单。传记文学社特聘陶英惠先生主其事。陶先生是历史学者,对于史料整理自是擅长,但在此时此地编纂志摩全集,资料难得,在可能范围之内校雠爬梳,亦复煞费周章,耗时将近一载,始告蒇事。全集共分六卷,分别简介如后:


第一卷


本卷包括(一)前言、(二)编辑经过、(三)徐志摩小传、(四)墨迹函札、(五)未刊稿、(六)纪念文、(七)挽联·挽诗·祭文、(八)徐志摩年谱等。本卷包罗最广,内容亦最杂。除墨迹函札及未刊稿外,均非志摩本人的作品。但作为一个全集来看,各部分均有其必要,而且资料都得来不易。


未刊稿是积锴先生珍藏的手稿,无论其中有无曾经刊布均有保存价值。我们现在仅能得这一些,以后如续有发现,当再补入。


年谱是传记文学社新编的。关于年谱一项,陈从周先生曾编有《徐志摩年谱》行世,书成于一九四九年八月,上海出版。陈从周先生是徐家的亲戚,但是志摩逝世那一年他才十四岁,他作的年谱收集了不少资料,据幼仪女士和慰堂先生说其中错误不少,所以我们决定不收陈先生所作的年谱,而参考他的资料另行编写一个比较简短而确实的年谱。


本卷中还有两点必须一提的,一是梁启超先生于民国十二年初给志摩的长函真迹,此函胡适之先生曾引用过,但从未正式发表。本年初积锴伉俪有台湾之行,他们在行囊中特别把这封原信带来,恰可编入全集。此信来源,据积锴先生说是民国四十九年胡先生送给他保存的。另一是胡适之先生关于志摩遇难那天的日记及剪报,原件曾在中央研究院胡适纪念馆陈列过,承胡夫人慨允将其复制照相,把照片送给我们一套,才得制版刊出。


第二卷


本卷包括四个诗集:


(一)《志摩的诗》 这是作者第一部诗集,于民国十一年回国后两年内写的,初版是由中华书局印刷所承印的,连史纸,中式线装,古宋体字,古色古香,后由北京北新书局及现代评论社先后代售。一九二八年新月书店重新用铅字排印,内容较初版为少,计被作者删去十余首,如《自然与人生》,《希望的埋葬》等。我们所收的志摩的诗系根据新月书店一九三三年二A第六版影印,因古宋体初版已不可得。但新月版所缺少的几首,我们在原诗发表的刊物上找到,故仍抄录编入全集的第六卷里。


(二)《翡冷翠的一夜》 这是作者第二部诗集,送给陆小曼女士,算是纪念他们结婚的一份礼物。江小鹣作封面,十六年九月新月书店初版,十七年五月再版,我们是根据再版本影印的。


(三)《猛虎集》 这是志摩生前出版最后一部诗集,二十年八月新月书店初版,闻一多作封面,我们是根据这初版本影印的。


(四)《云游》 二十一年七月新月书店初版,当时志摩已经去世,是由邵洵美请陈梦家编辑而成的,书名是梦家所拟,陆小曼作序,我们是根据这初版本影印的。


第三卷


本卷包括文集四种:


(一)《落叶》 这本文集有一半是讲演稿,十五年六月北新书局出版,封面是闻一多设计的,十六年九月再版,我们是根据再版本影印的。


(二)《巴黎的鳞爪》 十六年八月新月书店初版,闻一多作封面,我们是根据这初版本影印的。


(三)《自剖文集》 十七年一月新月书店初版,江小鹣作封面,我们是根据这初版本影印的。


(四)《秋》 这是志摩于十八年在国立暨南大学的一篇讲演稿,遇难后的第二天(二十年十一月二十日)由赵家璧交良友图书公司付排,列为该公司《一角丛书》第十三种,十一月二十七日初版,二十一年十一月二十日再版,我们根据的是这再版本。


第四卷


本卷包括小说戏剧及其他杂著:


