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进口原版 > 医学 > 偏头痛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偏头痛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偏头痛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偏头痛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就是老金著

出版社:浙江出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2020-04-01

书籍编号:30618615

ISBN: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86690

版次:1

所属分类:科学新知-医学

全书内容:

偏头痛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版权信息

偏头痛


DNA-BN:ECFD-N00019058-20200415


出版:浙江出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浙江 杭州 体育场路347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浙)字10号
电子邮箱:cb@bookdna.cn
网  址:www.bookdna.cn
BookDNA是浙江出版联合集团旗下电子书出版机构,为作者提供电子书出版服务。
如您发现本书内容错讹,敬请指正,以便新版修订。


©Zhejiang Publishing United Group Digital Media CO.,LTD,2020
No.347 Tiyuchang Road, Hangzhou 310006 P.R.C.
cb@bookdna.cn
www.bookdna.cn

前言


所谓前言,其实是我的自序。


为什么要写这样一个故事呢,事情要追溯到2015年底。当时看到一篇文章,介绍肿瘤靶细胞治疗的一些前沿和进展。其实,对于靶细胞治疗,我不是特别关注,因为实验室到临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其中提到一种新的分子锚定技术,我觉得很有意思,我就把这种技术和人工智能联系了起来。并且开始构思一个故事。整个故事的框架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2016年春节过后,跟老同学在微信里聊到人工智能的发展。她认为人工智能必将取代人类,我觉得不会,并且说要写个故事给她看看。也算是个赌约吧,可以当作我写故事的动机。没想到,一个多月后,谷歌的阿尔法狗开始攻陷人类的阵地。不过,这并没有削减我对人类智能自身发展的信心,甚至说更坚定了这种信心。


由于我的慵懒,从2016年4月6日下笔,到2018年9月20日结束,用了两年半时间,才写了11万字。故事东拉西扯,前后甚至有些脱节。这只能算是我的一篇习作,一篇比较幼稚的文章,不能叫作品。但是对于我个人来说,毕竟是首次创作小说,是一段弥足珍贵的经历。至于为什么要用《偏头痛》作为名字,是想从主人公的头痛症状作为切入点,带出故事的其他内容,比如肿瘤的诱因。


人工智能的发展没有既定方向,而且发展人工智能绝对不是为了取代人类自身。我相信,未来还是人类的世界,但是人工智能会在各个领域生根开花。


PS:故事中有个人物的名字叫晓玲,这个名字来自于我在北京的一位朋友,也是我同学的夫人。我借用了这个名字,本想告诉他们不要告我侵权。没想到,我还来不及把故事给她看,斯人已去。在此纪念!

