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休闲 > 健康养生 > 学习睡觉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学习睡觉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学习睡觉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学习睡觉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包祖晓著

出版社:华夏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3-01

书籍编号:30580799

ISBN:9787508096797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19700

版次:1

所属分类:生活休闲-健康养生

全书内容:

学习睡觉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作者简介:


包祖晓,医学博士、副主任医师。现任浙江省台州医院精神卫生科主任。长期从事精神疾病和心身疾病的临床与基础研究,擅长运用禅学理念和方法治疗各类心理障碍、心身疾病以及慢性躯体疾病。


著有“禅疗四部曲”:


《做自己的旁观者:用禅的智慧疗愈生命》


《唤醒自愈力:用禅的智慧疗愈身心》


《与自己和解:用禅的智慧治疗神经症》


《过禅意人生:存在主义治疗师眼中的幸福》


微信公众号:


若水身心工作室,baozuxiao。

img


谨以此书


献给罹患失眠并正在痛苦中挣扎的人们


献给从事失眠治疗的医护人员

作者简介及内容简介


作者简介:


包祖晓,男,1974年8月出生,博士,现任浙江省台州医院精神卫生科主任。长期从事精神疾病和心身疾病的临床与基础研究,擅长运用禅学理念和方法治疗各类心理障碍、心身疾病以及慢性躯体疾病,著有“禅疗三部曲”——《做自己的旁观者:用禅的智慧疗愈生命》、《唤醒自愈力:用禅的智慧疗愈身心》、《与自己和解:用禅的智慧治疗神经症》以及《过禅意人生:存在主义治疗师眼中的幸福》。


微信公众号:若水身心工作室,baozuxiao。

img

内容简介:


作者以自己长期治疗失眠的临床实践为依托,在书中提出了许多不同于传统认识的新观点:


(1)失眠不是一种病,它是一种症状或者是潜意识所发出的告诫,提醒我们去处理生命过程中积存的各种问题;


(2)“下诊断-开药”模式对失眠的诊治具有局限性;


(3)不论是失眠者,还是一般的医护人员,他们对失眠的认识存在许多误区;


(4)我们不能一味地依赖安眠药物,而是需要把失眠问题还原回生活问题和人生问题加以解决。


在此基础上,书中提出了许多切实可行的非药物治疗方法,并附以大量的心理治疗案例。


如果失眠者能运用书中的非药物治疗方法去调整自己的生活模式,唤醒我们每个人都拥有的自愈力,那么,我们不仅可以重新学会自然地睡觉,而且会摆脱对安眠药物的依赖。


本书内容通俗易懂,不仅适合失眠者及其家属阅读和使用,还可供健康保健人员、临床医护人员、精神/心理卫生工作者阅读和使用,对健康人群和高“压力”人群的修身养性也非常合适。

前 言


就像饮食和性欲一样,睡眠也是基本的人类需求,我们大部分人的一生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睡觉中度过。但是,失眠的人却丧失了这种能力,需要重新学习。


就像呼吸和心跳一样,睡眠不受自主意识的控制,我们唯一需要做的是顺应睡眠的自然规律。可是,失眠的人却无法放下意识的控制,害怕自己的无意识。


大量的研究结果表明,在这个瞬息万变、压力四伏的时代,失眠已然成为一种流行状态。几年前,仅有三分之一的成年人抱怨自己失眠。但现今,至少有一半以上的成年人都在抱怨自己深受慢性失眠的折磨。


尽管医学不断发展,能帮助睡眠的药物层出不穷。但是,药物终究是治标不治本,不能彻底解决睡眠问题。因为药物无法消除失眠的根源。而且,安眠药还存在许多不良反应,甚至增加某些人群的死亡风险。


作者在临床工作中,每当遇到强烈要求开“安眠药”的失眠者时,往往会想到自己多年前在读大学和研究生期间经常半夜“睡不着觉”,就会起身坐在床边想一想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在经历许多失眠之夜之后,作者对自己、对内心的感受、对人际的关系、对生活中的经历、对生命的意义……都有了许多新的认识和体验。现在经常想,如果当时自己被贴上“失眠症”、“抑郁症”或者“焦虑症”的标签,以“安眠药”、“抗抑郁药”或者“抗焦虑药”来治疗的话,现在会是怎么样了呢?