(一)《轮盘》 这是短篇小说集,于十八年五月结集,沈从文作序,十九年A月中华书局初版,二十五年八月四版,我们是根据这第四版影印的


(二)《卞昆冈》 志摩与陆小曼合作的五幕剧,十七年四月十日至五月十日在《新月月刊》一卷二期至三期中发表,后由新月书店出版,我们是根据新月本影印的。


(三)《爱眉小札》 二十四年,陆小曼为纪念志摩四十诞辰,把二人合写的日记(《志摩日记》与《小曼日记》)及志摩在十四年写给她的信编成这本《爱眉小札》,上海良友图书公司出版,三十四年六月再版,我们是根据再版普及本影印的。


(四)《志摩日记》 三十六年二月陆小曼为纪念志摩五十岁生日把这本日记交由晨光出版公司出版,列为《晨光文学丛书》第六种,三十六年三月初版,三十七年九月再版,三十八年四月三版。这部日记里的《爱眉小札》与良友版《爱眉小札》中之志摩日记完全相同,两书中之小曼日记亦复雷同。为避免重复,我们在此删去这两部分。我们是根据晨光第三版影印的。


(五)《涡堤孩》 这是一本翻译的小说,应该收入第五卷,因第五卷页数过多,装订困难,姑置于本卷之末。原书名为Undine,著者为德国人福沟(Friedrich Heinrich Karl,Barondela Motte Fouqué),志摩所译是根据高斯(Edmund Gosse)的英译本转译的,十二年五月商务印书馆出版,列为《共学社文学丛书》之一。我们是根据商务本影印的。


第五卷


本卷包括翻译作品数种。翻译作品本不应羼入全集。惟志摩之翻译久已脍炙人口,现在读者购求不易,而且志摩译笔亦往往显露其才华,抒辞摛藻,如见其人,令人难以割爱,故仍收集于此,以广流传。


(一)《曼殊斐尔小说集》 这是志摩陆续翻译曼殊斐尔(Katharine field)几篇短篇小说的结集,有序,十六年北新书局出版,我们是根据北新本影印的。


(二)《赣第德》 这是志摩在十四年主编《北京晨报》副刊时翻译的,陆续在副刊发表,十六年六月北新书局出版,列为《欧美各家小说丛刊》之一。原作者为法国的凡尔太(Voltaire),志摩是据英译本转译。我们是根据北新本影印的。


(三)《玛丽玛丽》 这部小说原名The Charwoman’s Daughter,爱尔兰人James Stephens作,刊于一九二一年。民国十二年志摩在硖石东山过冬时开始翻译此书,仅成不满九章,曾于《晨报》副刊发表,以后几章是由沈性仁女士(陶孟和夫人)续成的,十六年八月由新月书店出版。我们是根据新月初版影印的。


第六卷


本卷包括(一)新编诗集、(二)新编文集、(三)新编翻译集。这是我们将所找到的志摩散篇诗文,分类并按发表的年序编辑而成。志摩的散篇诗文,杂见于报章杂志而未收入单行本者甚多。但因当年报章杂志已不易搜寻,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所得不过如此。尚有若干篇章无从觅得,只能开列详单,作为存目。进一步的搜罗补苴,当俟诸异日。


《徐志摩全集》以现在这样的面貌与读者相见了,我们一方面引以为慰,因为我们略尽了后死者之责,把志摩的作品搜聚在一起付梓问世,免于散佚;但另一方面也很遗憾,因为丧乱之中,资料难得,未敢偷懒,只能做到如此地步。我们希望海内外读者对于我们编辑的工作指正其瑕疵,并惠提资料,使我们能有填补阙漏的机会。


五十八年一月十日,台北

徐志摩小传


蒋复璁


余与志摩,生同里闬,长复同游,其没也距今已三十余年,迄无一言以为之记,闲居独处,常戚戚于怀。近以胡适之先生逝世,追思旧游,怆怀往事,于是新月社文酒之欢,与志摩之音容笑貌,旧梦如昨,宛在目前。余不文,不足以传志摩,然大惧其孤标特操,将愈久而愈湮也;乃略述其志行,以谂世之不能深知志摩者。