第一章 饭还是要吃的
窗外的雪不紧不慢地下着,路边的车辆渐渐披上一层白衣,草坪上也是;有些路面都开始积雪了,行人或车辆经过,就留下浅浅的痕迹。这大概是今年入冬以来的第三场雪,天气预报非常准确,说好午后阴转中到大雪,居然没有任何迟疑。
透过落地的玻璃向外望去,雪片在不经意间更加密了。对面大楼门口的小广场上树立着一颗圣诞树,似乎眨眼之间就撒了一层白面。工作人员还在测试圣诞树上的彩灯,而灯光已经被大雪遮盖地若隐若现。漂浮在城市的空气还是有些污浊,却抵挡不住人们对圣诞节和新年的美好憧憬。过了这个周末,大家就完全进入圣诞节奏了。市场和公关部忙着筹备新年答谢酒会,人力资源部已经开始和部分高校接触,其他各部门都忙着营造各自的圣诞新年氛围;那些已经打报告休假的人,相互交流去马代、塞班、新西兰的经验。
吴炜的心思正在盘算一个多月后的春节。到底是去南京,还是去兰州过年?每年这个时候他和妻子都要围绕这个问题展开一番讨论。由于北京的房子比较小,不可能把双方老人都接来过年,所以他们只好轮流去两地过年。按理说,一年去一个地方就行了,可是双方老人每逢过年都提出各种令人难以拒绝的理由,这让他们更加无所适从。他端着咖啡站在玻璃窗前,毫无头绪地看着雪花飘落,独自享受这段自我放空时间。忽然,他的眼睛脚架振动了两下,按照他的自定义,这是公司内部邮件提醒。吴炜不喜欢那种利用骨传导来传递的细微的智能语音,他更喜欢这种近似于摩尔斯电码的振动,简单明了,并且更加私密。吴炜轻轻地喝了一口咖啡,把视线收了回来,眼镜扫描到他的瞳孔变化,自动开启了镜片投射。
信件来自公司副总裁——秦宁月,他最不喜欢接触的那个女人,虽然他们两人是高中同学。信件内容很短,就是让吴炜到秦月宁的办公室去一趟。吴炜看了看时间显示,13时零5分。公司规定的午餐时间是12点到13点,这一个小时原则上自由支配,公司不会干涉;事实上,公司里不成文的规矩是11点到14点都可以就餐,只要你不耽误工作,不影响其他人工作。作为VR事业部的负责人,他不想跟副总去理论什么,虽说是老同学,可人家毕竟是公司副总,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公司主体在10楼,吴炜率领的VR事业部是一个全新的部门,临时在17楼办公,去见领导一面还要坐电梯;然而智能眼镜的镜片上投射出的规划路线竟然是叫他走安全通道。吴炜知道,智能眼镜已经读取到信件内容,根据他行动的方向,判断出他要去10楼和秦宁月见面;此时,电梯集群控制系统已经把最接近他的6部电梯的运行情况实时反馈给智能楼宇信息中心,根据分析,走路成为了最佳选择。吴炜按照提示向安全通道走去,该规划方案已经被楼宇信息中心审核备案,监控摄像头完成面部扫描,身份验证后通道门禁自动打开。吴炜开门,走下7层楼梯,再开门,拐个弯,就看到落地玻璃和百叶窗后面站着的那个人——秦宁月。很显然,秦宁月知道吴炜接到邮件后第一时间就下楼了,因为他的行动方案也呈现在她的电脑上。
“不好意思啊,老同学!一上班就找你。”秦宁月很客气,还递了一杯柠檬水给吴炜。
“没什么,秦总。工作嘛,应该的。”吴炜也不客气,接过柠檬水就喝。
“别老是秦总、秦总的。又没外人,你叫我Cindy就行了。”
其实,吴炜很烦叫她Cindy,虽说是老同学,可是关系真的很一般。但是,能进这家公司又全靠秦宁月的举荐。都快40岁的人了,吴炜的孩子已经上小学,而秦宁月还没结婚,连男朋友都没有,偏偏公司上下都知道她和公司汪总关系暧昧。吴炜并不关心秦宁月的私生活,所以除了工作上的必要沟通,平时从不主动联系。
“大炜啊,是这么个事。快到年底了,这一年大家都很辛苦,公司业绩很出色,汪总想约公司的几位中层骨干聚一聚。正好今天汪总还约了一位客商,晚上就一块儿吃个饭吧。你今天晚上总不加班了吧?”
吴炜心想,汪总请我们吃饭是假,让我们作陪是真。陪客商应该是找几个人靓、话甜、能喝酒的才对;找他这样的,酒量不好,又不会吹牛,肯定冷场。他很想拒绝,尤其不想跟秦宁月一起吃饭,确实没有私人的共同话题;孩子快要期末复习了,回家还要和媳妇商量过年的事,真心不想赴宴。可是考虑到汪总的知遇之恩,他只好勉强答应了。
“大炜,最近头痛的情况怎么样?好些了吗?”秦宁月很是关切。
“还行吧。时不时还有一点,不碍事。”吴炜不想跟秦宁月交流个人问题。
“有事你言语,别扛着。我认识天坛医院一位神经科的专家,要不帮你预约个专家号?”
“不用!我这情况不用去天坛,要去也是去回龙观。”
“你看你,净瞎说。你坐会儿吧,我马上有个会要去参加。”秦宁月开始整理桌上的文件。
“那你忙吧,我上楼了。”吴炜想马上结束谈话,回到自己的空间里。
“也行。那下班的时候你到地库等我,坐我的车一起走。”
嗯了一声后,吴炜扭头就走。他没有更多心思去揣摩秦宁月和他谈话的真实目的,只是例行公事和公司副总见一面。作为VR项目的负责人,他把全部的精力放在了技术研发上,除了每月的例会,他几乎不会和公司高管联系;加之他们的VR事业部在17楼办公,和公司高管的见面机会更少,这让他一心沉浸于自己的空间。