有鉴于此,作者以自己长期治疗失眠的临床实践为依托,在整理大量国内外文献和临床经验的基础上,撰写《学习睡觉:心理治疗师教你摆脱失眠的折磨》,书中提出了许多不同于传统认识的新观点,比如:


(1)失眠不是一种病,它是一种症状或者是潜意识所发出的告诫,提醒我们去处理生命过程中积存的各种问题;


(2)“下诊断-开药”模式对失眠的诊治具有局限性;


(3)不论是失眠者,还是一般的医护人员,他们对失眠的认识存在许多误区;


(4)我们不能一味地依赖药物,而是需要把失眠问题还原回生活问题和人生问题加以解决。在此基础上,书中提出了许多切实可行的非药物治疗方法,并附以大量的心理治疗案例。


作者深信,如果失眠者能运用书中的非药物治疗方法去调整自己的生活模式,唤醒我们每个人都拥有的自愈力,那么,我们不仅可以重新学会自然地睡觉,而且会摆脱对安眠药物的依赖。这样,不仅减少了个人和社会的医疗支出,更重要的是,人会变得更健康,生命变得更有意义。


本书内容通俗易懂,不仅适合失眠者及其家属阅读和使用,还可供健康保健人员、临床医护人员、精神/心理卫生工作者阅读和使用,对健康人群和高“压力”人群的修身养性也非常合适。


包祖晓


2018.9.8

第一章 失眠诊治过程中的困境与出路


花竹幽窗午梦长,此中与世暂相忘。


华山处士如容见,不觅仙方觅睡方。


——陆游


从陆游的诗中可以看出,自古以来,人们把求得一个好的睡觉方法,看得比寻觅一帖长生的仙方还重要。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各种与睡眠有关的书籍、仪器、药品、保健品更是层出不穷。但是,失眠问题仍是困扰着人们的头等大事之一。网上有一段流行语是这么说的:


你拥有百万的豪华床,却天天失眠——气不气;


你开着奔驰宝马,肚子却顶着方向盘——累不累;


你穿着阿玛尼出门,效果不如淘宝地摊货——冤不冤;


你挂着LV包,包里装着胰岛素、降压药——苦不苦;


你蹲几十万的马桶,却拉不出屎来——难不难;


你虽然有很多钱,却要跟医生去分享——恨不恨。


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包括失眠在内的许多健康问题并不是单靠医生、药物所能解决的。如果您不信,请看下文。


“下诊断-开药”模式对失眠的诊治具有局限性


来访者,女性,四十多岁,因“睡眠差6个月”来我们心理卫生科就诊。经问诊得知,来访者既往做服装生意,近半年来因睡眠差在家休养,与读高中的儿子相伴。3年前其丈夫因赌博欠债几百万,以至于常年在外躲债,但会定期回家,往往给完生活费就又走了。


来访者自诉“我没有经济压力,老公会给我生活费……所欠的债不需要我还,我也一直认为还账不是我的事……但不知为何近6个月来晚上睡不好,并时常感到高兴不起来,甚至觉得活着没劲,而且常常伴有心慌胸闷”。


自来访者进诊室后就开始反复询问:“医生,我是不是得抑郁症了?”“我这样是不是抑郁了?”……“我到底是什么病?”“我要怎样跟我老公说?”


该来访者在就诊的过程中只想要一个诊断,或许也只想知道自己的“抑郁症”猜想是否能被医生认可,但自始至终没问过医生:“我该怎么办?”以及“我的生活是否哪里出错了?”这类人关心的是什么毛病以及最后能不能治好。作为读者的你,读完这个案例会是怎么想的呢?难道是简简单单给一个诊断,一个交代就可以了吗?


幸运的是,在经过医生的解释后,该来访者接受了医生的意见——没必要给自己套上“失眠症”、“抑郁症”、“焦虑症”等诊断名称,也没必要进行服药治疗,唯一需要做的是恢复工作,“找回自己”,给自己的生命赋予意义。


很多失眠者并没那么幸运,许多人长期服用着“安眠药”、“抗抑郁药”、“抗焦虑药”以及安神的中草药,有些失眠者甚至连“抗精神病药”也服上了,但睡眠仍是时好时坏,生活顺利则睡眠还好,一遇“刺激”又开始失眠。有些人因为长期服药而导致血脂、血糖异常等代谢问题。还有些人数十年以睡眠问题为生活的中心,他活着的目的似乎是“为了睡觉”。下面这位来访者的情况即是如此。


有一位失眠者,50余岁,他的失眠病史有20余年,反复求医,不断服药。用他自己的话说,“跟你医生讲,毫不夸张,世界上能治失眠的药我都服过”,但睡眠状况仍然不满意。2013年,他来我们心理卫生科求治,心理评估提示其存在“神经症人格”,医生告诉他药物治疗不是长久之计。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治疗,来访者摆脱了药物。他以为自己的失眠治好了,也就中断了心理咨询。2015年,作者在援疆1年结束回原单位上班时,该来访者再次来就诊,作者一看他的病历记录,惊讶地发现,他目前在服用5种与睡眠治疗有关的药物,但睡眠仍然时好时坏。