志摩讳章垿,字又申,志摩其号也。清光绪二十二年(一八九六)月日生于浙江海宁之硖石镇。硖石处上海与杭州之间,浙西之巨镇也。皖米销浙,以此为交易之所;江宁织绸,以此为采购之地;故商业繁盛,人民富庶,志摩之尊人申如先生善贸迁,执一乡之牛耳,著称于江南。志摩为先生独子,席丰履厚,不以娇贵多财而损其志。未弱冠,肄业于硖石之开智小学,每试辄冠其曹,有神童之目,其尊人常出示其文而引以为乐也。


清末升学杭州府中学堂,时余肄业于钱塘小学,同居杭城,始与相识。民国三年,考入北京大学预料,不一载,即南归与宝山张幼仪女士结婚;并以张氏之介,乃及新会梁任公先生之门。四年转入上海沪江大学,五年转入天津北洋大学,时先仲兄悬壶津门,余亦就学于天津之德华中学,与志摩常相过从。乃知其读书不异常人,而成绩优异,斐然杰出者,盖天赋智慧,有A他人所可企及也。民国六年,余考入北京大学文预科,志摩亦重入大,进法科政治学门,虽属同学,然以所习各异,又人多散处,故相见尚有不如在津时之频焉。


民国七年秋,志摩赴美留学,进克拉克大学,习经济,一年即得学士。八年改入哥伦比亚大学,习社会学,亦一年而得硕士。九年由美赴英,进剑桥大学,乃开始其文学之研究。时其夫人张女士亦出国赴欧,会于巴黎,同栖于剑桥。志摩生长于膏粱文绣之中,当纨绮之盛年,擅屈宋之才华,神仙眷属,琴瑟静好,识与不识,莫不艳羡;而事乃有大不然者,岂超然者别有怀抱耶?方志摩之舍经济社会而事文学,既违堂上之意,讵于民国十一年,又冒不韪而向夫人提出离婚之要求,更出其尊人意度之外,家庭龃龉,肇于此矣。是年冬志摩回国,由京返乡,寓硖山之三不朽祠。硖有东西两山,为邑名胜;值余与先叔百里先生皆回家度岁,时相与作两山之游。东山之阴有名万石窝者,风景尤美,明末查伊璜先生读书处也。志摩每游,辄流连不忍去;余于志摩没后,告其家人,葬志摩于此,从其好也。


民国十二年,余因先叔之命,务服于北平松坡图书馆,志摩亦往同寓,日夕相聚,达三年之久。志摩因适之先生之邀,任北大英文学系教授,又以陈博生先生之邀,任《晨报》副刊编辑;作育人才,提携后进,不遗余力,今日艺林,犹有不少健者,为志摩当年所陶铸者也。志摩之作品,亦以此期为最富,余皆得目睹之。其问世之第一书曰《志摩的诗》,即浼余代编者也。志摩之语体诗文,自为一代宗匠,而于旧文学造诣亦深,于文好龙门与蒙庄,尤工骈文,为新会先生所赞许,而推于康南海也。于诗则好青莲与玉溪,故其自作皆以浩气与真情胜,随意写来,皆成佳什,人或病其堆砌,然不能易之也。志摩于西洋文学之研究,余无能道其深,惟知其重情感与理想,若哥德、拜仑与哈代,皆其平日所乐道者也。印度诗哲太戈尔于民国十三年来华讲演,志摩为任翻译;或谓其文学与思想,受影响颇大。良以志摩之诗,于清新中有其神秘,流利中其有苍凉,内蕴宗教之意识,为志摩所独得者也。


志摩之为人也,略无城府,人无贤愚,一视同仁,若不知人间有险恶与可憎可惧者。既有泛爱之德,故所有知交亦无一不爱志摩者,隐然为一时交游中心,于是始为酒食谈徐志摩全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之集会,继乃有新月社之创设;新月社者,当时A平文人之俱乐部也。时余亦厕其列,偶为志摩助理杂务,盖此非其长,亦非其所乐为也。志摩重情感,往往不问是非,不计利害,惟以一念真诚,追求神圣之理想世界,因是遂以偶然之误会,致演王陆之婚变;又因其秉性忠厚,抱伯仁由我之歉情,乃于民国十五年与陆小曼女士结婚于北平,失双亲之欢,却师友之劝,其一意孤行,有若其离婚时也。呜呼!志摩之直情径行无稍顾藉者,惟适之先生知之最深,亦论之最平,故余尝谓适之先生为志摩唯一知己者,以此也。当志摩与张女士仳离时,新会先生曾致函相劝,其复函有云:“实求良心之安顿,求人格之确实,求灵魂之救度。”更曰:“夫岂得已而然哉。”余于志摩之再婚,意亦云然,盖欲求理想之实现,亦非得已也。