吴炜把晚上吃饭的事跟老婆说了,让她下班后帮助把车开回家。上楼还是选择坐电梯,毕竟走17楼是很费时间和体力的。电梯门打开,几个女孩子说笑着出来,吴炜闪过她们进入电梯。高速电梯启动的瞬间,他依稀能感觉到重力加速度的变化,而这种变化给他带来的最直接的感受是轻微的偏头痛。两个月前,他到北医三院看过门诊。当时医生就建议他做个头部的全面检查,可是工作太忙,孩子又反复感冒,他就没心思预约检查了。最近,他发现头痛越来越频繁,从半年前的每周出现发展到几乎每天都有。头痛的时候还带来头皮发麻的情况,有的时候甚至还会疼痛到脖子根。只是他的睡眠情况、分析和记忆能力没有任何变化,吴炜就没有再留意。眼看着新年和春节临近,他只好把预约检查的事一推再推。
VR事业部在17楼,原本那是公司租用的实验室机房,为了加快VR产品开发,公司把一部分机房改造成了办公区,这让他们使用机房非常方便。今年新研发的游戏装备——VR手套已经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为公司带来了非常可观的效益,事业部的全体人员正抓紧时间,赶在新年之前向客户提供年内最后一次固件升级。从电梯出来,就可以看到3个实验室,1号是通用实验室,2号是测试VR设备的,3号实验室最小却最神秘,只有公司的汪总和副总秦宁月可以进入;原先的CTO张大铭也是有权限的,自从他离开后就没有其他人可以进入这个实验室。作为曾经的CTO,张大铭主要负责AI开发,不知道什么原因和汪总闹翻后,自己带着几个亲信离开公司创业去了。吴炜就是在张大铭离去之后不久经秦宁月的推荐进入公司。原先公司的AI研发暂时沉寂了,VR开发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突飞猛进。不过张大铭团队留下的AI作品——春丽2号,仍然在使用。吴炜曾经仔细研究了春丽1号和2号,深深赞叹张大铭的研发实力。春丽1号的AI水平仅仅停留在智能对话方面,春丽2号已经可以实现简单的情感交流。即使没有对话,春丽2号也可以通过观察人的面部表情和一些肢体动作来判断对方的内心变化。吴炜一直希望把春丽的AI模块整合到VR设备里面,从而在虚拟竞技类游戏中增加用户的额外体验。只是他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和汪总交流这个问题,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在今天晚饭的时候尝试一下。
窗外的雪不紧不慢地下了几个小时,到下班的时候停了。根据公司的要求,没有特殊原因不能加班,下班前要注销登录,关闭设备,锁定个人权限;所以公司上下都有准点下班的习惯。吴炜查看了一下固件修改进度,基本上可以赶在圣诞节发布,这让他倍感轻松。收拾好东西就去地库。
找到秦宁月的车,吴炜发现她已经在车里等。他拉开后门正要上车,秦宁月却招呼他到副驾驶坐。吴炜只好把包放在后座,然后坐到副驾驶位上。车开出地库,地面上积雪不少,上面铺满各式的车辆行驶痕迹。由于北京市严格控制车辆行驶,五环之内不允许传统燃油车辆进入,三环以内只允许纯电动车辆行驶,所以路面的清洁程度越来越好。近3年,北京市政府投入大量资金改造供暖系统,主城区全面实现电供暖,只有周边少量农村还在使用传统的燃煤锅炉取暖,冬季的大气污染也得到有效控制。尽管是一个下雪天,天空显得比较阴郁,但是空气中不再堆满雾霾。
吴炜打开收音机,正好听到整点新闻。官方宣布,城市智能化取暖三年攻坚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效,全市取暖小锅炉淘汰工作推进顺利,剩余小锅炉将在一年内全部拆除,北京将成为全国首个全部实现智能电取暖的城市。紧接着一条消息,六环以内的公共建筑和家庭分布式储能工程已提前半年完工,这项覆盖1500人口的重大工程历时近5年,加上在昌平、顺义、大兴、房山已经建成的4座大型储能电站,使得北京成为继上海之后全国第二个满足人均储能超过30kWh/天的城市。在完全切断外界电力供应的情况下,城市储能可以满足3天的正常用电,严格控制下,可以延长至15天,如果算上建筑物光伏发电的补充,最长可以延续到20天。记者兴奋地介绍,明天将在人民大会堂的新闻发布会现场带来进一步报道。
秦宁月把收音机切换到收费HIFI音乐频道,车内响起了约翰施特劳斯的《春之圆舞曲》,乐曲轻柔而明快。听着音乐,秦宁月和吴炜聊了起来。从孩子上学到春节回家,吴炜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腔。忽然,秦宁月话锋一转,问到:“大炜,你觉得汪总这人怎么样?”吴炜感觉很突然,在这个时候听到这样的问题,他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还不错。只是平时接触不多,不好评价。”吴炜一直觉得汪总是个很神奇的人,以前是搞生物医药的,还有发明专利;在公司经营非常顺利的时候突然转手卖了,全身心投入到另一个全新的领域,召集一批人手搞人工智能,现在又把精力拓展到VR方面;从白手起家到身家过亿,完全就是一个商业奇才和技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