类似该来访者的情况在各大医院的门诊都大量存在。作者认为,这种情况的持续存在与目前“下诊断-开药”的医疗模式有关。对于许多医生来说,有了诊断名称就方便开药,所以无须细究失眠的原因以及失眠背后的生活/人生问题,他们对失眠者开“安神药”或“镇静药”,对伴焦虑者开抗焦虑药,对伴抑郁者开抗抑郁药……如果病人对这个药没多大疗效,医生往往会采取换用或加用另一种药的措施。就这样,一个失眠病人的治疗药物可能越用越多。作者曾遇到一位失眠者同时服用8种药物,但疗效仍然较差,而且还吃出了肝肾功能上的问题。


从病人的角度看,传统的中国人似乎存在根深蒂固的“看病=要吃药”、“吃药总比不吃药好”的观念。


来访者,女性,70岁,因“夜眠欠佳2年余”于2016年11月8日在家属(女儿、儿媳、老伴)的陪同下就诊于台州医院心理卫生科。来访者垂体瘤术后5~6年,右小腿皮肤鳞癌术后2~3年,自皮肤癌术后即出现反复失眠,多次就诊于神经内科,行相关检查未见明显异常,伴头晕,容易生气,敏感多疑,老说家人瞒着她(有关身体情况等)。


精神检查:意识清,定向准,接触合作,未引出幻觉、妄想,提到两次手术,来访者沉默少许时间,承认自己对身体存在担心、紧张,但又马上否认,诉“岁数大了没啥好想的”,自诉开心时间少,意志要求减退,自知力存。


心理评估:90项症状清单(SCL-90)以及焦虑自评量表(SAS)检查提示有明显的焦虑症状。安排心理治疗师给予心理治疗之后,医生与其发生了下面一段对话:


医生:“刚才我们的治疗师跟您谈的内容,您能理解吗?能接受吗?”


患者:“能听懂,知道!”


医生:“那行,根据您的病情,我们先按照治疗师给您的建议做起来,先观察两周……”


患者:“那药呢?”


医生:“暂时不需要服药,您的失眠与您的担心紧张有关,您可根据刚才谈的那些内容行动起来……”


患者女儿:“不吃药怎么行,她回家照样失眠……”


患者:“不吃药?那我来医院看什么病?那我不是还不舒服?……你告诉我吃什么药,我都会好好吃的……”


患者女儿:“那刚才的钱不是白花了吗?”


……


作为一名长期从事失眠治疗的医者,作者时常会被类似现象弄得哭笑不得,不知作为读者的你是如何感想?来医院看病一定要吃药吗?不吃药=没看病?看病=要吃药?


值得庆幸的是,越来越多的患者对药物的治疗价值开始产生了怀疑。例如,曾有一位失眠、焦虑的来访者在我们心理卫生科做正念治疗,有一次因朋友之邀去上海某大医院体检,顺路挂了一个心理科的特需号,专家问了几分钟后准备开药,该来访者告诉专家:“台州医院心理科的医生说这些症状与潜意识中的冲突有关,需要心理治疗,药物不会有太大帮助。”那位专家说:“服药3个月就能好。”该来访者说:“以前就诊过的许多医生也是这么说的,我断断续续服过的药物不下10种,但在停药几个月后又往往跟没服药时一样……我已经进行了四次正念治疗,感觉不错,还是先回当地去进行心理治疗吧。”


还有一位失眠者,曾经服药近10年,还因失眠住过几次医院,在接受心理治疗之后,停了药物,失眠改善,人格也得到了成长,借用她丈夫的话说:“医生,你不仅治好了我老婆的失眠,还帮她把药物停了,而且她的性格也改变了”;来访者自己则说:“您是您QQ头像所示的啄木鸟医生,啄去‘木头’人内心的害虫!”


需要注意的是,作者在此并没有否定药物能让人睡觉,只是在强调:从长远的角度看,“下诊断-开药”模式对失眠的诊治具有局限性。


需要把失眠问题还原回生活/人生问题


克里斯:睡一会儿吧。


哈丽:我不知道怎么睡觉。那不是睡意,但是它围绕着我。就好像不仅在我内心,还在很遥远的地方。


克里斯:可能那还是睡意。


……


斯纳特(问克里斯):你在读什么?……都是垃圾,垃圾。哪里有那该死的……(指着一本书的内容)这里,“他们晚上出来……”但是人必须睡觉,这就是问题,人类已经失去睡觉的能力了。(对克里斯说)你最好读一下,我有点激动。“我只知道一件事,先生,当我在睡眠中时,我没有恐惧,没有希望,没有烦恼,没有幸福……祝福那个发明睡眠的人。睡眠是可以购买一切的硬币……是一种平衡,它使牧羊人和国王平等……使愚蠢的人和睿智的人平等……睡眠只有一点不好…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