志摩既视再婚为庄严盛典,故特请新会先生证婚;婚后,由余陪同往谢,并自矢此后当努力著述;小曼亦愿裙布荆钗,以尽妇职。新会先生容甚庄,颔首答之而已。未几,志摩夫妇离平返里,意将承欢膝下,以绍箕裘,而其尊人先期出游,避之北平,不得已乃挈小曼抵上海,教授于光华、复旦及中国公学诸校,自此遂急于家计,而独立生活矣。十七年冬,闻新会先生病亟,奔赴北平探视,与余谈及家事,凄然曰:“小曼实有志上进,而吾家不之许,卒成现在之局。”余亦为之怃然也。由此言之,志摩之用情一往不复者,其志可原,而其遇尤足悲也。


志摩遇余特厚,民国十三年,余就清华教席,志摩为之介也;十九年余将赴德留学,以经费不裕而迟迟其行,志摩曾为筹画而不果,乃力促余行,曰:“出国者多矣,岂必腰缠皆富,然从无流落海外而不归者,何惧为。”其后余得浙江省府之津助,乃克成行,虽不出志摩,然心感之也。志摩为余谋固如此其至也,其为他人谋亦无不忠也,与朋友交亦无不信也,凡识志摩者类能言之。余既赴德,函志摩索其著述全部,转赠柏林普鲁士邦立图书馆。旋为寄去,并附长函,告余以生活煎迫,故又至北平,任教于北大,借教书与译述以给家计。余复函谓:“君固神仙中人,乃不作神仙而作凡人,汲汲于生活,吃苦固应尔也。然君虽困窘,而文章愈见洒脱,知胸中并无半点俗尘以相干扰,生活虽迫,其如君何。”大意如此,其详也已不复记忆矣。


民国二十年(一九三一)十一月,志摩自北平乘便机南归,为探小曼女士A病也,又乘便机北上,为听友人之讲演也。讵知竟遭不幸,以机撞山而罹难。哀哉!享年三十六岁,子二,一早殇;一子名积锴在美经商,能世其家。余在柏林,越一月,始闻其噩耗,天外轰雷,悼痛累日,追念良友,邑邑难忘;今老矣,可不为之传耶?


(原载:民国五十一年六月《传记文学》创刊号,民国五十七年十二月修订)

  • 这小戏在英国是被禁止开演的。——译者注
    墨迹函札
    (附释文)

    徐志摩致张幼仪函
    民国十五年十二月十四日

    徐志摩致张幼仪函
    释文
    幼仪:
    爸爸来,知道你们都好,尤其是欢进步得快,欣慰得很。你们那一小家虽是新组织,听来倒是热闹而且有精神,我们避难人听了十分羡慕。你的信收到,万分感谢你。幼仪,妈在你那里各事都舒适,比在家里还好些,真的,年内还不如晋京的好,一则路上不便,二则回来还不免时时提心吊胆,我们不瞒你说,早想回京,只是走不动,没有办法。我们在上海的生活是无可说的,第一是曼同母亲行后就病,直到今天还不见好,我也闷得慌,破客栈里困守着,还有什么生活可言。日内搬去宋春舫家,梅白格路六四三号,总可以舒泰些。
    阿欢的字真有进步,他的自治力尤其可惊,我老子自愧不如也!
    丽琳寄一笔杆来“钝”我,但我还不动手,她一定骂我了!
    老八生活如何,盼通信。此候
    炉安
    志摩 十二月十四日(民国十五年)
    徐志摩致周作人(启明)函之一
    民国十六年八月三日


    徐志摩致周作人(启明)函之一
    释文
    启明兄:
    在北京的朋友纷纷南下,老兄似乎是硕果仅存的了。我倒是羡慕你,在这年头还能冷笃笃的自顾自己的园地!《赣第德》已经印得。老兄或已见过,但我不能不亲自奉呈一本给你,因为我曾经意外的得到你的奖励,那给我不少的欢喜。我南来以后。真叫是“无善足述”,单说我的砚田已经荒了整十个月了,怎好!近来也颇想自勉,但生活的习惯仿佛已经结成一张顽硬的畸形的壳,急切要打破它正费事得很哩。新办两家店铺,新月书店想老兄有得听到,还有一爿云裳公司,专为小姐娘们出主意的,老兄不笑话吗?《新月》初试,能站住否不可知,老兄有何赐教?如蒙光赐敝店承印大作,那真是不胜荣幸之至了!
    志摩敬候 八月三日(民国十六年)
    徐志摩致周作人(启明)函之二
    民国十六年十月二十六日


    徐志摩致周作人(启明)函之二
    释文
    启明我兄:
    今日得简,甚喜。江南秋光正好,艳日和风,不寒不暖,极想出门玩去,又为教务所累,天天有课,一步也行不得。对此光景,能不懊怅!上海生活,诚如兄言,真是无从喜欢,除了光滑马路,无一可取。一辈子能淘成得几许性灵,又生生叫这烦嚣窒灭,又无从振拔。家中老小,一年来唯有病缘,求医服药,日夜担心。如此生活,焉得著述闲情!笔致荒芜,自觉无颜。遥想老兄安居城北,拂拭古简古笺,写三两行字,啜一碗清茶,养生适性,神仙亦不过如此,着实可羡。此固是老兄主意坚定,不为时潮所弃,故有此福,亦其宜也。大作尚未寄到,前日正翻阅两大书,趣味冷然,别有胸襟,岂意于20世纪复能得此,愿兄暇时更多事抒写众生苦闷,亦可怜也。新月广告,语涉夸狂,然此皆出主事者手笔,我不与闻,盖所谓“广告”者是也。云裳本意颇佳,然兴趣一懈,即一变而为成衣铺,江小鹣亦居然美术家而裁缝矣。凤举何在?盼为致意。
    志摩敬候 十月二十六日(民国十六年)
    徐志摩致梁实秋函之一



    徐志摩致梁实秋函之一
    释文
    秋郎:
    危险甚多,须要小心,原件具在,送奉察阅。非我谰言,我复函说,淑女枉自多情,使君既已有妇,相逢不早,千古同嗟。敬仰“交博”婉措回言,这是仰承你电话中的训示,不是咱家来煞风景。然而郎乎郎乎,其如娟何?微闻彼姝既已涉想成病,乃兄廉得其情,乃为周转问询,私冀乞灵于月老,藉回枕上之离魂。然而郎乎郎乎,其如娟何!
    志摩造孽
    徐志摩致梁实秋函之二
    民国十九年十月二十四日






    徐志摩致梁实秋函之二
    释文
    秋兄:
    别来常在念中,每想去信畅谈,乃为穷忙所困,即执笔亦惘惘不知所云。
    足下第一书来,因书稿尚深锁芜乱中,致稽时日。今已检得,但不知寄奉何处,青岛抑燕京?乞再示,当即付邮。太侔、春舫二兄来,颇道青岛风雅,向慕何似!沙乐美公主不幸一病再病,先疟至险,继以伤寒,前晚见时尚在热近四十度,呻吟不胜也。承。
    诸兄不弃(代她说),屡屡垂询,如得霍然,尚想追随请益也。适之不日(二十八)北去,遵陆不依水,有所戒也。连日饮啖,不遑喘息,此公口福,当是前生修带得来。《诗刊》广告,想已瞥及,一兄与秋郎不可不挥毫以长声势,不拘短长,定期出席。暨大以主任相委,微闻学生早曾提出,校长则以此君过于浪漫,未敢请教,今不知何以忽又竟敢。兄闻此当发一噱。但我奔波过倦,正想少休,安敢长扬山水间一豁尘积哉。
    志摩拜上 星五
    秋声
    秋郎
    一多
    太侔
    春舫
    诸老均候
    志摩(民国十九年十月二十四日)
    徐志摩致梁实秋函之三
    民国十九年十一月底




    徐志摩致梁实秋函之三
    释文
    秋兄足下:
    译稿已交新月寄还东荪,我将此稿荐去中华,不想碰一顶〔钉〕子,因五月间早经去过,被拒,今书归原主,想不成问题矣。《诗刊》以中大新诗人陈梦家、方玮德二子最为热心努力,近有长作亦颇不易,我辈已属老朽,职在勉励已耳。兄能撰文,为之狂喜,恳信到即动手,务于(至迟)十日前寄到。文不想多刊,第一期有兄一文已足,此外皆诗。大雨有商籁三,皆琅琅可诵。子离一,子沅二,方今孺一,邵询美一或二,刘宇一或二,外选二三首,陈、方长短皆有,我尚在挣扎中,或有较长一首。一多非得帮忙,近年新诗,多公影响最著,且尽有佳者,多公不当过于韬晦,《诗刊》始业,焉可无多,即四行一首,亦在必得,乞为转白,多诗不到,刊即不发,多公奈何以一人而失众望?兄在左右,并希持鞭以策之,况本非驽,特懒惫耳,稍一振蹶,行见长空万里也。俞珊病伤寒,至今性命交关。
    太侔、今甫诸兄均念。
    志摩 十一月底(民国十九年)
    且慢,有事报告:
    努生夫妇又复,努生过分,竟至三更半夜头破血淋,但经胡圣潘仙以及下走之谈笑周旋,仍复同桌而食,同榻而眠,一场风波,已告平息,知兄关怀,故以奉闻,但希弗以此径函努生为感。
    徐志摩致梁实秋函之四
    民国十九年十二月十九日



    徐志摩致梁实秋函之四
    释文
    秋翁:
    十多日来,无日不盼青岛来的青鸟,今早从南京归来,居然盼到了,喜悦之至,非立即写信道谢不可。《诗刊》印得成了!一多竟然也出了《奇迹》,这一半是我的神通之效,因为我自发心要印《诗刊》以来,常常自己想,一多尤其非得挤他点儿出来,近来睡梦中常常捻紧拳头,大约是在帮着挤多公的《奇迹》!但《奇迹》何以尚未到来?明天再不到,我急得想发电去叫你们“电汇”的了!
    你的通信极佳,我正要这么一篇,你是个到处发难的人,只要你一开口,下文的热闹是不成问题的。但通信里似乎不曾提普罗派的诗艺。
    我在献丑一首长诗,起因是一次和适之谈天,一开写竟不可收拾,已有二百多行,看情形非得三百行不办,然而杂乱得很,绝对说不上满意,而且奇怪,白郎宁夫人的鬼似乎在我的腕里转!
    好,你们闹风潮,我们(光华)也闹风潮。你们的校长脸气白,我们的成天哭,真的哭,如丧考妣的哭。你们一下去了三十多,我们也是一下去了卅多。这也算是一种同情罢。
    过来【年?】诸公来沪不?想(?)念甚切。适之又走了,上海快陷于无朋友之地了。
    一多《奇迹》既演一次,必有源源而来者,我们联合起来祝贺他,你尤其负责任督着他,千万别让那精灵小鬼——灵感——给胡跑溜了!
    今甫我也十分想念他,想和他喝酒,想和他豁拳,劝他还是写小说吧。精神的伴侣很好!
    俞珊死里逃生又回来了,先后已病两个月,还得养,可怜的孩子。
    志摩拜言 十九日(民国十九年十二月)
    太侔何时北去?诸公均佳。
    徐志摩致傅斯年函
    民国二十年七月九日

    徐志摩致傅斯年函
    释文
    傅大哥:
    我叫《新月》寄一份我第三集诗的校样给你——供给你一个出气的机会,好不?诗刊二期印得有三百多处错,尤其大雨的长诗,一并送你挨骂!我十二又得滚了。祝你胖福无疆。
    志摩 七月九日(民国二十年)
    徐志摩致胡适函之一
    附《塚中的岁月》






    徐志摩致胡适函之一
    释文
    我也有一首诗,你试体验内涵的情味——
    冢中的岁月
    白杨树上一阵鸦啼,
    白杨树上叶落纷披,
    白杨树下有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